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藍染惣右介,一個站在天空和群星之上的人!
loading...
有的時候,不怪大蛇丸想罵人。

大蛇丸的目光落在了箱子裏的蛇蛻,他的表情一點點變得有些僵硬,其實這根本不是他養的寵物蛻下來的皮…

這是他每一次吞噬大虛後留下來的蛇蛻!

而且這些蛇蛻上還存在著大蛇丸稀薄的靈子痕跡。

根本不需要去思考,大蛇丸立刻就能猜到了到底是誰把他的蛇蛻丟給了藍染惣右介,讓藍染惣右介認為是大蛇丸在派人監視著他!

除了上原奈落那個混蛋…

還有誰會吃飽撐得沒事這麽幹嗎?

除了上原奈落還能有誰幹出這麽不是人的事!

在大蛇丸看來,這些蛇蛻的存在不但是為了讓藍染惣右介誤會自己,估計也是上原奈落想要用來警告自己…

因為每一次大蛇丸吞噬大虛進化的時候就是他最虛弱的時刻,這些蛇蛻的存在也就意味著上原奈落時刻都在監控著他。

那家夥…

從來都沒有放鬆過對他的警惕!

明明之前不是說好了,他們之間不再計較過去的恩恩怨怨友好合作的嗎?即便是當初自己說過了一句要把上原當作試驗品,那件事按照屍魂界的時間來說也過了數千年了吧…

至於嗎!

不至於啊!

大蛇丸整個人的心裏都是有點兒崩潰的,這個上原奈落在做什麽事之前就不能通知他一下嗎?

的確…

這樣也更符合上原的計劃。

“大蛇丸先生…”

藍染惣右介扶著自己的眼鏡,看著神色陰晴不定的大蛇丸,慢悠悠地開口繼續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在你的基地裏應該有一間裝滿了我從小到大所有訊息的書房吧…”

“你…”

大蛇丸的臉色更加難看。

這件事又是哪個混蛋泄露給藍染惣右介的?

還是藍染惣右介自己發現的呢?

而依照大蛇丸對上原奈落秉性的懷疑,他更願意認定這件事肯定是上原奈落派人泄露出去的,說不定上原奈落就操縱著某個大虛假裝叛逃把這種事匯報給了藍染…

現在大蛇丸真是渾身有嘴也說不清了!

因為大蛇丸的基地裏還真有一個裝滿藍染情報的書房,那一個裝滿了藍染惣右介從小到大所有情報的書房,這種事會坐實大蛇丸才是幕後監控他的人…

大蛇丸忍不住咬了咬牙。

從現在的局勢來看…

即使他泄露上原奈落才是真正的幕後主使,也會被藍染惣右介當作是為了引導仇恨…

依照他們之前的交流來看的話,現在的藍染惣右介應該已經認定上原一族是屍魂界內保護靈王的保守一派,而大蛇丸才是想要摧毀屍魂界和靈王的元凶…

上原奈落那家夥…

還真是一環套一環啊!

一邊不斷地往大蛇丸的基地裏送來藍染惣右介的情報,一邊不斷暗戳戳地派人在藍染惣右介的身邊留下大蛇丸存在的痕跡…

不論如何,現在的大蛇丸已經洗不清嫌疑了!

上原奈落那個混蛋…

真的一點兒也不擔心自己撕破臉嗎?

不,那家夥的確不需要擔心,因為大蛇丸非常清楚上原奈落的力量現在足以掀翻桌子讓大家都活不下去…

“……”

大蛇丸的心緒漸漸平靜了下來,他已經重新接受了被上原奈落操控的現實,隻是看著藍染惣右介沉聲問道:“藍染惣右介,說說吧,你到底還知道多少?”

“看起來我猜對了呢…”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他重新奪回了在這場會談中的主動權,隻是看著大蛇丸慢悠悠地開口繼續道:“為了毀滅上原一族,重新得到靈王的力量,大蛇丸先生一直在暗中窺探著屍魂界,尋找著能夠一起合作的人…”

說到這裏的時候,藍染惣右介的臉上更顯了幾分自信,他平靜地繼續分析道:“而在那個時候,你終於發現了還在真央靈術院內學習的我,恰好那個時候我一直在隱藏自己的實力…”

藍染惣右介注視著大蛇丸,聲音變得越來越平靜,甚至他的情緒漸漸變得讓人越來越捉摸不定:“所以你想要把我當作未來反攻屍魂界和上原一族的一枚棋子…”

“……”

大蛇丸的表情微微有些僵硬。

按照他和上原奈落製訂的劇本來看,藍染惣右介的想法沒有出現什麽偏差,藍染這家夥其實還在被上原奈落誤導著…

唯一的問題就在於…

上原奈落一通操作下來,大蛇丸自己卻在藍染惣右介的麵前洗不白了,因為從小監控藍染惣右介的事,無論如何藍染惣右介從此都不再可能會相信他一分半點…

上原奈落那個混蛋…

大蛇丸感覺每次和上原奈落合作都要被氣死!

當初在忍界的時候,兩個人約定聯合去偷盜封印之書,結果上原奈落把他賣掉應對綱手,自己變成藥師兜的模樣,把黑鍋甩給了大蛇丸,自己偷了封印之書逃走了…

現在在這個世界…

上原奈落又把他賣給了藍染惣右介!

這個混蛋怎麽就不能好好改改他不當人子的性子!

雖然大蛇丸知道自己不值得信任,但是他偶爾也是有過真心想要和上原奈落好好合作的啊!

可惜的是這份想要合作的真心…

往往還持續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被上原奈落摧毀。

算了…

情況都已經這樣了。

接下來也隻能按照計劃繼續走下去。

大蛇丸慢慢平複著自己心中的怒火,看著滿臉智珠在握的藍染惣右介,忽然咧嘴笑道:“真是個聰明的孩子啊,能告訴我你是從什麽時候知道這件事的麽,我對這一點倒是很好奇呢…”

“嗬嗬…”

藍染惣右介輕笑了一聲,慢悠悠地開口道:“當我們注視著深淵的時候,深淵也會注視著我們…當我有足夠的力量去追逐深淵的時候,自然就能發現深淵存在過的痕跡。”

大蛇丸重新坐了下來,慢慢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杯,自嘲地笑了笑道:“看起來我得到的所有情報都要推翻了呢…”

如果藍染惣右介早就知道了有人在監視他…

那就意味著藍染惣右介的所有情報都是虛假的,既然知道了有人在監視他,這個人怎麽可能會泄露出來自己的真實情報呢…

“不,那都是真的。”

藍染惣右介慢慢搖了搖頭,毫不在意地勾著嘴唇輕笑道:“隻有真實,才能換來更真實的回應…如果太過刻意的話,未免會引起你的警惕。”

“……”

大蛇丸搖了搖頭不肯相信。

對於藍染惣右介這樣有著兩副麵孔的人,誰知道他究竟會不會有隱藏下的第三副麵孔呢?

這是一個永遠在欺騙別人的人。

藍染惣右介似乎猜到了大蛇丸的想法,慢悠悠地開口道:“在大蛇丸先生看來,我是一個什麽樣的人呢…”

“嗬嗬嗬嗬…誰知道呢…”

大蛇丸滿臉輕蔑地笑了出來。

事到如今說這些還有什麽意義嗎?

這麽多年以來,真是白白做了那麽多功課!

上原奈落那個混蛋就這麽把他暴露出來,難道就不怕藍染惣右介這家夥隱藏得太深,以至於最終自己遭到反噬嗎?

那個混蛋…

未免也太自信了!

“不,我知道,大蛇丸先生也知道。”

藍染惣右介看著大蛇丸,撫摸著自己的鏡框,微笑著開口道:“在大蛇丸先生存放資料的書房裏,有一份分析最為詳細的資料,我很滿意大蛇丸先生在那份資料裏對我評價…”

“……”

大蛇丸的腦門子開始有點兒問號。

等等,這份資料他怎麽沒有印象?

這他媽的不會又是上原奈落搞出來的吧?那個混蛋到底還隱瞞了他多少事,他怎麽就不知道自己寫過對於藍染惣右介的評價!

這混蛋…

還真是能搞事啊!

藍染惣右介並不知道這裏隱藏的事,隻是自顧自地繼續道:“心緒平和,眼藏靜謐,宛如一團無比安穩的火…單單隻是這幾句話就讓我忍不住想要將大蛇丸先生引為知己。”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微笑著看著大蛇丸,繼續說道:“或許隻有旁觀者才能看得清隱藏起來的自己…即使我也無法找到比這兩句話更好的形容詞了。”

“……”

大蛇丸依舊沉默。

這幾句話他根本就不知道。

因為大蛇丸隻能看得到藍染惣右介體內的黑暗和野心,而除了他以外,估計也隻有上原一族那群家夥最了解藍染惣右介…

這個混蛋…

不能把稿子給他一份嗎?

“一開始是沒有人站在天上的…”

藍染惣右介慢悠悠地繼續開口道:“這句話即使是我也深表讚同,不論是我,還是大蛇丸先生,亦或者是山本元柳齋重國隊長,沒有一個人能夠坐在那座至高無上的天之王座…

藍染惣右介看著大蛇丸,眼神中閃過了一抹讚許:“雖然我也有足夠的自信斷絕這段天之王座的空窗期,但是我依舊不得不讚歎大蛇丸先生的目光之久遠…

哪怕是不加以引導,藍染惣右介未來也可站在比天空和群星更高遠的地方…這就是大蛇丸先生隻是在旁邊觀看,卻從未幹涉過我人生的原因嗎?”

“……”

大蛇丸依舊陷入沉默。

這他媽根本跟他沒什麽關係啊!

所以藍染惣右介所謂地從他的書房裏得到的那份資料究竟是什麽鬼,就沒有人能夠把那份資料告訴他嗎?

藍染惣右介看著大蛇丸難看的神色,慢悠悠說著話:“放心,大蛇丸先生,我不會在意閣下的監控,正是因為那份資料的存在,我相信了解我的大蛇丸先生能夠成為我最佳的合作搭檔…”

“…嗬嗬嗬嗬…”

大蛇丸的臉上閃過了一抹難看的笑容,他看了一眼藍染惣右介,又看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感覺自己有點兒像個小醜。

即使他們能夠合作…

兩個人也已經對彼此充滿了不信任。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而且原本稱不上地位平等的兩個人,現在又重新站在了平等的地位之上,這讓大蛇丸的心裏有點不舒服。

大蛇丸不再高高在上像是看待小孩子一樣俯視著藍染惣右介,藍染惣右介也不需要再仰望這位屍魂界的前輩。

正當這個時候…

新生破麵大虛的第一場筆試考核已經結束。

第二場的分組對抗考核也直接開始,絲毫不需要什麽休息時間,主持者葛力姆喬簡單粗暴地進行了分組,宣布了考核的開始。

在大蛇丸和藍染惣右介的休息室裏,也很快出現了一道白色屏幕,監控著參加考試的破麵大虛們。

大蛇丸深吸了一口氣,慢慢站起身來,勾了勾自己的嘴角勉強保持著自己的體麵:“閣下…這場考試接下來會很有趣,我要先處理點私事…閣下…應當沒什麽意見吧?”

“當然沒有。”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回以一個溫和的笑容,輕輕地點了點頭道:“拋卻想要和大蛇丸先生的合作提議,我對這場破麵大虛的考試本身就很有興趣…”

“嗬嗬嗬嗬…好。”

大蛇丸感覺自己在這場交鋒中有些節節敗退,他維持著自己陰森的笑容:“那就請閣下暫坐一會兒…容我先失陪了!”

說完之後,大蛇丸就在妮莉艾露的陪同下離開了這場會議室,匆匆趕往了自己的基地,他現在要馬上去詢問上原奈落真相!

當大蛇丸離開以後。

藍染惣右介看著大蛇丸離開的背影,嘴角的笑容漸漸變得有些嘲諷了起來:“在大敵來臨之前,就被人種下了一顆懷疑的種子…因為站在高處太久,已經變得無法接受自己站在大地之上了嗎?”

“真是有趣呢…”

市丸銀眯著自己的眼睛微笑道:“原本我還以為我們的一切都被這位前輩操控在手中呢…沒想到藍染大人隻是短短幾句話,就讓這位大蛇丸前輩開始懷疑自己的部下泄密了嗎?”

“我也沒有想到呢…”

藍染惣右介輕笑了一聲,繼續開口道:“這位前輩或許是之前受過打擊太嚴重了麽,心理防線似乎比我想得更薄弱呢…不過在我們和他的戰爭開始之前就讓他懷疑自己的部下出現了叛徒,對我們來說也算是意外之喜。”

的確。

基地裏的書房。

書房裏的資料全部泄露。

大蛇丸肯定會懷疑自己的基地出現了叛徒。

“是啊…”

市丸銀慢慢點了點頭,漫不經心地對藍染惣右介開口試探道:“那麽…在這座敵人的基地裏,藍染大人早就策反了人手嗎?”

“我是昨天才知道的。”

藍染惣右介並沒有正麵回答市丸銀的問題,隻是自顧自地為自己斟了一杯茶,滿不在乎地開口道:“對我來說,隻是一個多年前實驗的意外之喜,我也沒有想過它會發揮出這麽大的作用…”

許多年前…

藍染惣右介在利用死神的靈力製造崩玉的時候,他也並沒有放過大虛,最早期的時候也和浦原喜助一樣,暗中利用大虛進行過製作崩玉的實驗!

然而可惜的是那一次實驗失敗了…

那一次失敗的實驗,卻誕生出了一個名為黑絕的怪物!

而在大蛇丸的使者葛力姆喬和妮莉艾露現身虛夜宮以後,藍染惣右介偷偷派遣黑絕暗中沿著妮莉艾露和葛力姆喬的蹤跡,從大蛇丸的基地裏搜集到了足夠多的訊息!

正是因為黑絕提供了足夠多的情報…

向來喜歡謀定而後動的藍染惣右介,才敢貿然率領市丸銀這麽幾個人來到大蛇丸的基地這座龍潭虎穴執行大虛之森崩潰計劃!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