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這個世界沒有單純的人嗎?呼,幸好我自己也是幕後黑手
loading...

波風水門的思想一定是存在問題的。


作為上原一族的死侍席官,尤其是他還打擔任著暗部死神們的統領,波風水門必定是掌握了卍解才有資格立足的。


一旦死神掌握了卍解…


解放斬魄刀的時候就不再需要吟唱始解語了。


這也是其他人並未打斷波風水門吟唱的原因,因為這種事其實根本就沒什麽作用…


然而對於波風水門而言…


吟唱始解語是一種儀式感。


波風水門的個性其實有點詭異的,這個如同陽光般和煦的男人,一直都喜歡著為他的招式起一些奇奇怪怪的名字,並且一定要大聲地把自己的招式介紹出來…


真·起名鬼才。


唯一的問題是,會讓人覺得波風水門很囉嗦。


隻是這個印象並不會給人持續太長時間,因為當波風水門不再囉嗦的時候,就會讓人見識到屍魂界第一神速的恐怖之處!


在波風水門的身影驟然消失的刹那,四楓院夜一的臉上陡然變得凝重了起來,她的手中揮舞著一柄短刀攔向了波風水門!


哪怕她自認為速度不及波風水門…


卻也有著獨屬於自己的稱號,瞬神夜一!


鏘啷!


波風水門握緊了自己的苦無擋住了女人手中的短刀,臉上頓時露出了一抹溫暖的微笑,顯然他對於四楓院夜一還有印象。


波風水門仿佛是見到了自己的老朋友一樣,微笑著打了聲招呼:“真是好久不見了,夜一小姐…”


“是啊…”


四楓院夜一死死地握緊了手中的短刀,眼神中強自閃出了一抹笑意:“真是好久不見了呢…”


下一刻,四楓院夜一猛地揮舞著短刀,逼退了波風水門之後,抬手朝著波風水門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這個身材火爆的風情女人…


力量也同樣強得有些火爆!


四楓院夜一的掌心陡然射出了一道靈壓化作的雷霆,朝著波風水門直射而去,刹那間就要湮滅波風水門的身體!


正在這間不容發的時刻…


波風水門的身影卻消失在了雷霆的攻擊之下,忽然瞬身出現在了四楓院夜一的身後!


忍愛之劍的鋒刃抵住了四楓院夜一的脖頸上!


一秒鍾的時間,竟然就要分出勝負!


假麵死神們的臉上滿是驚愕,仿佛有些不敢置信地望著波風水門的動作,剛剛這家夥到底怎麽躲過四楓院夜一攻擊的?


而且…


速度怎麽會這麽快!


甚至他們還沒來得及說點什麽,波風水門和四楓院夜一之間的戰鬥就已經直接翻轉!


“速度還是那麽快呢…”


四楓院夜一的身體慢慢化作了一片虛影消散。


夜一早就預料到了!因為在波風水門消失在她雷霆攻擊下的時候,四楓院夜一就已經預料到現在這一幕可能會發生了!


“過了那麽久的時間,水門先生還是攻擊同一個位置呢…”


整個戰場上悄然回蕩著四楓院夜一的聲音,她的身體在戰場上飛快地遊蕩著,隻在空氣中時不時留下一道讓人不可捉摸的殘影!


“嗯?”


波風水門的臉上閃過了一抹詫異,他的臉上慢慢露出了一抹笑意:“夜一小姐,真的成長了很多呢…”


正當水門微笑的時候…


四楓院夜一的身體陡然出現在波風水門的上空,她的小腿猛地屈起就要直接鎖住波風水門的脖頸!


那條修長的褐色美腿上充滿了殺機!


四楓院夜一的速度明明奇快無比,卻絲毫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甚至在攻擊的時候她的靈壓也迅速隱藏起來!


這一刻,瞬神夜一是世界上最陰冷的刺客!


原以為四楓院夜一就要直接對波風水門鎖喉的時候,站在原地的波風水門也忽然化作一道殘影直接消失在了她的麵前!


下一秒…


波風水門的身體就直接出現在了四楓院夜一的麵前,倒提著自己的忍愛之劍就要刺入夜一的身體!


“嘁,又是這樣…”


四楓院夜一拎著自己的短刀死死地擋下了忍愛之劍,她直視著波風水門身上的禦神袍,咬了咬牙道:“你這家夥至少也拿出點真本事來吧,別再用這種哄小孩子的招數了!”


在現場的其他人看來…


兩個以神速著稱的死神已經開始了一場速度與生命的搏殺!任何人想要插手進去的話,肯定都會淪為他們戰鬥之間的犧牲品…


然而在四楓院夜一看來…


波風水門依舊沒有發揮出他應有的速度!


這個家夥,難道還在和過去的時候時候一樣,把她當作不堪一擊的小孩子麽?


四楓院夜一猛地一記鞭腿,踢向了波風水門的麵前,修長的美腿裹挾著不可阻擋的氣勢,就要將波風水門的身體直接踢碎!


不過誰都知道…


這種白打體術沒什麽用處…


四楓院夜一對此也非常清楚,她真正的殺招是掩藏在這一擊之下的暗器,那是一柄纏著繩索的苦無!


繩索可以隨著夜一的心意延長,隻要那柄繩索苦無能夠靠近波風水門,就能將這位第七席官束縛擒獲!


“暗器麽?”


波風水門臉上有些古怪。


這種招式似乎不應該是四楓院夜一使用出來吧?


雖然四楓院夜一的苦無繩索的確可以限製其他人的移動空間,但是對於他們這些以神速著稱的人來說…


這樣的小把戲其實並沒有什麽特別的作用,隻不過這個時候還需要躲避一下,避免真的陰溝裏翻車…


下一刻,波風水門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再度瞬身出現在四楓院夜一的背後!


然而…


這是一個陷阱!


“瞬哄!”


四楓院夜一的眼眸閃過了一道厲芒,她慢慢出現了一團團高密度的鬼道靈壓,將她背後的衣服瞬間炸裂開來!


這是四楓院夜一的瞬哄模式。


在這種狀態的四楓院夜一,不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會在靈壓的催動下,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哪怕隻是一擊,就能造成巨大的破壞力!


瞬哄模式下的四楓院夜一,仿佛重新變了一個模樣,她身上的靈壓隱隱讓人有些不敢直視…


四楓院夜一揚手一掌拍在了波風水門的身上!


這一擊裹挾著巨大的靈壓,險而又險地被波風水門瞬身避過!


“嘖,又沒打中啊…”


這個身材火辣的女人慢慢抬起頭,勾起了自己的嘴角,頭上也慢慢長出了兩根犄角,一陣動人的輕笑聲出現在了戰場之上!


“那…現在你還能怎麽躲呢?瞬哄…雷神戰形!”


一道太鼓勾玉環出現在了四楓院夜一的背後!


這一刻,四楓院夜一仿佛變成了真正的雷神一般!


不,或者說,現在她的確是雷神!


四楓院夜一朝著波風水門猛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掌,無數道雷電出現在她的身邊,一道接一道朝著波風水門激射而去!


這些雷霆仿佛要在這裏徹底將波風水門湮滅!


整個戰場上的人不得不飛快後退,避免被四楓院夜一的攻擊所殃及,即便是浦原喜助也飛快地後退了一段距離。


因為浦原喜助知道…


四楓院夜一已經徹底進入了戰鬥狀態!


這樣的話,似乎就不太好打擾到夜一的興致了。


正當所有人都注視著戰場,注視著在雷電襲擊下的波風水門,他們非常想要知道這位第七席官應該如何破局…


畢竟現在的四楓院夜一…


在場似乎沒幾個人敢自認為可以抗衡她的力量!


然而波風水門破解招式的辦法卻非常簡單,他隻是雙手舉著自己的苦無,一臉認真地開口吟唱起來!


“…飛雷神之陣!”


一道結界陡然出現在了水門的麵前!


無數道雷電落在了結界之上卻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論四楓院夜一操縱著多少雷霆擊中那道結界,卻終究無法對結界造成半點傷害!


假麵軍團中的有昭田缽玄看著那道飛雷神結界,他的額頭上一點點流下了冷汗,有些不可思議地喃喃低語:“那是…鬼道係的空間能力…竟然這麽容易就能使用出來麽……”


不需要吟唱…


甚至沒有提前進任何準備!


就這麽輕而易舉地使用了出來!


作為曾經鬼道眾的副鬼道長,有昭田缽玄非常清楚空間鬼道能力的修煉難度,至少他都做不到如臂指使…


很快。


有昭田缽玄就知道自己驚訝得太早了。


下一刻,波風水門的身影借助飛雷神倏然間消失,又在瞬間出現在四楓院夜一的身邊,這個有著金色閃光稱謂的第七席官,揮舞著自己的忍愛之劍劃過了一道弧斬!


一擊…


將四楓院夜一背後的六鼓勾玉直接切碎!


“仙法·螺旋丸!”


一枚詭異的螺旋丸也印在了四楓院夜一的背上,直接將夜一體內的鬼道靈壓徹底紊亂,將她的瞬哄模式直接打散!


波風水門的速度快到甚至連在場的人都無法仔細看到他的行動軌跡,隻有擅長空間能力的幾人感應到了空間的波動。


那不是瞬步…


而是依賴空間的超速傳送!


難怪這家夥被稱為屍魂界第一神速!


相比較起來波風水門的速度,他的招式也同樣不容小覷,隻是一枚螺旋丸,就在刹那間打散了夜一的瞬哄模式!


正如許多年前一樣…


四楓院夜一修煉出來的種種招式,不論是體內的靈壓還是速度都有著極其強大的進步,然而在稍微認真起來的波風水門麵前,似乎依舊顯得那麽不堪一擊。


雖然他們的這場勝負還未分出,但是在場的人都很清楚不得不退出瞬哄模式的四楓院夜一,已經沒有了勝利的希望…


唯有浦原喜助和上原奈落例外。


浦原喜助的嘴角微微勾了起來,慢慢扶了扶自己的帽子,低笑了一聲道:“膽子還是那麽大呢…又要用自己來做誘餌了嗎?”


下一秒…


正當波風水門的螺旋丸按在了四楓院夜一的背後,一張張白紙從空中飄落了下來,化為一座棱形封印結界!


這座封印結界非常狹小,竟是直接將空間都封印了起來,也將波風水門困在了原地不得動彈!


“呼…終於上鉤了…”


四楓院夜一絲毫不在意自己背後被螺旋丸擊中的傷勢,隻是慢慢轉過身來望著被結界束縛在原地的波風水門。


四楓院夜一的嘴角扯過了一抹笑意,又重新變得滿臉認真,喃喃低語道:“抱歉啊,水門先生…我早就知道你的空間術式,這是我特意為了對付你而去改進的封印術…”


作為屍魂界貴族,四楓院一族有一種獨特的封印術。


然而這種封印術卻發動起來速度太慢,強度也稍顯不足,四楓院夜一在學習這門封印術的時候意識到這種封印術存在著可以改進的價值,她特意在零番隊進修的時候改進了一下…


正是為了在此刻封印波風水門!


現在,四楓院夜一也終於找回了場子!


“嘖…”


四楓院夜一的臉上掛著一抹玩味的笑容,好整以暇地望著上原奈落,調笑著開口道:“如果你身邊的護衛再不出來的話,接下來就輪到你了呢,看起來真是個單純的小家夥呢…”


“……”


上原奈落的表情微微古怪起來。


這個世界的人未免也太過分了吧!


真是沒想到他一向覺得還算直爽大方的貓女四楓院夜一,竟然也會用這種小詭計,這個世界未免也太危險了,每個人的心思似乎都不單純,一副詭計多端的樣子…


幸好他才是最大的幕後黑手。


這才讓上原奈落的心裏多了一點點安慰。


而且…


四楓院夜一這個女人…不會真的認為波風水門就這麽簡單被她封印了起來吧?


要知道…


波風水門也是一個研究修煉封印術的天才!


“你…”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目光火熱的四楓院夜一,匆匆轉頭看向了被封印波風水門,急聲開口道:“那個…水門先生…需要幫忙嗎?”


“不必麻煩奈落大人了。”


“嗯?”


四楓院夜一的神色微微詫異。


下一刻,她猛地轉過頭去看向了棱形封印結界的位置!


那座看起來堅不可摧的封印結界,一點點地緩緩裂開,露出了波風水門的身影,他的臉上依舊掛著那抹陽光般的笑容…


“嗯…真是厲害的封印術呢!”


波風水門看著四楓院夜一,絲毫不吝惜自己的讚賞:“如果有機會的話,可以去上原城做客呢,玖辛奈很希望能有一個同樣喜歡研究封印術的朋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