第六百六十四章 井底之蛙,以為自己見到了整個世界嗎?
loading...

瀞靈廷的天空裂開了一道縫隙。


一群破麵大虛漂浮在空中滿臉獰笑地注視著瀞靈廷內驚慌逃竄的死神們,一道道虛閃從他們的手中或者口中噴湧而出!


低級基力安大虛們密密麻麻地擁擠在空間裂隙裏,在它們的上級大虛指揮下凝聚著虛閃噴射在瀞靈廷的土地上!


這群大虛就這樣肆無忌憚地在這裏肆虐,在他們的宿敵死神的大本營宣泄著他們的虛閃靈壓!


除了大虛以外,一些經過改造的虛也在獰笑著在瀞靈廷內與死神廝殺,肆意妄為地展露著它們的瘋狂!


整個護廷十三隊的隊長們狼狽地踏出廢墟的時候,每個隊長的眼神中都閃過了一抹怒意,一柄柄斬魄刀出鞘的聲音此起彼伏!


“就這樣吧!”


藍染惣右介的聲音落入了眾人的耳中,他的身體慢慢向上漂浮著,低頭俯視著一片慌亂的瀞靈廷,冷漠地開口道:“就從這一刻開始,讓這個世界感受到天上是存在著神的…”


在所有隊長們的注視之下,藍染惣右介和市丸銀的身體慢慢漂浮到了空中,讓人驚懼不安的是,藍染惣右介的手邊竟然還抓著上原奈落的肩膀,他不知何時抓走了這位小家主!


正當這個時候,一道時空間漩渦出現在了藍染惣右介的背後,一隻手掌就要抓向這位剛剛叛逃的第五番隊隊長!


藍染惣右介帶著上原奈落瞬步消失在了原地,他的聲音中了多了一抹自信:“帶土先生,你從空間裏現身時出現的速度太慢了,這個弱點對於我們來說太明顯了…”


“哼!”


宇智波帶土冷哼了一聲,戴著一張虎紋麵具出現在了空中,一同現身的還有一直和他一起行動的宇智波鼬。


作為負責保護上原奈落的兩個席官,在上原奈落出現的任何場合,他們都絕對不會缺席!


隻是也沒有人會預料到,藍染惣右介的膽量如此之大,竟然會在這個時候綁架上原奈落!


即使是上原奈落本人…


都沒想過藍染惣右介竟然想帶著他叛逃!


這事兒…


可真刺激!


在場所有上原一族的死侍席官,不論是千手扉間,還是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鼬一時之間都不知道這到底是上原奈落的安排,還是藍染惣右介自己不要命了…


瘋了吧?


竟然去綁架一個幕後黑手?


相比較十三死侍的這些席官,護廷十三隊對於藍染惣右介的舉動倒是更為驚怒,山本重國的臉上閃過了一抹怒意,在這一刻他更像是擔心上原奈落的長輩!


“放開奈落閣下。”


山本重國手中的拐杖一點點地消弭,露出了他的斬魄刀真容,那柄號稱是屍魂界史上最強的斬魄刀…


流刃若火!


山本重國拄著自己的斬魄刀,冷眼望著空中藍染惣右介,眼神中的怒意幾乎不再壓抑:“如果你現在放開奈落閣下,老夫可以減輕你掀起這場動亂的罪過!”


上原奈落可是整個上原一族數千年來第一位加入護廷十三隊的家主,也是唯一一個主張讓上原一族融入屍魂界的家主!


毫不客氣地說,他是屍魂界穩定與和平的希望。


山本重國為了屍魂界的穩定而一直對上原奈落寄予厚望,寄希望於這位上原一族的家主能夠引導上原一族融入瀞靈廷和護廷十三隊的貴族體係之內。


如果現在擔任著第五番隊副隊長的上原奈落在藍染惣右介的手中出現了什麽差錯,山本重國絲毫不懷疑自此以後上原一族再也不會願意和護廷十三隊產生什麽糾葛…


甚至…


上原一族還有可能反目成仇!


畢竟護廷十三隊連上原一族的家主都不能保護,甚至還讓上原奈落陷入險境之中,任何上原一族的成員都會懷疑護廷十三隊的能力吧?


或許唯一的好消息在於…


上原一族的家主似乎一直以來都是一脈單傳。


當然這種事情也不能確定,不管怎麽說那個龐大的豪門氏族就在瀞靈廷內,稍微翻翻身就有可能引起什麽亂子,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麽支脈旁係。


山本重國的想法自然沒有瞞過藍染惣右介。


或者說,山本重國一直以來都沒在意泄露自己的想法,他隻是因勢利導地動用陽謀慢慢讓瀞靈廷收納上原一族。


“為什麽要放開奈落呢?”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依舊勾勒著那抹微笑,他的手指輕輕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平靜地繼續道:“你覺得他會選擇沉浸在這個世界的謊言裏,還是更願意選擇見識這個世界真實的一麵呢?”


藍染惣右介的目光落在了自己手邊的上原奈落身上,輕笑著繼續道:“奈落,你願意告訴我你的答案嗎?”


“……”


上原奈落還在沉默。


這個時候,上原隱隱感覺自己的體質可能有問題。


為什麽他這個人總是能夠吸引到反派的注意呢?為什麽這些反派總是希望能把他變成自己人呢?


曾經的黑絕是這樣。


現在的藍染也是這樣。


難道他這個人的心思不夠光明?


不,現在的他應該是站在光明之下的人!


上原奈落低頭看了一眼地麵戰成一團的死神和虛,他的眼神中閃過了一抹悲憫之色:“隊長…在我麵前發生的這一切,是你做的嗎?”


“是啊…”


藍染惣右介依舊抓著上原奈落的肩膀,嘴角輕笑了一聲道:“腐朽而墮落的瀞靈廷,比起虛圈更加肮髒的世界,總是需要有人幫他們稍微清洗一下,讓他們知道這個世界從來都不是…”


鏘啷!


一道淩厲的劍光打斷了藍染惣右介的話!


上原奈落的身體驟然掙脫藍染的手掌,他的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柄泛著黑芒的斬魄刀,刀尖指向了藍染惣右介!


在藍染惣右介的注視下,上原奈落的臉上滿是不解和憤怒:“隊長應該知道我從來不會想要看到這種戰爭…現在的你…在挑起無辜者的戰爭啊…隊長!”


“差點兒忘了。”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依舊掛著笑容。


即便是被上原奈落用斬魄刀指著自己,藍染惣右介的心裏依舊沒有慌張,隻是微笑著繼續道:“我曾經說過,你身上的善良其實是一種值得稱讚的美德…”


說完這一句話後,藍染惣右介的話鋒一轉,平靜地繼續道:“但是,奈落,你是否認清了善良的定義呢?


如果你選擇為了拯救草原上的綿羊而驅逐了狼群,為了拯救狼群又驅逐了獅群,最後的結局會變成什麽樣呢?”


還不等上原奈落回應,藍染惣右介自顧自地給出了答案:“最後的結果會讓你覺得很不美好,因為總有其他動物會付出代價。


草原會被綿羊啃噬而變成荒漠,綿羊、狼群和獅群相繼餓死,一望無際的荒漠將這些生機勃勃的一切吞噬掩埋。”


藍染惣右介看著臉色變幻的上原奈落,微笑著繼續說著殘忍的話:“你什麽也沒有做錯,但是卻不如什麽都不去做…”


藍染惣右介滿意地看著上原奈落的臉色,慢慢攤開了自己的手掌,笑著開口勸說道:“奈落,這個世界沒有你想象得那麽簡單,這個世界上存在的人也不會像你一樣單純,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樣抱著純淨的心思去對待身邊的一切…”


“……”


上原奈落咬了咬牙。


如果這個時候他再不開口咬牙的話,他有些擔心自己的表情可能會隱隱有點兒崩。


當然。


在場有些人的表情就微妙了起來。


市丸銀、千手扉間、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鼬忍不住垂下了頭,他們的表情沒有崩,隻是他們的心態有點兒崩。


為什麽藍染惣右介會這樣認為上原奈落啊!


“還沒有想清楚嗎?”


藍染惣右介臉上的笑容更深了幾分,他輕聲繼續道:“站在天空之上改寫著這個世界所有存在的命運,讓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都能在天空之下生存,這才是真正的善良…”


“……”


上原奈落的眼神中露出了些許迷茫。


下一刻,他手中的斬魄刀就要慢慢放下來。


正當這個時候,一個聲音落入了上原奈落的耳中:“哼,即使你說得天花亂墜,挑唆一場血腥戰爭的人,不管怎麽想也和善良扯不上什麽關係吧?”


千手扉間望著空中的藍染惣右介和上原奈落,厲聲冷喝道:“拿起你自己的斬魄刀,奈落!你是上原一族的家主,不要被眼前的人所說的一切迷惑!”


“扉間先生…”


聽到千手扉間的話,上原奈落重新握緊了手中的黑刀,看了一眼依舊滿臉自信笑容的藍染惣右介,這個男人一如既往地仿佛掌握著世界的真理。


看著藍染惣右介的目光,上原奈落又忍不住別過頭去,仿佛是不敢和現在的藍染惣右介直視,隻是低聲道:“雖然我知道隊長說的都是對的…但是…抱歉…那不是我想要的。”


下一刻!


泛著黑芒的斬魄刀再度舉起!


上原奈落身上的靈壓起伏不定地暴動起來,他的聲音變得前所未有地堅定:“隊長,你說的未來或許是正確的!但是我要做的,是製止現在發生的一切!”


“無論你說什麽也好…”


“隊長…現在的你…”


“的確已經做錯事了啊!”


上原奈落的聲音陡然變得越發激昂,仿佛重新找回了自己,他注視著藍染惣右介的眼睛,沉聲繼續道:“我還記得你曾經說過…如果隊長犯了錯,我一定要製止你,不要顧及你是我最尊敬的人呢…”


“是嗎?你還記得那種事啊…”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勾了勾,輕笑了一聲繼續道:“那個時候,我應該是在說為自己當初沒有阻止平子隊長私自進行虛化實驗而感到莫大的遺憾…”


“……”


在場的每個人心裏一突。


他們都想起了死神虛化事件。


根本不需要他們去細想,在場的人就已經知道藍染惣右介究竟會用什麽話語去打擊上原奈落了!


果不其然!


藍染惣右介臉上的笑容越發詭異,眼神漸漸變得深邃了起來,他看著上原奈落道:“難道你忘了東仙在會議上揭發我的事嗎?其實平子隊長根本沒有進行私自進行過死神虛化實驗…”


藍染惣右介俯瞰著瀞靈廷的地麵,他已經看到了假麵軍團出現在了抵抗虛的戰場裏,他微笑著繼續道:“一切都是假的,你所聽到的看到的都不是真實的呢…”


“平子真子沒有什麽私自進行虛化實驗。”


“浦原喜助也沒有私自研究死神虛化。”


“當年發生的那一切,我將虛的力量植入了他們的體內,讓他們被迫虛化蛻變為沒有理智的虛…”


“所以,我當初是騙你的。”


藍染惣右介看了一眼上原奈落手中的斬魄刀,順著斬魄刀的黑芒一點點落在了上原奈落的臉上,他看著上原奈落漸漸變得有些崩潰的神色,笑著繼續道:“你過去所認識的藍染隊長,從一開始就不存在,現在的你,還要繼續用刀指向現在的我嗎?”


“……”


上原奈落的臉色一點點變得煞白。


這一刻。


不論是誰,也不得不開口讚歎藍染惣右介的言語犀利,隻是一句話就能輕而易舉地擊潰一個人的意誌。


藍染惣右介利用了上原奈落對他的崇敬,從根本上否定了上原奈落再次舉刀的理由。


如果一切都是假的…


那現在的上原奈落舉刀的信念也不應該存在…


藍染惣右介打擊完了上原奈落,開口安撫著他的情緒:“我說過了,奈落,隻要你站在我的身邊,就能見到這個世界的真實…那麽,現在的你想要見到一個真正的藍染惣右介嗎?”


“井底之蛙,以為自己見到了整個世界麽?”


一個霸道的聲音陡然出現在了戰場之上!


一股澎湃的氣勢在刹那之間朝著戰場席卷而來,無數死神和虛盡數被這股氣勢壓製得不得動彈!


哪怕是強悍的破麵大虛們也不由得渾身戰栗,低級基力安大虛在感受到這股氣勢之後,更是爭先恐後地想要通過空間裂隙逃回虛圈!


這一刻…


它們仿佛感受到了天敵的殺氣!


一道浩瀚的藍色斬擊憑空飛來,上百位破麵大虛被這一道斬擊的靈壓直接掀飛了出去,狼狽不堪地摔落在了地上!


那道浩瀚的藍色斬擊越過天空,將空間裂隙內想要逃亡的低級基力安大虛盡數一分為二,甚至將緩緩就要愈合的空間裂隙直接斬開,就此定格在了原地!


一個穿著紅色板甲的黑發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了瀞靈廷的上空,他的臉上盡是狂傲,話中滿是不屑:“隻是窺探到了世界的一角,就想來挑戰這個世界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