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這不是遊戲,不用跟我在這兒走流程!
loading...

上原奈落來了!


這句話有點兒像狼來了一樣讓整個納薩力克大墳墓緊張了起來,每個npc都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上原奈落碾壓他們的過去!


飛鼠的嗓門微微有些卡殼,他才剛剛想要宣布自己接下來的計劃,就被夏提雅的這一句話給打斷了。


這個時候…


上原奈落來納薩力克大墳墓該怎麽辦?


雖然不知道上原奈落穿越到這個世界以後,他的戰力還保存了多少,但是從他毫無壓力地屠戮了十幾萬玩家來看,似乎解決整個納薩力克大墳墓應該沒什麽問題…


飛鼠沉默了一會兒,立刻想到了解決的辦法,他沉聲開口道:“暫時先躲進世界縫隙,不要被發覺我們的所在…”


世界縫隙。


這件隱匿的世界級道具,才是他們安茲烏爾恭公會的底牌,隻要躲進世界縫隙,就絕對不會被上原奈落發現。


飛鼠和烏爾貝特共同約定的最後一步。


哪怕是在這個世界遇到了什麽危險,他們安茲烏爾恭公會都能完整地保存下去。


“夏提雅的話…”


飛鼠思索了一會兒,沉聲道:“等到上原奈落離開以後,我們再把她複活過來吧…”


幸好…


公會倉庫還有數量不少的遊戲金幣。


隨著飛鼠打開世界縫隙,帶著雅兒貝德、亞烏菈、馬雷和塞巴斯蒂安等人紛紛躲了進來,重新吟唱咒語將世界縫隙隱藏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


一陣腳步聲出現在了王座大廳。


上原奈落像是拎著小雞仔一樣,拎著全副武裝的夏提雅走了進來,他甩手將這位吸血鬼始祖擲在了地上。


上原奈落摸著自己的下巴,打量著王座大廳的環境:“唔,躲起來了嗎…竟然能夠隱匿到這種程度…”


這種遊戲道具就是麻煩…


當初在那些遊戲的策劃不知道腦子怎麽想的,竟然開發出這麽bug的道具,絕對隱藏這種屬性都能搞出來…


“嗬嗬嗬嗬…”


夏提雅的臉上閃過了一抹瘋狂的笑意,滿臉不屑地望著上原奈落:“殺害了佩羅羅奇諾大人在內的四十位無上至尊的你,還想要傷害最後一位無上至尊嗎?別做夢了啊!”


“這句話說錯了,重來一遍。”


上原奈落俯身蹲在了夏提雅的身邊,慢悠悠地開口道:“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世界的安寧,怎麽從你的口中,說的我好像是個反派一樣?”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好笑呢!”


夏提雅臉上的笑容更加瘋狂,仿佛是聽到了什麽天大的笑話:“曾經發動過毀滅世界的大災變的你,怎麽好自稱是為了世界的安寧啊哈哈哈哈哈…”


這些npc覺醒了自己的智慧以後,的確變得比過去活潑多了,至少在遊戲世界的夏提雅絕對不敢這麽強硬地開口嘲諷,隻會按照佩羅羅奇諾的設定說話。


現在的夏提雅真像個活生生的人…


而且是根據佩羅羅奇諾的設定生成的,一個佩羅羅奇諾心中應該具有反差萌的蘿莉,隻是她真正的本體是個怪物…


“算了。”


上原奈落坐在了王座大廳的座位上,慢悠悠地開口道:“那麽我們就開始玩個有趣的遊戲吧…”


“嗯?”


夏提雅的眼神中閃過了一抹困惑。


下一刻,夏提雅的臉上閃過了一抹潮紅,猛地夾緊了自己的雙腿,手掌緊緊地抱在了自己的胸前,滿臉嫌惡地開口道:“哼哼哼哼,一無所獲之下,終於開始覬覦我的身體了嗎?竟然想要在這裏拿我這個戰利品發泄了嗎…”


“閉嘴!”


上原奈落的臉色黑了黑。


安茲烏爾恭公會的那群家夥都製造出了什麽奇奇怪怪的npc,當初竟然沒有被判為違禁,實在是遊戲公司的製度太寬容了…


製造出夏提雅的佩羅羅奇諾…


早知道就對他進行封號處理了!


正當上原奈落一樣嫌棄夏提雅的時候,世界縫隙的飛鼠和一群npc們也躲在裏麵在觀察著外界的他們。


“哼…”


雅兒貝德冷哼了一聲,滿臉不悅地開口道:“夏提雅那個賤人隻要想到什麽就會興奮起來…”


“呃…”


每個人的臉上隱隱有些尷尬。


即使是同為女性的亞烏菈也有些無語。


飛鼠的表情隱隱有些古怪,他似乎是下意識地就抓住了重點:“等等,為什麽要用也…”


“討厭啦,飛鼠大人!”


雅兒貝德的臉上閃過了一抹紅暈,她掃視了一下周圍的人,慢慢地靠近了飛鼠,小聲地嘀嘀咕咕道:“飛鼠大人,要是他們在外麵…我們是不是也…”


“……”


飛鼠的下巴額骨有些驚愕地僵住。


差點兒忘了…


翠玉錄當初製造雅兒貝德出來的時候,為她設定的人設是個碧池,不論是說什麽話題都能自然而然地說起葷話…


可惜的是…


飛鼠是個不死族玩家。


他的渾身上下隻有骷髏身體。


下一刻,正當飛鼠可恥地有些害羞的時候,他的身上陡然泛起了一團光芒,這是一個buff的光芒。


強製冷靜。


不論遇到什麽事都能冷靜下來。


哪怕是想到什麽羞羞的事也能在瞬間冷靜下來,直接進入無欲無求的賢者狀態。


“這個被動技能還在啊…”


飛鼠的心裏閃過了一抹慶幸,下一刻他的聲音重新變得嚴肅莊重了起來:“好了,現在我們先看看上原奈落到底想做什麽吧!”


王座大廳之內。


上原奈落從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個沙漏,慢悠悠地放在了桌子上,輕聲開口道:“時間沙漏,世界級道具,能夠控製我們周圍的時間進行加速…”


上原奈落注視著夏提雅,繼續解釋道:“這座時間沙漏最多能夠將一年的時間壓縮成為一分鍾,可以持續壓縮兩個小時…


也就是說,我們待在這裏像度過兩個小時的時候,外界和他所在的地上就已經變成了一百二十年後的模樣,看看一百二十年後,他會不會出現。”


“一百…二十年?”


夏提雅的表情隱隱有些驚愕。


下一刻,夏提雅像是聽到了什麽好笑的笑話一樣,忍不住開口道:“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有意思啊,難道你想要和身為不死族的飛鼠大人比拚自己的壽命嗎?”


“不。”


上原奈落慢悠悠地搖了搖頭,好整以暇地開口道:“我隻是在想,即使他是不死族的話,心理上作為一個普通人類一直待在一個地方的,不會覺得太膩嗎?”


“……”


夏提雅的臉上遲疑了一會兒,仿佛沒有聽懂這種事,她皺眉開口問道:“為什麽你這家夥還要來納薩力克!”


“一個約定。”


說到這裏的時候,上原奈落慢吞吞地開口繼續道:“塔其·米離開之前和我做了一個約定,他說自己相信飛鼠一定能夠脫離我的威脅,所以我才會過來,履行我們的約定。”


“……”


夏提雅陷入了沉默。


而在世界縫隙之內。


飛鼠和一群npc們終於體驗到了度日如年的感覺,他們在世界縫隙內已經待了不知道多長時間。


甚至專門放置了一個鍾表進行計時。


就在上原奈落和夏提雅說了幾句話的時間,鍾表指針已經走了很長時間了,他們躲在世界縫隙了裏一年多了…


然而飛鼠卻表現得異常沉穩。


作為一個不死族,他不需要去吃東西,也不怎麽需要休息,隻需要安穩地待在世界縫隙裏修煉自己的魔力就夠了。


其他npc也無所謂。


不論是哪個npc,都擁有著悠久漫長的壽命。


當然,枯燥是難免的…


一年多的時間,他們才聽完了上原奈落和夏提雅的幾句對話,這才是他們最難受的地方!


“約定…”


飛鼠終於花費了一年的時間,聽完了上原奈落的話,他仿佛像是破譯密碼一樣,將自己在一年的時間裏聽到的每一個字符記錄了下來,一點點地拚出了所有的話。


一群npc們也圍在了飛鼠的身邊。


單單從意思上來看的話,似似乎非常容易理解,那就是上原奈落和塔其·米立下了一個約定,塔其·米相信飛鼠能夠脫離危險,解決掉上原奈落帶來的威脅。


這一點…


感覺有點兒不太真實。


因為整個安茲烏爾恭公會中戰鬥力最強的塔其·米,麵對上原奈落都沒什麽辦法,他為什麽會相信飛鼠能夠解決呢?


說句實話…


飛鼠認為自己脫離上原奈落威脅的辦法,就是一直躲在世界縫隙之內,直到上原奈落離開納薩力克大墳墓…


問題是…


這家夥手裏竟然還有時間沙漏這種世界級道具!


這也就意味著上原奈落在納薩力克大墳墓待兩個小時的時候,他們卻要感受一百二十年的枯燥和無聊!


不,不對…


畢竟上原奈落早就得到了198件世界級道具…


不論他到底拿出什麽都很正常吧!


這就意味著他一個十幾級的不死族玩家,拿著兩件世界級道具,其中一件還是毫無戰力的隱匿道具,去和一個手握著198件世界道具的頂級世界boss在鬥爭…


這種事怎麽想都覺得不可能贏得了啊!


正當飛鼠還在冥思苦想的時候,塞巴斯蒂安忽然在旁邊開口道:“飛鼠至尊大人,塔其·米大人既然選擇相信您的話…有為您留下什麽消息嗎?”


作為塔其·米的製造者,塞巴斯蒂安選擇無條件相信自己的造物主,理所當然會想要通過塔其·米留下的隻言片語進行揣測。


“有。”


飛鼠慢慢點了點頭,甕聲開口道:“第一條消息,一切都是上原奈落的陰謀,不論是我們來到這個世界還是其他的什麽,應該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陰謀;


第二條消息的意思,大約就是上原奈落是個惡劣的家夥,雖然做了什麽壞事,但是似乎是個好人;


第三條消息,懷念我們第一次見麵的場景…”


這些消息…


似乎根本判斷不出什麽有效的訊息。


塞巴斯蒂安沉默了一會兒,慢慢看著飛鼠,繼續道:“那麽…飛鼠大人還記得您和塔其·米大人第一次見麵的場景嗎?”


“當然記得。”


飛鼠點了點頭,用自己的指骨摸著自己的下顎開始回憶:“那也是我和泡泡茶壺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她吵著要試一下自己防禦力,結果我們就被上原奈落秒殺了…


後來我們在複活點的時候,遇到了同樣被上原奈落追殺的塔其·米,隻是因為塔其·米的身上有著世界級道具,還被上原奈落那家夥堵了我們的複活點…


最後…”


說到這裏的時候…


飛鼠的聲音慢慢停了下來。


這一刻,飛鼠似乎是想起了什麽。


在一群npc詫異的注視下,飛鼠還在慢慢沉思著,隻是他拿不定主意究竟應該怎麽辦,到底是選擇相信塔其·米,還是選擇就這樣繼續躲下去…


良久過後。


飛鼠開始吟唱起了自己的咒語。


正當一群npc想要攔住飛鼠,不要讓他犯險的時候,飛鼠卻揮手製止了他們,輕聲開口道:“你們不知道裏麵的故事,不要阻止我…我會一直相信自己的朋友。”


即使曾經因為塔其·米過份相信別人,最終導致他們世界級道具的丟失,讓整個安茲烏爾恭公會損失巨大…


從此塔其·米也變得沉寂,失去了話語權。


或者說從那個時候開始,塔其·米就漸漸在線時間越來越少,他想要離開遊戲更多的不是因為家庭的原因,而是因為他失去了安茲烏爾恭公會其他朋友的信任。


世界縫隙打開了。


飛鼠自己從世界縫隙中走了出來,拿出了另一件世界級道具,朝著上原奈落示意了一下,慢慢地丟在了地上。


這是


“……”


上原奈落的臉色黑了黑。


這是yggdrasil遊戲中,世界boss上原奈落的機製,隻有玩家將世界級道具丟在地上,上原奈落就會停止攻擊。


接下來就是先交易一件世界級道具…


“白癡…這不是在遊戲!”


上原奈落忍不住扶了扶自己的額頭。


飛鼠的表情錯愕了一會兒,似乎是感覺好像猜錯了,正當他心裏有些慌張的時候,上原奈落搖頭歎了一口氣。


“你的命運之戒。”


上原奈落慢慢伸手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枚戒指,遞給了麵前的飛鼠:“好了,這裏不是遊戲世界,我們不用走流程了,這一場約定,是你們贏了。”


按照上原奈落的設定。


隻要交給上原奈落兩件世界級道具,就再也不需要擔心他的襲擊,這是烏爾貝特和塔其·米兩個人陰差陽錯之際,兩人合作為飛鼠留下來的保障。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