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市丸銀和藥師兜的過去
loading...
說句實在話…

上原奈落的破道九十九真的值得信任嗎?

如果是其他人見到上原奈落之前吟唱釋放六杖光牢的拙劣,估計會對這份封印卷軸不屑一顧,市丸銀這樣的人卻截然不同。

市丸銀的臉上微笑著收下了上原奈落交給他的封印卷軸,他相信上原奈落的力量,正如相信自己當初的選擇。

數十年前。

流魂街的巷尾角落裏。

少年市丸銀小心翼翼地擰開水杯,他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嘴角,還是將手中的水杯放在了自己的右手邊。

在市丸銀的右手邊,少女鬆本亂菊雙目無神地咬著一塊麵餅,她的臉上依舊還帶著剛才搶奪黑市商人的惶恐。

這就是他們這些流浪兒的生活,惶惶不可終日。

一般來說亡魂是不需要進食的,隻需要吸收屍魂界的靈子就能活下去,然而市丸銀和鬆本亂菊這些體內存在著較高靈力的亡魂,卻必須要通過進食才能活下去。

這是他們的幸運。

也是他們的不幸。

他們想要活下去的話,就必須不斷地攝取食物和水,這兩種東西在流魂街尤其珍貴,唯有豁出性命去搶奪…

最艱難的時候,他們甚至吃一些生芋頭,隻有這樣才能維持住身體的行動。

“我們就要這樣一直持續下去嗎?”

少女鬆本亂菊終於回過神來,她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麵餅,吞咽了一口口水,將剩下的大半麵餅遞給了市丸銀。

少女依舊十分饑餓。

甚至從她起伏的胸膛上就能看得出來她的不舍,然而手裏的麵餅或許是他們今天僅有的收獲了,不應該由她一個人獨享。

“嗬…不要太勉強啊…”

少年市丸銀輕笑了一聲,伸手接過了鬆本亂菊手中的麵餅,掰下來一小塊塞入了自己口中。

因為市丸銀知道少女的秉性。

現在不是他需要互相謙讓的時候。

少年市丸銀朝著少女的方向推了推水杯,眯著自己的眼睛微笑,自顧自地開始啃起了麵餅:“你先回家…我想自己出去走走。”

“…好。”

少女鬆本亂菊抱著水杯垂下了頭。

雖然市丸銀說讓她回家,但是他們哪裏還有什麽家呢,那裏隻不過是破落荒涼的木屋,隻有他們兩個人相依為命而已…

“多喝點水。”

少年市丸銀伸手想要揉了揉少女的橘色頭發。

隻是當他的手掌即將碰到少女頭發的時候,卻終究還是慢慢停了下來,自顧自地收了回去。

少年不再多說什麽。

有一件事,少年市丸銀並沒有告訴少女鬆本亂菊,他們今天最大的收獲其實並不是手裏的食物和水,而是偷聽到了一個對他來說非常重要的消息。

有人從黑市裏采購了大批食物和水。

明天,就會有人來向黑市進行一場交易。

少年市丸銀已經知道了他們會麵的地點,他要策劃一場對買家的襲擊,隻要在這場襲擊中能夠得到足夠的金錢,就能有機會讓他和鬆本亂菊有機會過上一段安穩的生活。

盡管市丸銀知道這批食物和水很多,買家一定派來很多人搬運,這也意味著危險程度會大大提高。

但是…

這或許是他僅有的機會。

讓鬆本亂菊能夠從此衣食無憂的機會。

深夜。

一座荒涼的倉庫裏。

一個長得粗獷的黑市商人帶著上百個強壯的手下,扛著大兜小包的食物和水出現在了倉庫,他的臉上滿是猙獰的笑容。

流魂街是沒有規則存在的。

這個黑市商人知道有人想要在他這裏大筆購置食物和水的時候,第一個念頭不是正當交易,而是想要試試能不能直接吃掉對方!

這名黑市商人糾集了自己所有的手下,包括幾個願意為他賣命的流浪遊魂,他們身上也存在著不淺的靈力,這樣的勢力在整個流魂街也堪稱強大了。

當然…

如果對方帶來的人足夠多和足夠強的話,那就安安穩穩地交易,還算得到了一個大客戶,不管怎麽算似乎都不虧。

月色漸漸變得明亮了起來。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一個戴著兜帽人影慢慢走進了這家倉庫。

黑市商人和一群手下疑惑地看向了來人,他們的表情隱隱有些困惑了起來,臉上盡是不解之色。

“一個人?”

“不可以嗎?”

來人慢慢摘下了自己的兜帽,露出了滿頭銀發和戴著眼鏡的臉,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古怪的笑容:“閣下似乎帶來的人有點多呢…這點貨物不值得帶這麽多人吧?”

“哈哈哈哈哈哈…確實不值得!”

黑市商人的臉上露出了瘋狂的大笑,他看著來人高聲道:“閣下一個人的話,也不像是來交易的樣子啊!”

說到這裏的時候,黑市商人猛地止住了自己的笑聲,他死死地盯著來人,沉聲道:“你這是什麽意思?我們可是把貨都帶來了,你的錢帶來了嗎?”

“當然…”

來人伸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鏡,隨手拿出了一封卷軸,從卷軸中取出了一箱子錢放在了地上,微笑著開口道:“按照我們的約定,這些錢應該足夠了吧?”

那箱錢裝得很滿。

不論是誰見到那箱錢的時候,眼神都會不自覺地落在上麵,這筆錢足以讓任何一個人在屍魂界過上數百年富足的生活。

“當然…足夠了!”

黑市商人眯著自己的眼角,開始思考他的買家到底是什麽身份,畢竟剛才那一手從封印卷軸中取錢的手段…

似乎是修煉過鬼道的死神。

然而不管怎麽想,他絕對不是護廷十三隊的人!

隻要不是護廷十三隊和瀞靈廷的人,那就沒有必要在乎這家夥到底是什麽人了,反正又不是得罪不起!

哪怕是瀞靈廷…

又不是沒有栽在流魂街的死神!

下一刻,隨著黑市商人打了個手勢,一群人蜂擁而上,將那個戴著眼鏡的銀發青年包圍在了其中,一個高大的男人直接揮刀將銀發青年的腦袋砍了下來…

一群得逞的人似乎也沒有想過,這個看起來應該有點兒手段的銀發青年,竟然就這麽容易被他們解決掉了?

這可真是…

讓人萬萬沒想到。

黑市商人也不在意,揮手讓自己的手下們帶著這些錢,重新裝上自己的貨物,打算離開這座交易的倉庫。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正當他們欣喜於這一趟行程的輕鬆時,一根根鋼絲崩解化為猶如利刃一般,轉眼間就斜斜地擦過了整個倉庫!

一群高大的人被刹那間當場分屍!

唯有幾個警惕的人躲過了這一次偷襲!

然而整個倉庫卻仿佛化為了暗器的戰場,被磨得鋒利的碎鐵、鋼針到處橫飛,讓這些人不住皺眉!

有人在暗處想要襲殺他們!

直到最終的時候,密密麻麻的暗器終於停了下來,一個少年的身影出現在了這座倉庫,他的手中捏著一根鋒利的鐵刺。

下一刻…

少年市丸銀揮舞著手中的鐵刺衝了上去,倉庫裏的哀嚎聲和慘叫聲不絕於耳,血液在月色下飄飛如同紅練一般!

正是他在暗中策劃著這一切!

在黑市商人打算黑吃黑的時候,他就仔細查過了黑市商人的手下,計算過自己成功的概率!

良久過後。

倉庫裏終於安靜了下來。

正當少年市丸銀檢查自己的戰利品,思念著在家中等待他的鬆本亂菊時,一陣掌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

少年市丸銀的臉上閃過了一抹驚色。

隻是當他回過頭的時候,卻看到了先前早就應該已經死去的銀發青年,讓他臉上的驚訝更添了幾分。

不,這才是正常的。

這樣的人怎麽可能會被輕易殺掉呢?

市丸銀回過頭去,看了一眼銀發青年被殺的地方,那裏不知何時變成了一個木樁。

這樣的人…

太詭異了!

市丸銀的大腦立刻開始思考自己的勝算以及這一切發生的事,他慢慢轉過頭看向了銀發青年,忽然彎了彎自己的眉毛,露出了一抹微笑道:“我的表現讓您滿意了嗎?”

“…真是聰慧呢!”

銀發青年慢慢合攏了自己的手掌,不吝嗇自己的讚賞:“你是從什麽時候想明白的呢?還是在我觀察到你的時候就知道了呢?”

“就在剛剛…”

少年市丸銀臉上漸漸平靜了下來,輕聲道:“剛剛我才想明白,就在我昨天偷聽到你們即將進行交易的時候,就是為我布下的陷阱,不,或者說是考驗…”

“足夠了。”

銀發青年慢慢走了進來,慢慢蹲在了他的麵前,微笑著看著這個和自己有幾分相似的少年:“原本這場考試是不該存在的…但是我想看看,你的能力…”

現在看起來這個小家夥的智慧和天分似乎是真的不錯,隻要稍加雕琢就能成為一個合適的助手。

少年市丸銀露出了和銀發青年同樣的微笑,輕聲開口道:“那麽現在能告訴我閣下的名字嗎?”

“藥師兜。”

銀發青年伸出自己的手掌,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現在通過了考試,要跟我走嗎?”

“如果追隨閣下,我能得到什麽呢?”

“什麽都得不到。”

藥師兜的笑容漸漸變得有些溫和起來,他平靜地靠近了少年市丸銀的身邊,輕笑道:“不,應該說還是有一樣可以得到的,比如…保護好你的同伴。”

“……”

少年市丸銀眯著眼睛點了點頭。

其實能夠得到這一點,就已經足夠多了。

不久以後,藥師兜孤兒院多了兩個孩子。

市丸銀和鬆本亂菊在這家孤兒院裏長大,他們從此再也不需要過上曾經那些忍饑挨餓的生活。

在這裏,少年市丸銀和少女鬆本亂菊長大後開始學會了照顧孤兒院的孩子,他們兩個人都不可避免地學到了藥師兜身上的一部分。

市丸銀學到了藥師兜的深沉隱晦,他的本性漸漸變得越來越像藥師兜,或者說他和藥師兜就是同一種人。

鬆本亂菊卻學到了藥師兜身上的溫柔,那是傳自於藥師兜曾經的院長藥師野乃宇身上的母性。

事實上…

藥師兜撒謊了。

不,這個根本不能稱之為謊言。

市丸銀非常清楚,他們在這家孤兒院裏得到的,其實遠比市丸銀開始預期得更多;而他們所需要付出的,卻沒有任何成本可言。

因為依照藥師兜的能力,根本不需要他們去做什麽,他的目的非常單純,似乎真的是隻想收養兩個孤兒…

如果…

不是還有那場考驗在的話。

直到市丸銀終於認為自己必須為藥師兜做點什麽才能償清他和鬆本亂菊欠下的這一切,藥師兜給了市丸銀兩個選擇。

一個選擇,是加入一個名為曉的組織。

一個選擇,是將來繼承這家藥師兜孤兒院。

市丸銀記得自己當初的表情隱隱有點兒費解,他還真是想不到藥師兜收養他竟然隻是找個孤兒院院長!

然而…

市丸銀選擇了加入曉。

他有資格接觸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一個千年豪門的秘史,一樁樁封存在時間中的千年秘案,一個隱匿在屍魂界千年時間的神。

不論是誰都不會想到。

一個千年豪門代代傳承的家主,一直以來都隻是同一個人,他就像是黑暗中的影子從來不會露麵。

奈落大人。

相比較眼前這位奈落大人,隱藏著自己真麵目的第五番隊隊長藍染惣右介就像是小孩子在玩耍一般。

盡管藍染惣右介的一切在市丸銀的眼中已經足夠讓人不安,卻依舊遠遠不如這位布局更早的人。

或許唯一可惜的地方就在於…

這個上司總是習慣性地有些脫線。

比如就在眼下的時候,上原奈落提問的問題就有些讓市丸銀不好回答:“話說起來,你覺得我是個善良的人嗎?”

“……”

這個問題讓市丸銀怎麽回答?

市丸銀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中的卷軸,才輕聲開口道:“當然,如果不是奈落大人,流魂街會有很多孤兒活不到成年呢…”

“那是兜的功勞,因為他的養母是孤兒院的院長,他隻是繼承了自己曾經院長的意誌。”

上原奈落看著市丸銀的神色,似乎是覺得這個手下懷疑他的封印卷軸,忍不住開口道:“不用懷疑我交給你的東西,或許毀滅整個屍魂界還不夠,但是毀滅掉瀞靈廷的話應該是綽綽有餘吧,即使它有著殺氣石的防護…”

“呃…是。”

市丸銀小心翼翼地收起了卷軸。

等等,為什麽這個頂頭上司要給他一個能夠毀滅瀞靈廷的卷軸啊!而且還要讓他隨身攜帶著這幅卷軸保護自己…

這個上司…

是不是太高估自己部下的力量了。

早知道的話…

市丸銀有點兒懷念兜院長給他提供的另一個選擇了,當初或許應該選擇答應繼承孤兒院院長的位置。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