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藍染惣右介和上原奈落
loading...
瀞靈廷救護所。

藍染惣右介回到了自己的病房。

現在藍染惣右介的身份還是那個被人襲擊重傷的第五番隊隊長,這個男人總是會扮演好自己應該扮演的角色。

藍染惣右介進入虛圈以前,一直在利用鏡花水月操縱救護所的死神們的五感,從而讓自己沒有露出什麽破綻,然而現在上原奈落回來以後,藍染惣右介認為鏡花水月未必對上原一族有效。

而且藍染惣右介非常清楚,上原奈落回到屍魂界的第一件事就應該是來看望他這個隊長,這是他對上原奈落的認知。

顯然…

藍染惣右介並沒有猜錯。

因為上原奈落從虛圈那裏知道了藍染回到了瀞靈廷以後,也恰到好處地按照自己的人設前往探望還在住院的藍染惣右介。

這一切都是一個循環。

上原奈落相信自己隻要回到屍魂界,藍染惣右介也會從虛圈回歸,剛好可以讓浦原喜助前往虛圈探查真相。

隻要浦原喜助拿到足夠證明藍染惣右介曾經私下進行死神虛化實驗以及操縱虛圈的證據,再加上千手扉間安排隨時可能反水背刺的東仙要,屆時就能把藍染的真麵目直接暴露出來…

這種事兒…

上原奈落做得特別熟練。

當年上原奈落還是一個白手起家的萌新,就憑借一個人吃兩頭的騷操作把宇智波帶土安排得明明白白…

瀞靈廷救護所。

上原奈落趕來這裏探望藍染惣右介的時候,這位第五番隊隊長正坐在房間裏悠閑地寫著毛筆字,看著就是一副和祥的模樣。

除了藍染惣右介以外,雛森桃這個還未畢業的學生恰好也在探望藍染,她站在桌子旁邊看著藍染揮毫,安靜地幫著藍染磨墨,這幅畫麵讓人看起來覺得分外美好。

隻是…

這一幕落在上原奈落的眼裏,仿佛看到了一頭小綿羊頭也不回地紮到了一個披著羊皮的餓狼身邊,還想靠著假羊皮取暖。

“咳咳…”

藍染惣右介聽到了腳步聲,捂著自己的胸膛忍不住輕咳了幾聲,轉過頭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上原奈落,他的臉上露出了幾分略有些虛弱的笑容。

“奈落,回來了嗎?”

藍染惣右介依舊是那麽溫文爾雅。

“……”

嘶,真能演啊!

藍染惣右介這家夥明明去了虛圈玩了一套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把戲,在虛圈的時候甚至搞出了一派王者風範…

現在又在這裏擺出一副溫和家長的做派。

相比較藍染惣右介的話,雛森桃的笑容就明顯比較真心了,她有些雀躍地揮舞著自己的手臂,朝著上原奈落打著招呼:“呀,奈落,好久不見了呢!小白也回來了嗎?”

雛森桃口中的小白指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日番穀冬獅郎,

“好久不見了,雛森。”

上原奈落心裏幽幽地歎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些許遲疑,他慢慢地點了點頭,才看向了藍染惣右介,眼神中閃過了些許真誠的愧疚:“隊長,真的抱歉…”

“有什麽可道歉的嗎?”

藍染惣右介搖了搖頭,微笑著開口安撫著上原奈落的情緒:“沒有必要向我道歉,奈落,我們是彼此的同伴,不論你做過了什麽,我都會在背後支持著你…”

“…但是…”

上原奈落垂下了頭,有些沮喪地開口道:“我沒有查出真相,也沒有抓到打傷隊長的凶手…”

說到這裏的時候,上原奈落抬起頭看著藍染惣右介,眼神中的歉意越來越深,自責地開口道:“扉間先生似乎有別的安排,我在成年以前不能違抗他的意誌…”

“安心。”

藍染惣右介拍了拍上原奈落的肩膀,微笑著繼續道:“雖然不知道他有什麽安排,但是我相信他一定是為了你…”

說完這句話以後,藍染惣右介的聲音更為輕和:“正如我希望你將來能繼任第五番隊的隊長一樣,我相信扉間先生的做法,應該也是希望你將來能挑起一個家主的責任。”

“隊長…”

上原奈落的臉上有些不敢置信。

藍染惣右介這家夥竟然還能這麽說的嗎?

真是能編啊,隨便換成什麽人估計都感動了!

如果他們兩個能夠真誠相對的話,上原奈落真想告訴藍染惣右介,他想要的可不是什麽第五番隊的隊長啊,而是藍染惣右介也在覬覦的天之王座…

可惜的是。

在場還有一個不配合演出的人。

“啊?”

雛森桃的臉上也有些驚訝,聽到了藍染惣右介的話,她慢慢伸手捂住了嘴巴:“難道奈落同學將來要擔任護廷十三隊的隊長嗎?”

隻是當雛森桃剛剛說完以後,臉上就浮出了些許歉意,匆匆朝著上原奈落道歉:“真的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知道奈落同學也能擔任隊長會很開心。

而且奈落同學將來肯定會擔任隊長的,他們都說你的身份在屍魂界是最高貴的,我們學校裏新進來的朽木露琪亞同學都比不上你身份,對不起對不起,我好像又說錯什麽了…”

這個小女生是越解釋越糟糕了。

一看就不是什麽做幕後黑手的料子。

最起碼在上原奈落和藍染惣右介的眼中太過稚嫩。

“好了。”

藍染惣右介微笑著擺了擺手,柔聲開口幫小姑娘解圍:“雛森,能幫我把桌子上的宣紙拿出去曬一下嗎?”

“是,藍染隊長!”

雛森桃終於找到了離開的理由。

這麽尷尬的境地,她一點兒也不好意思待下去了!

等到雛森桃離開以後,整個病房裏隻剩下了藍染惣右介和上原奈落兩個人,氣氛頓時顯得有些微妙了起來。

“能跟我說說情況嗎?”

藍染惣右介揮手示意上原奈落坐下,輕聲道:“我聽說了其中一部分情況,似乎早上還有人在這裏爭吵,說起上原一族關押了平子真子隊長和其他曾經的隊長們…”

提起平子真子的時候,藍染惣右介頓時皺起了自己的眉頭,低聲道:“平子真子是我們第五番隊的前任隊長,原本我一直追隨著他,隻是因為在一次向他匯報工作的時候,卻忽然發現了浦原喜助和他在一起進行死神虛化實驗…”

藍染惣右介歎了一口氣,垂著頭輕聲開口道:“當初我發現了這件事卻並沒有上報,因為擔心平子隊長會就此受罰,現在想想正是當初我不願意和他辯解,才讓他犯下了大錯…”

這番話說起來也算是有跡可循。

除了假麵死神軍團那些人和浦原喜助以外,其他並沒有什麽人知道這件事的真正始末,在當初的案件記錄中,藍染惣右介毫無疑問是清白的。

而且當初浦原喜助進行虛化實驗是存在證據的!

即使浦原喜助的本意是製造崩玉,解救被虛化的平子真子等人,隻是這件事卻根本不會被人相信。

相反。

在記錄中,藍染惣右介還是被他們陷害的。

藍染惣右介說完了平子真子的事以後,不等上原奈落開口,就看著上原奈落輕聲開口道:“如果我將來和平子隊長一樣犯下了什麽錯誤,你一定要製止我,不要顧及我是你的隊長。”

說完這句話以後,藍染惣右介注視著上原奈落,臉色變得前所未有的鄭重:“奈落,一定要記住,首先我們是能夠相依為命的同伴,然後我才是你的隊長…隻有這樣才會避免出現平子隊長的悲劇。”

“……”

上原奈落的心裏微微有些詭異。

如果不是藍染惣右介的最後一句話,上原這個時候還真想不按常理出牌,真的依照藍染惣右介所說,直接一把將藍染惣右介按在地上,把他的所有的心思都揭露出來…

可惜的是…

這家夥現在還在演出啊。

不過上原奈落還是打算把藍染惣右介的話記錄下來,等到將來的時候他們兩個人再聊起今天的事,兩個人一定會覺得很愉快。

當然…

也有可能是上原奈落單方麵的愉快。

上原奈落心裏已經安排好了劇本,臉上卻閃過了一抹怒意,嘴上卻還強硬地為藍染惣右介開口辯解:“隊長,不要胡說了啊!你怎麽會犯平子真子那群前輩犯下的錯呢,我們在真央靈術院的時候,經常說過你可是屍魂界最完美的死神啊…”

說到最後的時候,上原奈落的聲音慢慢低了下去,咬了咬牙道:“如果隊長你都會犯錯的話,那錯的一定是這個世界吧!我可不覺得隊長會像平子前輩一樣為了力量去做錯事…”

“冷靜一點,奈落。”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自己卻慢慢地搖了搖頭,輕聲開口道:“我沒有你想象得那麽完美…不過,我告訴你這件事,也隻是不希望將來再有我身上曾經發生過的遺憾。”

“隊長…”

上原奈落的臉上閃過了一抹尊敬。

這個時候藍染惣右介的確值得尊敬,不對,應該說麵對這個狀態下的藍染惣右介,他應該露出尊敬的表情。

果然。

藍染的嘴角泛起了一抹更深的笑意。

真是一個可愛的小家夥呢!

藍染惣右介看著上原奈落的神色,嘴角笑容也變得越來越溫柔,其實他剛才很讚成上原奈落所說的一點。

那就是這個世界現在的確是錯誤的。

這個世界沒有高高在上的王座。

這實在是讓人無法忍受。

這個世界死神體內的力量有著限製,甚至需要時間的積累才能變得更加強大,這一點也讓藍染惣右介無法忍受。

他需要更強的力量,需要足以讓整個屍魂界仰望的力量!

真是不知道…

藍染惣右介的心裏忍不住有些玩味起來,真是不知道未來他得到了崩玉實現了突破,一切真相都要解開的時候,上原奈落這個小家夥的心情會怎麽樣?

這個小家夥會不會像他今天說的那樣拚盡全力去阻止他這個犯錯的隊長呢?

當然…

那個時候就已經太晚了!

藍染惣右介拍了拍上原奈落的肩膀,輕聲挑起了另一個他更為關心的話題:“話說起來,你們沒有遇到的曾經引誘平子隊長墮落的罪人浦原喜助嗎?如果不是他的話,平子隊長也不會落到這種地步…”

“……”

上原奈落整個人都有點兒無語了。

藍染惣右介這家夥騙人未免也太熟練了?怎麽張口閉口都是平子真子墮落什麽的?

不知道的…

還真以為藍染惣右介和平子真子的上下級關係多好呢!

明明當年兩個人都是彼此看得不順眼,平子真子看破了藍染惣右介隱藏的陰險狡詐,藍染惣右介也不希望平子真子這個危險人物一直盯著自己,就親手把平子真子解決了…

現在這個時候,藍染又張口閉口平子真子不該犯錯,一副他很為自己前任隊長走錯路而十分惋惜的樣子…

這他媽的…

就讓上原感覺…

這種情況有那麽一點點熟悉。

有點兒像是當年上原自己張口閉口半藏大人一樣,拿著山椒魚半藏的幌子,硬生生地讓山椒魚半藏在他嘴裏多活了七八年,要不是每次會雨隱村都能看到懸屍示眾的半藏屍體,讓上原奈落有時候都差點兒認為半藏真的還活著了。

話說回來。

藍染惣右介真正的目的不是平子真子。

而是一直在外界遊動的浦原喜助,那才是藍染惣右介的真正目標,其一是解除浦原喜助的隱患,其二自然是為了浦原喜助曾經研製出來的不完全品崩玉…

那枚崩玉…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理論上比藍染惣右介的崩玉更早成型。

雖然浦原喜助研製崩玉的時間比藍染惣右介稍晚了一些,但是浦原喜助完成那枚崩玉的速度卻遠遠超過藍染惣右介。

畢竟浦原喜助出身於第十二番隊和技術開發局,又曾經是藥師兜的弟子,再加上他的頭腦和智慧,在研究這些小東西方麵的確很有天賦。

“我們遇到了浦原喜助。”

上原奈落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仿佛有些不太喜歡那個人,他輕聲開口解釋道:“因為沒有搜查到刺殺隊長的人,但是我們都認為那個刺殺者應該是浦原喜助的部下,畢竟刺殺者是可以虛化的假麵死神,隻有浦原喜助進行過死神虛化實驗…”

“他逃走了嗎?”

藍染惣右介的眉毛挑了挑。

“不,或者說是被放走的吧…”

上原奈落的臉上閃過了一抹疑惑,慢慢搖了搖頭道:“扉間先生和柱間先生擒獲了所有敵人,隻是沒有找到凶手。

因此扉間先生和浦原喜助達成了協定,隻有浦原喜助把凶手交給我們,他才會把四楓院夜一小姐和平子前輩那些人釋放出去…

其實這件事我很不讚成這麽做,但是按照我們的規則,現在的我不能違背柱間先生和扉間先生的命令。”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