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就當還我老師欠的恩了!
loading...
聽到靜音的話,上原奈落忍不住看向了坐在他對麵的女人:“綱手前輩是忍界最負盛名的醫療忍者,也沒有辦法嗎?”

“靜音的醫術和我的醫術並沒有什麽區別。”

綱手搖了搖頭,看了一眼正在輝夜君麻呂,輕聲道:“靜音都束手無策的話,我也不可能提出有效的醫療方案。”

因為她現在的特殊情況,無法給人看病。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站起身來認真地衝靜音鞠躬:“雖然我早就有了心理準備,還是要感謝靜音小姐…”

上原的確沒對綱手抱有太高的期望。

未來的大蛇丸是一個集忍術、禁術、醫療、物理、生物、神學和化學為一身的大科學家,依舊對君麻呂體內的血繼病束手無策。

綱手這種專精於醫療忍術的忍者,想來也不太有可能治好他。

而且現在的綱手還是一名恐血症患者。

果然,萬一這個幾率太低了。

輝夜君麻呂看到上原的動作之後,也朝著靜音恭敬地行了一禮:“多謝靜音小姐,這裏感激不盡…”

對於救死扶傷的醫生,應該抱有敬重。

靜音神色尷尬地製止了他們的動作,輕聲道:“請務必不要這樣,沒有能夠提出治療方案已經是我們醫療忍者的失職了,我隻能提出一個建議,讓他多補充一些人體內必要的營養吧!”

“好的,我記下了。”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指了指自己身前還剩下的那一摞摞錢,輕聲道:“這些就留下來,當作靜音小姐的診費吧!”

靜音連忙推脫道:“這怎麽好意思…”

綱手一拳砸了下去,臉上有些不滿道:“喂,小鬼,這可是我們賭局要用的錢!”

綱手這女人的腦回路真是無法理解!

為了能進賭場總是去借錢躲債,現在上原把錢送給她,她又非要拉著上原繼續賭,正大光明地把錢輸給她。

“抱歉,綱手前輩,我們還要趕路。”

上原奈落輕笑著看向了靜音道:“綱手前輩總是輸錢,生活會過得很拮據吧?靜音小姐留下用來衝抵兩位的生活費吧!”

綱手聽到這句話,她的臉上頓時滿是怒意:“喂,上原小鬼,你以為我們是出來乞討的嗎?!”

靜音:“……”

“不。”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看著滿臉慍怒的綱手,認真地解釋道:“當年我的老師也曾經在戰爭中接受過綱手前輩的恩惠,現在就當作是我們的回饋吧!”

綱手的神色頓時有些錯愕。

她沒有想到上原竟然還有這番說辭。

要不要問問這小鬼的老師是誰來著,教出這麽一個知恩圖報的弟子,有朝一日見到上原的老師,她是不是可以借點錢什麽的…

綱手有時候比誰都正直。

有時候實在沒什麽節操可言。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告辭了。”

上原奈落彬彬有禮地打過招呼之後,帶著輝夜君麻呂轉身離去。

綱手不無遺憾地望著他們遠去的身影,嘖嘖感歎:“除了大爺爺,這還是第一個能和我玩得開心的人呢…”

“綱手大人,人家還沒有成年啊!”

靜音滿頭黑線地收起了上原留下來的錢。

靜音倒是真的對上原的大方很有好感:“那個小家夥人真的很好,他應該是為了報答綱手老師之前救過他的老師的恩惠,這兩天才會故意輸給綱手大人吧?”

“哈?”

綱手頓時對靜音的話大為不滿,一拳砸在了靜音的腦袋上:“你說什麽,我可是堂堂正正從他手裏贏過來的!”

靜音捂著腦袋附和幾句:“是是是…”

“不過那個小鬼真有意思…”

綱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角,輕笑道:“靜音,你以為給你送錢的都是好人嗎?大蛇丸那家夥以前也經常借給我錢,從來沒有主動要債!”

“……”

一個半小時後。

上原奈落和輝夜君麻呂重新跟上了隊伍。

隊伍裏的眾人隻是看著上原的臉色就已經知道了他和綱手的賭局結果,幹柿鬼鮫和鬼燈滿月識趣地沒有開口。

桃地再不斬是個不要命的,他看了看上原,冷笑道:“小鬼,又把錢輸光了嗎?”

“……”

上原奈落抬眼看了一眼桃地再不斬,暗暗把他的名字記了一筆,這麽多人都沒開口,就你話多?

然而看到眾人的目光匯聚他的身上,上原出聲解釋道:“我看那個女人實在可憐,就施舍給了她一點錢,當年我的老師也受過她的恩惠,坐視她過著貧苦的生活也不太好。”

這話說的跟真的一樣。

好像也確實算是事實。

不論輸給綱手的錢還是留給靜音的生活費,算是還了小南當年拿了人家幹麵包的人情。

桃地再不斬本來還想再整幾句嘲諷的話,但是看到了上原奈落不善的眼光,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白的臉上有些緊張和不安,他看了一眼有些失落的輝夜君麻呂,輕聲問道:“上原,君麻呂的病可以醫治嗎?”

“綱手也沒有辦法。”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看了一眼落寞的輝夜君麻呂,輕聲道:“不過我猜測他可能是缺鈣吧?鈣鐵鋅硒維生素,可能都缺?”

“…缺…缺什麽?”

白和輝夜君麻呂的眼神中有著大大的不解。

“反正就是缺營養吧!”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額頭,想起了前世那些稀奇古怪的廣告,歎了一口氣道:“這兒也沒什麽新蓋中鈣,先讓他多喝點兒牛奶吧!等我將來想想辦法…”

屍骨脈的血繼就是聚集人體骨中的鈣質,從而讓骨頭變得堅硬異常,上原也搞不清楚血繼病的本質。

不過他也不慌。

這個忍界許多無法用科學解決的事,那就隻能用查克拉解決,查克拉解決不了的事,那就看看係統有沒有辦法解決吧!

說不定將來會抽到什麽稀奇古怪的技能呢?

如果連他的外掛都沒辦法解決君麻呂的病情,那麽君麻呂也隻能自求多福了。

上原奈落心中歎了一口氣,看了一眼自己係統的兩個支線任務,這兩個任務都不是那麽快能夠完成的。

支線任務:讓白活下來(0/1),獎勵未知。

支線任務:讓輝夜君麻呂活下來(0/1),獎勵未知。

根據上原的猜測,隻要他讓白和輝夜君麻呂度過十五歲的壽命劫難就可以完成,白今年才十一歲,輝夜君麻呂也隻有十歲。

白的問題不必擔心。

君麻呂的事也無需著急。

隻要這段時間上原奈落仔細尋找係統麵板裏麵那些可能帶來治療技能的任務,應該就有希望解決君麻呂的病情,還可以解決鬼燈滿月可能會患上的疾病。

上原奈落又不由得看了一眼前方的鬼燈滿月,這個十三歲的忍刀七人眾,竟然連這種支線任務都混不上,人氣在二次元裏麵未免也太低了吧?

跟綱手比起來真是天差地別啊!

如果不是因為身邊帶著一群忍刀七人眾回去複命,上原奈落還真有點兒想留在綱手身邊,完成幾個不好直說的支線任務…

說不定裏麵就有醫療技能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