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loading...

虛圈。


大虛之森。


整個高塔附近一片寂靜。


一群破麵大虛慢慢退開讓出一條道路,一個黑色長發的陰森男人在妮莉艾露和葛力姆喬的陪同下慢慢走了出來。


這個男人的樣貌看起來非常年輕…


然而隻是他臉上詭異的笑容讓人有些不爽…


那雙陰冷的蛇瞳讓人仿佛看到了一頭擇人而噬的巨蟒!


大蛇丸!


哪怕是離開屍魂界數千年,他留下來的東西卻依舊能夠影響著屍魂界,甚至每一次他的手稿現世都能讓人如獲至寶…


單單隻是他研究出來的一種秘術,就能讓得到了那份秘術的上原一族成為屍魂界第一豪門…


“這可真是…”


藍染惣右介的臉上一如既往地平靜,他的手指慢慢托起了自己的眼鏡,輕聲開口道:“久仰大名了…大蛇丸先生。”


“是嗎?”


大蛇丸勾起了自己的嘴角,露出了一個冷冽的笑容,輕笑了一聲道:“這樣說起來的話,那還真是倍感榮幸啊…”


“不…”


藍染惣右介扶著自己的鏡腳,眼角罕見地微微縮緊,笑容漸漸變得越來越古怪:“真正感到榮幸的人,應該是我才對啊…”


“嗬嗬嗬嗬…”


大蛇丸的嘴角隻是發出一陣輕笑。


雖然屍魂界數千年曆史上發生的一切都是出於上原奈落的安排,大蛇丸的所有事跡也都是上原奈落一手操控的……但是也的確讓大蛇丸很滿意這種身為前輩的感覺。


至少麵對藍染惣右介的時候…


大蛇丸就像是一個曾經站在巔峰俯視著地麵的人。


這種感覺說句實話還是挺不錯,上原奈落這家夥的安排還算是合理,大蛇丸心裏難得對上原奈落的怨念消散,心裏稍微升起了一點點對那家夥的好感…


如果真的能夠一直和上原合作的話…


其實這種日子過得也可以。


相比較起來,如果活得像藍染惣右介這個小鬼一樣,從一開始就在上原奈落的操控中,想想還真是可憐呢…


想到這裏的時候,大蛇丸抬起頭看著藍染惣右介,仿佛在看一個即將被自己折磨的獵物,嘴角輕笑道:“好了,我們先來看看開胃菜吧?那群破麵的小家夥的考試才剛剛開始…”


“好的。”


藍染惣右介慢慢點了點頭,微微眯著自己的眼睛笑著開口道:“剛好,我也對這些很感興趣…”


“嗬嗬嗬嗬…那就好。”


大蛇丸忍不住探出長長的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即使大蛇丸已經通過吞噬大虛補充了自己的靈魂力量,也擁有著堪稱長生的身體,見到藍染惣右介這樣的人物的時候,大蛇丸還是有些按捺不住想要得到他的身體。


第一場新生破麵大虛的筆試才剛剛開始。


藍染惣右介原本想要趁著這個時間和大蛇丸好好聊幾句,隻是當他看到試題的時候忍不住稍微有了點兒興趣。


因為這上麵的試題…


一旦泄露出去的話,會讓整個屍魂界都不寒而栗吧!


當這些試題落入藍染惣右介眼眸的時候,他的眼眸微微有些縮緊,因為上麵考核的是護廷十三隊的情報,涵蓋了整個護廷十三隊的所有隊長級人物!


其中甚至包括才剛剛成為第五番隊副隊長的上原奈落!


屍魂界的情報…


大蛇丸這家夥果然一直握在手中嗎?


甚至於這道筆試題裏還包括論述護廷十三隊總隊長山本元柳齋重國的始解和卍解能力…


不…


或者說所有論述題,全部都是回答護廷十三隊所有番隊隊長的訊息,始解和卍解幾乎都是必考題!


這也就意味著…


現在坐在考場上參加筆試的新生破麵大虛們,他們從這一刻開始就已經掌握了護廷十三隊隊長們的情報!


自然…


其中也包括著他的鏡花水月。


真是恐怖啊…


哪怕是藍染惣右介也不由得有些感歎。


“真不愧是活在屍魂界口中數千年的大人物…”


藍染惣右介坐在茶案前,慢悠悠地開口讚歎道:“讓這些剛剛完成破麵的大虛,就已經從這個時候開始認識自己對手了呢…”


“嗬嗬嗬嗬…”


大蛇丸輕笑著點了點頭,慢悠悠地開口道:“情報的重要似乎不需要過多去說了呢…”


“沒錯。”


藍染惣右介的眸色閃了閃,鏡片內微微閃過了一抹亮光,他轉頭看向了大蛇丸輕聲開口問道:“屍魂界的上原一族對於情報的保護做得非常嚴密,這也是源自於大蛇丸先生當年的教誨麽…”


“上原…”


大蛇丸臉上笑容微微收斂了起來,隨後又重新掛在了自己的臉上:“他們封鎖的隻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道消息而已…我早就已經對整個上原一族了如指掌了!”


在這一刻…


大蛇丸仿佛是要隱瞞自己對上原一族的情緒。


然而他臉上笑容消失的刹那,就已經說明了他和上原一族的關係,並不像屍魂界傳說得那麽友善!


大蛇丸也並沒有想要隱瞞,他看著藍染惣右介,臉上慢慢露出了一股陰鷙的笑容:“看起來似乎也沒必要瞞著你…你已經慢慢察覺到了吧,我和上原一族的關係…”


“是。”


藍染惣右介慢慢抬起頭來,慢悠悠地開口道:“趁著這段時間,看來我能有幸聽到一個數千年前的有趣故事…”


“嗬嗬嗬嗬…”


大蛇丸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有些神經質,他的手掌驟然握緊了桌子上的茶杯,沙啞的聲音有些陰森:“那就來聽聽這個故事,一個關於世界之王的故事…”


“幾千年以前…”


大蛇丸說到這裏的時候,微微皺起了眉頭,繼續道:“或許是更早的時間,整個世界還在循環的時候,甚至連虛也隻是靈子的一部分,隻是中間出現了一點偏差…


虛開始吞噬靈子。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這也就意味著世界的循環出現了差錯。


一旦虛一直吞噬下去的話,這個世界將會湮滅,所有靈子都會被虛吞噬,淪為一頭恐怖的大虛,直至整個世界陷入寂滅。


而就在這個時候,這個世界終於出現了他們的創世主,一個名為靈王的神明運用滅卻之力消滅了虛…”


“靈王……”


藍染惣右介的眉頭下意識地皺了起來。


因為藍染也非常想要知道這個所謂的靈王究竟是為何物,隻是知道靈王神秘莫測卻根本沒有見識過…


然而藍染惣右介卻知道靈王宮的存在!


想要進入靈王宮唯有需要王鍵,不巧的是,藍染最近剛好也在研究關於王鍵的製作辦法…


“嗬嗬嗬嗬…”


大蛇丸的眼神微微擰緊,露出了一抹詭異陰森的笑容:“對於屍魂界來說,靈王的存在的確是至高無上的神明…隻是對於我們來說,它隻是一個實驗品而已!”


“實驗品?”


藍染惣右介眼神中的驚訝一閃即逝。


大蛇丸注視著藍染惣右介,輕笑著開口道:“嗬嗬嗬嗬…不用這麽驚訝,現在的零番隊不也是在拿靈王當作實驗品嗎?”


說到這裏的時候,大蛇丸話鋒一轉不再提及零番隊的話題,重新提起了過去:“在數千年以前,屍魂界慢慢形成的時候,那個時代堪稱是群星璀璨,即使是我也隻不過是寂寂無名的小卒…”


“這可一點也不像…”


藍染惣右介忍不住輕笑了一聲:“即使是過了數千年,大蛇丸先生在屍魂界依然是鼎鼎有名呢!單單隻是穢土轉生…”


“你也以為穢土轉生之術是我研究出來的嗎?”


大蛇丸的嘴角忽然閃過了一抹詭異的笑容,仿佛在看什麽可笑的事:“不,或者這麽說也不算錯…其實真正研究過穢土轉生之術的,應該隻有三個人…”


“三個?”


“不錯。”


大蛇丸注視著藍染惣右介,又看了一眼藍染惣右介身邊的市丸銀,輕笑著開口道:“我和藥師兜都隻不過是完善了這門術式…而第一個研究出穢土轉生的人…正是投靠了上原一族的千手扉間…隻是他研究了一半就因為上原的命令丟棄了…”


“上原一族的第一代家主?”


藍染惣右介微微挑起了眉毛。


因為屍魂界的秘辛之中提到過,第一代上原一族的家主名為上原,也是大蛇丸的至交好友。


“你也以為他是我的朋友,對吧?”


大蛇丸說到這裏的時候,忍不住冷笑了起來:“曾經我也的確把那家夥當作朋友看待的,但是他一次又一次辜負了我的信任…”


大蛇丸慢慢咬了咬牙,臉上閃過了一抹怒意:“每當你想要信任他的時候,他都會堂而皇之地背棄你…”


這些話…


都是大蛇丸的真實想法。


“所以…”


藍染惣右介的鏡片中閃過了一道亮光,他低聲仿佛惡魔地蠱惑一般開口道:“你們決裂了,大蛇丸先生和上原一族也成為了想要將彼此置於死地的宿敵…”


“沒錯…”


大蛇丸的嘴角重新勾起了笑容,看著麵前的藍染惣右介,仿佛是在看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樣:“正如我想要將上原一族覆滅一般…整個上原一族也一直在暗中追殺我。”


大蛇丸轉頭看了一眼黑暗中的大虛之森,冷聲開口道:“原本我們之間合作得還算愉快,然而當我想要研究靈王,讓我們都能成為真正的神,成為統禦整個屍魂界至高無上的神!”


“研究靈王…成為神麽…”


藍染惣右介的眼神微微眯了起來。


首先,大蛇丸說的肯定有假話,藍染惣右介自己都不相信大蛇丸會把成為神的機會與其他人分享,因為藍染自己也不會把能夠成為神的機會分享給別人。


不過他們的關鍵點不在這裏。


兩個人的關注點都是怎麽通過靈王成為神…


“沒錯。”


大蛇丸的臉上閃過了一抹瘋狂,冷聲開口道:“隻要…得到了靈王,就能得到這個世界上最龐大的靈子聚合體…”


大蛇丸的話似乎隱瞞了一部分。


他刻意隱瞞了如何通過靈王成為神的一部分。


這是最關鍵的一部分,也是讓藍染惣右介最為關注的,隻不過藍染惣右介自己也找到了辦法,他也非常清楚大蛇丸這家夥不會輕而易舉泄露出來這些事…


而且藍染惣右介也知道了大蛇丸的目的,這家夥想要和他合作的目的,應當是為了獲取靈王…


藍染惣右介沉默了一秒鍾,忽然開口轉移了話題:“這麽說起來的話,靈王也是大蛇丸先生和初代上原家主分裂的源頭了…”


“嗬嗬嗬嗬…當然。”


大蛇丸轉頭看著藍染惣右介,冷笑道:“上原假仁假義地聲稱靈王是維持世界穩定的源頭,吞下了我的所有試驗成果,並且派出了麾下的十三死侍以涉嫌違禁實驗追殺我,迫不得已之下,我隻能孤身逃出了屍魂界躲入虛圈…”


大蛇丸慢慢握住了自己的手掌,臉上閃過一抹陰狠:“時至今日,十三死侍還在追查著我的下落,那群上原的走狗還在執行著他的命令,想要置我於死地…”


這一刻…


他仿佛真的是被上原背叛了的老朋友一樣!


藍染惣右介慢慢消化著自己得到的一部分真相,點了點頭道:“的確,否則的話,大蛇丸先生或許會比我更早一步成為虛圈之主…”


當然,說句實話。


藍染惣右介其實更相信那個叫上原的人。


因為藍染惣右介見識過上原奈落這個上原一族的現任家主,一個生性天真純良的小家夥,看起來除了有著超高的天分和強悍的靈壓之外,其他的簡直一無是處…


然而這樣的人…


也一定會得到更多人的信任和追隨。


藍染惣右介更願意相信那位初代上原家主說的是真的,如果殺掉靈王的話,說不定真有可能會讓世界毀滅什麽的。


不過…


藍染惣右介也不關心這個問題。


對於這個世界什麽的,毀掉也就毀掉吧…


藍染惣右介更關注的是另外一個問題,他慢慢抬起頭來看著大蛇丸平靜地開口道:“為了重新回到屍魂界得到靈王,為了摧毀上原一族,大蛇丸先生一直在暗中尋找著能夠合適的人手…”


“嗬嗬嗬嗬…沒錯。”


大蛇丸輕笑著點了點頭,臉上閃過了一抹讚許:“藍染惣右介,當我見到你征服虛圈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想要的人來了…”


“是嗎?”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容,伸手拿過了旁邊東仙要一直抱在身上的箱子,慢慢放在了大蛇丸的麵前。


藍染惣右介慢慢打開了箱子,看著箱子裏的一堆堆蛇蛻,仿佛在看著什麽寶物一般,微笑著開口道:“不,應該說更早一些吧…大約在幾百年前或者更早的時候…”


藍染惣右介看著大蛇丸,輕笑道:“因為時間再早一些的話,我的靈壓根本不足以發現大蛇丸先生派出你的寵物監視我的痕跡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