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稍微開心一點吧,奈落,這裏很快就結束了
loading...

隨著碎蜂的一句話,氣氛陡然緊張了起來。


整個護廷十三隊所有的目光都聚攏在了碎蜂的身上,又轉頭看向了藍染惣右介,注視著這個猶如謙謙君子一般的溫和男人。


誰也沒想到,第二番隊隊長碎蜂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向第五番隊隊長藍染惣右介發難!


“碎蜂隊長,你在說什麽?”


上原奈落臉上閃過了一抹不忿,猛地站起身來。


正當上原奈落想要和碎蜂爭論的時候,碎蜂一句話將上原奈落壓製了下來:“奈落閣下,扉間先生沒有告訴你這件事嗎?”


“什…什麽?”


上原奈落的表情頓時有些啞火,看起來對千手扉間有些敬畏:“這…這和扉間先生有什麽關係嗎?”


“奈落閣下。”


碎蜂注視著依舊淡然的藍染惣右介,冷聲開口道:“你所尊敬的第五番隊隊長藍染惣右介,一直以來和上原一族的叛徒大蛇丸勾結,試圖謀害你的性命,甚至挑起瀞靈廷的內戰,這件事你不知道嗎?”


“……”


整個會議室陷入了寂靜。


下一刻,護廷十三隊滿堂嘩然!


誰都沒想到第二番隊隊長碎蜂竟然會在這個時候指責藍染惣右介如此嚴重的罪名,甚至還在這裏玷汙大蛇丸的名頭!


第十二番隊隊長涅繭利咧嘴詭異地笑了笑,陰森的聲音開口道:“大蛇丸先生在技術開發局可是非常受人尊敬的呢…有些話還是不要隨便開口啊…”


“喂,碎蜂,不要隨便胡說!”


“藍染隊長怎麽可能會做出這種事!”


“這個時候不是隨便指責同僚的時候,還是先叫中央四十六室來查明吧!”


“中央四十六室早已經被藍染惣右介用鏡花水月控製了吧!”


碎蜂冷聲開口打斷了其中一位隊長的提議,冷冷地望著藍染惣右介繼續道:“說出來吧…藍染閣下,你的鏡花水月始解能力,是能夠操縱人的五感吧!從數十年前開始,整個中央四十六室早就處在你的操控之下了吧?”


“碎蜂…”


山本元柳齋重國沉悶地聲音打斷了碎蜂的話,這位老人慢慢拄著拐杖站起身來,輕聲開口道:“現在不是指責的時候…有些話,說出來是要講究證據的。”


“那就請允許我擺出證據吧!”


碎蜂咬了咬牙,沉聲繼續道:“我已經請千手扉間先生和浦原喜助趕到了這裏,他們手中都掌握著藍染惣右介和大蛇丸勾結證據…”


“那就擺出來吧!”


京樂春水饒有興致地笑了笑:“剛好我這邊也收到了一些有趣的消息,本來我隻是覺得有趣而已…現在看來,那些似乎都是很有用的情報呢!”


就在昨天。


浦原喜助、假麵軍團和四楓院夜一離開上原城以後,每個人都去會見了自己的舊友或者老上司,矢眮丸莉莎自然也去拜訪了京樂春水,向他揭開了當年的真相。


隨著京樂春水站在了碎蜂的一邊,每個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藍染惣右介的身上,每個人的臉上都有些不敢置信,這位第五番隊隊長會有什麽邪惡的罪名。


然而第二番隊隊長碎蜂和第八番隊隊長京樂春水相當於是護廷十三隊的情報部和監察部,他們兩個人一同指正的藍染惣右介,應該的確不會那麽無辜吧?


“去請扉間先生和前任十二番隊隊長浦原喜助…”


山本重國沉悶的聲音出現在了會議室中,他的眼神落在了藍染惣右介的身上,甕聲繼續道:“惣右介,你有什麽想要辯駁的嗎?”


所有人都注視著藍染。


每個人都在等待著藍染的答案。


隻見這位第五番隊隊長慢慢抬起頭看向了在場的眾人,伸手扶著自己的鏡框,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容,一如他過去的笑容。


正當這個時候,第七番隊隊長東仙要忽然開口截住了話頭,沉聲道:“抱歉,有件事或許我要說明一下…因為眼盲的緣故,我有一份文件或許需要各位來幫我看一眼。”


“嗯?”


碎蜂的眸色閃了閃。


京樂春水的笑容慢慢收斂了起來。


因為在他們兩個人所得到的消息中,藍染惣右介、市丸銀和東仙要是同夥,這個時候東仙要忽然跳出來…


隻是他們實在不好開口製止。


隻不過當東仙要拿出自己懷中的文件放在了桌子上,每個看過文件進行傳閱的隊長臉上都閃過了一抹驚訝。


這是一份關於藍染惣右介靈壓痕跡的記錄。


嚴格來說,甚至可以說是一份藍染惣右介數十年來的罪狀說明,倘若這份文件裏的事都能得以證明的話…


“應該說在我還在真央靈術院的時候…”


東仙要垂著自己的腦袋,輕聲開口道:“在我對這個世界的黑暗而憤怒的時候,藍染隊長就曾經以改變世界的名義誘惑我加入他的麾下,我以為他會改變這個世界…


然而後來我才意識到,那是因為我早已失明的雙目會成為他的斬魄刀鏡花水月的破綻,所以他早早將我收攏在了自己的陣營之內,為了消除鏡花水月的隱患。


數十年前,由於平子真子隱晦地發現了藍染惣右介的小動作,而被他所陷害,所有前往參與救援的隊長或副隊長都被他進行了虛化實驗,當時的我就在現場。


而在之前的刺殺事件,也是由藍染惣右介一手策劃,他的本意是為了得到上原一族的信任,也是想要遣走上原奈落和十三死侍席官,也讓他得到自由的時間征服虛圈。


藍染惣右介的野心之大,遠遠超過我們的想象,有一點並非如同碎蜂隊長所言,他並不是和大蛇丸進行了聯盟,而是依靠自己的武力征服了大蛇丸和整個虛圈,成為了虛圈之主。


這一切,我都沒有看到…


但是我的耳朵和心靈,卻聽到了這一切的發生!


即使雙目失明,也絲毫不會影響我判斷出自己的正義,藍染惣右介,我從來沒有想過投靠於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真正的正義,而你已經違背了屬於這個世界的正義規則!


你的野心太大了。


一個野心勃勃想要統治世界的男人,怎麽可能會讓我看到他身上會存在著正義?”


“有趣的說法呢…東仙。”


藍染惣右介依舊掛著那抹溫和的笑意,他甚至順著東仙要的話慢慢點了點頭:“如果真的聽你這麽說起來的話,我似乎還真是像那些野心勃勃之輩呢…”


這句話聽起來和過去的藍染惣右介似乎別無二致。


可是卻又讓在場的所有人隱隱覺得有些怪異,似乎眼下的藍染麵對幾位隊長的指責,不應該會這麽平靜…


每個人的心情都慢慢揪了起來。


藍染惣右介的話鋒一轉,看著東仙要,他的臉上笑容顯得更加溫和:“不過有一點你說錯了,東仙,我不想把那些稱之為自己的野心,我更願意把它們稱之為希望。”


對於其他人來說,那是藍染惣右介的野心。


對於藍染惣右介來說,那是他心中升起的希望。


現在,東仙要的背叛是藍染惣右介沒想到的。


藍染惣右介原本還想要利用自己在瀞靈廷的棋子,將浦原喜助和平子真子等人重新打回原型,等到瀞靈廷再度陷入內亂的時候再發動自己的叛逃計劃。


然而現在東仙要的背叛打斷了藍染的計劃。


藍染惣右介非常清楚,一直以來追隨著他的東仙要掌握了太多關於他的證據,盡管那些證據是藍染惣右介不會在意的。


每個護廷十三隊的隊長們都不由自主地握緊了自己的斬魄刀,身上的靈壓漸漸開始暴動起來,他們的腳步慢慢移動守住了會議室的出口,甚至還有人在慢慢靠近市丸銀。


“你想做什麽呢?亂菊。”


市丸銀眯著自己的眼睛,頭也不回地微笑著對自己背後的女人開口問道:“現在的你,拿著自己的斬魄刀站在我的身後,是想要隨時殺掉我嗎?”


市丸銀剛剛說完這些以後,還不等鬆本亂菊回答,又自顧自地微笑著繼續道:“雖然我覺得現在就這樣死在你的刀下也不錯哦…但是會不會讓你在這個世界上活得太孤單嗎?”


“他們說的是真的嗎?”


鬆本亂菊握著自己的斬魄刀,咬了咬牙不去回應銀的話,開口繼續反問道:“銀,告訴我,藍染惣右介和你…究竟是什麽身份?”


鬆本亂菊有些不願意相信。


一直以來,鬆本亂菊都知道自己不了解市丸銀。


可是鬆本亂菊並沒有在意這些,她認為市丸銀繼承了藥師兜智慧的一麵,而她繼承了藥師兜慈祥的另一麵。


現在沒想過的是,市丸銀竟然和藍染惣右介有著牽扯,甚至有著顛覆瀞靈廷的計劃…


這件事…


讓鬆本亂菊隱隱有些無法接受,她無法接受的是市丸銀違背了藥師兜的教誨,走在了錯誤的道路上。


“不是已經有人說過了嗎?”


市丸銀搖了搖頭,眯著眼睛微笑著繼續道:“藍染大人和我都是想要顛覆瀞靈廷的危險份子啊…這一點,藍染大人沒有否認,我似乎也沒有理由去否認吧?”


“你真的…”


鬆本亂菊咬了咬牙不肯去說下一句話。


正當他們這對從小一起長大的情侶在交流的時候,另一邊的藍染惣右介已經被一群隊長們包圍了起來。


藍染惣右介沒有否認。


或者說,他不再否認這些。


不論是碎蜂還是東仙要說出來的罪狀是否存在證據,藍染惣右介都沒有否認,甚至慢慢揭開自己隱藏在謙和麵具下的真麵目。


第四番隊隊長卯之花烈看著藍染惣右介,臉上滿是苦澀和痛惜:“這些一點也不像是你會做出來的事啊,惣右介…為什麽你會變成這個樣子?”


“真是遺憾,沒想到你會對我有這麽深的誤解…”


藍染惣右介的臉上依舊掛著謙遜,微笑著繼續道:“其實一開始你所認識的藍染惣右介就不存在…當然,即使是現在,也不妨礙我依舊敬佩著你呢…初代劍八卯之花烈閣下。”


卯之花烈是初代劍八的消息稍微引起了些許波瀾,隻是在場的人似乎更明白局勢的緊要性,他們隻是稍微看了一眼卯之花烈,就將目光重新落在了藍染惣右介的身上。


“隊長。”


一個有些艱難的稚嫩聲音落入了眾人耳中。


每個死神隊長都忍不住看向了那個稚嫩的人,第五番隊副隊長上原奈落,也應當是最為尊敬藍染惣右介的死神。


在他們的注視下,上原奈落握緊了自己的拳頭,看著有些陌生的藍染,咬著自己的牙關,沉聲開口道:“隊長,你說的那些都不是真的,對吧?明明是你救了我啊!


隊長,隻要你說出來真相,說出來是他們陷害你的…我願意以上原一族家主的名義保護你,哪怕是整個瀞靈廷都無法治罪於你!”


“奈落閣下!”


“奈落閣下!”


“奈落閣下…”


每個死神隊長的眼神中閃過了一抹驚色。


如果上原奈落這個身份重要的人物執意站在藍染惣右介的身邊,這對他們來說可不是什麽好消息!


這麽說吧…


現在上原奈落選擇站在藍染惣右介這邊的話,大約這些隊長們應該喊一句王上何故造反?


畢竟上原一族的豪門身份幾乎與王族相當,甚至從實力上比起王族更為麻煩一些。


幸好這個時候有人改變了局勢。


千手扉間的身影通過飛雷神瞬息之間出現在了上原奈落的身邊,滿臉不耐煩地開口道:“閉嘴,這個時候不是你應該開口的時候,現在的你還無法代表上原一族!”


“……”


上原奈落咬了咬牙。


正當他還想要繼續說點什麽的時候,千手扉間冷漠地看了一眼上原奈落繼續道:“你所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會成為十三死侍對你的評判,這會影響你製訂上原一族和瀞靈廷的融合決策。”


“……”


上原奈落咬了咬牙還是退到了一邊。


千手扉間幾句話打發了上原奈落以後,他的眼神落在了藍染惣右介的身上,沉聲道:“我們的家主對某些罪人誤解太深,這件事我回頭會好好處理,在那之前還是先處理我們麵前的麻煩吧!”


“真是的…”


藍染惣右介搖了搖頭,臉上閃過了一抹溫和的憐惜:“為什麽要這麽對待一個未來注定會站在世界頂點的人物呢…我們都應該清楚,幼小的花朵在盛放之前總是需要嗬護的存在。”


“這與你無關。”


千手扉間的聲音依舊冷漠。


“是嗎?”


藍染惣右介慢慢搖了搖頭,身上的靈壓一點點爆發開來,他的聲音也變得有些讓人捉摸不定:“既然你們不喜歡奈落的話…那就把他交給我好了。”


藍染惣右介看著退到旁邊氣壓低沉的上原奈落,微笑著開口安撫著他的情緒:“稍微開心起來一點吧,奈落,很快這裏就會結束了,我會帶你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下一刻…


一道道虛閃紅光從天而降!


整個會議室在刹那間直接化為了一片廢墟!


誰也沒有想到在這個瀞靈廷局勢最為緊張的時候,一群破麵大虛裹挾著基力安大虛和虛的混雜軍團侵入了屍魂界!


而且它們直接越過了殺氣石結界,侵入了整個瀞靈廷,甚至險些將整個護廷十三隊的隊長們一網打盡!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