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大虛之森崩潰計劃,開始!
loading...
藍染惣右介最看重的部下是黑絕。

因為在藍染惣右介看來,黑絕是自己在製造崩玉的實驗失敗時出現的產物,是一個從出生開始就認他為主的生物。

至今為止,藍染惣右介從未讓黑絕在人前現身,就是為了隱藏黑絕的能力,讓黑絕為他提供足夠多的情報。

事實上…

黑絕也從未讓藍染惣右介失望。

除了上原一族的情報獲取有些難度,藍染惣右介能夠在屍魂界用死神來製造崩玉如此順利,一直以來都沒有被任何人發現,也是因為黑絕為他提供了足夠多的訊息。

數十年前…

藍染惣右介陷害浦原喜助和平子真子等人的時候,也是得到了黑絕的幫助,這個自己親手製造出來的部下,實實在在讓藍染得到了不少便利,也成為了他監控其他人的底牌之一。

然而藍染惣右介並不知道的是…

讓他一直引以為底牌的黑絕,此時此刻卻出現在了大蛇丸的書房裏,正在和大蛇丸這家夥接頭。

“上原奈落在…嗯?”

大蛇丸見到黑絕的時候臉色有些古怪起來。

原本大蛇丸回到基地的時候感覺自己要被氣瘋了,隻是他的心情在見到黑絕的時候又漸漸變得冷靜了下來…

好了。

不用找了。

究竟是誰幹的這種事,大蛇丸的心裏已經有數了。

大蛇丸慢慢咧了咧嘴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笑容陰森著開口道:“看起來我應該能得到藍染惣右介手裏拿到的那份資料了…”

“嗬嗬嗬嗬…”

黑絕咧嘴輕笑了一聲,從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份文件袋丟給了大蛇丸:“這一份資料是羽衣讓我轉交給你的,我們的計劃可是進行得一切順利,希望你不要辜負了他對你的信任…”

“……”

大蛇丸的表情詭異地接過了文件袋。

因為黑絕的提醒讓大蛇丸變得越來越清醒,他的確對於上原奈落私下安排有些不滿,然而他現在還沒有反抗的資格…

看著大蛇丸打開那份裝著藍染惣右介評價的文件袋時,黑絕在旁邊陰笑著開口道:“這裏麵的東西可是羽衣親手寫的呢…絕對是對藍染惣右介那個小鬼最真實的評價。”

“嗬嗬嗬嗬…是嗎?”

大蛇丸隻是低頭注視著手裏的文件。

這一份文件事實上並不應該能稱之為文件,而是一份對藍染惣右介全方位的分析,事實證明這份上原奈落親手書寫的對藍染惣右介的評價所使用的情報都是大蛇丸所得到過的。

隻是開篇題目…

就讓大蛇丸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藍染惣右介物語》?這是什麽奇奇怪怪的名字,大蛇丸的第一個念頭,竟然是這玩意兒真的不是自來也那家夥代筆的嗎?

隻是隨著大蛇丸越看下去…

他的心裏卻漸漸明悟自己缺了點什麽…

在上原奈落的態度裏,他對藍染惣右介報以了極高的評價,甚至認為藍染惣右介真正存在著可以顛覆一切的能力。

而大蛇丸卻一直隻認為藍染惣右介是一枚棋子…一枚是被他們操控在手中的棋子。

這是本質的不同。

或者說,這是他們之間見識的差距!

雖說上原奈落實質上一直是把藍染惣右介當作一枚棋子,然而在這份資料裏藍染惣右介在他的描述下,早就已經擁有了超脫棋子成為棋手的資格!

這也太假了吧…

難怪藍染惣右介這麽喜歡這份資料,因為這份資料裏滿滿都是對藍染惣右介的讚賞,當然其中也不免夾雜了一些私貨…

比如…

藍染惣右介的內心裏也會渴望著同伴,即使愚昧無知如東仙要,即使居心叵測如市丸銀,即使殘酷無情如烏爾奇奧拉,即使懶散如史塔克,或許也有那個懦弱無能的小家夥上原奈落。

這特麽的…

前麵都誇藍染好好的…

怎麽一到後麵又開始暗戳戳挖坑了呢?

“……”

大蛇丸的眼角忍不住抽了抽,慢慢將手中的文件摧毀以後,臉色重新變得波瀾不驚。

大蛇丸緩緩抬起頭看著黑絕,眼神微微眯了起來,冷笑著開口:“嗬嗬…雖然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了計劃能夠順利實施…但是我希望下一次那家夥算計我之前,最好提前能夠讓我知道…畢竟我們現在是站在同一條陣線上的人呢!”

“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啊,大蛇丸…”

黑絕看著大蛇丸,咧嘴笑著開口道:“如果你不願意的話,大可以離開…我相信會有很多人願意接替你的位置跟我們站在一起…羽衣從來不會缺少追隨者。”

黑絕看著大蛇丸陰晴不定的臉色,慢悠悠地開口繼續道:“大蛇丸,不要讓羽衣失望…你能夠出現在這個世界,是藥師兜用他協助羽衣征服了一個世界的成績換來的…”

如果不是藥師兜的求情…

上原奈落絕對不會輕易答應放出大蛇丸,雖然上原奈落放出來大蛇丸以後,也是一直在利用他…

五天過去了。

時間一閃即逝。

大蛇丸一直沒有回來。

藍染惣右介並沒有在意。

倒是妮莉艾露送來了消息,大蛇丸需要處理一下他們的內務,不過大蛇丸會在最後一場考試的時候出現。

藍染惣右介在這段時間裏一直在觀察著破麵大虛們參加的第二場考試,他對於幾個能力獨特的大虛還是挺感興趣的…

直到五天時間的考核結束…

第二場考試的勝利者終於出爐。

一共隻有二十位勝利者進入了最後一輪。

這個比例比起一百八十多位參賽者真是少了太多。

然而第二場考試卻很有意思,讓破麵大虛們合作戰鬥,培養他們之間合作的默契,其中不乏兩個破麵大虛通過合作直接碾壓他們分裂的對手,這種考試的確很有用處。

不得不說…

藍染惣右介對大蛇丸倒是越來越敬佩了。

單單隻是新生破麵大虛的考核,就能做出這麽多花樣,比起屍魂界培養死神的那些考核不知道要強出多少…

而且這些破麵大虛之間的合作比起屍魂界的死神們合作得更為順暢,或許它們之間早就習慣了這種並肩作戰的方式。

兩個破麵大虛的完美合作…

絕對不是1+1等於2那麽簡單!

不得不說的是,大蛇丸對於這些破麵大虛的培養非常盡心,即使是高傲的亞丘卡斯級別大虛,也會學著和自己的同伴合作作戰。

正當第二輪考試結束以後,一群基力安大虛張口噴湧著虛閃在大虛之森內創造出來了一片平整的土地,作為第三場考試的場地。

這也是最後一場考試…

毫無疑問也將會是最為精彩的!

第三場考試將會是個人戰,這也意味著這些大虛們能夠發揮出自己最極致的力量,將他們修煉的成果展示給大蛇丸!

藍染惣右介看著屏幕上顯示出來的畫麵,勾了勾自己的嘴角,漫不經心地輕笑道:“好了,準備開始我們的計劃吧!”

雖然他和大蛇丸心裏都有合作的意向…

然而他們之間合作的主次順序還是要好好劃分清楚的…不,或者說不是合作,而是一場勢力之間的兼並收編。

這一場即將可能爆發的衝突勢必不可阻擋!

藍染惣右介要借助著這個機會,一舉擊敗大蛇丸及其麾下的所有勢力,收編這個虛圈存在的最後隱患!

隻要收編了大蛇丸…

非但意味著藍染惣右介能夠節省大量時間,更能夠借此機會收獲一支強悍的軍團,擁有和整個屍魂界正麵抗衡的資格!

“嗬嗬…終於要開始了嗎?”

市丸銀眯著眼睛微笑著上前了一步。

一直以來,市丸銀應該是整個場上最為清醒的那個人,事實上比起烏爾奇奧拉和柯雅泰史塔克,市丸銀知道的事要稍微多那麽一點點,他可是很期待這一場爆發出來的衝突的…

“唔,真的要執行那種危險的計劃嗎?”

柯雅泰·史塔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忍不住開口嘟囔道:“敵人已經全部匯聚在了這裏…單單隻是場上就有著數百位破麵…這股力量隻是看著就讓人心驚呢!”

明明是一個超強的瓦史托德級破麵…

柯雅泰·史塔克卻總是根本提不起來任何幹勁!

不過在場的人似乎都了解他的性格,也並沒有在意柯雅泰·史塔克說的這些話,這家夥感覺有點兒謙虛過頭的意思…

“沒有必要在意。”

烏爾奇奧拉握著自己腰間的斬魄刀,冷聲開口道:“除了那個叫妮莉艾露的家夥以外,場上沒有任何人值得一提…”

“沒錯。”

東仙要也冷漠著點了點頭。

“不要太掉以輕心呢…”

藍染惣右介伸手覆著自己的半個臉頰,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大蛇丸可是一位曾經在屍魂界留下過數千年傳說的前輩呢,誰知道他在幾千年裏到底培養出了多少破麵呢…”

正當其他人以為藍染惣右介說到這裏要提醒他們小心的時候,藍染惣右介的畫話鋒陡然一轉,聲音中多了一股倨傲:“不過在我們麵前,的確也沒有什麽值得在意的對手就是了…”

說完之後,藍染慢慢站起身來。

恰好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破麵大虛敲開了會議室的大門,輕聲開口道:“藍染閣下,大蛇丸大人請您前往高處觀禮…”

“我知道了。”

藍染惣右介慢慢點了點頭。

第三場考試的考場觀眾席最上方。

大蛇丸坐在這裏平靜地等待著藍染惣右介的到來,他的臉上忍不住閃過一抹荒謬感,這一幕他感覺好像經曆過!

不…不是他經曆過!

而是他的老師猿飛日斬曾經經曆過!

如果沒弄錯的話…

藍染惣右介應該就會在第三場考試中進行大虛之森崩潰計劃,正如大蛇丸曾經發動過的木葉崩潰計劃一般…

想想還真是讓人覺得諷刺…

“哼…”

大蛇丸看了一眼走過來的藍染惣右介,他的臉上閃過了一抹不屑:“上原那家夥…該不會真的以為我會被藍染惣右介那個小鬼輕鬆解決,所有的一切都變成那個小鬼強大的養料吧!”

在這個世界待了這麽多年…

大蛇丸非常清楚自己的缺陷,因此一點點地補充著自己的力量,他還在不斷嚐試著融合兩個世界的力量…

說句實話…

如果這個世界沒有上原奈落和上原一族的話,大蛇丸就敢憑借自己的力量和麾下製造出來的破麵大虛軍團直接攻入屍魂界,殺入靈王宮奪取靈王的軀體!

要不是因為一直看不透上原奈落,擔心自己試探就會被上原奈落清算…大蛇丸其實還真想要試試上原奈落到底有多少斤兩!

然而大蛇丸思考了一下自己手中有多少能打出去的牌,卻不可避免地發現他手中的牌都是上原奈落給他的…

“大蛇丸先生。”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依舊掛著紳士的微笑,他慢慢坐在了大蛇丸旁邊的椅子上,扶了扶自己的眼鏡:“這場考試也馬上進入尾聲了,我們也應該要談起正事了吧…”

“……”

大蛇丸的嘴角咧了咧,轉頭看向了考場上正在對戰的兩個大虛,低聲陰笑道:“哼,不著急,先讓我看看我手底下的這些小家夥們有沒有進步…”

“感覺沒有那種必要了呢…”

藍染惣右介搖了搖頭,輕笑著開口道:“雖然我不得不承認大蛇丸先生在破麵的研究上十分出色,這些大虛也讓我眼界大開,但是不得不說,他們也隻能用來應付一些小角色…”

說到這裏的時候,藍染惣右介轉過頭看著大蛇丸,臉上的笑意變得越來越濃鬱:“如果遇到我們這樣界別的存在,一定仍舊是一群不堪一擊的廢物,相信大蛇丸先生會有著和我一樣的觀點吧?”

“……”

大蛇丸慢慢陷入了沉默。

是的,藍染惣右介說的事實。

這些破麵大虛匯聚起來或許能夠攻入屍魂界,甚至能夠戰勝護廷十三隊,卻絕不可能在護廷十三隊的總隊長山本元柳齋重國的流刃若火之下踏前半步…

正當藍染惣右介還想說點什麽的時候,大蛇丸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哼,原本我就沒有將希望放在他們的身上,當初我創造他們的時候,隻是覺得當我未來踏上神位的時候,沒有觀眾看到我所做的一切,未免就會顯得有些太孤獨了吧…”

“……”

藍染惣右介的神色微微有些訝異。

下一刻,這位新生代的幕後黑手慢慢點了點頭,仿佛是在讚歎一般開口道:“說的不錯,登頂雲巔的路的確是孤獨的,如果沒有觀眾的話,也的確是有些讓人難以忍耐…”

“……”

大蛇丸的嘴角笑容越來越古怪。

真是沒想到啊,上原奈落那家夥還真是了解藍染惣右介,他隻是按照上原奈落的資料上隨口這麽一說而已…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要先踏上雲巔。”

藍染惣右介慢慢伸手撫摸著自己的眼鏡,低聲呢喃般輕語道:“如果可以的話,其實我還真是不想對大蛇丸先生下手呢…”

下一刻…

一股靈壓驟然從藍染惣右介的身上爆發開來!

一柄斬魄刀的刀光幾乎在刹那間就從藍染惣右介的手中閃了出來,猛地橫在了大蛇丸的脖頸之上,藍染惣右介剛一出手就是如此淩厲陰險!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