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說瞎話的時候不要睜眼!
loading...

虛圈。


浦原喜助並沒有停留太久。


因為在虛圈時不時還會有破麵大虛遊蕩巡邏追查他們的蹤跡,繼續在這裏對他們來說太過危險。


現在最重要的證據已經到手…


那就再也沒有必要繼續待下去了。


“走吧…”


浦原喜助收起了自己想要拿到的證據,打開了一麵轉界之門,他率先走了進去,自顧自地開口道:“我去屍魂界和上原一族談判…你們在現世等我。”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 看書領現金紅包!


“等等…”


握菱鐵齋伸手就要攔住浦原喜助。


因為他們都非常清楚,浦原喜助和上原一族的談判絕對不會特別順利,說不定就有可能會遇到麻煩。


隻是浦原喜助並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穿過了轉界之門後就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顯然浦原想要獨自一人去麵對這場磨難。


而且原本這就是浦原自己的計劃。


屍魂界。


瀞靈廷,上原城。


上原奈落坐在了自己的王座之上,周圍站著一群幻燈身之術虛影,除了宇智波斑、千手柱間等十三死侍外,大蛇丸、烏爾奇奧拉和黑絕等人也赫然在列。


在浦原喜助離開虛圈以後,上原奈落就收到了烏爾奇奧拉和大蛇丸執行計劃的全部細節。


“這麽說的話,浦原喜助拿走了八岐之術麽?”


上原奈落托著自己的臉頰,嘴角勾著一抹邪異的笑容,輕笑著開口道:“我還以為他會拿走穢土轉生之術呢…真是可惜了呢,他丟失了一次得知世界真相的機會。”


宇智波斑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千手扉間,冷聲開口道:“那本邪惡的穢土轉生之術卷軸裏寫了什麽嗎?”


“完整的禁術。”


上原奈落的手指叩了叩自己的臉頰,笑著繼續道:“自然也包括被穢土轉生複活的亡者就會受到術者控製這種禁術說明…”


“……”


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忍不住變了變。


如果浦原喜助真的拿走了穢土轉生之術,並且知道了穢土轉生之術裏麵的術式效果,說不定會在屍魂界掀起一股的風浪…


畢竟這麽多年以來…


誰也不知道上原一族究竟用穢土轉生之術包裝起來的義骸技術暗中控製了多少死神,這會足以引起一場大地震的!


隻能說…


幸好浦原喜助識趣。


否則的話,如果浦原喜助真的拿走了穢土轉生卷軸,他就會意識到上原一族的黑暗真相,那樣的話可就有大樂子瞧了!


“等到將來再找機會讓他知道吧…”


上原奈落慢慢坐正了自己的身體,目光落在了千手扉間的身上:“接下來的話,就準備迎接我們的浦原店長…要拜托扉間先生被他說服,和他一起想辦法把藍染隊長逼得叛逃吧!”


“哼,我知道了。”


千手扉間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抱著自己的手臂冷聲道:“等到藍染惣右介叛逃以後,隻要藍染那個小鬼待在虛圈,他的所有行動都會徹底落入我們的監視之中了…”


“是啊…”


上原奈落歪了歪頭,微笑著繼續道:“讓他所有的情報來源都被我們所掌控,讓他所有的舉動都在我們的誘導之中…”


“……”


在場所有人的表情又不好看了。


在場不少人都曾經有過這樣相似的經曆,上原奈落這家夥一旦不做人事的時候,那是真的不是人啊…


烏爾奇奧拉微微垂下了頭,恭恭敬敬地開口道:“奈落大人,根據我的觀察,即使我們將一切都擺在他的麵前,藍染大人或許並不會像我們想象地一樣受到我們的暗中操控和引導,他的目的似乎一直以來都非常明確…”


“我知道。”


上原奈落打斷了烏爾奇奧拉的話,輕笑了一聲道:“藍染隊長的目的麽,隻是一個提前安排好的陷阱…當然,如果他能跳出陷阱的話,或許會收到人生中難以想象的嘉獎。”


上原奈落說到這裏的時候,笑容漸漸變得越來越濃鬱,聲音卻慢慢壓低了下來:“另一個更大的陷阱…烏爾奇奧拉,你覺得這個嘉獎怎麽樣?”


“……”


烏爾奇奧拉恭恭敬敬地低下了頭。


正當他們這邊還在商議著藍染惣右介的事,一個人影通過幻燈身之術出現在了這間密室之中,送來了一個消息。


“浦原喜助來了!”


是的。


浦原喜助來了。


浦原喜助才剛剛從虛圈得到了大蛇丸和破麵大虛軍團情報,就直接前來屍魂界潛入了瀞靈廷之內,並且趕到了上原城內,等待著和上原一族的交易。


不,或者說是談判。


“我知道了。”


千手扉間忍不住冷哼了一聲,他的幻燈身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原地,他的本體迅速清醒了過來,前往接見浦原喜助。


上原城,內城。


浦原喜助終於踏足到了這裏。


據說在上原一族的森嚴防護之下,整個屍魂界數千年都不曾有人踏足上原內城,誰也不知道在這座內城之中有什麽秘密。


毫無疑問的是…


這座內城之中潛伏著許多強悍的死神。


單單隻是一些不由自主外泄出來的靈壓,就讓人忍不住有些驚懼不安,哪怕是浦原喜助也有些驚歎於這些死神的靈壓之強!


其中就有曾經見過的第二死侍千手柱間…


相比較在現世所見到的時候,千手柱間的靈壓似乎在上原內城之中顯得更為強大,即使現在的他隻是無意識地散發出來的!


竟然…


還在現世壓抑過力量麽?


即使千手柱間壓抑著自己在現世所能動用的力量,竟然也能輕而易舉地擊潰整個假麵軍團!


上原一族的實力…


的確是強得有些過份了!


不過這群人的實力越強越好,對於浦原喜助來說,上原一族表現出來的實力越是強大,他的計劃成功的可能性就會更高一分!


“很少會有人能踏足這裏。”


正當浦原喜助的心思鬥轉的時候,千手扉間冷漠的聲音出現在了他的耳邊:“老夫以為你會帶來好消息,特意命令守衛的人見到你以後把你帶到內城…”


上原內城可不是那麽容易進的。


至今為止以來,所有人想要進入上原內城的人都必須得到十三死侍的許可,甚至還必須是最上麵那幾位的許可。


哪怕是山本元柳齋重國想要前來,也必須要老老實實走這套程序,這就是一個千年豪門氏族的底蘊。


或者說…


也是他們隱藏秘密的必要。


千手扉間打量了一眼浦原喜助,臉上的表情頓時有些不悅起來:“哼,看起來是老夫太看重你了,老夫原以為你會把凶手的屍體帶過來…現在看起來,你是想要憑借自己的口舌說服老夫嗎?”


“當然不是。”


浦原喜助慢慢搖了搖頭,伸手扶著自己的帽簷,臉上閃過了一抹自信:“我這一次能夠拿出來的東西…或許會是扉間先生和整個上原一族最想要的東西。”


的確。


根據浦原喜助的猜測。


他手中所掌握的,絕對是整個上原一族都最想要的!


千手扉間的臉上閃過了一抹不屑,冷聲開口道:“上原一族最想要的是藥師兜的性命…憑你這小鬼,還能殺了藥師兜嗎?”


“不…”


浦原喜助依舊慢慢搖著頭,臉色一點點變得鄭重起來,一字一句地繼續道:“如果我說…我找到了穢土轉生之術泄露的源頭呢?”


“……”


千手扉間的表情陡然一變。


對於上原一族而言,顯然沒有比穢土轉生更重要的事!


千手扉間猛地探出了自己的手掌,驟然抓緊了浦原喜助,借助著飛雷神之術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在他們消失的刹那…


浦原喜助甚至都來不及阻止他!


等到浦原喜助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被千手扉間帶動著出現在了一座密室之中。


千手扉間的臉色無比陰沉,他的目光死死地盯著浦原喜助,沉聲開口道:“你這小鬼…都知道了什麽?”


“非常多。”


浦原喜助心中立刻了然。


在這個時候,浦原仿佛掌握了主動權一般,慢悠悠地開口道:“或許相比較數千年的曆史隻是微不足道的一些,但是隻有這些對扉間先生和上原一族而言也足夠了吧?”


“嗯?”


千手扉間的眼神微微眯了起來,讓人會下意識地感受到千手扉間的威脅,他似乎會隨時可能爆發出危險的舉動。


浦原喜助絲毫不在意。


這位店長伸手按著自己的帽簷,低聲開口道:“數千年前,傳說中的冷君大蛇丸的行蹤…”


說到這裏的時候,浦原看了一眼千手扉間的眼神,立刻改口道:“不,或許應該說,是上原一族的叛徒的大蛇丸的行蹤!”


“…哼…有趣!”


千手扉間臉上的震驚一閃而逝。


在這一刻,千手扉間仿佛被戳破了一個巨大的秘密一般。


然而因為他的身份,千手扉間立刻就反應了過來,他隻是悶哼了一聲,忽然望著浦原喜助露出了一抹冷笑:“這種事可不應該是你這小鬼所能知道的…”


“可是我已經知道了。”


浦原喜助開口反駁了一句,又匆匆開口解釋道:“當然這並不是挑釁扉間先生的意思…我隻是想要闡述一個事實,而且我認為這種事整個瀞靈廷並非隻有我一個人知道。”


說完這句話以後,浦原喜助猛地抬起頭來,滿臉認真地開口道:“還有一個人,或許比我更清楚大蛇丸和上原一族的關係,因為他就是一直以來為大蛇丸抹除證據的人!”


“…嗯?”


千手扉間猛地抬起頭來,臉上帶著一股明顯的慍怒:“你說的…是山本重國閣下麽?”


“…呃,當然不是。”


浦原喜助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頭,剛才的刹那他險些被千手扉間的一句話帶偏了,在反應過來以後,浦原立刻開口道:“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知道當年的真相,或許我有更大的把握……”


“什麽把握?”


“更大的把握…”


浦原喜助抬起頭望著千手扉間,臉上閃過了一抹自信的笑容:“幫助上原一族抓住大蛇丸…以及那個掩護大蛇丸的家夥!”


“……”


千手扉間再度陷入了沉默。


良久過後,千手扉間慢慢坐在了密室的一張椅子上,平靜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在那以前,你準備好接受這一切的真相了嗎?如果你敢欺騙老夫的話,你應該知道在屍魂界得罪上原一族的下場…”


“當然。”


浦原喜助的嘴角微微勾了勾。


整個屍魂界,誰不知道得罪上原一族的下場?


當初浦原喜助可是藥師兜的弟子,他可是知道自己的老師無數次險些被上原一族置於死地,隻要其中一次手段用在他的身上,浦原就絕無葬身之地!


不過浦原喜助有這個自信。


浦原在見到千手扉間聽到大蛇丸消息時的神色,就知道他已經成功了一半,隻要能夠得到數千年前完整的真相,非但有把握說服上原一族和他結盟,說不定還能讓上原一族和藥師兜化敵為友呢!


上原一族…


比起痛恨藥師兜,似乎更為痛恨大蛇丸啊!


“這件事其實稱不上是什麽秘密…”


千手扉間閉著自己的眼睛,輕聲說起了一個漫長的故事:“看起來你應該也知道了,穢土轉生之術是老夫發明的,隻是後來被大蛇丸那個小家夥完成了,再後來才在你的老師藥師兜手中得以完善…”


“……”


浦原喜助的頭低了低,他的眼神中閃過了一抹驚駭,這種事他可真是一點也不知道!


千手扉間也沒有去看浦原喜助,隻是自顧自地閉著眼睛繼續道:“大蛇丸完成了穢土轉生之術後,為了得到強大的穢土軍團離開了屍魂界,在那之前我們並沒有想要對他追究…直到他依仗著穢土轉生攪動了現世的生死秩序…”


一個不算動聽的故事娓娓道來,甚至千手扉間說話的時候全程閉著眼睛,似乎是不習慣睜眼說瞎話…


在千手扉間的口中,他們這些似乎對大蛇丸十分寬容,正如藥師兜對待浦原喜助一樣地那種寬容…


“…因為大蛇丸的身上藏著諸多秘術,為了避免族中的秘術泄露,上原暗中前往圍殺大蛇丸,可惜最終被大蛇丸逃走…


我們深知大蛇丸的危險與棘手,為了掩蓋大蛇丸的危險,上原一族數千年來一直在刻意淡化了大蛇丸的存在,甚至還為他特意編造出了一個故事…


可惜的是,假的終究還是假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