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大虛之森崩潰計劃!
loading...

雙方的交談似乎並沒什麽異常。


在他們雙方約定好以後,妮莉艾露將邀請函遞給了藍染惣右介,深深地看了一眼這個滿臉溫柔的男人,低聲道:“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我們先回去向大蛇丸大人複命了。”


“那麽,我們在約定之期再見。”


藍染惣右介慢慢注視著妮莉艾露和葛力姆喬離開,那張看起來顯得溫文爾雅的臉上重新掛上了神秘的笑容。


虛夜宮內。


在妮莉艾露和葛力姆喬離開以後,市丸銀眯著眼睛微笑著開口道:“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那個叫葛力姆喬的…似乎從靈壓上看隻是一個亞丘卡斯級大虛吧?”


“嗯。”


烏爾奇奧拉慢慢點了點頭,看向了藍染惣右介,輕聲開口道:“理論上來說,亞丘卡斯應該不存在自然破麵的可能…或許這就是那位大蛇丸先生研究的結果嗎?”


“等我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麽…”


藍染惣右介慢慢重新踱步走回了自己的王座,輕笑著開口道:“或許很快你們就會有更多的同伴了…真是沒想到,他們所在的位置竟然是地底的大虛之森…”


藍染惣右介說到這裏的時候,又自顧自地解釋了一句:“如果這位大蛇丸前輩一直以來被上原一族追殺的話,似乎也隻有地底之下複雜的大虛之森能讓他藏身了…”


藍染惣右介伸出手掌扶著自己的臉頰,微笑著繼續道:“那我們好好準備一下吧,那位傳說中的大人物剛剛想要向我們展示一下他的能力,如果我們不對他做出一些回應的話,未免會讓他太看輕了…”


“藍染大人的意思…”


烏爾奇奧拉思考了一會兒,慢慢抬起頭看著藍染惣右介開口道:“…我們和那位大蛇丸進行一場戰爭嗎?”


“戰爭…未免說起來有些嚴重了。”


藍染惣右介的手指動了動,輕笑著開口道:“隻是一天就能解決的麻煩,不夠資格稱得上是一場戰爭吧?


雖說還沒有真正接觸到他之前,我也不確定到底是誰能夠解決掉誰,但是天之王座的狹窄隻能容納一個人的位置…”


“看起來會有一場好戲了呢…”


市丸銀輕笑了一聲,繼續道:“一場徹底崩潰虛圈地底的好戲…不如…就叫大虛之森崩潰計劃怎麽樣?”


“很好。”


藍染惣右介微笑著點了點頭。


單單從名字上來聽的話,這個名字的確符合他的心意。


地底之下的大虛之森是藍染惣右介從來都沒有在意過的地盤,他認為那些躲在地下仿佛陰溝裏老鼠一樣逃避的大虛,從來都不值得他去在意。


隻是沒想到…


大虛之森竟然藏著一條大蛇!


當然,藍染惣右介更加沒有想到是,他和市丸銀、烏爾奇奧拉在虛夜宮商議過的大虛之森崩潰計劃,還沒過多長時間就送到了大蛇丸的手中。


這份計劃…


單單隻是名字就讓大蛇丸的表情有些複雜起來,其中的內容更是讓大蛇丸的表情變得越來越詭異。


這到底什麽情況?


藥師兜那家夥是不是和他的弟子市丸銀說的事情有點多?


如果這份大虛之森崩潰計劃不是市丸銀在旁邊做出來的,大蛇丸當場把這份寫著情報的卷軸吞進自己肚子裏!


大虛之森崩潰計劃。


嚴格意義上來說,這份計劃的目的是在這次大虛考核過程中,尋找機會刺殺或者征服大蛇丸,從而借機收編大蛇丸的所有部下。


說實話…


這份計劃非常冒險。


藍染惣右介卻絲毫不在意這份計劃的危險性。


認真說起來的話,這份冒險的計劃其實也很安全,因為絕對不會有人能夠想得到藍染惣右介竟然隻率領區區幾個死神和破麵,就敢去進攻大蛇丸和他麾下的破麵軍團!


因此…


成功率其實並不低。


如果這份計劃沒有抵達大蛇丸手中的話…


依照藍染惣右介和市丸銀等人製造的計劃,他們將會在大虛之森進行考核的時候,對大虛之森真正的統領大蛇丸發起突襲…


當然。


最主要的目的不是殺掉大蛇丸。


如果大蛇丸的力量不夠強悍的話,藍染惣右介就會直接動手,以一己之力迫降整個大虛之森!


如果藍染惣右介發現大蛇丸十分危險的話…那麽他們將會采取另外一種方案。


由市丸銀構造出來一個強悍的封印結界,創造出來一個任何人不得幹涉,能讓大蛇丸和藍染惣右介單獨進行戰鬥的場地…


這一點…


藍染惣右介相信自己能夠獲勝。


而且不論是烏爾奇奧拉還是市丸銀都不認為藍染惣右介會敗在大蛇丸的手中,他們對藍染惣右介很有信心。


如果失敗的話,也證明藍染沒有成為神的資格!


如果能夠獲勝的話…


藍染惣右介能輕而易舉地控製住局麵,接替大蛇丸成為那些破麵大虛的首領,統治整個虛圈!


說實話,這份計劃聽起來有點兒粗糙,簡直就像是大蛇丸曾經木葉崩潰計劃的翻版,甚至看起來還有所不如…


當然畢竟時間緊急。


藍染惣右介也必須考慮到一個問題。


如果不盡快處理掉虛圈隱匿的大蛇丸,誰知道大蛇丸這家夥會不會在屍魂界布下什麽棋子把他坑掉…


虛圈的事…


藍染惣右介還不想讓更多人知道。


大蛇丸這個人和他麾下的破麵軍團,藍染惣右介對於這些勢在必得,他需要大蛇丸口中的秘密,也需要大蛇丸製造破麵的技術!


大蛇丸的基地。


大蛇丸看完了這份大虛之森崩潰計劃。


妮莉艾露看著大蛇丸臉上詭異的表情,忍不住輕聲開口詢問道:“大蛇丸大人,烏爾奇奧拉傳來的情報…有什麽問題嗎?”


“沒有問題。”


大蛇丸搖了搖頭,慢慢放下了手中的大虛之森崩潰計劃,嘴角咧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輕笑著開口道:“隻是想起了一些過去的事,真是值得懷念啊…”


“讓大蛇丸懷念的事嗎?”


妮莉艾露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詫異。


作為大蛇丸一手養育成長的破麵大虛,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大蛇丸這個男人有過這種神色,大蛇丸就像是一個永遠不會出錯的工具一樣…


不,不對。


應該說是一個永遠都沒有感情的男人。


在大蛇丸的眼中,永遠隻向往知識和實驗。


“是啊…”


大蛇丸慢慢點了點頭,笑容漸漸變得越來越古怪:“真是懷念啊,那個大家都很單純的時代…”


“單純…”


妮莉艾露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這個詞語似乎不應該出現在大蛇丸的嘴裏,因為一點也不符合他的身份…


不管怎麽想,單純都和大蛇丸不沾邊吧!


當然…


大蛇丸所謂的單純…


指的是當年所有人都認為上原奈落隻是小角色的時候,了不起也頂多是有一點實力,誰知道這家夥竟然是一個隱藏在幕後操控著世界的怪物…


現在…


上原奈落又變得和過去一樣。


不,上原奈落變得比起過去更甚!


現在的上原奈落已經開始直接創造起了屬於他自己操控的曆史,並且掩埋了這些被時間磨滅的真相…


真是想看看啊…


當其他人以為自己發現了曆史真相,並且為真相所震驚的時候,真相背後隱藏的真實故事才剛剛浮出水麵。


“讓我來看看吧…”


大蛇丸從自己書桌上拿出了一張相框,微笑著看著相框的少年人影:“惣右介,從小就一直被上原奈落重視並且培養出來的你,會不會有機會逃脫他的掌控呢…”


是的。


大蛇丸這裏有著藍染惣右介的所有資料。


自從藍染惣右介這個名字出現在上原一族的視線之中,他的身邊就一直存在著監控他的人…


上原一族的監視者源源不斷地將所有關於藍染惣右介的資料傳遞給了在屍魂界的大蛇丸,讓大蛇丸知道自己未來要麵對的…究竟是個什麽樣的人物!


直到藍染惣右介覺醒出了強悍的靈壓…


那個時候上原一族為了不引起藍染惣右介的警惕才撤去了對藍染的監控,然而他們很快又安排市丸銀投入了藍染惣右介的麾下!


誰也不明白上原奈落為什麽這麽做的目的…


直到藍染惣右介漸漸露出了自己黑暗的一麵,開始為了登上至高無上的神座而攝取力量,一步步地用陰謀攪動著屍魂界的風雲…


這個時候…


才有人意識到…


上原奈落或許在培養自己的對手。


因為他們兩個人之間實在是太像了!


如果初時不注意的話,每個人都會下意識地把藍染惣右介當作一個普通的小人物,隻有真正了解藍染惣右介的人,才會知道這個人表麵的陽光下,到底隱藏著何等深沉的心思…


數十年前的死神虛化一案,明明是罪魁禍首的藍染惣右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利用屍魂界的規則和人心,將浦原喜助和一群破麵死神傾覆。


藍染惣右介對於人性的掌控…


正如上原奈落對於感情的操控一般!


兩個人在某些方麵實在是太過相像,以至於讓人不得不懷疑上原奈落到底是想要培養出自己的新部下,還是想要為自己培養出一個合適的對手…


大蛇丸慢慢放下了手中的相框,勾起了自己的嘴角:“如果一切命運都是他的安排,你還會有超越他的希望和信心嗎?”


說到這裏的時候,大蛇丸慢慢仰起頭,看向了自己儲存資料的房間,心裏慢慢升起一股震撼!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哪怕是他…


都會不由自主地為這些資料感動恐懼!


整個三個高至房頂的書架,仿佛是圖書館一般密密麻麻地擺放著一個個檔案袋,裏麵清晰地記載了藍染惣右介曾經的一舉一動!


從他第一次上課…


從他第一次知道靈壓的使用辦法…


從他第一次掌握鬼道破道能力的喜悅…


從他第一次認識到天才的寂寞…


從他第一次覺醒斬魄刀始解後的隱匿舉動…


從他第一次開始真正為了登臨天之王座而涉手了黑暗…


在藍染惣右介每一個時刻,甚至他在其他每個人的麵前如何隱藏自己的情緒。


在遇到開心的事,藍染惣右介會隱藏自己喜悅的時候,會如何通過一些小動作或者微表情漏出來他內心的成就感…


在遇到什麽棘手情況下,藍染惣右介又會有什麽微小的表情來顯示他的心裏很有自信,或者他會選擇放手一搏…


這些資料…


全部都在這間房間。


自從藍染惣右介的名字出現在上原奈落麵前以後,他的所有情報訊息都會被一點點地送到這裏!


閑暇時候。


大蛇丸除了研究自己的實驗,就是研究如何對付藍染惣右介,為了這一天的到來他不知準備了多長時間…


說句實話…


在這座書山一般的資料庫麵前,大蛇丸根本不認為藍染惣右介能逃脫上原奈落的操控,藍染做的一切最後都會做他人嫁衣。


哪怕大蛇丸其實很看好藍染的能力和手腕…


然而在準備充分的上原奈落麵前,藍染怎麽可能有機會逃脫,即使他能夠逃脫,也不可能會有超越上原奈落的力量吧?


除非…


是上原奈落一直在尋找的崩玉。


正當大蛇丸還在慢慢翻看著藍染惣右介最近資料的時候,藍染惣右介靜靜地坐在虛夜宮內屬於自己的房間內。


任何人都不能打擾他。


甚至烏爾奇奧拉親自守在房間之外。


因為藍染惣右介也在翻看著一份資料。


不,或者說,他在翻看著自己過去珍藏的東西,那是一份從來不為外人所知,一直被他默默收藏起來的東西。


一個箱子。


藍染惣右介的麵前是一個看起來古怪的箱子,這個箱子年代十分久遠,上麵甚至還加著封印結界。


藍染惣右介伸出了自己的手指,一點點地用自己的辦法破開了封印結界,臉上露出了一抹懷念般的微笑。


“說起來的話…”


藍染惣右介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打開了箱子,低頭望著箱子裏的東西,他臉上的笑容漸漸變得越來越深,也變得越來越詭異:“大蛇丸先生,你就是我人生的第一個觀眾嗎?”


箱子裏。


疊著密密麻麻的蛇蛻!


讓人看得不由自主地有些頭皮發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