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一脈相承的師徒,一樣背叛老師的學生
loading...

屍魂界。


瀞靈廷,救護所。


由於破麵軍團的活躍和動作,駐紮在現世的死神們大都被破麵大虛圍剿,拖著重傷之軀匆匆逃回了屍魂界。


其中,大多數駐紮在現世的死神都歸屬第十番隊。


作為現任第十番隊的隊長誌波一心,在得到自己番隊情況受損嚴重的時候,立刻匆匆命令日番穀冬獅郎和鬆本亂菊向上匯報破麵大虛活躍的情況,自己孤身趕往了現世接應其他部下。


破麵軍團活躍在現世的消息在整個瀞靈廷內引起了軒然大波,這種局勢堪稱是危如累卵,如果整個現世都被大虛侵占的話,那裏有可能會淪為地獄的!


山本元柳齋重國立即召集了護廷十三隊的所有隊長,群策群力想辦法來應對這種突如其來地威脅。


不論是哪一位隊長的臉色都不好看,顯然他們也非常清楚在現世活躍的那些破麵大虛對於屍魂界來說是巨大的威脅,誰知道那群大虛占領現世以後會不會進攻屍魂界…


不對…


根本不能允許那些大虛占領現世!


第十番隊隊長更木劍八是個戰鬥瘋子,那張帶著傷疤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冷聲道:“話說起來,這種情況好像除了戰鬥以外,我們也沒有什麽別的辦法吧!”


作為一個喜歡戰鬥的家夥,更木劍八將整個十一番隊帶領得如狼似虎,在得到有強大敵人出現在現世的消息,十一番隊第一個想法就是直接作為先鋒突入現世迎戰!


“在那之前先查清敵人的來源比較好吧?”


第四番隊隊長卯之花烈慢慢搖了搖頭,看向了京樂春水的方向:“說起話的話,第八番隊的情報部那邊有得到過什麽相應的情報嗎?”


一群死神隊長也忍不住看向了京樂春水。


畢竟他們還不知道那些在現世活躍的破麵軍團是什麽來源,至少也要先查清楚敵人的情報,這樣才能盡可能地避免損失。


第八番隊的隊長京樂春水注意到場麵忽然安靜下來,一群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他才慢慢搖了搖頭道:“啊?情報麽…這邊的確沒有查到什麽,那些家夥好像是憑空冒出來的…”


“怎麽可能會有敵人是憑空冒出來的…”


“不論他們是來自虛圈還是一直躲藏在現世,這支人數眾多的組織一定存在了很久的時間,絕不可能不露一絲痕跡…”


“目前來看的話,唯一的消息或許還是要追溯到之前的刺殺事件,或許那個刺殺者不是虛化的死神,而是所謂的破麵人形大虛。”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 眾號【書友大本營】 看書還可領現金!


“那這麽說的話…”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第五番隊兩人的身上。


剛好藍染惣右介已經養好了傷,這一次他和上原奈落一同參加了這場會議,也得到了破麵軍團行動的消息。


對於破麵軍團的行動,藍染惣右介倒是無所謂,他的心裏倒是沒怎麽在意這場破麵軍團大動幹戈的行動,隻是將一切都交給了大蛇丸和烏爾奇奧拉等人來處理。


有一說一…


這場行動雖然引起了不少麻煩,也算是引起了屍魂界的警惕,倒是將來可以讓他叛逃屍魂界的時候可以更高調一些。


自從四楓院夜一和平子真子等人的假麵軍團被抓進了屍魂界以後,藍染惣右介就已經意識到他在屍魂界遲早會有麻煩。


倒不如借此脫身。


藍染惣右介暫時還並未詢問黑絕,也不知道他們的計劃到底進行到了哪一步,如果破麵軍團上百位大虛入侵了現世,應該不妨礙抓住浦原喜助吧?


不過這個時候,藍染惣右介還需要在屍魂界隱藏一段時間,至少在確定黑絕和烏爾奇奧拉這兩個部下進行得哪一步計劃…


當一群人的目光落在了藍染和上原奈落身上的時候,藍染惣右介慢慢握著自己的拳頭捂在唇邊,輕咳幾聲道:“說起來的話,或許上一次襲擊我和奈落的應該也是和襲擊現世的大虛一樣,同樣屬於異變過的破麵人形大虛,隻是不知道他們到底是受到誰的命令…”


藍染惣右介慢慢抬起頭來,散亂的碎發下露出了一抹凝重的神色:“毫無疑問的是,他們應當是想要攪動瀞靈廷和屍魂界混亂的敵人,因為他們當初的目標是刺殺奈落…”


說到這裏的時候,藍染惣右介看了一眼上原奈落,輕聲繼續道:“雖然奈落在瀞靈廷內一向一直不喜歡依仗自己的身份行事,但是他的身份的確關係著瀞靈廷的安危…”


“隊長…”


上原奈落的臉上有些失落。


看得出來,上原奈落的確不喜歡自己的身份,一直以來他也的確不喜歡依仗著自己是一個豪門氏族的家主的身份。


哪怕隻是藍染惣右介稍微提及這一句話,也讓這位小家主有些失落,仿佛他現在所得到的都是因為他的身份。


“……”


整個護廷十三隊的隊長們微微點頭。


藍染惣右介說的的確有道理,當初那個襲擊刺殺他們的人如果也是破麵人形大虛的話,那也必定是他們屍魂界瀞靈廷的死敵!


因為那家夥或者那家夥背後的人試圖通過刺殺上原一族的家主,這明顯是挑起上原一族和瀞靈廷的矛盾,想要顛覆甚至毀滅屍魂界!


“那就沒什麽可說的了吧…”


第九番隊隊長東仙要順著藍染的意思,沉聲開口繼續道:“如果那些人是我們的敵人…那就務必將邪惡全部淨化!”


“我也是這麽覺得…”


市丸銀眯著自己的眼睛慢悠悠地點了點頭,輕笑著繼續道:“剛好我們似乎很長時間沒有經曆過像樣的戰鬥了呢…”


“這麽說倒也沒錯…”


山本元柳齋重國閉上了自己的眼睛,慢慢點了點頭,沉聲開口道:“那就從這一刻開始…請諸君準備整軍備戰吧!這一場重新奪回現世的戰爭,請好好籌謀一番吧!”


畢竟他們可是死神!


一旦死神和破麵大虛在現世進行戰爭的話,很難說不會破壞掉現世的空間,哪怕隻是動動手腳甚至某個隊長卍解的話,就有可能將現世某個城市或者地區毀於一旦…


因此他們最好的辦法就是將那些破麵大虛引入一個空曠區域,或者是引入屍魂界,這樣的話倒是可以讓死神們不忌諱直接發動自己的全力。


在那之前…


必須要調兵遣將!


整個屍魂界和瀞靈廷前所未有地緊張起來,護廷十三隊每個番隊各部精英死神紛紛被調回了瀞靈廷,因為他們這一次需要應對的是上百位破麵人形大虛!


每一個破麵人形大虛…


都需要幾近隊長級死神的力量應付!


這也就意味著每個番隊隻能出動他們的席官,而且必須是戰鬥能力強悍的席官,全部都是整個護廷十三隊的精英!


正當護廷十三隊緊鑼密鼓地召集精英的時候…


還在虛圈活躍的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終於在白絕的幫助下,潛入了虛夜宮內地底之下的一處大蛇丸實驗基地。


這座實驗基地之大遠超他們想象。


哪怕是浦原喜助也有些驚歎,即便是他曾經擔任第十二番隊隊長的時候,也不曾有過這種豪華的基地…


各式各樣沉睡的大虛…


各個樣式的斬魄刀…


稀奇古怪的實驗儀器…


以及如同倉庫一般寬曠,堆滿了所有書架的資料室!


甚至那些書架上所寫的名字,浦原喜助隻在藥師兜的口中聽說過的,卻從未親身見過的實驗!


許多都是禁術研發實驗…


如果能夠待在這間資料室裏一年的時間,不,或者說隻要一天的時間,浦原喜助就能感覺堪比自己過去一百年的收獲!


這可是曾經的冷君大蛇丸的實驗基地,這裏全部都是大蛇丸留下來的實驗資料,毫不客氣地說,這些足以推動屍魂界的技術進步!


尤其是其中大部分都是禁術…


那些隻在傳聞資料之中出現過的禁術!


比如浦原喜助最為感興趣的人造人技術。


這項技術是通過將強大的靈魂移植在一個克隆體內,就能製造出真正與普通人無異的人類,甚至還能保留著完整的靈力…


這樣的人類完全可以隱匿在現世,可以如同真正的人類一樣生活,比起義骸更進一步…


這已經可以堪稱是起死回生了。


這項技術浦原喜助已經垂涎很久了。


這麽多年以來,浦原喜助為了在現世隱藏自己的行動,一直在不斷開發著隱匿義骸,浦原其實已經摸到了頭緒,隻需要再來一點靈感或者引導的話,就能大大加快他的實驗進度!


可惜的是…


他們沒有時間在這裏繼續待下去。


這裏是虛夜宮的地底,隨時都有可能會被在這裏巡邏的破麵大虛發現,那個時候他們想要逃脫都無比困難。


“稍微拿一份數據應該沒問題吧?”


浦原喜助撓了撓自己的腦袋,慢慢伸手就要拿起一份數據的時候,他的眼神卻看到了另一行字!


相比較人造人技術的話…


那一行字所標注的禁術更讓浦原喜助覺得心動!


世界上最為完美的義骸技術,傳說中上原一族在屍魂界立足的基礎,傳說中的穢土轉生之術!


如果能夠拿到穢土轉生之術…


他甚至可以不需要繼續冒險探索尋找證據,隻要能夠破解出穢土轉生的秘密,就能直接讓上原一族放人!


當然…


這個計劃有點兒危險。


哪怕不進行這麽危險的計劃,隻是看一眼穢土轉生之術,也會讓浦原喜助會心滿意足,或者說屍魂界沒有任何研究學者不會對這份禁術波瀾不驚!


毫無疑問…


這可能是整個屍魂界的最高秘典!


正當浦原喜助順手想要拿起穢土轉生之術的時候,一個陰冷地聲音叫住了他的動作:“我聽說,你是兜的學生?”


“什麽人!”


握菱鐵齋和浦原喜助猛地扭過頭去!


一個渾身皮膚蒼白的瘦長人影站在實驗資料室的門口,他的口中慢慢探出了一根長長的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這一幕…


讓人看得分外詭異!


大蛇丸!


冷君大蛇丸!


浦原喜助根本不需要去詢問,因為他們這些研究學者曾經對於大蛇丸尤其憧憬,絕對不會認錯大蛇丸的模樣!


“嗬嗬嗬嗬,這個時候不應該對我行禮嗎?”


大蛇丸舔了舔著自己的嘴唇,臉上掛著一抹陰森恐怖地笑容:“難道你的老師藥師兜沒有告訴過你…他的老師是誰嗎?”


“……”


浦原喜助陷入了沉默。


顯然大蛇丸這句話並非是在無中生有。


在這個時候,大蛇丸提起了藥師兜這個人,說明他和藥師兜的確有著相當緊密的關係,甚至也是一脈相承的師徒。


或許這也能證明藥師兜為什麽會研究出穢土轉生之術,也有可能是他當初從大蛇丸這裏得到的資料?


“大蛇丸閣下。”


浦原喜助深吸了一口氣,揮手將握菱鐵齋攔在了自己的身後,沉聲開口道:“閣下…認識我嗎?”


“雖然我隱藏在這裏,但是我可是一直在關注著屍魂界呢…”


大蛇丸的笑聲越發滲人,甚至讓人聽得骨頭也有寒顫:“像你這樣聰明天才的孩子能夠幫我複仇,或者成為我最優秀的棋子,當然不會讓我想要放過,可惜的是,兜那個家夥似乎很喜歡你呢,搶先一步把你保護了起來…”


“兜老師…”


浦原喜助的臉上閃過了一抹驚訝。


這一刻浦原的眼神陡然變了變,他想起了藥師兜對他的培育照顧,一直以來對他的保護,他們師徒兩人幾乎如同父子一般。


現在聽著大蛇丸的話…


似乎藥師兜為他做過的似乎比他所知道的還要多。


根據浦原喜助自己的分析,他猜測大蛇丸可能是上原一族的叛徒,現在看起來大蛇丸似乎除了叛逃了上原一族,似乎還想要對上原一族複仇。


正當浦原喜助想要嚐試著詢問情報的時候,大蛇丸的笑聲陡然變得淒厲了起來,仿佛有著無盡地怨恨:“差點兒忘記了呢…你這小鬼也背叛了兜…看起來我們這一脈的師徒真是有著相同的秉性呢…全部都背棄了自己老師的教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