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偷襲者!翠綠色的虛閃!
loading...

護廷十三隊的生活挺有趣的。


作為第五番隊副隊長的上原奈落也隨從藍染參加了幾次會議,因為他的身份額外收獲了不少矚目的目光。


這一段時期內,護廷十三隊內增添不少新的成員,因此也發生了一些人事變動。


首先,市丸銀成為了第三番隊隊長;其次,朽木白哉進入了第六番隊,並且繼任了隊長的職位。


相比較起來的話…


上原奈落這個比起朽木白哉身份更為重要的豪門家主隻是做一個副隊長就顯得就有點兒不太合適了,這也是一個讓山本元柳齋重國分外頭疼的問題。


除此以外…


第十番隊也進入了一個新人。


日番穀冬獅郎,一個天生靈壓就十分強大的新人。


護廷十三隊總隊會議室。


護廷十三隊總隊長山本元柳齋重國打量了一圈在場的所有隊長和副隊長,慢悠悠地垂下了頭,閉上了自己的眼睛,沉聲開口道:“最近有發現,虛最近變得越來越活躍了…不論是現世還是屍魂界,越來越多的虛開始現身…”


“好像是這樣呢…”


第八番隊現任隊長京樂春水坐在會議桌上的左一席位,慢悠悠地開口道:“應該就是在近期內,大約不超過五十年的時間吧,虛變得越來越活躍了,尤其是最近更為活躍…”


這位第八番隊的現任隊長京樂春水似乎生性有些懶散,說起話來的時候也仿佛是什麽事也不放在心上。


京樂春水這個性格…


懶散得有點兒像海賊世界的黃猿大將。


真是難以想象,護廷十三隊竟然會讓這麽一位隊長負責情報工作,這樣的隊長不是太耽誤事了麽?


相比較前任隊長藥師兜,京樂春水接手第八番隊以後,整個番隊的情報工作幾乎是以肉眼可見地速度墮落了下去,短短兩百多年的時間裏已經在護廷十三隊淪為鹹魚小隊了…


畢竟不是誰都是藥師兜。


不是誰都像忍者出身的藥師兜一樣重視情報工作。


目前為止,第八番隊的情報工作幾乎全靠藥師兜之前擔任隊長時留下來的底子,京樂春水感覺做得有點兒力不從心。


隻不過作為隊長…


京樂春水的戰力絕對是足夠了。


而且他也是山本元柳齋重國的弟子之一。


“春水。”


山本元柳齋重國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有些不悅地看著這個弟子,甕聲開口道:“沒有更詳細的情報嗎?你的情報分析呢?”


“不是都放在你桌子上了嗎?”


京樂春水扶著自己頭上的鬥笠抬起了頭,慢悠悠地開口道:“隻是一些虛的活躍而已,看起來並沒有什麽變化,都已經被解決掉了…不需要刻意去分析這些東西吧?”


“……”


山本重國隻能無奈地搖了搖頭。


這一刻,老頭子又有點兒想念進入零番隊的藥師兜了。


畢竟藥師兜在任的時候,非但會給他足夠的情報,還會給他情報分析以及相對應的策略。


在藥師兜在任的時間裏,死神和虛之間的戰鬥沒有落過什麽下風,每一個棘手的虛都會被特別標注,製作成為一種小冊子,發放到死神的手中。


原本藥師兜還搞出了一些通緝令,號召現世和屍魂界擁有著強大靈力的人一起圍剿這些棘手的虛…


那段時間…


屍魂界和現世真是和平啊!


護廷十三隊的損失也是有史以來的最低點。


可惜的是,藥師兜後來進入了零番隊,再後來又發生了死神圍剿滅卻師事件,通緝令之類的東西就再也無用了。


“我這邊倒是遇到了一些麻煩家夥…”


第十番隊隊長誌波一心靠在自己的椅子上,臉上難得露出了一抹正色:“最近出現的虛靈壓變得越來越強了,感覺就像是…它們仿佛在進化一樣…”


“它們不是一直在進化嗎?”


第十二番隊隊長涅繭利勾著自己的嘴角,輕笑著開口道:“數千年的時候,資料裏顯示虛和亡魂沒什麽區別…後來卻出現越來越多的虛,慢慢也被我們分為了等級…”


“這種感覺不太一樣…”


誌波一心搖了搖頭,一改往日的不正經,滿臉正色道:“再這樣下去的話,感覺遲早會出現顛覆我們認知的虛…”


“那就殺掉它們好了。”


第十一番隊隊長更木劍八咧嘴露出了一抹冷笑:“現在它們的力量還是太弱了!最好能變得再強一點兒!”


“阿劍!”


草鹿八千流搭在了更木劍八的肩膀上,笑嘻嘻地開口道:“不要總是這麽暴躁啊!這裏有很可愛的人呢!”


說到這裏的時候,草鹿八千流的目光落在了上原奈落的身上,衝著他招了招手:“兜院長告訴我們,等你加入了護廷十三隊,讓我們好好招待你哦!”


這個照顧…


感覺不太像是正經的照顧啊!


“喂…”


更木劍八順著草鹿八千流的目光看向了上原奈落,冷笑了一聲道:“八千流,別對這位說出這麽讓人誤會的話…兜那個家夥不值得相信…不過我確實欠那家夥不少人情…”


“咳咳咳…”


山本元柳齋重國打斷了他們之間的交流,低聲道:“不要說題外話,說起正經事吧!即日起,所有番隊務必加強巡視,中央四十六室已經對死神的損失十分不滿了…”


是的。


死神的損失越來越大。


而能夠補充進入護廷十三隊的死神卻越來越少,因為有一個家族也在招攬著瀞靈廷內的死神。


事實上倒是有個不錯的辦法能快速補充死神的數量,那就是想辦法讓上原一族的死神們直接加入護廷十三隊,然而那相當於是被上原一族鳩占鵲巢…


不管怎麽說。


虛的入侵越來越頻繁了。


在場隻有兩個人知道為什麽會發生這種情況,因為如今的虛圈之主藍染惣右介需要用他自己暗中改造過的試驗品虛來進行試驗,順便也是搜尋浦原喜助的下落…


至於上原奈落…


因為虛圈的動向根本瞞不過他啊!


這種事也沒必要放在心上,唯一有些麻煩的是,由於虛的入侵頻繁,即使是看起來有些佛係的第五番隊,也不得不開始麵對死神的生活最重要的一部分…


那就是死神和虛之間的戰爭!


一場永遠也不會停止的戰爭!


屍魂界的荒蕪之地。


數百頭虛突破了空間界壁進入了屍魂界,嘶吼著想要朝著中央之地的瀞靈廷和流魂街入侵!


恰好一直負責巡邏的第十番隊立刻陷入了苦戰之中,再加上這群虛中並不缺少大虛,他們不得不向瀞靈廷內求援。


第五番隊自然也被派來支援。


藍染惣右介和上原奈落率領著第五番隊趕來支援,這場戰鬥在兩個演員地帶領下打得實在有些艱難。


畢竟…


上原奈落可是不殺之死神。


上原奈落揮舞著自己的斬魄刀擊退了一群長得猙獰的虛,飛快地探出了自己的指尖,開始吟唱起來:“自我毀滅吧隆達尼尼的黑犬,一閱之下,徹底燒盡,割斷自己的喉嚨吧!縛道之九,崩輪!”


一道道靈子化作的金光從上原奈落的指尖飛射而出!


這些金色的靈子在觸碰到在這群虛的刹那瞬間化為金色的繩子,將這群虛直接束縛了起來!


倘若刨除上原奈落還需要吟唱這一點,他對於鬼道能力的造詣似乎並不弱,尤其是縛道之九在他的手中仿佛被玩出了花一樣。


可惜的是…


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場,對付虛這種怪物,最直接的辦法應該是斬斷它們頭上的麵具!


盡管他輕鬆控製住了一群怪物,然而這位第五番隊的新人在戰場上依舊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吼!”


一群虛看著上原奈落憤怒地嘶吼著!


這群虛拚命想要掙開金色繩子的束縛,仿佛想立刻把上原奈落撕成碎片,然而崩輪的束縛力量遠遠超過它們的靈壓,這群怪物隻能用吼聲宣泄自己的怒氣!


“讓開!”


一個白發的矮小身影越過了上原奈落,揮舞著手中的斬魄刀接連不斷地斬出,將一個個被束縛起來的虛一分為二!


這個身影看起來就像是未長大的少年一樣…


然而這個家夥戰鬥的氣勢和身上暴躁的靈壓卻比許多死神還要強橫,甚至動起手來也顯得淩厲異常!


一群死神驚訝地望著那個矮小的身影,不自覺地呢喃出了那個白發少年的名字:“那是…第十番隊的新人…日番穀冬獅郎!”


這個前不久才加入第十番隊的新人…


就已經表現出了成為隊長級死神的潛質,不,或者說他已經擁有了與隊長級死神媲美的靈壓和力量!


相比較日番穀冬獅郎…


上原奈落這位第五番隊的新任副隊長明顯有些不太夠看,雖說他在戰場上的表現還不錯,卻未免顯得心慈手軟了一些。


“你是雛森的朋友吧?”


日番穀冬獅郎收起了自己的斬魄刀,轉頭看向了上原奈落,臉上閃過了一抹不耐煩:“真是不知道你是怎麽越過雛森成為死神學校的第一名…竟然會對虛這種怪物手下留情…”


“…抱歉。”


上原奈落的眸色微微暗沉,注視著眼前矮小的日番穀冬獅郎,平靜地開口道:“它們也是靈魂…值得救贖的靈魂。”


“別送命了就好。”


日番穀冬獅郎握著自己的斬魄刀回到了第十番隊的陣線,冷聲留下了最後一句話:“雛森聽說了你成為了第五番隊副隊長,可是越來越想去你們第五番隊呢!”


因為日番穀冬獅郎和雛森桃一起長大,他對於自己青梅竹馬的心思一清二楚,最近雛森桃想要進入第五番隊都快魔怔了…


敬佩的同期第一名上原奈落…


憧憬的紳士隊長藍染惣右介…


如今這兩個人全都在第五番隊之中,並且還分列正副隊長,雛森桃肯定是越來越想進入第五番隊了。


“……”


上原奈落陷入了沉默。


如果可以的話,真是想把日番穀冬獅郎說的【別送命了就好】這句話送給雛森桃啊!


第五番隊現在有著兩個影帝的存在…一個天真少女來第五番隊的話,這不是自己想要往虎口裏跳嗎!


尤其是…


這裏還是兩隻披著羊皮的老虎。


雛森桃以為自己會來到天堂般的第五番隊的時候,她根本不知道其實自己來到的是地獄,一個無限反轉的地獄…


這場戰役結束後。


上原奈落主動出手幫忙救治著傷員。


不得不說,這種事實在是很刷好感度,尤其是上原奈落對於靈力治療的應用,幾乎短短幾秒鍾就能讓一個死神重新生龍活虎,效率還要超過專門負責醫療的第四番隊成員。


第四番隊隊長卯之花烈有點兒疑惑,她在考慮要不要把上原奈落拉進第四番隊,感覺她這個隊長又一次後繼有人了…


傷員救治結束後。


上原奈落望著漸漸變得空曠的戰場,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掌,一張張紙花隨風而起,落在了戰場上每個虛消失的地方。


“這是…”


日番穀冬獅郎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誌波一心伸出了自己的手掌蓋在了日番穀冬獅郎的腦袋上,搖了搖頭輕聲感歎道:“啊,一個善良的小家夥,想要為那些空洞的靈魂祈禱吧!”


“為虛祈禱?”


日番穀冬獅郎的眉頭皺得更緊了,緊盯著上原奈落:“這家夥…怎麽感覺比雛森還要單純?”


“單純一點不是挺好的嗎?”


誌波一心望著上原奈落,嘻嘻哈哈地開口道:“從小被寵溺著長大的人,卻還保持著赤子之心哪…”


一群死神望著上原奈落祭奠祈禱的這一幕,有的死神在感歎上原奈落的單純,有的死神嘲諷他的愚蠢,有的死神對此不以為意…


這一次的戰役已經結束。


其他番隊的死神們開始成群結隊地離開了戰場,唯有第五番隊還依舊站在原地,望著上原奈落默默地為死神們斬殺的虛祈禱。


正當這個時候。


天空上的空間界壁撕開了一個裂縫,一個皮膚蒼白的青年站在了裂縫邊緣,這個青年長得異常古怪。


一頭短碎的頭發…


上麵戴著半個骸骨麵具…


這個青年的身材看起來有些單薄瘦弱,臉色也異常蒼白,碧綠色的眼睛下,掛著長長的淚溝。


然而…


他身上的靈壓卻異常強大!


這個詭異的青年隻做了三件事。


第一秒,蒼白皮膚的青年低頭看了一眼下方的上原奈落;第二秒,蒼白皮膚的青年又轉頭看了一眼藍染惣右介。


第三秒…


這個青年驟然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朝著地麵的上原奈落驟然發出了一記翠綠色的虛閃!


他的動作是如此之快…


以至於第五番隊的成員根本來不及反應過來!


甚至這群人還在思考著這個蒼白皮膚的青年到底是誰,這個青年就已經悍然對他們的成員下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