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如願以償的浦原喜助
loading...
說起來還真是奇怪。

大蛇丸這一脈上上下下,都有背叛師門的老傳統了。

浦原喜助聽到了大蛇丸說起這件事的時候,眼神中閃過了一抹頹唐,隨即又重新變成了堅定,他的臉色變得有些認真起來。

“這麽說起來的話…”

浦原慢慢抓緊了自己的手掌,低聲道:“兜老師和大蛇丸先生也有著我所不知道的關係麽?”

“嗬嗬嗬嗬…這還需要多想嗎?”

大蛇丸的嘴角咧了咧,輕笑了一聲道:“兜那個家夥當初隻是幫我打雜的助手而已…不,甚至連助手都稱不上,是一個哪怕是作為我的試驗品都不夠格的存在…”

這些話說的都是實話。

原本藥師兜的確不怎麽被大蛇丸重視。

然而上原奈落卻將藥師兜收入了自己的麾下,在藥師兜的幫助下,大蛇丸被上原奈落玩弄於股掌之內,度過了一場相當危險的人生。

從那以後,大蛇丸就開始一段相當悲傷的生活。

甚至直到藥師兜再度願意出手幫忙,為上原奈落賣命奪取了一個世界,換來了大蛇丸的重生。

說實話…

大蛇丸對藥師兜的想法挺複雜的。

如果不是藥師兜的話,他也不會被上原奈落放出來,更沒有機會見識到更為廣闊的世界,可是就是覺得心裏隱隱有些別扭…

因此每次提到藥師兜的時候,大蛇丸不免會帶有幾分蔑視的心思,看得出來大蛇丸其實很不開心藥師兜這個曾經被他不放在眼裏的家夥卻因為投靠上原奈落而徹底超越他。

當然…

換成任何一個人都不會開心。

大蛇丸垂頭冷笑了一聲,又重新抬起頭盯著麵前的浦原喜助:“哼,或許這就是命運吧…兜那個家夥把你這小鬼保護得不錯,可惜你和他的選擇一樣,背棄了自己的恩人呢!”

大蛇丸慢慢攤開了自己的手掌,臉上的笑容變得越來越陰森起來:“當初的我,可是把他帶離了深淵呢…”

“……”

浦原喜助依舊在沉默。

短時間內,浦原就已經摸清楚了大蛇丸和藥師兜的過去,他的頭慢慢垂了下來,沉聲開口道:“這麽看起來的話,其實大蛇丸先生也隻是想要把兜老師當作自己的棋子而已…”

“嗬嗬嗬嗬…”

聽到浦原喜助的話,大蛇丸臉上的陰森笑容越來越大,甚至笑容陡然變得有些瘋狂起來:“嗬嗬嗬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個世界上,每個人不都是一顆棋子嗎!”

的確。

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是棋子。

隻是許多棋子不自知而已。

相比較起來的話,大蛇丸算是一個知道自己身份的棋子,浦原喜助現在已經連成為棋子都不夠格了。

大蛇丸的眼神中閃過了一抹狠厲,他注視著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兩人,手指驟然豎了起來:“算了,那就把你們留在這裏吧!”

一股恐怖的靈壓從大蛇丸的身上散發出來!

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兩個人的眼神中閃過一抹驚駭,兩個人忍不住對視了一眼,各自點了點頭。

單單隻是從大蛇丸身上的靈壓,他們就知道自己絕對不是對手,尤其是這裏還是敵人的主場!

這位傳說中的冷君大蛇丸…

絕不僅僅是什麽簡單人物!

虛夜宮上空。

烏爾奇奧拉漂浮在空中,他的臉上一如既往是化不開的冷漠:“史塔克,準備一下吧…過一會兒就輪到你追擊他們了。”

“還真是麻煩啊…”

柯雅泰·史塔克撓了撓頭,拎起了抱在自己身上的莉莉妮特,輕聲歎了一口氣道:“大蛇丸大人不會殺掉他們嗎?”

在這場計劃執行之前,柯雅泰·史塔克可不覺得大蛇丸的心情有多好,大蛇丸真的不會在盛怒之下殺掉浦原兩人嗎?

烏爾奇奧拉的眉頭都不皺一下,隻是慢慢搖了搖頭並沒有回答,因為他知道大蛇丸比誰都更理智。

哪怕是在盛怒之下…

這位將他們一手培養出來的大蛇丸大人也不會失去理智,即使是在絕境之中,烏爾奇奧拉也認為大蛇丸會依舊保持著冷靜。

而且烏爾奇奧拉也聽過一些小道消息…

比如大蛇丸似乎遭遇過什麽更殘忍的事。

虛夜宮的地下基地之中。

一條條小蛇從基地各個角落鑽了出來。

轉眼之間,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就已經深陷重圍。

“破道之三十三·蒼火墜!”

握菱鐵齋驟然伸出了自己的手掌,一團爆裂的火焰落在了地上,瞬間就將地麵的蛇群橫掃一空!

隻是當他殺光了蛇群以後,浦原喜助的臉色了變了變,匆匆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沉聲道:“小心!這群蛇的血液有毒!”

下一秒…

地麵上的蛇群屍體和血跡在火焰的灼燒下化為了一團團霧氣,順著霧氣在這間龐大的資料室裏蔓延開來。

這是大蛇丸的陷阱!

在紫色毒霧彌漫之中,浦原喜助看了一眼這間資料室的情況,忽然猛地伸手抓過了一份文件,又一掌用靈壓暫時轟散了自己麵前的毒霧,甚至直接轟碎了一麵牆壁!

浦原猛地拖著握菱鐵齋想要逃了出去!

“嗬嗬嗬嗬…還想逃麽?”

大蛇丸的身體驟然伸長,仿佛是一個蛇人一般,他的口中猛地吐出了一柄草薙劍,朝著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飛射而出!

嘭!

浦原揮舞著手杖就要將那柄草薙劍打飛!

讓他意料不到的是,那柄草薙劍刹那間也在伸長,就像是市丸銀的神槍斬魄刀一樣速度極快!

巨大的草薙劍和浦原的手杖驟然碰撞在了一起!

“走!”

浦原喜助的嘴角噴出一口血液,整個人狼狽地倒飛了出去,隻是他又瞬間爬起來,朝著來時出口逃去!

握菱鐵齋緊隨其後!

然而迎接他們的是密密麻麻的蛇群!

“萬蛇羅之陣!”

無數條褐色的長蛇覆蓋了走廊!

每一條長蛇的口中同時吐出了一柄柄草薙劍!

這群長蛇的速度飛快,轉眼就追上了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兩個人不由自主地順著自己的視線,看著牆壁上和他們並駕齊驅的蛇群,以及這群長蛇口中的利刃!

“破道之六十三,雷吼炮!”

浦原喜助的手掌射出了一道雷霆!

刹那間將背後的萬蛇羅之陣清掃一空!

握菱鐵齋也在這一刻停下腳步,抬手釋放出一道道爆炎,清理著他們附近的蛇群!

然而當他們清理了萬蛇羅之陣後,兩個人的表情卻變得分外難看,因為他的視線內已經丟失了大蛇丸的身影。

顯然…

大蛇丸應該不會放棄追擊他們。

浦原喜助重新轉頭看向了他們出口的方向,大蛇丸的身影已經擋在了他們的麵前,就在他回頭使用雷吼炮這麽簡短的時間裏…大蛇丸超過了他們的速度,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什麽時候…”

握菱鐵齋的臉上露出了一滴冷汗:“根本沒有察覺到他的蹤跡…又是那種恐怖的瞬步嗎?”

“不是瞬步…”

浦原喜助慢慢搖了搖頭,慢慢伸手蓋在了自己的帽簷之下,低聲道:“剛才這位傳說中的人物隻是變成了蛇群之中的一條蛇,借助著蛇群的掩護追上了我們…”

“有這種必要嗎?”

握菱鐵齋的臉上有些困惑。

“每一種動物捕獵時都有一種習性…”

浦原喜助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開口解釋道:“正如貓捉到耗子的時候,喜歡一點點地將耗子玩弄至死…”

說完這句話以後,浦原喜助的聲音變得越來越低沉,甚至有些壓抑:“而蛇在捕捉獵物的時候,喜歡一點點地將獵物的身體纏繞起來,直至獵物窒息的時候,才會享用自己的美餐…”

浦原喜助慢慢垂下頭,沉聲道:“這位傳說中的大人物,似乎也有著相同的癖好…”

而且更麻煩的是…

這位傳說中的大人物實力強悍也就算了,他的戰鬥經驗也非常豐富,似乎也十分喜歡用腦子來戰鬥,畢竟不是哪個強者都會吃飽了撐得,在戰鬥的時候還會設下陷阱…

“嗬嗬嗬嗬…”

大蛇丸的聲音在走廊裏顯得分外猖狂,他的笑聲猶如這片黑暗的走廊一樣陰森:“小鬼,我可是一直關注著你的存在,憑借你的智慧,可以來做我的助手呢…”

“這可不太行呢…”

浦原喜助慢慢搖了搖頭,壓低了自己的聲音:“如果換做從前的話,或許做大蛇丸先生的助手,是我求之不得的事…不如我們打個商量怎麽樣,等我忙完了自己的事,就來投奔大蛇丸先生?”

“那你們還是永遠地留在這裏,化為我的養分吧!”

一陣劇烈的狂風迎麵而來!

大蛇丸的身體瞬間化作一條白磷大蛇,他的嘴巴陡然張開,血盆大口朝著浦原喜助吞了上來,仿佛要將他直接吞入腹中!

“……”

浦原喜助沉默地揮舞著紅姬斬魄刀迎麵而上!

一場激烈的戰鬥在這座地底之下展開!

然而這場戰鬥的雙方實力有些懸殊,哪怕是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兩人聯手,也無法撼動大蛇丸…

甚至才剛剛交手不到幾個回合,白磷大蛇身上猶如鱗片一般密密麻麻地小白蛇就會忽然落下,在浦原和握菱鐵齋兩個人的身上咬出一道道傷口!

不論是浦原喜助還是握菱鐵齋,被這些小白蛇咬傷以後,都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視線模糊,身體也在一點點地虛弱下去!

又是毒!

這位傳說中的大人物,怎麽那麽喜歡用毒呢?

“用縛道吧…”

浦原喜助看了一眼握菱鐵齋,沉聲道:“看看我們一起合力,能不能先將他封印一刻…必須馬上離開這裏,否則的話,其他敵人估計很快就會趕來支援了。”

“嗯…”

握菱鐵齋慢慢點了點頭。

在這種情況下任何戰鬥對他們來說都是不利的,退一萬步來說,即便他們拚死戰勝了大蛇丸,也依舊還陷在生死危機之中。

他們的目的從來都不是戰勝誰…

而是拿到大蛇丸存在虛圈的證據!

下一刻,兩個人同時看向了白磷大蛇,分別合起了自己的手掌,他們拋棄了吟唱使用出了同一種能力!

“縛道之九十九!禁!”

無數靈力化為布條和釘子將白磷大蛇束縛了起來!

隻是在被束縛的下一秒,白磷大蛇的身體就迅速膨脹了起來,身上的細小白蛇卻在這一刻慢慢融入白磷大蛇丸體內!

“……”

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的表情有些古怪。

雖然看起來縛道成功了…

但是看著大蛇丸的樣子,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不敢確定大蛇丸會不會就在下一秒掙脫,這裏不能再繼續待下去了!

他們兩個人瞬間越過大蛇丸朝著出口逃去!

果不其然!

下一秒,整個虛夜宮都開始震動了起來!

虛夜宮地下一陣震顫過後,一頭龐大的八岐大蛇忽然猛地竄了出來,八顆蛇頭同時張口,朝著地麵噴射出一柄柄利刃!

在這片利刃之雨下…

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狼狽逃竄!

兩個人的身上都是血跡斑駁,顯然他們在利刃之雨下各自都受了傷,最麻煩的是,他們兩個人的身上都還帶著未被清除的蛇毒,這一次真的有可能會交代在這裏!

不論如何…

逃還是要逃的!

隻要還有一線生機就絕對不該放棄!

八岐大蛇慢慢直起了身體,龐大的身軀遮擋住了整個虛夜宮,這頭傳說中的怪物猛地嘶吼出聲,仿佛在呼喚著整個屍魂界!

大蛇丸的身體從其中一個蛇頭的口中鑽了出來,他的目光陰冷地注視著踉蹌逃跑的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

下一刻…

一直在附近埋伏的柯雅泰·史塔克瞬身出現,瞬間和莉莉妮特合體,朝著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開始射出一擊擊虛閃!

單單看起來的話…

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兩個人已經插翅難逃!

然而可惜的是,柯雅泰·史塔克的追擊並沒有持續太久,在追擊的過程中,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忽然消失在了地麵。

無可奈何之下,史塔克不得不回返了虛夜宮中。

在史塔克離開以後。

地底之下,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兩個人緩緩鬆了一口氣,幸好他們之前留下了一個幫手,才算是逃脫了險境。

“多虧讓白絕提前在這一帶布置了轉界穿柱…”

浦原喜助看了一眼白絕本體和它的十幾個分身,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才拿出了自己從大蛇丸的實驗室裏盜取的資料。

這一份資料並非是穢土轉生之術。

而是帶著大蛇丸風格的禁術《八岐之術》。

這個時候,浦原喜助深知自己的敵人已經夠多了,現在他要做的是和上原一族化敵為友,而不是為了那份穢土轉生描述的所謂完美義骸禁術繼續樹敵。

浦原喜助重新收起了自己手中的《八岐之術》禁術卷軸,又慢慢從自己的手杖上取下了一顆白色的眼球裝飾,低下了頭道:“準備去屍魂界吧…希望…一切都如我猜測的那樣吧!”

隻要能說服上原一族,也許就能在這一族的支持下,揭露藍染惣右介的真麵目!

“我們現在就要回屍魂界嗎?”

握菱鐵齋看了一眼浦原喜助,甕聲問道:“不需要其他證據了嗎?”

“已經足夠多了。”

浦原喜助搖了搖頭,看了一眼身邊的白絕:“白絕,你那邊收集到足夠的情報了嗎?”

“嘻嘻嘻嘻…放心吧浦原。”

白絕點了點頭,拿出了一枚眼球工具遞給了浦原喜助,笑嘻嘻地開口道:“這裏麵都是你想要的那些證據,可惜沒有拍到他們拉便便的畫麵…”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