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不擅長吟唱和結印的死神
loading...

藍染惣右介非常喜歡操控一切。


正如現在的情況一樣,暗中操控上原奈落和原第三席官進行戰鬥,他想要親眼見識一下上原一族真正的力量。


即便已經見過幾次上原奈落的戰鬥…


然而藍染卻非常清楚,那些戰鬥隻不過是小兒科。


藍染惣右介的手頭上對於上原奈落的情報收集依舊遠遠不夠,想要收服或者殺掉上原奈落必須要有更詳細的情報。


因此…


藍染安排的對手自然也不會太弱。


不,或者說,他也是一位強悍的死神。


這位第五番隊原第三席官的名字叫做浦成,不同於其他被鏡花水月操控的死神,浦成是藍染在屍魂界收下的一名親信死神,對藍染來說是個相當重要的工具。


相對於得到或者殺死上原奈落的目的,這個工具其實已經不重要了,因此他也被藍染直接丟出來試探上原奈落。


當然…


浦成挑戰上原奈落這種事…


藍染惣右介本人表麵上肯定是不會讚成的。


藍染看著第五番隊的原第三席官,他的眉頭忍不住微微皺了起來,有些遲疑地開口道:“浦成,你先退下吧,我安排上原成為第三席官並非是他的身份,而是因為我相信他的力量…”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藍染隊長!”


浦成開口打斷了藍染惣右介的話,轉頭看向了上原奈落:“不論說出多少合適的理由,都不如讓大家親眼見識一下我們這位第三席官所擁有的力量吧!”


“……”


上原奈落的表情微妙。


藍染惣右介這家夥也不容易啊…


明明是他安排的第三席官來挑戰自己,還一本正經地搞出一副底下人不服從他安排的樣子…


這是在他麵前唱雙簧呢!


為了維持自己的好人人設還真是辛苦啊!


大家為了演戲都不容易,上原奈落自己也不會例外…


“抱歉,藍染隊長…”


上原奈落抬起頭看向了藍染惣右介,臉上有些遲疑著開口道:“其實能夠通過畢業考試加入第五番隊我已經很滿足了,我不想為了一個席官的職位和未來的同伴爭鬥…”


“喂!”


浦成憤怒地看向了上原奈落,滿臉不爽地開口道:“你這家夥的意思,是在瞧不起我嗎?”


上原奈落匆忙後退了幾步,臉上閃過了一抹惶恐:“不…抱歉…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從來沒有瞧不起前輩…”


“就算是瞧不起又能怎麽樣呢?”


市丸銀忍不住輕笑了一聲,慢悠悠地開口道:“以奈落閣下的身份,他完全可以瞧不起在場的任何人啊…”


這句話未免有點兒過份了。


不論是誰聽起來都像是在挑撥離間。


市丸銀不在意眾人的眼神,自顧自地繼續道:“不過說起來的話,第五番隊席官的職位對於奈落閣下來說實在是太低了呢!


剛好我想要找個時間卸任副隊長的職位,不如就選在今天好了,隻是要先委屈奈落閣下屈就一下我現在的位置了…”


“銀。”


藍染惣右介責怪地看了一眼市丸銀,平靜地開口道:“以後在奈落麵前不要說這些諷刺的話,一個人的善良,不應該成為其他人肆無忌憚攻擊他的借口…”


“隊長…”


上原奈落臉上露出了些許感激,又重新看向了市丸銀:“副隊長,我不是…”


“奈落閣下。”


市丸銀笑眯眯地看著上原奈落,笑著繼續道:“請不要推辭,我可不是在故意嘲諷呢…中央四十六室已經任命我擔任第三番隊隊長,自然不可能繼續待在第五番隊了。”


當然…


表麵上的理由是這樣。


真正的理由自然是市丸銀不想擔任上原奈落的上司,哪怕僅僅是個表麵上的上司,市丸銀也隱隱覺得有點兒危險…


“這也的確沒錯。”


藍染惣右介的手指叩了叩,低聲道:“銀很快就要繼任第三番隊隊長,副隊長的位置已經空缺出來…”


隻不過這樣的話…


上原奈落和第三席官之間的戰鬥…


豈料下一刻市丸銀就看向了上原奈落,輕笑著開口邀請道:“我知道藍染隊長一直看好著奈落閣下,一定會支持奈落閣下擔任第五番隊的副隊長,而且隊長本身也有任命的權力;


但是,在那之前不如稍微拜托奈落閣下展示一下您千分之一的力量呢,讓大家知道您的力量,哪怕是成為護廷十三隊隊長其實也已經足夠了呢…”


真是離譜。


如果不是藥師兜曾經帶著市丸銀拜見過他,上原奈落也都覺得這家夥是在刻意嘲諷他了…


然而市丸銀卻在向上原奈落透露應對辦法。


藍染暗中的試探是上原奈落不好一直拒絕的。


與其讓藍染繼續保持對上原一族實力的好奇,不如現在試試直接斬斷他的一根爪子,讓他再試探上原奈落的時候,想清楚自己能付出多少代價!


當然這個時候不能就這麽接下去…


一定還必須要有人給上原奈落一個台階。


“不是…副隊長…”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聲音晦澀地開口道:“我才剛剛從學校畢業,隻是想要成為…”


“奈落。”


藍染惣右介溫和地開口打斷了上原奈落的話,微笑著開口道:“這裏的所有人都是未來和你朝夕相伴生死依托的同伴…至少讓他們知道你的能力,也讓他們知道我想要選擇你成為副隊長的理由。”


這個小鬼…


真是麻煩啊…


如果不是從某些隱秘的資料之中查到了上原一族極有可能存在著應對某些幻術的辦法……藍染惣右介早就直接用鏡花水月催眠上原奈落和浦成生死決鬥了!


“是…隊長。”


上原奈落深吸了一口氣,看起來他的樣子仿佛像是接受了什麽了不得的挑戰和任務一樣。


第五番隊的修煉場上。


上原奈落和浦成站在場上,其他人站在了周圍。


浦成猛地拔出了自己手中的斬魄刀,望著站在對麵赤手空拳的上原奈落,沉聲開口道:“這一屆真央靈術院的第一…該不會連斬魄刀也沒有吧?”


斬魄刀是死神賴以生存的武器。


斬魄刀的形態、形狀和能力,都是通過死神的靈魂而構築,每一柄斬魄刀都有著獨屬於自己的名字,而死神就是根據和斬魄刀的溝通,從而使用出斬魄刀的力量。


如果死神和自己的斬魄刀能夠做到真正的心意相通,就可以通過始解和卍解兩種形態變化,讓死神的力量憑空暴漲。


“我不太想使用自己的斬魄刀…”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垂頭低聲道:“並非是出於小看前輩,而是我們一族的斬魄刀略有不同…”


“那不是讓人更好奇嗎?”


浦成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沉聲道:“讓我看看你的斬魄刀吧!至少這樣能讓我心無旁騖地全力以赴!別讓我太失望啊,新人…暴躁起來吧,晦牙!”


浦成身上的靈壓驟然暴漲,他手中的斬魄刀也陡然變換了模樣,刀身上赫然長出了密密麻麻地鋸齒!


這就是他的始解形態!


上原奈落沉默了片刻,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憑空抓向了空氣,一股強大的靈壓從他的身上爆發了出來!


刹那之間…


上原奈落的靈壓就已經徹底壓過了浦成!


這股靈壓甚至讓第五番隊的成員們都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幾步,至於直麵這股靈壓的浦成似乎已經喘不過氣來!


單單隻是靈壓…


就強得讓這位第三席官有些驚懼了!


“嗯?”


藍染惣右介的眉頭微微皺起,死死地注視著上原奈落的背影,低聲呢喃道:“資料室裏關於上原一族的秘辛中提到過,每一代上原一族的族長都會將靈力傳承下來…”


“是啊…”


市丸銀嘴角輕笑著點了點頭,毫不在意眼前這讓人震撼的靈壓,似乎是有些漫不經心地開口道:“數千年積攢下來的靈力傳承,哪怕這隻是其中的一部分,也已經足夠讓人驚歎了呢…”


雖然他的嘴裏在說著驚訝的話…


然而從市丸銀的表情上看起來,他的表情似乎根本不在乎上原奈落的靈壓到底有多強,仿佛上原奈落有多強他都不放在眼裏。


正當藍染惣右介思索著資料室除了關於靈力以外,有哪些是提到過關於上原一族斬魄刀資料的時候,藍染就見到了上原奈落的斬魄刀,那一幕斬魄刀的現身讓他的眼眸驟然縮緊!


一團金光出現在了上原奈落的手中!


這些金光在短短一瞬間匯聚成為一柄金色光劍出現在了上原奈落的手中,與其說組成光劍的是靈子,不如幹脆說是光子!


上原奈落猛地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金色光劍,滿臉認真地開始吟唱起了自編的始解語:“沐浴在光的照耀下吧…天從雲劍!”


下一刻…


上原奈落手中的長劍金光大盛!


澎湃暴起的靈壓和耀眼的光芒迅速籠罩了整個第五番隊的駐地,隻是在觸碰到殺氣石建築的時候才緩緩消弭…


“前輩,我們開始吧。”


上原奈落慢慢橫起了手中的金色光劍,臉上變得前所未有地認真:“盡管向我攻過來吧,我會克製自己的力量…天從雲劍是象征著正義和光明的斬魄刀,絕對不會傷害到無辜的人。”


“天從雲劍的存在就是光。”


上原奈落握著手中的金色光劍,慢吞吞地開口道:“天從雲劍能夠為我賦予光的力量,足以讓我有勇氣戰勝任何困難…”


“……”


浦成的表情僵硬了一秒,下一刻揮舞著自己鋸齒狀的斬魄刀衝了上來,臉上閃過了一抹怒意和不屑:“少瞧不起人了啊!”


很快…


他就以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出去!


上原奈落揮舞著手中的金色光劍,一劍直接斬在浦成的晦牙斬魄刀上,直接將這位第三席官連人帶刀劈飛了出去!


浦成的腳下驟然踏在地上,他的身影轉眼間消失在了原地,這是傳自於瀞靈廷護廷十三隊的瞬步!


浦成揮舞著手中晦牙斬魄刀,刀上的鋸齒驟然變得鋒利起來,猛地朝著上原奈落的脖頸劈了上來!


這一刀…


仿佛要將上原奈落一分為二!


“似乎要遇到危險了呢…”


市丸銀站在旁邊慢悠悠地開口道:“話說起來的話,在這裏借著這個機會殺掉奈落閣下的話,似乎有些不合適吧?”


“沒什麽合適與不合適的。”


藍染惣右介慢慢地搖了搖頭,平靜地解釋道:“何況奈落身上的力量可沒你想得那麽簡單…上一次畢業考核中,我幫他殺掉的那頭虛是一頭進化失敗,擅長隱匿偽裝的基力安大虛…”


藍染惣右介慢悠悠地開口繼續道:“然而在我幫他殺掉之前,他就能夠憑借自己的近身白打能力輕鬆擒獲一隻基力安了…”


“真是個讓人驚歎的天才呢…”


市丸銀的笑容有些惡劣,他的目光注視著被上原奈落接連擊飛的浦成,忍不住繼續道:“他的劍道造詣似乎也很驚人呢,看起來浦成要輸掉了呢…”


“不會。”


藍染惣右介微笑著搖了搖頭,繼續開口道;“好好看著吧…浦成的晦牙可沒那麽簡單呢!”


的確…


盡管在上原奈落的斬魄刀麵世以後,浦成的確短暫地陷入了劣勢,因為兩個人之間靈壓和斬魄刀有著巨大的差距…然而這股差距卻還不足讓上原奈落以絕強的姿態碾壓浦成!


每一次浦成的斬魄刀落在了上原奈落的金色光劍上,都不可避免地讓金色光劍蒙上一層灰影,仿佛是讓這柄光劍蒙塵了一般!


這是晦牙的能力…


如果碰撞的話,他能夠用自己的靈壓通過斬魄刀來漸漸侵蝕敵人手中的斬魄刀!


顯然如果再繼續戰鬥下去的話…


上原奈落手中的天從雲劍就應該徹底無用了!


“沒辦法了嗎?”


下一刻,上原奈落手中的光劍消散,他慢慢合手開始有條不紊地吟唱起了死神鬼道能力中的咒語:“雷鳴的馬車,紡車的縫隙,此物有光,一分為六…”


上原奈落手中的金光瞬間分散開來,幾乎在刹那間就聚攏化為光牢,將浦成囚禁在了一片光牢之內,他的咒語也終於吟唱了最後一句:“…縛道之六十一,六杖光牢!”


上原奈落注視著光牢束縛住了浦成,才緩緩鬆了一口氣:“呼,終於完成了,我最不擅長的就是吟唱鬼道咒語和結印了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