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承載著曉之光明的少年
loading...

曉組織的校服,挺帥氣的。


或許是因為上原奈落的演技用力過猛,直接導致了小南不願意讓他沾染曉組織的黑暗,想要讓他擁有一個光明的前途。


上原奈落沒有得到新衣服,隻能用些許羨慕的目光望著宇智波鼬披上那身紅雲黑袍。


小南看了一眼滿眼羨慕的少年,伸手揉亂了他的頭發:“奈落,你的未來會很光明。”


“其實就這樣也挺好的。”


上原撇了撇嘴,隨口嘟囔了一句。


然而當他看到小南又掏出了兩瓶紫色的指甲油遞給宇智波鼬的時候,臉皮忍不住抽了抽。


曉組織的妝容,一定要這麽濃嗎?


男人也要塗抹指甲油麽?


小南望著宇智波鼬平靜地接過指甲油,忽然開口對著他說道:“宇智波鼬…以後離上原遠一點,如果被我看到誰想傷害他的話,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


宇智波鼬垂下頭看了一眼站在小南身邊的上原奈落,微微點了點自己的腦袋。


“小南前輩,合理的戰鬥也能讓小孩子成長得更快啊!”


站在宇智波鼬旁邊的麵具男倒是饒有興致地望著上原,開口道:“感覺這個小鬼的紙牌投擲和小南前輩的紙遁秘術很相似,該不會是小南前輩的弟弟什麽的吧?”


“……”


淺藍色頭發的女人皺了皺眉頭,既不回答,也不否認,出聲驅趕著他們道:“如果你們沒有什麽事的話,可以離開了。”


“好好好!走了走了,我要去買丸子!”


麵具男抱著自己的腦袋,吹著口哨離開了。


至於宇智波鼬,他剛剛加入組織,會暫時住在組織的秘密基地,等待佩恩將他分配到哪個戰鬥小隊。


因為剛才麵具男的話,小南突然對上原奈落的能力有些興趣。


她也想知道上原現在的力量,竟然能夠在一場留有餘地的切磋中,和一個訓練有素的木葉叛忍打成平手。


當小南看到上原奈落手中的卡牌時,伸手接了過去,低頭望著卡牌上的圖案。


那是一張紅桃k。


“這是賭場上用的紙牌?”


小南的臉色微微轉冷,她看著上原的目光漸漸有些不滿,冷聲道:“你…沾染了賭博嗎?”


“…不是。”


少年攤了攤手,開口解釋道:“因為小時候家裏買不起手裏劍,隻能用廉價的紙牌練習手裏劍投擲,現在已經習慣了,而且也開發出了能夠借用紙牌戰鬥的術式。。”


除了這麽說,也不好解釋啊!


畢竟卡牌大師的投擲技術還是挺實用,旁的不說,單單是卡牌爆炸的效果就相當於起爆符爆炸的威力。


“這樣麽?奈落,以後你就做我的弟子吧!”


小南攤開了自己的手掌,一張張折紙從她的手掌上飄了出來,化作一隻隻紙蝴蝶,圍繞著他們翩翩飛舞。


小南操縱著一隻紙蝴蝶落在她自己的指尖,輕聲道:“我的紙遁秘術和你的紙牌在性質上比較相似,剛好我可以教給你很多用紙張戰鬥的方式。”


不但是為了教導他成長,也是為了曉之意誌的傳承。


“……”


上原奈落有些恍惚,這事兒中間是不是有什麽誤會,以他的實力,還需要什麽老師嗎?


隻是如果想要在曉組織繼續待下去的話,他似乎是不太合適拒絕小南。


“那麽,請小南大人多多關照了!”


上原奈落的腦袋裏又跳出來了一個稀奇古怪的支線任務已完成,這些他都沒有去仔細翻看過。


任務完成:成為小南的門下弟子(1/1),金幣+150。


就這麽點兒錢,當他是要飯的嗎?


依照上原奈落對係統支線任務的理解,他勉強明白了係統的運行機製,越是被大眾接受的任務,完成的獎勵越豐厚。


小南蹲在上原奈落的麵前,幫他整理著身上的衣服,聲音漸漸有些柔軟:“奈落,以後…叫我老師。”


“…是,小南老師。”


上原奈落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從善如流。


其實小南的身上並沒有什麽做老師的天賦,這個女人想來想去,不知第一堂課教給上原什麽忍術,決定依靠她以前那位老師的教學方法,進行一次戰鬥測試。


雖說小南的老師是木葉忍者,但是她並沒有經曆什麽搶鈴鐺測試,而是與隊友合力擊敗老師的影分身。


顯然,她也打算這麽做。


小南撩了撩額上的頭發,輕聲解釋道:“過幾天,我會對你進行測試,讓我的紙分身和你進行一場戰鬥,決定教授給你哪些忍術,以及判斷你是否能夠參加我們的下一次任務…”


“任務?”


“對。”


小南點了點頭,手掌搭在了上原的肩膀上,低聲道:“我們為曉以前的成員、為你的父親複仇的任務…我不希望你活在仇恨之中,但是這些事我認為還是需要讓你知道,因為有些事不應該被塵封在時間之中。”


“……”


上原奈落局促地點了點頭。


其實那些事他全都知道,甚至他所了解的真相,比小南和長門看到的更多、更深、更遠。


所以,又是考驗演技的時候麽?


小南的臉色緩緩沉了下來,神情漸漸變得有些清冷,一字一句道:“十二年前…殺死了曉其他成員的人,是雨隱村的首領山椒魚半藏和木葉村的高層誌村團藏。”


“什麽?”


上原奈落的臉上恰到好處地露出了一絲驚訝:“所以…我們要去進攻木葉還是去進攻雨隱?”


佩恩聽到了這裏,走過來站在了他們身邊,沉聲道:“小南,直接把任務告訴他!上原奈落必須參與到這次的任務之中,這是他生來的命運。”


“不可以,奈落的實力參與進來或許會有危險…”


小南第一次和佩恩產生了正麵衝突:“我必須要先對他進行測試,保證他能在任務之中活下來。”


“如果他在這次任務中戰死了,那是因為他的力量太弱小,不配在這個世界活下來!”


“佩恩!”


小南猛地抬起頭,凜然不懼地與他對視了一會兒,終究還是低下頭來,輕聲道:“我還記得自來也老師的教導,年輕的孩子才是未來的火種…而且,奈落也是唯一一個。”


自從彌彥戰死之後,這是她第一次違抗佩恩的意誌,這種事,很久很久沒有發生過了。


這個少年的出現就像一道光,照出了他們的過去。


讓小南從此知道,她的身上還背負著一種責任,她要讓那個曾經想要照亮忍界的拂曉意誌,繼承到上原奈落的身上。


“……”


橙發男人沉默了一會兒,轉身離去,隻在雨中留下了一句話:“隨便你吧!為了這場戰爭我們準備了十二年,有沒有一個小鬼的參與,對結果並沒有影響。”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