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兩邊…即將開啟的大風暴
loading...

世界上沒有撥不開的迷霧。


大家好 我們公眾 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 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 年末最後一次福利 請大家抓住機會 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千手扉間有些平靜地說完了過去的故事。


這個關於大蛇丸和上原一族在屍魂界的恩怨故事,在他的口中顯得無比平淡,仿佛隻是一個小叛徒和一個豪門的故事。


當然,如果換做宇智波鼬或者猿飛日斬來為浦原喜助講述這個故事的話,說不定故事會更加跌遝起伏。


隻不過可信度會稍微下降一些。


因為宇智波鼬這家夥隻能騙騙他的蠢弟弟,猿飛日斬也隻能騙騙他們村子裏那些傻小子。


浦原喜助這家夥非常聰慧。


隻有像千手扉間這種有分量的人說出來這些編造的真相,才會引起浦原喜助的認可,才會讓他按照他們規劃的走向下一步。


“看起來和我猜測的沒有太大出入呢…”


浦原喜助平靜地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


千手扉間隻是看著眼前的浦原喜助沒有任何回應,浦原喜助這家夥猜測的當然沒有出入,因為浦原喜助收到的所有情報都是上原奈落安排白絕告訴他的!


哪怕是頭豬…


也會被上原奈落安排著猜出來!


“老夫已經將一切都告訴你了…”


千手扉間重新抱緊了自己的手臂,甕聲開口道:“那就最好將你知道的事全部告訴老夫,否則的話,你應該清楚,別說是救走你的同伴,哪怕是你也不會有什麽好下場…”


隨著千手扉間的聲音漸漸變得沉重,他身上的靈壓也一點點地暴漲起來,壓迫性的靈壓猶如實質一般逼迫著浦原不敢動彈!


如果浦原喜助不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


看起來絕對不可能在今天活著走出上原城!


畢竟這可是上原一族的隱秘,甚至可以說是整個屍魂界的秘密,說出去的話足以驚動整個屍魂界!


單單隻是大蛇丸還活著的消息…


就足以讓整個瀞靈廷的貴族們瘋狂!


畢竟數千年以來,每當瀞靈廷發現大蛇丸留下的實驗資料或者禁術的隻言片語都足以讓瀞靈廷欣喜如狂!


而且…


大蛇丸這位掌握著穢土轉生之術的叛徒還活在世界上的話,對於上原一族在瀞靈廷的威望也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我會給您一個滿意的答案。”


浦原喜助看了一眼千手扉間,伸手拿出了自己在虛圈內奪取的《八岐之術》禁術卷軸,輕聲開口道:“這是我發現大蛇丸切實存在於虛圈的證據之一…”


說完之後,浦原喜助從自己的懷裏掏出了兩顆眼球狀的攝像機器,繼續道:“除了大蛇丸存在於虛圈的消息以外…我也查到了那位試圖刺殺奈落小家主的凶手…”


“哦?”


千手扉間的眉頭微微挑了挑,伸手接過了八岐之術,隻是翻看了一眼,就隨手用靈壓將這份禁術化為了虛無:“哼,隻是當初竊取了一點老夫的皮毛研究出來的禁術而已…”


“……”


浦原喜助的眼神閃了閃。


雖然浦原不知道千手扉間說的是真是假,但是看起來這位第五死侍席官的臉上的確滿是不屑。


千手扉間看了一眼浦原喜助手中的眼球機器,冷哼了一聲道:“那就讓老夫看看,你究竟查到了什麽吧!”


“是。”


浦原喜助慢慢點了點頭。


在這間密室之中,浦原喜助放映出了自己在虛圈經曆過的一切,第一顆眼球中是他在虛圈遇到過的烏爾奇奧拉和柯雅泰·史塔克。


“其中一位就是刺殺奈落小家主的凶手…”


浦原喜助的手指落在了烏爾奇奧拉身上介紹了一句過後,目光落在了柯雅泰·史塔克的身上:“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另一位破麵大虛就是在刺殺時負責攔截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鼬兩位席官的人吧?”


當看到這兩個人的時候,又聽到了浦原喜助的話,千手扉間的表情立刻變了變,猛地看向了浦原喜助:“你這小鬼…還真是給了老夫一個好大的驚喜啊!”


按照即將被眾人所知的劇本中,烏爾奇奧拉的確是負責刺殺上原奈落的凶手,柯雅泰·史塔克也是負責攔截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鼬的人,顯然浦原喜助猜中了他們製定好的劇本。


第一顆眼球機器是由白絕拍攝的。


這裏都是浦原喜助和烏爾奇奧拉、柯雅泰·史塔克戰鬥的場景,裏麵的每一幕都顯得無比真實。


然而相比較第一顆眼球展示出來的東西…


第二顆眼球機器由浦原喜助親自偷拍下來的,明顯更讓千手扉間心生驚訝,因為第二顆眼球機器全部都是關於大蛇丸的情報!


包括大蛇丸那一座實驗基地和那座高大的禁術資料室!


甚至還有一幕特寫拍攝到了穢土轉生之術!


這些都足以讓千手扉間驚怒!


或者說,這個時候的千手扉間的確應該驚怒!


“那個叛徒…”


千手扉間猛地握緊了自己的手掌,厲聲開口道:“看起來他的日子過得還真是安逸啊!宇智波斑那個混蛋真是廢物,去虛圈掃蕩的時候竟然沒有發現這個叛徒的蹤跡…”


雖然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


甚至當初宇智波斑掃蕩虛圈也是為了給大蛇丸幫忙,也依舊不耽誤千手扉間順便罵幾句宇智波斑…


浦原喜助聽著千手扉間罵起傳說中的第一死侍,眉毛忍不住挑了挑,難道上原一族的十三死侍內部關係不太好麽?


這也很正常…


畢竟這一族的死侍席官都很強大,他們彼此之間看不順眼也非常正常,尤其是千手和宇智波明顯這兩個姓氏在上原一族的席官中占比不少。


“好了。”


千手扉間伸手叩了叩桌子,不再提及關於內部的問題,冷聲開口道:“你帶來的消息非常珍貴,老夫可以做主將你的同伴還給你,並且洗清你在刺殺事件中的嫌疑…”


“感激不盡。”


浦原喜助摘下了自己的帽子,微微彎腰以示尊敬,隨後又忽然開口道:“但是真正的危機還沒有消失,那個和大蛇丸勾結的人,還存在於瀞靈廷之內…”


“老夫知道。”


千手扉間滿不在乎地擺了擺手,似乎有些無所謂地開口道:“你的老師藥師兜對吧?老夫當初一眼就看出了那個小鬼是大蛇丸的弟子,或者說是大蛇丸的棋子…”


這就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也是千手扉間借此機會換來浦原喜助的信任。


畢竟作為一個一直追殺大蛇丸的大族,如果連藥師兜是大蛇丸的弟子都看不出來的話,也未免有點太假了。


“不。”


浦原喜助慢慢搖了搖頭,滿臉鄭重地開口道:“我要說的…另有其人…那個和大蛇丸勾結的人就在奈落小家主的身邊!”


“你說什麽?”


這一刻,千手扉間的臉上滿是驚愕!


正當千手扉間和浦原喜助兩個人在這裏交流的時候,瀞靈廷的另一邊也在發生著一場相似的對話。


瀞靈廷。


第五番隊駐地。


由於上原奈落被叫回了家中,藍染惣右介也沒有在意那麽多,就直接召見了黑絕前來向他稟報浦原喜助和虛圈的事。


“…大蛇丸已經被浦原發現…”


“…烏爾奇奧拉和柯雅泰·史塔克也沒有瞞過他…”


“…我在虛圈殺死了幾隻白絕,那群蠢貨繁衍速度太快,根本不可能殺得幹淨,那些白絕應該是早就躲在在了虛圈之內…”


黑絕一點點地向藍染惣右介匯報著虛圈的情報,這些情報事無巨細都提供給了藍染惣右介,反正這些也沒必要隱瞞。


藍染惣右介慢悠悠地寫著自己的書法,臉上的神色依舊是波瀾不驚,甚至還饒有興致地換了好幾種書法。


藍染根本沒有將虛圈的事放在眼裏。


或者說,藍染根本不在意浦原喜助得到了什麽。


不論是浦原喜助發現了大蛇丸的蹤跡,還是浦原喜助很有可能會回歸屍魂界,將虛圈的一切公之於眾,這些都不能讓藍染惣右介失色,他本就已經有了這樣的打算。


“世界上沒有任何秘密能夠一直隱藏下去。”


藍染惣右介慢慢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毛筆,輕聲開口道:“當我們看到一隻白絕的時候,或許整個虛圈早就已經有了一百隻白絕,虛圈內的情報一直沒有逃過浦原的眼線吧…”


“的確有這種可能…”


黑絕慢慢點了點頭,咧了咧嘴露出了一個陰森的笑容:“但是那群家夥的力量根本不怎麽樣,不論繁殖再多,對我們來說終究隻是待宰的獵物…”


“說得不錯。”


藍染惣右介慢慢點了點頭。


其實藍染私下裏認為白絕的用處更大,能讓他監視整個屍魂界的一切,隻是黑絕是他所願意利用的部下,因此藍染沒有開口打擊黑絕的自信心。


“現在浦原已經得到了大蛇丸先生的情報,大蛇丸先生是上原一族叛逃出來的人物,應該一直在被上原一族追捕…”


藍染惣右介的話鋒一轉,慢悠悠地繼續道:“如果浦原能夠合理運用這份情報的話,必定能用這份情報換來上原一族的支持…這樣的話,許多年前的虛化事件或許就要逆轉了。”


“嗬嗬嗬嗬…”


黑絕陰沉的聲音笑了笑,繼續道:“當初我幫藍染大人控製了中央四十六室的人,他們還是我們的棋子吧…”


“沒有必要了。”


藍染惣右介搖了搖頭打斷了黑絕的話,平靜地繼續道:“中央四十六室從來都不是什麽能夠決定一切的機構,他們隻是負責代為管轄屍魂界的工具而已。”


說完這句話,藍染惣右介伸手扶了扶自己的鏡片,低聲道:“如果上原一族站在浦原喜助那邊,哪怕是中央四十六室也無濟於事,除非掀動一場瀞靈廷的內戰…”


“嗬嗬嗬嗬…那也不錯。”


黑絕點了點頭,陰森地笑著開口道:“等到上原一族和瀞靈廷大戰結束,就是藍染大人率領破麵軍團統治世界的時候…”


“不會發生這種事。”


藍染惣右介搖了搖頭,輕聲道:“山本重國總隊長不會允許中央四十六室做出這種愚蠢的決定,何況我也不想用這種方式登上王座,那也未免顯得太過羞辱我的謀劃。”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微微勾了起來,笑著繼續道:“當我踏上天之王座的時候,那會是在整個世界的矚目之下蛻變為神的時候…沒有任何人能夠反抗神的力量。”


“嗬嗬嗬嗬…還真是自信呢…”


黑絕陰惻惻地笑了笑,才繼續道:“那一天應該很快就會到來吧?現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多少人能夠和藍染大人抗衡了呢!”


麵對黑絕的吹捧,藍染惣右介絲毫不以為意,隻是搖了搖頭輕笑道:“不,這一點還不夠,真正的神,應該是更高層次的存在,當神降臨的時候,讓人心中無法生出反抗神的意誌…”


“…是。”


黑絕咧了咧嘴,慢慢垂下了頭。


“好了。”


藍染惣右介伸了個懶腰,慢悠悠地開口道:“雖然我一直生活在這裏,但是還是忍不住想說一下,終於有機會要真正離開這個腐朽到讓人覺得窒息的地方了…”


在從黑絕這裏聽到虛圈的情報以後,藍染惣右介就沒有想過繼續待在這裏,他可不會坐以待斃地等待浦原喜助翻案。


藍染打算離開屍魂界,叛出瀞靈廷。


當然,在叛逃離開屍魂界以前,藍染也沒有打算什麽都不做,他也早就安排好了計劃:“準備開始迎接大風暴吧…在風暴過後,黑絕,你留在這裏繼續監視這裏的一切…現在你可以下去了。”


“…是。”


黑絕的身體慢慢鑽入了地底之下。


當黑絕離開以後,藍染惣右介伸手抓向了自己放在桌子上的鏡花水月斬魄刀,臉上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或許在離開以前,可以稍微放縱一下,嚐試著見識大蛇丸先生口中那幾位死侍的力量。”


這一刻…


他可是期待已久了!


這麽多年以來,死侍席官一直號稱著強大,不論是哪位死神隊長,都會按捺不住想要挑戰上原一族的死侍席官…


而在從大蛇丸的口中得到了關於上原一族十三死侍的情報以後,藍染惣右介自然對於十三死侍的力量更為向往!


何況…


這也是他未來踏上天之王座的第一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