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上原城
loading...

上原一族的居住區。


嚴格來說,這已經不僅僅該被稱之為居住區了。


瀞靈廷內的死神們喜歡稱呼上原一族的居住區為【上原城】,因為這裏是一座在瀞靈廷這種中央位置也占據著方圓上百靈裏的城池。


整座城池裏分為內城和外城。


不論是內城還是外城,城牆全部都是利用屍魂界的特產殺氣石製造出來的,這種材質能夠完全隔絕靈子和靈壓,形成雙重結界。


如果一個流魂街的亡魂想要潛入上原一族的城池,他們首先要突破瀞靈廷的殺氣石結界,再突破上原城外城的殺氣石結界和內城的殺氣石結界,才有機會直麵上原一族的現任家主…


不論是內城還是外城,城牆上每天都會有死神小隊輪換巡邏,他們的職責就是保護上原城不被侵入。


事實上…


他們隻是相當於普通的看守者。


外城城牆的背後,就是上原城最繁華的外城區。


整個外城區涵蓋了修煉場、生產區、居住區、商業街、靈術院、醫院等諸多設施,儼然已經成為了一個小瀞靈廷。


整個外城區居住著屍魂界數千年來所有投靠了上原一族的死神及其家眷,即使有的死神已經靈力耗盡而消亡,他們的後裔家眷卻依舊被獲準居住在這裏。


而且…


這些後裔大都會進入上原一族創建的靈術院進行學習,從時間上來看,上原一族的靈術院其實比起瀞靈廷靈術院存在的時間更久。


靈術院的老師們會根據成績和專長、天賦、愛好等進行判斷,決定這些部屬們在上原城內是否能夠就職,或者成為家族的死神。


這就相當於把孩子從小養到大了。


這也是讓流魂街許多亡魂都羨慕的地方。


因為一旦投靠了上原一族的話,就意味著未來就再也不需要擔心,隻需要努力修煉或者學習就足夠了。


即使是不了解上原一族的家夥,也能從那些附屬於上原一族的死神口中知道一些隻言片語,那就是上原一族的家主們對於他們的自己人一向很大方。


因此…


這也讓許多上原一族的附屬死神們悍不畏死,即便他們其實被穢土轉生之術所控製。


由於外城區居住的亡魂和死神們非常之多,也讓上原城的外城區比起瀞靈廷的任何地方都要繁華得多。


有些時候,一些護廷十三隊的死神被獲準進入上原城的時候,就比較喜歡在外城區閑逛購置稀奇東西。


為此…


許多貴族也非常希望外城區能夠開放。


然而這種事卻一點也不現實,因為外城區存在的真正用意,是為了保護上原城的內城區,也是整個上原城的核心地帶。


內城城牆防衛更加嚴密。


城牆上至少有十支十人小隊,上百位死神在城牆上來回巡邏,保護著內城區絕對不會被任何人侵入。


即使是上原一族的附屬死神,想要進入內城區的話必須經過十三死侍其中一位的同意。


作為上原城的核心,內城區卻並沒有多少建築,隻有上原奈落的宅邸、議會院、研究院、雨隱高塔、秘術院、穢土義莊和十三死侍的居所等。


相比較外城區的繁華而言…


內城區實在是再簡單不過了。


整個內城區最高的建築就是雨隱高塔,也是上原城最中心位置,它坐落於上原一族家主的宅邸之內,隻是這裏卻常年來空無人煙,看起來隻是一座象征性的建築。


而在上原一族家主的宅邸附近,則是星羅棋布著十三死侍的居所,也是他們的修煉區域。


十三死侍。


這些死侍是上原一族的巔峰戰力!


每個死侍幾乎都擁有著隊長級死神的力量,其中甚至最強的幾位或許擁有著超越隊長級的力量!


第一席,宇智波斑。


第二席,千手柱間。


第三席,哥爾·d·羅傑。


第四席,愛德華·紐蓋特。


第五席,千手扉間。


第六席,猿飛日斬。


第七席,波風水門。


第八席,宇智波帶土。


第九席,宇智波鼬。


第十席,三代雷影艾。


第十一席,二代土影無。


第十二席,二代水影鬼燈幻月。


第十三席,四代風影羅砂。


這些曾經的亡魂全部都是上原奈落的藏品。


他們每個人都已經在原世界死亡,靈魂在屍魂界吸收著靈力,恢複著自己的巔峰力量甚至更進一步。


前四席無疑是最強的存在。


這些人的排名原本不分什麽先後的,隻是宇智波斑這個家夥或許是有點兒問題,一旦遇到千手柱間就非要爭個高低…千手柱間、愛德華·紐蓋特和哥爾·d·羅傑幾個人就比較佛係。


一般情況下,前四席從不出動。


他們四個幾乎每天都待在自己的居所修煉,他們的存在也是上原一族目前對外展示的頂點戰力。


其餘九席則負責處理上原城的所有大小事物。


作為曾經的二代火影千手扉間,自然毫不客氣地總攬了一切雜物,其實似乎也沒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


不得不說的是…


在千手扉間的治理下,整個上原城在瀞靈廷慢慢滑向了曾經宇智波在木葉的尷尬地位,每個人都會活成自己最討厭的樣子…


除了在表麵上管理著上原城的一切,千手扉間還暗中挑選了一批批死神進行過穢土轉生操控,安排他們潛伏在瀞靈廷的各個番隊!


任何一點風吹草動…


都不可能瞞得過千手扉間!


同樣…


千手扉間也兼領著秘術院和研究院,主要負責研究靈力的運用方式,破道、鬼道和縛道,幾乎沒什麽是千手扉間不去研究的…


而且…


似乎也沒什麽是千手扉間摸不透的。


數千年前,上原一族初創的時候是沒有什麽秘書院的,直到時間越來越久,為了儲藏千手扉間創造出來的各種禁術,他們不得不建造了一座秘術院。


這位曾經的二代火影…


在這些邪門歪道上的天賦,簡直就是強的離譜。


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管理的是靈術院,主要負責教學,除了火之意誌,他對於教育這方麵還是很有兩把刷子的。


四代火影波風水門統帥著所有上原城的死神,其他用來湊數的影負責協助他,他們負責裝點著上原城的表麵。


除了他們以外…


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鼬主要是負責保護上原奈落,或者說是在外界彰顯一下十三死侍的存在感…


十三位死侍。


每一位都物盡其用。


如果說十三死侍是上原一族的頂點…


那麽在背後支撐著他們站在頂點上的,那就是從數千年前就開始慢慢篡改整個屍魂界曆史的上原奈落!


這股龐大的勢力…


絕對不是瀞靈廷的護廷十三隊可以撼動的!


上原城,內城區。


上原奈落回到自己居所的時候,前四席死侍已經在這裏等待著他的歸來,他們每個人臉上的表情各異。


上原奈落在現世參加考核的時候,他們就在現世和屍魂界的夾縫中虛圈,阻截著想要襲擊上原奈落的大虛。


說實話…


這種事完全沒什麽必要。


畢竟藍染惣右介偷偷派出來襲擊上原奈落的大虛,幾乎都是基力安級別的大虛,哪怕是宇智波鼬和宇智波帶土也能輕鬆解決。


“哼,又去參加那些小孩子的考試…”


宇智波斑冷哼了一聲,嘴角勾出了一個邪惡的笑容:“真是無法理解,你這家夥為什麽總是喜歡扮成那副弱小的樣子…”


“如果表現出來太強大的力量,會讓太多人絕望吧?”


上原奈落輕笑著搖了搖頭,隨意地開口解釋道:“讓那些擁有著野心和機謀的強者因為畏懼,而不得不壓抑他們想要統治世界的野心,對他們來說未免也太殘忍了…”


“嗬,那才是善良啊…”


宇智波斑對此當然是不讚同,冷笑著開口反駁道:“哼,一手引出他們的野心,一手推動著他們站在高處…”


宇智波斑說到這裏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漸漸陰翳了起來:“在他們站在這個世界最頂點的時候,自以為實現了掌控世界的夢想,再將他們從天空上推入泥潭…”


“這不是挺好的嗎?”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上原奈落慢悠悠地開口道:“他們站在了世界的高處,看到了他們過去一生也不可能看到的風景,而我也維護了世界的正義與和平,這麽說的話,大家算是各取所需…”


“……”


宇智波斑陷入了沉默。


良久之後,宇智波斑才滿臉複雜地看著上原奈落:“你這家夥每次胡說八道的時候還真是一本正經啊…”


“好了,斑。”


千手柱間走到宇智波斑的身邊,拍了拍自己好友的肩膀,轉頭看著上原奈落輕聲開口問道:“話說起來,我們這一次捕捉到了指揮大虛襲擊你的黑手,一具亞丘卡斯級別的虛…”


說到這裏的時候,白胡子愛德華·紐蓋特和哥爾·d·羅傑讓開了他們的位置,露出了一頭癱倒在地板上的猙獰大虛。


亞丘卡斯級別的大虛…


哪怕是在虛圈內也不多見,這種級別的大虛在整個虛圈的地位之中位列第二階級,可以操縱最低級的基力安大虛行動。


這頭大虛似乎並沒有怎麽向前進化,如今它被千手柱間的明神門束縛著無法行動,還維持著它原本的猙獰模樣…


“看起來不怎麽樣嘛…”


上原奈落臉上頓時露出了些許嫌棄,慢慢地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道:“隻是派出一具普通的亞丘卡斯大虛來襲擊我,藍染隊長真是有點小家子氣了呢…”


“哼,這也不是沒有用處…”


宇智波斑走到了上原奈落的身邊,抱著自己的手臂慢吞吞地開口道:“千手扉間那個混蛋提議可以將它交給護廷十三隊,暗中引導他們找出幕後指使它行動的人…”


“沒用的。”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輕聲道:“如果把它交給護廷十三隊的話,護廷十三隊應該會從這頭虛的口中得到兜的名字…或許在它襲擊我之前,藍染就已經考慮過它被捕的結果了吧?”


“……”


地麵上的大虛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


這頭亞丘卡斯級別的大虛勉力抬起頭來,望著那個站在一群強悍的家夥中間的少年死神,顯得他的地位不凡。


那就是它被派來襲擊的目標…


這個少年死神還真是不簡單呢,竟然猜中了藍染大人的計劃,難怪藍染大人對於這次計劃也不報什麽信心…


在它被自己的主人藍染惣右介派來襲擊上原奈落之前就得到了命令,一旦被捕的話,可以想辦法誘導審訊它的人,將襲擊上原奈落的罪行轉移到藥師兜的身上…


這種事兒…


藍染做得非常熟練。


如果能夠誘導出護廷十三隊、藥師兜和上原一族繼續爭鬥的話,藍染完全可以隱藏在他們爭鬥的渾水之下,繼續自己的計劃。


這頭大虛掙紮著想要擺脫明神門的束縛,最終卻隻能無力的放棄,它仰起頭望著這群家夥,詭異地笑道:“你們這群家夥,想怎麽處置我…”


“怎麽處置?”


上原奈落伸出手指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他轉頭看著自己身邊的眾人:“話說起來,我記得研究院不需要亞丘卡斯級別的大虛了吧?”


宇智波斑咧了咧嘴,滿臉不屑地冷笑道:“哼,這種廢物有什麽值得研究的嗎?如果真的連這種廢物也需要研究的話,那麽負責研究院的家夥一定也是個廢物吧!”


“……”


眾人的表情漸漸微妙。


因為大家都知道誰負責的研究院。


千手柱間看著宇智波斑,他的眼神中有點兒惆悵:“斑…負責研究院的…一直都是扉間啊…”


“所以我才說他是…”


“好了。”


上原奈落擺了擺手,製止了宇智波斑可能說出口的爭執和詆毀,他慢慢朝著虛空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一柄斬魄刀凝聚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下一刻,上原奈落揮舞著自己的斬魄刀斬向了了這頭大虛的麵具頭顱!


刹那之間,這頭大虛的身體直接一分為二湮滅開來,這一刻的上原奈落和外界表現出來的溫和截然不同!


“哼…”


宇智波斑看著這一幕,似乎是想到了什麽,忍不住冷笑了一聲:“下手果然是毫不留情呢…還要給這家夥準備一下魂葬儀式嗎?”


對於上原奈落的某些舉動…


宇智波斑實在是有些看不太習慣。


作為曾經宇智波一族的家主,宇智波斑實在是無法忍受上原奈落這個家主的作風。


“當然要做魂葬。”


上原奈落眯起了自己的眼睛,掌心泛起了一張折紙,在他的手中翻湧變成了一束紙花。


上原奈落捧著這束紙花,慢慢低下頭露出了一個和善的笑容:“隻有保持良好的習慣,才不會在人前露出破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