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第五番隊的新晉成員(四千字!)
loading...

“院長?”


聽到了藥師兜的聲音,露琪亞驚喜地看向了會客室門口出現的銀發青年,幾乎是飛奔著就要撲到藥師兜的懷裏。


藥師兜這個像是父親和兄長一樣將他們這群流浪兒養大的院長,無疑是露琪亞最為尊敬的人!


“客人還在。”


藥師兜的臉上帶著一抹笑意,叩起自己的手指敲了敲露琪亞的腦袋,笑著開口教訓道:“露琪亞,不要胡鬧呢…”


“是。”


露琪亞怯手怯腳地站在了藥師兜的身邊,小聲地開口問起了正經事:“那個…院長,你要離開了嗎…”


這件事才是露琪亞最關心的。


剛剛朽木白哉告訴她的時候,露琪亞心裏有些不願意相信,想要親口從藥師兜口中知道這件事的真假。


“沒錯。”


藥師兜微笑著頷首點頭,拍了拍露琪亞的腦袋,才繼續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人與人終究是要分別的…”


“院長…”


“好了。”


藥師兜轉頭看向了坐在客位上的朽木白哉,笑著開口道:“露琪亞,你先退下吧,就讓我和朽木一族的少當家來好好談談吧…”


“這…”


露琪亞的表情訝異了一秒。


然而出於對藥師兜的信任,露琪亞依舊認真地點了點頭,慢慢退出了這間會客室。


在露琪亞退出以後,朽木白哉的眼神中閃過了一抹正色,他可以不把露琪亞放在眼裏,卻決不能不把藥師兜這家夥放在眼裏!


數百年前,藥師兜曾經擔任過負責情報的第八番隊隊長,在那段時間第八番隊的存在感簡直爆棚。


毫不客氣地說…


第八番隊的風頭幾乎壓過了任何一支番隊!


最重要的是,朽木一族其實欠下了藥師兜一個很大的人情,那就是朽木白哉的父親朽木蒼純,這位朽木一族的現任當家和藥師兜是至交好友。


而且在某次任務中,朽木蒼純率領第六番隊遇到危險,幸好藥師兜出手才將人救了下來。


這一份人情在這裏…


否則的話,朽木白哉也不會親自出現在孤兒院和露琪亞商議,而是直接派人把露琪亞強行帶回朽木家了。


可惜的是。


雖然朽木蒼純一直非常有才能,甚至也待人非常和善,卻依舊無法真正擁有一個家主的氣魄。


相比較起來的話,朽木白哉甚至比起他的父親都更為合適,也更有一族之長的威嚴。


朽木蒼純希望在藥師兜進入零番隊以後,出手庇護藥師兜的孤兒院,朽木白哉卻不認可父親的意見,這也是他來到孤兒院的另一個原因。


隻不過因為朽木蒼純性格溫和,才讓朽木白哉沒有麵臨太大壓力就迎娶了平民出身的朽木緋真…


這一點倒是讓他們的父子關係不錯。


因此,麵對父親的至交好友,實在是讓朽木白哉稍微有些踟躇。


何況從某種情況上來說,藥師兜經常去朽木一族做客,其實還是看著他長大的…


“在我麵前不用拘束。”


藥師兜坐在了朽木白哉的對麵,微笑著為自己倒了一杯茶,平靜地開口道:“真是沒想到呢,白哉真的長大了,已經學會完全開始站在了家族的立場考慮了呢…”


“是…我要收養露琪亞小姐。”


朽木白哉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注視著眼前的藥師兜,沉聲道:“我的妻子緋真和露琪亞之間的關係,兜閣下對此一清二楚…”


如果不是因為露琪亞是朽木緋真自己放在了藥師兜的孤兒院,朽木白哉真的忍不住懷疑是不是藥師兜的算計了,這個總是微笑的孤兒院院長心思太深了…


“嗯。”


藥師兜的嘴角笑意更濃鬱了幾分,他慢慢地點了點頭道:“這種事我從來不會製止,我也希望露琪亞能過上更好的生活呢…”


“是。”


朽木白哉慢慢點了點頭,沉聲道:“雖然我們都認為這一代上原家主性情善良,但是他身邊的十三死侍…”


“無需擔心。”


藥師兜喝了一口茶水,平靜地繼續道:“我相信奈落閣下會處理好這一切的…”


他們都是自己人。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一點兒也不需要外人操心這些問題。


相比較這些小事,他們還不如擔心上原奈落畢業以後到底會去哪個番隊,畢竟上原奈落成為某個番隊隊長的話,也算是實實在在地屈就了。


翌日。


瀞靈廷。


真央靈術院。


因為今天是第五番隊隊長藍染惣右介宣布昨天考核結果的日子,許多參加考核的學生們都匯聚在了學校。


上原奈落自然也不例外。


或許今天他就會從這座學校畢業了。


雖說上原奈落本身沒有在這所培養死神的學校待過多長時間,卻依舊以傳奇般的身份和超強的天賦實力成為了這所學校的風雲人物。


不論是過去的吉良伊鶴和雛森桃等優等生,還是阿散井戀次那樣不服輸的熱血白癡…


統統都成為了上原奈落的注腳。


“奈落…”


一個包紮著丸子頭的少女見到上原奈落的時候,滿臉開心地朝著上原奈落揮動著手掌:“快一點啊,藍染隊長今天就會來宣布通過考核名單了呢!”


“喂,雛森。”


阿散井戀次滿臉不爽地看了一眼上原奈落,隨著另一個同伴吉良伊鶴走了過來:“這可是上原一族的族長,或許畢業了就會去擔任隊長吧!”


阿散井戀次並不是討厭上原。


阿散井戀次更討厭的是上原一族。


孤兒院出身的孩子們對於上原一族都沒什麽好感。


即使阿散井戀次知道上原奈落並沒有做錯過什麽,隻是下意識地就會把上原一族打壓藥師兜的錯誤歸咎到上原奈落的頭上。


估計隻有市丸銀那個知道真相的人,才會清楚上原奈落和藥師兜的真實關係…


“戀次…”


雛森桃的臉上還有些委屈。


小姑娘一直對上原奈落很有好感,因為在他們的接觸中上原奈落從來不會以他的身份壓製別人。


甚至於麵對一向脾氣暴躁的阿散井戀次,上原奈落也總是能夠溫和地對待他,從來不在意戀次對他的冒犯。


哪怕是阿散井戀次這位習慣性地發表出對上原一族的不滿以後,心裏也隱隱有些後悔。


因為他知道上原奈落的性格。


這樣純粹是為了宣泄自己的火氣。


“啊,抱歉了,上原。”


阿散井戀次抱著自己的手臂,臉上閃過了一抹歉意,高聲道:“沒有特別的意思,隻是覺得有些不開心…”


畢竟…


今天除了是宣布他們畢業生人選的日子,也是藥師兜離開瀞靈廷的日子,阿散井戀次理所當然有些不太開心。


“沒關係。”


上原奈落眯起了自己的眼睛,滿臉抱歉地看著阿散井戀次,搖了搖頭道:“我知道自己不想要的身份或許會為你們帶來不快…”


說到這裏的時候,上原奈落臉上的歉意更濃,甚至有些尷尬地開口道:“抱歉,我沒有想到我們相處了這麽久,你還依然會因為我的身份而對我有所不滿…”


這話說得有點兒綠茶。


如果要是認真算起來的話,的確也是阿散井戀次的錯,上原奈落可從來沒擺過什麽架子!


甚至因為他的身份,麵對真央靈術院的學生時,上原奈落的姿態一向放得很低,每個學生都知道上原奈落的身份雖然高貴,其實內心是個善良的人。


說得難聽點兒…


這簡直已經是天真了。


倘若不是上原奈落是個豪門家主,估計真央靈術院內少不了敢於對他進行霸淩的學生,少不得有人天天找上原奈落的事兒…


但是。


這份天真在學校裏卻非常吃香。


不論是雛森桃還是吉良伊鶴,都忍不住看向了阿散井戀次,每個人的臉上都滿是責怪和不滿。


在他們看來,每次都是戀次主動找茬…而上原奈落非但從不給予回擊,甚至還會主動道歉。


所以…


這麽善良的人…


誰會好意思欺負他啊!


阿散井戀次注意到了雛森桃和吉良伊鶴譴責的目光,他的臉上忍不住抽了抽:“喂喂喂,我都說過了根本不是這個意思啊!”


“沒關係。”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強自微笑道:“我已經習慣了,我們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了…”


上原奈落看著阿散井戀次一副憋屈的神色,慢悠悠地開口轉移了話題:“話說起來,我們的考核似乎不一樣,你們昨天遇到的考核是什麽樣的?”


“遇到了一些麻煩。”


吉良伊鶴的臉上頓時變得鄭重了起來,沉聲開口道:“昨天我們遭遇到了一群虛的襲擊,負責保護我們的死神小隊都差點因此全軍覆沒…”


“嗯…”


雛森桃的臉上還有些後怕,隻是說起這件事的時候,臉上又閃過了一抹崇拜:“幸好藍染隊長來支援了呢!不然的話,大家真的就危險了…”


“那還真是好運…”


上原奈落微微頷首。


昨天藍染惣右介還真是不浪費時間啊!


藍染惣右介那家夥一邊派出大虛來刺殺他這位上原一族的家主,看到刺殺失敗後還要出麵幫忙收拾殘局,安撫他這個善良的學生…


等到解決了他這邊的事,還要趕去阿散井戀次和雛森桃等人的那邊,利用這個虛襲擊的機會勾搭一下少女…


真是個時間管理大師。


上原奈落微微皺起了眉頭,沉聲開口道:“話說起來有件奇怪的事,因為某些原因,我參加考核的地方應該是機密,卻依舊遭遇到了虛的襲擊,甚至還有大虛…”


“嗯?大虛!”


阿散井戀次的臉色瞬間變了,忍不住匆匆開口問道:“你這家夥沒出什麽事吧?”


“沒有。”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沉聲繼續道:“十七隻大虛,不,應該說是十八隻大虛,它們想要穿過界壁進入我的考核地點襲擊我,全部被我們族中的死侍攔了下來…”


上原奈落說到這裏的時候,忍不住壓低了自己的聲音,低聲道:“我隻是有些好奇的是,那些大虛是怎麽知道我考核的地方,才去襲擊我的…”


“你的意思是…”


吉良伊鶴的眉頭皺了起來,沉聲開口問道:“那些虛是在刻意想要襲擊你嗎?”


雛森桃微微搖了搖頭,攤開了自己的手掌道:“話說起來,這也很正常吧,畢竟奈落的身份擺在這裏,那些大虛想要襲擊身份重要的奈落也不奇怪…”


“……”


上原奈落的額頭跳了跳。


這兩個家夥能不能猜到正經事啊!


難怪這兩個人一直被人玩弄操控,他們怎麽一點都想不到正經的方向呢!


阿散井戀次的表情隱隱有些陰沉:“上原,你的意思是有人偷偷泄露了你參加考試的地點嗎?”


“嗯…不是。”


正當上原奈落想要順著話頭悄悄埋釘子,甚至打算等到將來見到山本元柳齋重國的時候也要埋埋釘子。


結果忽然在他的感知範圍內出現了兩個人的靈壓。


藍染惣右介和市丸銀!


上原奈落的眼角注意著他們的出現,話頭立刻轉移了開來:“我們族中猜測或許有些大虛掌握了追查到我們一族血脈的辦法,畢竟有些隱秘…算了,隻是這件事會給我帶來一些麻煩…”


“什麽麻煩呢?”


藍染惣右介站在了上原奈落的身邊,溫和地笑著開口道:“如果我未來的同伴遇到了一些棘手的麻煩,會讓我這個隊長也會為自己的同伴感覺很困擾呢…”


“藍染隊長!”


每個人的臉上都閃過了一抹驚訝。


雛森桃的臉上瞬間露出了崇拜的眼神,吉良伊鶴微微低頭表示對第五番隊隊長的尊敬。


阿散井戀次倒是無所謂地看了看藍染惣右介,他的目光更多地落在了藍染身邊的市丸銀身上:“喂,銀大哥,好久不見了啊!”


“戀次也在啊…”


市丸銀眯著眼睛微笑著看了一眼戀次,才轉頭看向了上原奈落,笑著開口道:“奈落閣下,藍染隊長很快就會宣布將您分配進入我們第五番隊…


如果您對這件事沒有什麽異議的話,那麽我們未來就會成為同伴呢!”


“當然沒有!”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甚至微微後退半步示意他的謙讓:“不…應該是很榮幸…竟然能夠成為藍染隊長和市丸銀副隊長的部下啊…”


“不。”


市丸銀微微睜開了眼睛,露出了淺藍色的眼睛,他的笑聲中多了一抹常人難以聽出來的恭敬:“這件事…其實應該是我們的榮幸太對呢!”


然而市丸銀的這種恭敬…


以現在兩人的表麵身份而言,讓人聽得更像是嘲諷。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