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回去告訴你們的家長,死神的時代要結束了!
loading...
“希望他會喜歡…藍色的光…”

柯雅泰·史塔克慢慢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雙槍,瞄準了正在和烏爾奇奧拉激戰的浦原喜助,讓浦原的心中陡然閃過了一抹驚悸。

這一刻…

浦原陡然感覺到了一股致命的危險!

一道藍色的虛閃朝著戰場飛射而來,仿佛想要將烏爾奇奧拉和浦原喜助兩人同時消滅!

在虛閃到來的刹那,烏爾奇奧拉飛身利用虛的響轉能力飛身退開,作為柯雅泰·史塔克的半個朋友,烏爾奇奧拉非常清楚這位號稱靈壓最強大虛的實力!

正當浦原喜助眉頭微皺,揮舞著手中的紅姬劈出一道斬擊,將這道藍色虛閃直接打飛以後,他的視線中看到了驚人的一幕…

無數道藍色虛閃映入他的眼簾!

上千發虛閃猶如流星一般飛射而來!

這一幕讓浦原喜助的臉色大變,他的眼神中甚至有些壓抑不住地驚色:“這是在開什麽玩笑…怎麽可能會有這種…”

這個世界上…

竟然還有大虛能夠做到無限虛閃麽?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這種事怎麽可能會發生呢?

不論是誰都不敢相信吧!

虛閃作為大虛的特有能力,需要大虛通過將靈壓的高度集中發射出去的射線閃光,破壞力相當驚人。

一般來說,大虛短時間內隻能射出一發虛閃。

隻是作為有史以來靈壓最強的破麵大虛柯雅泰·史塔克,卻仿佛將虛閃當作兒戲一般,隨手就直接射出了上千發虛閃!

看起來這家夥還遊刃有餘…

浦原喜助的心思鬥轉,麵對一個能夠和他近身戰鬥不落下風的破麵大虛,再加上一個遠程無限虛閃的破麵,這場戰鬥對他們來說已經非常不利了!

“先撤!”

握菱鐵齋飛快地布置了一道道防禦結界,高聲催促浦原喜助一同離開,天時地利都不在他們這邊,現在可不適合繼續戰鬥下去!

在上千發虛閃的追擊和覆蓋下,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狼狽逃竄,兩個人根本不去回頭!

“先離開這裏…”

浦原喜助的身體劃過一道道殘影縱躍,躲避著藍色虛閃的進攻,他的臉上閃過了一抹凝重之色:“看起來剛才出現的那個家夥,應該就是在刺殺事件中協助阻攔宇智波鼬和宇智波帶土的破麵…”

“這樣嗎?”

握菱鐵齋的臉上也滿是震驚:“真是沒想到…虛圈內竟然還存在這麽恐怖的大虛!”

“等我們先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浦原喜助側身避過一道虛閃,沉聲繼續道:“再來商議一下潛入這座宮殿竊取情報吧!”

“嗯…”

握菱鐵齋慢慢點了點頭。

當他們兩個人逃離了這一帶戰場以後,烏爾奇奧拉才慢慢踱步重新返回了虛夜宮,他們計劃的第一步已經完成。

為浦原喜助得到情報設立阻礙。

隻有浦原喜助經過千辛萬苦甚至九死一生得到的情報,他才會相信這份情報是存在價值的。

柯雅泰·史塔克手中的雙槍化作了一道光芒,顯露出了莉莉妮特的身體,這個小姑娘抱著柯雅泰·史塔克的脖頸,整個人坐在他的懷抱裏,不開心地撅起了自己的嘴巴。

“史塔克,我才剛剛玩了一會兒還沒有盡興呢!”

“太麻煩了。”

史塔克托著小姑娘的身體,把她馱在了自己的脖頸之上,慢悠悠地繼續道:“真是麻煩啊,幸好這麽快就把他們趕走了…”

“史塔克,給我提起一點幹勁啊!”

莉莉妮特嬌聲斥責了一句,忍不住揪了揪史塔克的耳朵。

兩個人之間的相處顯得無比親密,因為他們的靈魂原本就是一體的存在,比起任何關係都更為緊密,根本不分彼此。

隻是他們兩個人這麽親密的話…

站在旁邊的烏爾奇奧拉就顯得有點兒多餘。

幸好他們這些破麵大虛根本不在意這些小事,烏爾奇奧拉本人也更關注於上麵交代的任務:“現在浦原喜助已經知道虛夜宮防守嚴密,憑借他們的力量根本沒辦法強行突破,接下來我們要做的,就是讓他去發現大蛇丸大人的實驗室…”

“那就跟我們沒什麽關係了吧…”

柯雅泰·史塔克拍了拍莉莉妮特光滑的小腿,不讓小姑娘到處亂動,他才繼續道:“我們的任務,應該隻剩下等到他們拿到情報以後去追殺他們…”

“嗯。”

烏爾奇奧拉慢慢點了點頭,隻是看著有些懶散的史塔克,又忍不住自顧自地搖了搖頭:“那就時刻準備著吧…我去繼續安排我們計劃的下一步。”

第一步計劃已經完成。

第二步計劃看起來比較麻煩,引導浦原喜助發現大蛇丸的實驗室,讓他查到大蛇丸存在虛圈的證據,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當然…

這件事其實也並不複雜。

因為浦原喜助的情報人員白絕,也是他們的人。

在浦原喜助和握菱鐵齋找到了一個荒無人煙的安全山洞以後,白絕就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為他們提供了一個好消息。

一個被人廢棄的山洞。

或者說,是一個被廢棄的實驗基地。

在這座山洞之中,浦原喜助找到了虛化實驗存在過的痕跡,這座基地不是被藍染惣右介使用過就是曾經被大蛇丸使用過。

不管是誰的…

這也都證明了虛圈已經有成熟的破麵技術!

有人在利用這種成熟的破麵技術成批量地製造破麵大虛,這對他們來說可不是什麽好消息!

不…

或者說也是一個好消息!

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繼續探索,或者想辦法潛入虛夜宮內,得到能夠證明大蛇丸存在的證據!

可惜的是…

這件事一點也不容易!

因為浦原和握菱鐵齋已經在虛夜宮現身,並且被定義為了還潛藏在虛圈的入侵者。

虛圈之中開始多了巡邏的破麵大虛,他們指揮著基力安級大虛對虛圈進行地毯式搜索,一旦發現浦原喜助的蹤跡,就會立刻召集人手進行圍攻!

戰鬥自然不是浦原的目的。

因此一旦遭遇巡邏的破麵,浦原和握菱鐵齋隻能狼狽逃竄,幸好他身邊還有白絕可以提供情報,讓他們躲過了許多危機。

雖然他們並不知道…

一直追隨在浦原身邊的白絕就是危機的來源…

虛夜宮內。

大蛇丸難得沒有泡在自己的實驗室裏。

自從和藍染惣右介一戰之後,大蛇丸似乎更喜歡在實驗室裏折騰了,他開始研究一些能夠突破限製的實驗。

或者說…

是突破常理認知的實驗。

今天大蛇丸的實驗似乎是有了進展,他的心情倒是稍微不錯,饒有興致地出現在了虛夜宮的會議大廳。

“大蛇丸大人。”

一群破麵大虛恭恭敬敬地朝著大蛇丸行禮。

作為被大蛇丸賦予了靈智和力量的破麵,大蛇丸對於他們而言相當於是他們的父母,真的是既當嚴父又當慈母的那種…

“嗬嗬嗬嗬…都在這裏麽?”

大蛇丸慢悠悠地坐在了第二個座位上,看向了主持著會議的烏爾奇奧拉:“那個所謂的計劃進行到哪一步了?”

“還需要一點時間。”

烏爾奇奧拉恭恭敬敬地站起身來,輕聲回應道:“等到妮莉艾露和葛力姆喬進攻現世驅逐死神的消息傳入屍魂界,我們就會將浦原喜助兩人引入我們計劃的目標區域。”

這是一套連環計劃。

首先,浦原喜助被引誘進入了虛圈探索情報;其次,妮莉艾露和葛力姆喬在現世發起對死神的戰鬥,引起屍魂界高層對於破麵大虛頻出不窮的注意;最終,他們會想方設法讓浦原喜助得到情報,並且帶著所有情報回到屍魂界,徹底引爆屍魂界的局勢。

大蛇丸勾了勾自己的嘴角,輕笑著開口道:“我對這個潛入虛圈的小家夥很感興趣,把最終的目標區域告訴我,讓我看看這個據說是天才的小家夥有什麽不一樣的地方…”

“…是。”

烏爾奇奧拉慢慢點了點頭,輕聲道:“大蛇丸大人願意親自出手的話再好不過,必定可以取信浦原…根據我們的計劃,他們最終會被引入的區域是大蛇丸大人的一座實驗室。”

“……”

大蛇丸的笑容微微僵硬。

為什麽會是他的一座實驗室?

一旦任何事和他的名字牽連起來,大蛇丸就感覺情況隱隱有點兒不太妙,好像有人又要坑他一樣…

不是說隻是想辦法安排藍染惣右介的嗎?!

下一刻,大蛇丸的笑容又重新恢複了過來,他的聲音中似乎有些疑惑:“這件事…我怎麽不知道?”

又是上原奈落那個混蛋的私自安排?

這家夥是不是又要在他的腦袋上扣黑鍋?

那個混蛋竟然這麽肆無忌憚地把麻煩都想安插他的腦袋上,不會以為他是誌村團藏吧!

“……”

烏爾奇奧拉沉默了。

顯然這個無聲的回答意味著交代給他命令的人是曉組織,不適合在這個場合提起。

烏爾奇奧拉思考了一秒鍾後,繼續回應道:“隻是一點小事,應當對於大蛇丸大人的聲譽不會出現損害…”

嗯…

應該不會。

隻是重新把大蛇丸的身份進行更新而已。

隻要浦原喜助把大蛇丸的情報帶回屍魂界,整個屍魂界就會知道大蛇丸不是什麽上原一族的摯友,而是上原一族數千年前帶著穢土轉生之術逃亡的叛徒…

當然…

在這下麵大蛇丸還有一層身份,那就是他也不是什麽上原一族的叛徒,從來都是上原奈落的手下之一。

除了大蛇丸的情報,還有關於藍染惣右介和大蛇丸聯合的情報,這些都會作為最後的獎賞送給浦原喜助。

這些消息…

必定足夠引爆屍魂界。

當然在那之前,要用破麵大虛瘋狂襲擊現世死神的事件,讓屍魂界認識到破麵大虛的威脅。

隻有這樣,才能讓屍魂界更重視虛圈正在發生的事,讓瀞靈廷深刻地意識到藍染惣右介和大蛇丸的威脅!

現世。

鳴木市。

第十番隊的死神們分別駐紮在這座城市的各個町內。

平日裏這些死神隻是偶爾對一些逝者的亡魂進行魂葬儀式,殺掉一些墮落為虛的靈,小日子其實過得還不錯。

可惜的是…

今天他們的日子過得不太好。

兩個強悍的破麵大虛悍然襲擊了他們,將他們身上的義骸直接打碎,逼得這些死神隻能匆匆聯絡同伴一同逃回屍魂界!

這種事件此起彼伏!

整個現世至少發生了數十起破麵大虛襲擊死神事件!

除了鳴木市以外,現世和屍魂界的聯絡點也遭遇到了難以抵抗的敵人,在這裏駐紮的死神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一個淺藍色頭發的男人輕而易舉地將他們全部打倒!

京都。

一座神社的上空。

一個淺藍色頭發的男人和一個翠綠色頭發的女人漂浮在已經化為廢墟的神社上空,正是負責指揮破麵軍團的葛力姆喬和妮莉艾露,他們負責解決的是實力最強的一處聯絡點。

神社的廢墟之中,躺著十幾個身受重傷的死神,每個死神的斬魄刀都已經被擊碎,甚至許多死神的靈魂都被刮去了一部分!

明明隻是兩個人…

不,應該說出手的隻有一個!

但是就那一個淺藍色頭發的男人,滿臉張狂地將他們這些精英死神們如數擊潰,甚至仿佛是在遊戲一般就將他們盡數打垮!

“是假麵…還是虛呢…不,虛沒有這種級別的智慧…又是浦原喜助搞得鬼嗎?”

為首的死神席官滿臉震怒,他緊緊地捂著血流不止的肩膀,咬牙切齒地繼續問道:“不論你們是誰的部下,想清楚一點,襲擊現世的死神無異於對瀞靈廷宣戰…”

這兩個家夥的靈壓太強了!

他們的身上還有著虛的靈壓氣息!

然而他們身上的靈壓卻比他們遇到的任何大虛都更為恐怖,哪怕單單是那個淺藍色頭發的男人他們都無法抗衡,更不要說那個一直在旁邊觀戰的翠綠色頭發女人…

從靈壓的感知上…

那個看起來滿臉嫻靜的翠綠色頭發女人必定更強!

“如果你想要把這當做宣戰的話…”

妮莉艾露低頭看了一眼地麵的死神,慢慢搖了搖頭,輕聲開口繼續道:“那你就當作是宣戰好了…”

葛力姆喬握著自己的利劍扛在了肩膀上,咧了咧嘴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乖乖滾回去吧!告訴你們的家長,死神的時代從這一刻開始要結束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