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想什麽呢?為什麽要想著逃呢?攔路的大佛!
loading...

“怎麽可能…”


四楓院夜一神色難看地注視著脫困而出的波風水門,她在戰鬥之初就精心安排下了多重陷阱,最終的目的就是在引誘波風水門襲擊她的時候,利用封印術將波風水門封鎖起來!


這家夥怎麽會也擅長封印術?


不對,這似乎也不怎麽意外啊…


作為上原一族的第七席官,波風水門怎麽可能隻有那一點伎倆,存在了屍魂界數千年時間的上原一族,這個豪門氏族之中的秘術數量必定比起他們四楓院一族有過之而無不及!


四楓院夜一的手中翻轉再度出現了一張張白紙,洋洋灑灑地甩了出去,飄動在她在自己的身邊,禁錮著周圍的空間!


這是為了提防波風水門的偷襲!


等到利用封印術封鎖空間的幾秒鍾,四楓院夜一猛地抱緊了自己的拳頭,慢慢咧了咧嘴低笑道:“看起來現在真的是要拚命了呢…”


是的。


的確要拚命了!


剛才的小伎倆沒有對波風水門奏效的話,她也隻能用自己的硬實力來攔下波風水門了!


“瞬哄…”


四楓院夜一的嘴角勾著一抹邪笑,她的身上再度爆發起來一團靈壓,雷電仿佛是水花一般從她的身上開始不斷冒了出來!


下一刻…


一聲低吼從她的嘴邊傳了出來!


“雷獸戰形!”


雷電在刹那間包裹了四楓院夜一的身體!


在這一刻,她的手掌也漸漸發生了變化,靈壓化作的雷電慢慢覆蓋在她的手掌上,緩緩形成了一雙雷電貓爪…


與其同時…


這個女人的頭頂上也慢慢長出了一雙雷電匯聚而成的貓耳,甚至翹臀上都生出了一根活躍的雷電尾巴!


乍然看上去,在雷電的加持變化下,四楓院夜一已經化作了一隻半人半獸的模樣,顯得異常嬌俏可愛…


這一刻…


她真的如同自己的喜好一樣,變成了一隻貓女!


這個形態有個非常美麗的名字,瞬隆黑貓戰姬!


在這種劣勢情況下,四楓院夜一化身成為黑貓戰姬的模樣絕不僅僅是為了可愛,她身上的靈壓也在不斷變化著,看起來有些起伏不定,隻是誰都能看得出來…


在那副嬌俏的身體裏…


究竟隱藏著多麽強大的力量!


波風水門注視著四楓院夜一的黑貓戰姬形態,他能夠感受到這個狀態下的女人會爆發出多快的速度!


波風水門慢慢握緊了自己的忍愛之劍,神色間也漸漸變得認真了起來,輕聲讚許道:“看起來夜一小姐的修煉真的刻苦呢,或許今天會發生一場很有趣的戰鬥呢…”


“是嗎?”


四楓院夜一的身體仿佛化作雷電一般,陡然朝著波風水門飛射而去,她的臉上甚至隱隱有些不受控製的瘋狂:“那就要看看…今天的你…能否讓我的身體變得更興奮了!”


波風水門的身影化作一道金光迎麵而去!


金色閃光和藍色雷電在刹那間交織在了一起,兩個人影不斷閃轉騰挪,讓人根本無法看清他們的戰況…


這也是最麻煩的!


不論是有著金色閃光之稱的波風水門,還是有著瞬神之稱的四楓院夜一,這也讓人根本不知道如何安排繼續戰鬥還是撤退…


至少現在,在場還沒有多少人能夠看得出來四楓院夜一和波風水門究竟誰的實力更強一些…


而伴隨著四楓院夜一和波風水門戰成一團,浦原喜助的眼神中閃過了一抹擔憂,他的嘴角卻還依舊輕笑著。


隻是在浦原喜助微笑的時候,他的聲音卻悄然落在了平子真子等人的耳中:“平子,我們準備撤退…”


“哈?啊?”


平子真子的臉上閃過了一道疑惑。


他們雙方可是還沒有正式交手呢!


難道這個時候就要撤退嗎?現在他們這邊包括四楓院夜一和浦原喜助在內的話,至少有十位隊長級死神!


對麵除了波風水門,隻剩下誌波一心和鬆本亂菊,或許還要再加上新晉成為第五番隊副隊長的上原奈落…單單論及頂層戰力的話,他們應該是能夠對敵人進行碾壓的吧?


浦原喜助慢慢搖了搖頭,並沒有過多開口解釋,隻是聲音在靈壓的包裹下落入了平子真子的耳中:“離開這裏…現在不是和他們衝突的時候呢!”


“切…明明看起來不怎麽樣嘛…”


平子真子努了努嘴,揮了揮自己的手臂召集了假麵死神們,準備率領自己的這群部下離開。


隻是下一刻,平子真子又有些好奇地開口道:“等等…我們走的話,你們兩個呢?”


“當然是和我們的朋友好好聊一聊了!”


浦原喜助輕笑了一聲,拎起了自己手中的手杖,抬手指向了誌波一心,笑著開口道:“一心隊長,趁著他們之間還在戰鬥,我們有時間來一起聊聊麽?”


“嗯?”


誌波一心的神色微微有些詫異。


隻不過作為護廷十三隊的第十番隊隊長,誌波一心也不怎麽願意和假麵軍團們交手…


下一刻,誌波一心看著浦原喜助慢慢點了點頭,臉上慢慢露出了一抹爽朗的笑容,輕聲開口道:“好吧,話說起來…”


“一心前輩。”


上原奈落打斷了誌波一心的話,慢慢握緊了自己手中金色的天從雲劍,沉聲開口道:“小心點…我可是聽說過,浦原喜助曾經是整個屍魂界最狡猾的人…”


說到這裏的時候,上原奈落的神色隱隱有些嚴肅,低聲繼續道:“浦原喜助可是曾經陷害過藍染隊長的人,甚至我聽說過,浦原喜助的老師藥師兜就曾經被他玩弄於股掌之內…”


“……”


浦原喜助的表情頓時微妙了起來。


在這個場合的時候提起藥師兜有點兒不太合適吧?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畢竟浦原喜助也知道自己挺對不住一直培養他的藥師兜…幸好…幸好他自己臉皮厚。


對於浦原喜助來說,尷尬是個什麽東西?


“哈,小家主知道的事真是不少呢…”


浦原喜助扶了扶自己的帽簷,忍不住低笑了一聲道:“好吧,當初沒有聽從兜老師的命令的確很對不起他的培養…但是我可沒有陷害過藍染惣右介那家夥呢…”


說到這裏的時候,浦原的眼神中隱隱有些晦暗,他的聲音甚至有些無奈:“恰好相反呢…我應該是受害者才對…藍染惣右介用他的辦法陷害了我…”


這位一直潛居在現世的隊長級死神…


不,或者說絕對是超隊長級的死神!


在提起藍染惣右介的刹那,浦原喜助身上的靈壓如同潮水一般朝著上原奈落席卷而出,竟然想要憑借自己身上的強大靈壓欺負上原奈落這個新人…


這就未免有點兒不做人了吧?


“小家主…”


浦原喜助抬起了自己的手杖指向了上原,注視著滿臉緊張地處在他的靈壓壓迫下的小家主,微笑著繼續道:“真相往往隱藏在深淵之下,不要被偽善的麵孔迷惑了哦…”


“不要在我麵前汙蔑藍染隊長。”


上原奈落的眉頭皺了皺,揮舞著手中的金色光劍指向了浦原喜助,沉聲開口道:“原十二番隊隊長浦原喜助,我們早就已經查清了你身上曾經發生過的一切…”


浦原忍不住低笑了一聲,看著上原奈落慢悠悠地開口道:“小家主,除了當事人以外,似乎沒什麽人有資格能證明,你們查出來的那些事就是真相吧?”


“……”


上原奈落的眉頭皺了起來,臉上頓時有了些許遲疑。


這一刻,他好像的確被浦原喜助說動了一般,畢竟從理論上來說,當年死神虛化事件發生的時候,除了浦原喜助以外,也隻有假麵軍團才會知道吧?


“……”


浦原喜助的嘴角勾了勾。


正如屍魂界所傳言的那樣,這位上原一族的小家主性格非常善良,這也就意味著他並沒有那麽難以被說服…


隻要繼續利用他的善良…


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是浦原喜助也找不到更好的辦法!


因為浦原非常清楚,四楓院夜一和波風水門的纏鬥其實並不順利,她隻是在為浦原喜助和誌波一心、上原奈落的交流溝通爭取時間!


這是絕對不能被錯過的時間!


想到這裏的時候,浦原喜助的嘴角重新泛起了笑意,輕笑著繼續道:“如果小家主查過假麵軍團的檔案,應該知道他們這些年來似乎從未做過什麽錯事吧?哪怕是被逐出了屍魂界,卻還秉持著死神的正義,維持著現世的安穩呢…”


“是…”


上原奈落臉上的遲疑更深了幾分。


理論上這麽說也不錯,假麵軍團們一直在現世非常安穩,從來沒有招惹出來過什麽大亂子。


這種資料…


整個瀞靈廷都有。


浦原看著上原奈落陰晴不定的臉色,微笑著繼續道:“那麽你不覺得這裏麵有很多可疑的事麽?


因為按照你們的說法,那位所謂的假麵死神在刺殺藍染惣右介之前,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刺殺小家主…


而我們現在擁有著十位隊長級死神,卻還在這裏願意心平氣和地交談,甚至不打算開啟什麽站端,隻是想要查清真相…”


“…是。”


上原奈落臉上的遲疑更深了。


這一點也的確不好反駁,從紙麵數量上拉看的話,假麵軍團一方其實還挺有優勢的。


“看起來我們可以多聊一會兒了…”


浦原看著上原奈落的神色,臉上的笑容漸漸變得越來越深。


隻是在浦原說話的時候,他的手指悄然在自己的背後朝著平子真子等人豎起了一個手勢,示意平子真子等人立刻離開這裏!


假麵死神們的心裏有些不滿,隻是他們在許多年前欠下了浦原喜助的救命恩情,不想在這個時候違背他的意願…


“嘖,麻煩啊…”


平子真子看了一眼激鬥的四楓院夜一和波風水門,他的臉上閃過了一抹遺憾,帶著假麵死神們瘋狂朝著遠處逃之夭夭!


而在另一邊。


上原奈落站在浦原喜助的對麵,正要開口為藍染惣右介辯解的時候,卻陡然看到了假麵軍團的死神們飛快地朝著遠處逃竄!


被耍了呢…


浦原喜助這家夥想要自己拖延他們,讓假麵軍團先離開這裏嗎?這家夥竟然這麽自信自己的力量?


不,或者說,他確定假麵軍團能夠逃走嗎?


“果然,你這家夥太狡猾了…”


上原奈落皺了皺自己的眉頭,看著麵前的浦原喜助,臉上閃過了一抹不滿,沉聲開口道:“一心前輩,勞煩前輩去追擊假麵軍團,務必將那些人抓捕起來!”


“哈,知道了…”


誌波一心扶了扶自己的額頭,看著被浦原喜助用語言玩弄於股掌之中的上原奈落,低聲歎了一口氣道:“真是…狡猾呢,走吧,亂菊,我們去追殺平子他們!”


“是,隊長!”


鬆本亂菊匆匆點了點頭。


雖然他們隻是嘴上說的利落…


實質上誌波一心的心裏絲毫沒太多認真的心思。


甚至這位第十番隊的現任隊長輕輕地拍了拍自己的額頭以示懊惱,才匆匆率領著第十番隊朝著假麵死神的方向急追而去!


誌波一心追擊的速度…


實在是有點兒對不起他的身份…


事實上假麵軍團的死神們逃離這裏簡直再好不過,至少誌波一心不用違背自己的正義準則而抓捕他們…


畢竟…


假麵軍團的死神們都曾經是護廷十三隊的骨幹。


當初這群假麵死神們因為虛化而被驅逐,一直是護廷十三隊的禁忌,許多隊長們都對這些假麵死神網開一麵…


也正是因此。


假麵死神們才能潛居在現世。


當然,誌波一心也想要借著這個機會搶先問清楚,到底不是假麵軍團的人想要刺殺上原奈落,從而誤傷到了藍染惣右介…


畢竟這件罪狀本來就是中央四十六室為了安撫上原一族,才直接把黑鍋甩到了假麵軍團的身上。


“嗯?終於離開了嗎?”


浦原喜助看了一眼前往追殺的誌波一心。


浦原並沒有去阻攔誌波一心和第十番隊,他似乎也沒在意一心對假麵死神的追殺,原本他就是讓平子真子等人引開一些人的…


正如誌波一心所知道的,浦原喜助對於事情的始末也了如指掌,捕捉假麵軍團隻是瀞靈廷為了給上原一族一個交代。


因此想要解除假麵軍團刺殺上原奈落的嫌疑,其實最好的辦法莫過於說服上原奈落這個小家夥,讓上原一族暫時放棄追究…


這個時候不太適合平子真子和誌波一心等人在場。


“小家主在想什麽呢?”


等到平子真子和誌波一心等人先後離開以後,浦原喜助微笑地看向了上原奈落:“不用關心他們,現在你有什麽想問的嗎?”


浦原想要引誘著上原奈落親口說出一些懷疑的話,然後一點點地為上原奈落提供證據,這樣就更容易取信這位小家主。


“嗯…”


上原奈落慢慢點了點頭,臉上閃過了一絲費解:“我倒是不關心你想說什麽,我隻是關心他們為什麽要逃…”


“嗯?”


浦原喜助的臉上閃過了一抹疑惑。


正當他想要給出一個理由的時候,上原奈落的臉上閃過了一抹悲憫,他低聲道:“很多人都在瞞著我,其實我一直都知道,這一次柱間先生和扉間先生會在暗中保護我,他們兩個對於任何可能危害到我的敵人,從來都不會手下留情,我不想傷害任何人的…”


“……”


正當浦原喜助臉色微微有些怪異的時候,大地忽然劇烈地顫抖了起來,一個雄渾的聲音落入了他們的耳中!


“木遁·真數千手!”


這一聲驚天動地地嘶吼過後,一股氣勢磅礴的靈壓瞬間席卷了這座小城,這股靈壓的力量強得甚至讓人心肝驚顫!


不論是浦原喜助還是上原奈落,兩個人都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這股靈壓爆發的方向,那裏不知何時多了一個巨大的木像大佛,攔住了想要逃跑的假麵軍團!


在浦原喜助的視線之內…


木像大佛抬手一拳接一拳地砸了出來!


木像大佛每一掌都砸在了假麵軍團的死神身上,將那些剛剛逃出去不遠的假麵死神,直接如數打飛了回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