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曉的小隊分配!
loading...

赤砂之蠍真是個引戰高手。


雖說不得不承認他的本體長得的確很帥,但是現在他可是披著一個醜陋的緋流琥啊,這不也侮辱他自己的審美嗎!


桃地再不斬登時暴怒,抓著斬首大刀怒視著赤砂之蠍:“混蛋,你說什麽!”


赤砂之蠍冷笑道:“我說你們長得太醜…”


“蠍!”


站在外道魔像手指上的佩恩高聲打斷了赤砂之蠍的話,他冷聲繼續道:“每個成員都必須有自己的搭檔,這不是你能拒絕的事!”


“……”


赤砂之蠍聽到佩恩的話,不再言語。


“哼哼哼…”


絕在旁邊陰惻惻地開口道:“如果蠍實在不願意的話也無所謂,我也發現了一個適合做他搭檔的新人。”


這段時間裏,絕並沒有閑著。


即使曉組織開除了宇智波帶土這麽大的事,也不會影響到絕的敬業程度。


為了能夠實現月之眼計劃,曉必須補充足夠多的人手,因此絕也一直想辦法挖掘實力強大的忍者。


恰好,絕在岩隱村還真發現了一個被驅逐出來的天才忍者,除了性格有些暴躁,但是實力是真的強大。


“那就等分配好隊伍之後,就派一隊成員和蠍走一趟吧!”


佩恩點頭同意了絕的建議,又看向了上原奈落:“上原,向大家介紹一下新人吧!”


“好。”


上原奈落阻止了暴躁的桃地再不斬,輕聲道:“這位是霧隱村的忍刀七人眾桃地再不斬,現任斬首大刀的持有者,上一任斬首大刀的持有者就是鼬先生的搭檔枇杷十藏前輩。”


聽到枇杷十藏的名字之後,宇智波鼬的目光緩緩抬起,看向了桃地再不斬手中的斬首大刀,又重新垂下了頭。


單單隻是斬首大刀的持有者和殺死四代水影之人這兩個身份,宇智波鼬就不怎麽排斥再不斬成為他的搭檔了。


畢竟上一任斬首大刀的持有者枇杷十藏,犧牲了自己,救了他的性命。


上原奈落伸出手指,指了指身後的鬼燈滿月,輕聲繼續道:“這位是鬼燈滿月,今年十三歲就成為了霧隱村的忍刀七人眾,他和鼬先生一樣是個罕見的天才忍者…”


說完之後,上原奈落有些惡趣味地笑了出來:“有意思的是,霧隱村的豪門鬼燈一族也隻剩下了兩個族人,滿月倒是也有一個弟弟,對他恨之入骨…”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哦?”


在場的眾人頓時有了興趣。


角都更是毫不忌諱地開口問道:“這個叫鬼燈滿月的小鬼,也殺掉了他的全族嗎?”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道:“這倒不是,鬼燈一族的消亡是因為四代水影矢倉的迫害。”


佩恩提出了一個自己最關心的問題:“上原,你能確定他不會是霧隱村的間諜麽?”


“不會。”


上原奈落看了鬼燈滿月一眼,待看到鬼燈滿月點了點頭之後,上原輕笑著開口道:“滿月最想要的是複興鬼燈一族,等到他的親弟弟長大之後,他會利用弟弟對他的仇恨,自己成為弟弟成長路上的磨刀石…”


說著這些話的時候,上原打量著眾人的神色,輕聲繼續道:“這個秘密足以讓他不敢背叛我們,而且我想諸位前輩不會傷害鬼燈水月,而且不願意錯過一場兄弟相殘的好戲吧?”


“哼,有趣。”


角都抱著自己的手臂點了點頭。


其他人也紛紛頷首,這些人可不會對一個沒落的忍族複興故事有什麽興趣。


倘若將來有一天遇到了鬼燈水月,他們也不會選擇痛下殺手。


兄弟相殘的戲…


還是很值得一看的。


唯獨宇智波鼬的表情微微變色,隨即就恢複了正常。


如果可以的話,宇智波鼬現在很想罵人,為什麽聽起來那個鬼燈滿月的故事和他想要做的有點兒像?


很快也有人發現了這個問題。


小南走了過來,看著宇智波鼬開口道:“我怎麽覺得這個新人的故事和宇智波鼬的故事有些相似?”


“鼬不一樣。”


絕連忙搖了搖頭,代替宇智波鼬開口解釋道:“他可是親手殺死了自己的所有族人!”


“……”


宇智波鼬有些擔心被拆穿,伸出手掌撫摸著自己的眼眶,沉聲道:“我和這位鬼燈先生可不一樣,我隻是等我的弟弟長大之後,用他的生命來檢驗一下我的力量。”


鬼燈滿月原本對宇智波鼬還有些好感,此時聽到他的話之後,頓時一臉不滿:“竟然還有人會想要殺死自己的弟弟嗎?”


媽的,這個異端!


弟弟那種可愛的生物,他竟然想殺掉!


“我們的想法不一樣很正常…”


宇智波鼬冷冷地抬起頭,猩紅的眼睛注視著鬼燈滿月道:“我更期許於自己能夠擁有更強大的力量,為此即使讓我付出擁有的一切也在所不惜。”


上原奈落:“……”


差不多意思意思就行了,宇智波鼬這人怎麽還演上了?


要是將來有一天,真有人殺了宇智波佐助,你這家夥還不拚了命滅人滿門?


鬼燈滿月嫌棄地看了一眼宇智波鼬,沉聲道:“我可不想和這種人組隊!”


“剛好我也不願意。”


宇智波鼬垂下了頭,隱藏了自己的眼神。


從內心裏的真實情感,宇智波鼬其實還真的比較青睞鬼燈滿月作為他的搭檔,兩個弟控在一起肯定有很多共同語言。


然而宇智波鼬又擔心相處久了,鬼燈滿月發現他的秘密。


畢竟大家都是弟控,哪怕是看著弟弟的一個眼神,或許就會暴露他的真實態度。


正當上原奈落想要介紹幹柿鬼鮫的時候,絕忽然開口插了一句話進來:“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讓幹柿鬼鮫去做宇智波鼬的搭檔吧?”


這是它和帶土的目的。


一定要想辦法讓幹柿鬼鮫和宇智波鼬組成一隊,從而讓幹柿鬼鮫監視宇智波鼬的一舉一動。


上原奈落詫異地看了一眼絕,輕聲道:“鬼鮫先生原本是宇智波帶土那個叛徒為宇智波鼬尋找的隊友,我對於他的忠誠倒是有些懷疑,因此我想建議他先和我一起做一段時間的實習生…”


如果黑絕這家夥還堅持鬼鮫和宇智波鼬搭檔的話,那他就選擇同意。


“鬼鮫是我為曉尋找的新人。”


絕連忙打斷了上原奈落的話,沉聲道:“宇智波帶土肯定也騙了鬼鮫,現在幹柿鬼鮫絕對不會再想見到宇智波帶土那個人了吧?”


“沒錯!”


幹柿鬼鮫露出了自己的滿口鯊齒,輕笑著開口道:“如果下次遇到那個戴麵具的家夥,我會讓他知道欺騙我的代價!”


“……”


上原奈落沉默了一會兒,抬起頭看向了佩恩,出聲建議道:“那就依照絕前輩的意思,直接安排再不斬先生和鬼燈滿月一隊,幹柿鬼鮫先生和宇智波鼬一隊麽?”


“可以。”


佩恩也不在意,又看了一眼上原身後的輝夜君麻呂和白,輕聲道:“上原,至於你帶來的兩個小鬼…”


小南的手掌搭在了上原奈落的肩膀上,開口提議:“看起來這兩個小鬼也沒有什麽戰力,就讓他們暫時跟著奈落一起行動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