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朽木一族和露琪亞
loading...

上原奈落對待部下真的友善。


這個實力強橫的首領,似乎從來不怎麽責怪部下的辦事不力,也從不會嫌棄自己部下的實力,更不會幹擾部下的一些小行動。


或許是因為他的力量足以為一切麻煩收場。


對於上原奈落來說…


隻要部下願意為他奉獻出自己的忠誠就足夠了。


即便是宇智波斑這些曾經的豪傑也不得不承認,上原奈落身上的這種特性,讓他們也不得不認可這家夥的別樣魅力。


對待外人如同冬天般冰冷無情,仿佛是玩弄提線木偶一樣玩弄著外人;對待自己人的時候又如同春天一般溫暖,甚至有的時候還有一點兒寵溺的感覺。


上原奈落看著藥師兜的神色依舊有些拘謹,輕聲開口安撫著他的情緒:“好了,不用擔心浦原喜助的事,臨行前的話,就去看看你的心血吧…孤兒院那邊,我會安排其他人去接手的。”


“是。”


藥師兜慢慢低下了頭,輕聲道:“那麽一切都拜托奈落大人了,孤兒院裏有很多可以成為死神的孩子…”


“喂喂喂…”


上原奈落的表情越來越怪異:“兜,我又不是誌村團藏那家夥,不需要用他們來補充我們的戰力…”


“…是。”


藥師兜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微笑著開口解釋道:“但是能為奈落大人效力,對於他們來說才是最好的選擇。”


不是誰出生就能站在勝利者一方的,隻有他們這些人才知道站在上原奈落身邊意味著什麽。


隻不過藥師兜並沒有繼續多說什麽,何況除非是有著資質可以加入曉的流浪兒,他才會悉心培養。


如今的孤兒院規模並不小。


然而像浦原喜助和市丸銀一樣能夠出眾的孩子卻越來越少了。


哪怕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另一個孩子阿散井戀次,如今進入了真央靈術院,甚至還成為了上原奈落的同學,卻依舊不夠資格。


至少在藥師兜的眼中,不夠資格。


畢竟藥師兜相比較力量和天賦,更看重智慧。


阿散井戀次的性格實在是太過莽撞,一點不懂得收斂自己的脾氣,這一點不符合藥師兜對自己接班人的期待。


何況市丸銀珠玉在前…


想要找出來一個更出色的人物實在太難。


今天的孤兒院有些熱鬧。


藥師兜來到這裏的時候,一群侍從站在了孤兒院的門口,禁止任何人闖入其中,他們衣服上有著朽木一族的家徽。


這是如今屍魂界五大貴族…


不,應該說是四大貴族之中的朽木一族。


朽木一族相比較豪門氏族上原一族不夠看,卻能夠在流魂街這種地方壓得住陣腳了,不會有亡魂敢輕視朽木一族。


畢竟…


朽木一族的族長常年是護廷十三隊第六番隊隊長。


如今在孤兒院出現的並非是朽木一族現任當家,而是少當家朽木白哉,這位朽木一族未來的族長。


孤兒院的會客室。


一個大眼睛的少女匆匆端上了一壺茶放在了小桌子上,茶壺裏放的水太多甚至都已經滿溢出來。


她叫露琪亞。


如今是孤兒院裏最大的孩子。


在藥師兜不在的時候,露琪亞就會拿出大姐頭的責任,幫忙收養其他孩子和照顧院裏那群小家夥,幸好市丸銀和鬆本亂菊偶爾會來幫忙,送一些錢或者是生活必需品。


而且露琪亞的小夥伴阿散井戀次也經常來幫忙,盡管阿散井戀次那家夥有時候是來幫倒忙的。


現在藥師兜、市丸銀和鬆本亂菊都不在的情況下,朽木一族前來拜訪孤兒院,在一群小蘿卜頭裏,露琪亞隻能自己站出來了…


朽木白哉的到來給了露琪亞很大的壓力。


麵對朽木白哉這樣一個大貴族的繼承人,露琪亞感覺自己的壓力有點兒大,可是她還要強行拿起孤兒院當代大姐頭的氣勢…


露琪亞笨手笨腳地把滿溢的茶壺放在了桌子上,拿起杯子倒茶的時候又燙到了手,讓她的眼睛瞬間變大,嘴角也忍不住抽了抽…


燙死了啊!


露琪亞咬了咬牙,放下了滾燙的茶杯,強作鎮靜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望著對麵的朽木白哉,強裝出一副沉穩的樣子:“咳咳咳咳…閣下,請喝茶。”


“……”


朽木白哉陷入了沉默。


對於孤兒院的茶,他並沒什麽興趣。


相比較起來的話,朽木白哉更注意露琪亞這個做事笨拙的少女,剛才的一切他都放在了眼裏。


朽木白哉望著露琪亞清秀的臉,眼神中慢慢閃過了一抹懷念,閉上了自己的眼睛收斂著自己的情緒。


這個少女…


就是他的妻子朽木緋真的妹妹嗎?


說句實話,除了她們姐妹之間的長相以外,其他的任何地方,露琪亞都和朽木緋真差得很多。


至少在朽木白哉看起來…


不論是禮儀還是性情,露琪亞都稍微有些大大咧咧,實在是不像她那個溫柔的姐姐。


前不久,朽木緋真過世了。


臨去世前,朽木緋真留下了自己唯一的遺願,希望朽木白哉能夠照顧自己的妹妹露琪亞。


事實上,朽木緋真知道露琪亞就在藥師兜的孤兒院,因為當初她為了生活迫不得已拋棄妹妹的時候,就把她的妹妹露琪亞放在了孤兒院的門口。


隻是等到朽木緋真嫁入朽木一族後,想要重新領回自己妹妹的時候卻又不敢靠近了,或許是出於曾經的歉疚有些無顏見人。


然而每一天,朽木緋真幾乎都會悄悄出現在孤兒院,偷偷觀察著露琪亞的一舉一動,甚至還會偷偷向孤兒院捐贈資金或者生活用品,卻從來不敢出現在妹妹麵前。


直到即將去世的時候…


朽木緋真才終於敢於直麵這件事。


照顧露琪亞,是朽木白哉的亡妻唯一留下的遺願,他並不會拒絕,或者說他從來不會拒絕自己妻子的任何事。


“……”


朽木白哉慢慢收起了自己的情緒,重新睜開了眼睛打量著坐在他對麵的少女,聲音變得前所未有的冷漠:“露琪亞小姐,你願意加入朽木一族嗎?”


“哈?什麽?”


露琪亞的那雙大眼睛忍不住眨了眨,有些好奇地撓了撓頭:“朽木閣下,你是在開玩笑的吧!”


“不是。”


朽木白哉平靜地搖了搖頭。


朽木白哉並未說出他邀請露琪亞加入朽木一族的真正理由,隻是提及朽木一族看好她能夠成為死神和修煉靈力的天分,並且提出收養露琪亞成為自己的妹妹,讓她冠以朽木一族的姓氏。


可惜的是…


朽木白哉換來的是拒絕。


說句實話,現在露琪亞對加入朽木一族沒什麽興趣。


這家孤兒院是她長大的地方,並且現在的生活其實並沒有特別困苦,將來藥師兜估計也會把她送進靈術院。


露琪亞不認為她需要其他的兄長,因為她已經有了一個如同父親和兄長一樣照顧著他們長大的院長。


相比較冷漠的朽木白哉…


親切的藥師兜的確更容易相處。


即便露琪亞心中清楚自己加入朽木一族意味著擁有更好的生活條件和資源,然而這並不足以讓她改變自己的心意。


這家孤兒院…


才是她真正的家。


露琪亞幾乎沒怎麽思考就直接拒絕了朽木白哉,甚至還大大咧咧地擺了擺手:“哈哈哈哈…恕我拒絕,我可沒什麽興趣…”


“這家孤兒院很快就會解散。”


朽木白哉一句話直接讓露琪亞的表情大變,隻是他的神色依舊平靜甚至冰冷:“我知道這家孤兒院的院長是藥師兜,但是他馬上就要去其他地方修煉,不會再有心力顧及這家孤兒院了。”


藥師兜加入了零番隊,對於四大家族來說不是什麽秘密。


尤其是中央四十六室希望藥師兜盡快履行約定,不要在屍魂界刺激上原一族的神經,會讓藥師兜近期長居在靈王宮不得外出。


這些事…


作為即將繼任朽木一族的朽木白哉一清二楚。


朽木白哉不在意露琪亞的臉色,平靜地繼續道:“作為在這裏長大的孩子,你們應該非常清楚藥師兜得罪的究竟是什麽人…”


那可是上原一族…


他們朽木一族都要遜色不少的豪門氏族!


“藥師兜得罪了上原一族,而等到藥師兜離開以後,他所創建的孤兒院究竟會麵臨什麽樣的命運似乎不需要我過多贅言了…”


朽木白哉說到這裏的時候,平靜地繼續道:“而且據我所知,上原一族的人向來心胸狹隘性格非常小氣,任何得罪過他們的人都不會有什麽好下場…”


這件事可不是無的放矢。


數千年來,上原一族對待敵人仿佛是秋風掃落葉一般無情,許多人都不敢輕易開罪上原一族。


哪怕是四大貴族,也不會輕易去撩動虎須!


朽木白哉看著露琪亞臉上的神色,繼續道:“藥師兜離開後,這家孤兒院甚至不需要他們親自出手,一些想要討好上原一族的死神就能輕易將這裏摧毀…”


即使是市丸銀和鬆本亂菊,也不可能庇護得了這家孤兒院,甚至他們還需要依賴於自己護廷十三隊的身份才能自保。


一個豪門氏族的打壓,絕對不是那麽簡單的!


聽著朽木白哉的話,露琪亞沉默了一會兒,忽然慢慢垂下了頭,低聲道:“抱歉,這樣的話我就更不能離開了…如果我離開的話,這裏的其他小家夥,他們如何去生活呢?”


首先不論朽木白哉說得究竟是真是假,然而拋棄孤兒院那些稱呼她為大姐頭的孩子們…


絕對不是她應該做出來的事!


“……”


朽木白哉意外地看了一眼露琪亞。


正當朽木白哉心裏稍微驚訝於露琪亞的義氣,甚至還對這個少女有些讚賞的時候,露琪亞一句話重新毀了自己的形象…


“不過…”


這個少女搓了搓自己的手掌,臉上閃過了一抹諂媚的笑容:“那個…我聽說朽木一族是屍魂界四大貴族,如果兜院長真的離開了這裏,如果我加入朽木一族,是不是能庇護這裏呢?”


“……”


朽木白哉的眼睛忍不住抖了抖,臉色下意識地黑了下去,他強行維持著自己臉色的平靜,慢慢地搖了搖頭。


這個小姑娘…


臉皮似乎有點兒厚啊!


真是除了長相,性子上半點也不如她的姐姐!


“不行。”


朽木白哉冷聲拒絕了露琪亞的提議,滿臉冷漠地繼續道:“當你冠上了朽木的姓氏,就必須為朽木一族考慮…”


朽木白哉的拒絕得並非沒有道理。


因為朽木白哉隻是想要按照妻子的遺願收養露琪亞,而不是還要冒著可能得罪上原一族的風險庇護這家孤兒院的一群小家夥!


露琪亞隻是知道上原一族非常強大…


然而朽木白哉卻非常清楚上原一族究竟強大到何等地步,那可是屍魂界唯一的豪門氏族,即便是中央四十六室乃至零番隊都絕不敢輕忽對待的豪門!


哪怕是一點小麻煩,在上原一族的眼中也會變成天大的事。


誰知道他們會不會認為朽木一族庇護藥師兜的孤兒院,是想要將豪門氏族的地位取而代之?


“唉,那就算了。”


露琪亞的臉上難掩失望。


“……”


朽木白哉的心裏隱隱覺得古怪起來。


這也太明顯了吧!


至少也要稍微掩飾一下自己的心思吧!這麽明顯的舉動,她不知道這種事在他麵前會顯得很失禮嗎!


然而當朽木白哉看到露琪亞的臉上掛著愁容,他的心裏又想起了自己的亡妻,忍不住開口道:“想要保護這家孤兒院的並不是沒有辦法,如果你能夠努力修煉,成為一個強大到讓上原一族都無法忽視的死神…”


這件事其實希望渺茫。


至今為止,數千年來,整個護廷十三隊除了總隊長山本元柳斎重國,還沒有其他人會被上原一族放在眼裏。


“這樣嗎?”


露琪亞頓時陷入了沉思。


少女的臉上頓時滿是糾結。


即便她不懂得到底有多強才能讓上原一族不敢忽視她的意願,但是毫無疑問的是,哪怕是朽木白哉都不敢輕易開罪上原一族…


她…


真的能做到嗎?


正當露琪亞還在皺眉思考的時候,藥師兜的聲音出現在了他們的耳邊:“去做你想做的事吧!露琪亞,我已經安排好了一切。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不需要擔心上原一族的報複,奈落閣下,其實比朽木一族的少當家想象得更大度一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