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上原一族的秘辛
loading...

誰家學生出門帶著侍衛啊!


鬆本亂菊不會真的順著上原奈落的話頭繼續說下去,她還記得市丸銀提起上原奈落的時候滿臉凝重的神色。


一定不能為他們孤兒院的院長藥師兜招來禍患,絕對不能留下任何上原一族向藥師兜院長發難的借口!


誌波一心就沒這麽多顧忌了,他絲毫不在意自己副隊長的眼色,嘻嘻哈哈地拍了拍上原奈落的肩膀:“如果小奈落畢業以後能來第十番隊就好了啊…”


誌波一心說到這裏的時候,摸起了自己的下巴:“而且亂菊剛發現了一個不錯的小家夥,如果小奈落也能來的話,我們就有兩個天才新人了呢!”


“隊長,不要說傻話了!”


鬆本亂菊的額頭忍不住跳了跳。


誰都知道,這是絕無可能的事。


因為所有高層都非常清楚,依照上原奈落的身份,倘若他因為自己的懦弱個性不能成為隊長的話,最有可能加入的,應該就是總隊長山本元柳斎重國親自統帥的第一番隊。


“抱歉,奈落閣下,我們隊長太失禮了。”


鬆本亂菊合攏了自己的手掌,朝著上原奈落慢慢垂下頭,表示行禮致歉:“我們還要去執行任務,隻能暫時就此別過了。”


“那麽…再會。”


上原奈落微笑著揮了揮自己的手掌,帶著宇智波鼬和宇智波帶土兩個護衛踱步進入了瀞靈廷。


瀞靈廷的高塔之上。


山本元柳齋重國站在這裏。


山本元柳齋重國是整個屍魂界死神的頂點,不單單是指的他的地位,更是指的他的力量,他是整個屍魂界最強大的死神!


斬魄刀流刃若火…


號稱能夠焚盡世間的一切!


一旦讓這位老人將他的火係斬魄刀解放出來的話,整個屍魂界或許都不夠他一個人折騰…


這位老人…


絕對是屍魂界最強的死神!


瀞靈廷的高塔上。


山本元柳齋重國遠遠地望著慢慢踱步而入的上原奈落三人,微微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忍不住喃喃低語:“小家夥看起來比我們想象得更好相處呢…”


“是啊…”


一個人影走到了山本重國的身邊,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鏡,輕笑著開口道:“這一點從奈落閣下入學的時候就看到了吧…雖然我和上原一族的關係非常緊張,但是不得不說,這位奈落閣下的善良的確讓人生不出什麽敵意。”


“藥師兜。”


山本元柳齋重國微微偏過頭來,看著自己身邊的銀發青年,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希望你真的是這麽想的,這段時間以來,上原奈落似乎遭遇過幾次刺殺…”


“這種事我可是不知道呢。”


藥師兜迅速搖了搖頭,輕笑著開口反問道:“總隊長大人是在懷疑我嗎?我沒有理由去傷害一個願意對我露出善意的人啊…”


“最好是這樣。”


山本元柳齋重國的眼神陡然睜開,身上散發出了一股強橫的靈壓,壓製著藥師兜不得有任何動作!


山本元柳齋重國的聲音漸漸變得淩厲了起來,他沉聲繼續道:“老夫這樣遲鈍的人已經察覺到了屍魂界的暗流,掌握著穢土轉生之術的人,屍魂界內隻剩下了你和上原奈落…”


“這話可真是無從談起呢…”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笑著開口繼續辯解道:“前幾代上原一族的家主不也掌握著穢土轉生麽?”


“不。”


山本元柳齋重國的目光中閃過一道厲芒,他低聲繼續道:“作為零番隊的成員,你應該會知道上原一族的秘辛…他們一族成年以後的死神,一直以來永遠隻有一人。”


藥師兜的神色依舊未變,慢悠悠地開口代替山本重國出聲道:“是啊…那一族的秘辛…上原一族之所以每一代家主都壽命短暫卻實力強大,正是因為他們有一種傳承秘術…


上原一族的每一代家主,都會在他們的後代成年以後,犧牲自己的靈魂,將自己的靈力封印在至親血脈的死神身上,能夠讓後代盡快獲得強大的力量,從而永遠保護他們一族的豪門地位…”


所以…


一直以來,上原一族幾乎隻有一位真正的成員,其他的數千死神、乃至十三死侍,全部都不過是上原一族的侍從!


至於上原一族的傳承秘辛,是一個叫浦原喜助的小家夥發現了一份許多年前來自於大蛇丸留下來的殘缺禁術手稿。


上麵隻有禁術的效果。


正是這份殘缺手稿才讓屍魂界高層察覺到了上原一族可能在使用這種傳承秘辛…


當初屍魂界整個高層都險些被嚇到了。


他們也沒有想過上原一族的家主們為了自己的家族竟然敢於這麽犧牲自己的一切,單單隻是這份膽識,就無怪於他們能成為屍魂界最鼎盛的豪門!


原本這份秘辛是可以利用的…


可惜的是,上原一族的家主婚育都是機密。


在上原一族宣布更換家主之前,屍魂界幾乎沒有人知道上原一族的家主到底有沒有婚育,沒有人知道上原一族的家主究竟有沒有子嗣,這一族似乎也知道他們的弱點。


這也讓人很難針對上原一族布置什麽手腳。


可惜的是…


在上原奈落繼任家主以後,他並沒有掌握好自己身上得到的靈力傳承,就開始出麵行使了家主的權力…


這給了宵小之輩行事的機會。


現在聽到藥師兜說著上原一族的秘辛,山本元柳齋重國的眉頭皺得越來越緊,他冷聲開口接過藥師兜的話頭:“上原奈落的身上的確擁有著上原一族數千年積攢的靈力。


然而依照我們的觀測,還需要一段時間裏他才能迅速開始覺醒掌握體內的靈力,依照他的天賦,那個時候他至少也可能獲得超越隊長級別的力量…”


“是啊…”


藥師兜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低笑道:“所以想要暗殺奈落閣下的話,這段時間是最合適的機會。”


“沒錯。”


山本元柳齋重國注視著藥師兜,一字一句地甕聲開口道:“如果上原奈落被殺的話,整個屍魂界將會隻有你一人掌握穢土轉生…


唯有你擁有著暗害上原奈落的動機,唯有你知曉著上原奈落的弱點情報,唯有你作為零番隊的成員還在外活躍著,你讓老夫如何不懷疑你呢?”


“真是的…”


藥師兜搖了搖頭,忍不住失笑道:“我明天就會移植靈王之力,從此長居在靈王宮,山本閣下還要懷疑我嗎?”


“……”


山本元柳齋重國陷入了沉默。


如果藥師兜馬上要進行靈王血肉移植的話,從此以後他就再也不會出現在瀞靈廷內,而是待在靈王宮保護靈王的肉身,維持屍魂界和現世的平衡。


這樣的話…


似乎就不需要再過多警惕藥師兜了。


山本元柳齋重國希望藥師兜真的放棄過去的仇怨。


“好了。”


藥師兜緩緩轉身離開,隻留下了最後一句話:“不需要你們來催促我去移植靈王之力,我本身就對於傳說中的靈王很感興趣,畢竟我也很好奇這種不死不滅的力量呢…”


“……”


山本元柳齋重國沒有回應。


直到藥師兜離開以後,這位老人的神色才慢慢舒緩了下來,因為藥師兜的存在的確也對瀞靈廷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數百年前。


藥師兜來到了屍魂界以後,就在流魂街開了一家孤兒院,收養了不少流魂街的流浪兒,至今這家孤兒院還在運轉著。


許多流浪兒長大以後,大都進入了真央靈術院學習,畢業以後都成為了死神。


單單隻是現在算起來的話,藥師兜收留過的更木劍八和流浪兒草鹿八千流,已經成為了第十一番隊的隊長和副隊長。


最近一些,市丸銀和鬆本亂菊已經成為了副隊長;而且根據中央四十六室的決定,市丸銀會在近期升任為第三番隊的隊長。


除了這些隊長和副隊長以外…


還有許多年輕死神也都是出自這所孤兒院。


這原本都是好事。


這所孤兒院在流魂街非常有名,藥師兜也因此而變得十分受人推崇,讓他他在流魂街的威望非常之高。


毫不客氣的說…


藥師兜已經代表了死神平民群體的意誌。


然而藥師兜和上原一族數百年的矛盾從未消除,讓山本元柳齋重國有些擔心這些新生的死神們會成為藥師兜的工具…


隻要藥師兜願意長居在靈王宮的話…


那麽他和瀞靈廷的一切羈絆就會慢慢切斷了。


在山本元柳齋重國的注視下,藥師兜走下了高塔,慢慢踱步行走在瀞靈廷的街道上,他走得很慢很穩。


這個曾經險些引起屍魂界內戰的人物…


從背影上看起來,真的是一個再普通不過。


當然從正麵看上去的話,藥師兜也隻是一個普通人,唯一不同的地方,或許在於他的身上一直裝著自己製作的義骸。


“藥師兜閣下!”


正當藥師兜想要繼續前進的時候,一群死神攔住了藥師兜,為首的老人沉聲開口問道:“藥師兜閣下要去哪裏嗎?”


“雀部閣下…”


藥師兜的眼眸微微閃了閃。


因為阻止他離開瀞靈廷的人,是護廷十三隊第一番隊的副隊長雀部長次郎,也總隊長山本元柳齋重國的好友!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微笑著開口道:“我現在想去流魂街的孤兒院看看那些小家夥們…不可以嗎?”


“當然可以。”


雀部長次郎點了點頭以後,卻依舊攔在藥師兜的麵前,沉聲繼續道:“不過上原奈落閣下和兩位死侍似乎要經過這一帶…為了他的安全,這一帶需要暫時警戒起來。”


“……”


藥師兜沉默了一會兒,忽然笑著點了點頭:“好啊,我知道了,那我就在這裏多待一會兒…”


這些家夥…


還是擔心他在長居靈王宮之前對上原奈落不利麽?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藥師兜注視著一群警戒的死神,眼神微微眯了起來,嘴角的笑容漸漸多了一抹深意,真是一群十足的蠢貨啊…


踏踏踏踏…


一陣腳步聲越來越近。


在一群死神的注視下,上原奈落率領著自己兩個死侍慢慢走過了這條街道,直到路過藥師兜和第一番隊的時候,上原奈落的腳步慢慢地停了下來。


上原奈落轉過身去,看著藥師兜和雀部長次郎等人,慢慢歪了歪頭眯起了自己的眼睛,露出了一個陽光溫暖的笑容。


“下午好,諸位前輩。”


“……”


一群死神們有些不知所措。


因為在屍魂界這麽有禮貌的家夥也是很少見的啊!


“今天下午的確過得很好呢…奈落閣下。”


藥師兜忍不住輕笑了一聲,他慢慢看向了上原奈落,露出了一個同樣溫暖的笑容,作為對上原奈落的回應。


明明藥師兜也在和善地微笑著…


然而在雀部長次郎的心裏有些打鼓,不由自主地將藥師兜的危險等級不斷調高,這家夥怎麽可能會對上原一族的人溫和起來!


“那麽我先走了。”


上原奈落看著藥師兜,臉上露出了誠懇的模樣:“如果有機會的話,希望藥師兜閣下能抽空來我們一族做客,消除我們之間過去產生的那些不愉快…”


這個態度…


這位小家主的態度真的放得很低。


隻不過他誠懇的邀請並沒有得到想要的回應。


“那還真是可惜呢,奈落閣下…”


藥師兜扶著自己的鏡框,他的鏡片上閃過了一絲亮光:“明天我要去一個隱秘的地方修行很長時間…未來我們之間應該沒什麽機會再見麵了。”


“這樣嗎?”


上原奈落的臉上露出了些許遺憾,他慢慢歎了一口氣,才點了點頭:“那麽,我就先告辭了。”


說完之後。


上原奈落又衝著雀部長次郎和一群第一番隊的死神們點了點頭,甚至挨個告辭,才帶著宇智波鼬和宇智波帶土兩個死侍慢慢離開。


“真是有禮貌的小家夥!”


雀部長次郎看著上原奈落的背影,忍不住甕聲開口誇讚了一句:“如果除了小家夥不該過份擁有的那份善良,其他哪個方麵,看起來都是無可挑剔的天才死神啊……”


“是啊,我也這麽覺得。”


藥師兜眯起了自己的眼睛,微笑著點了點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