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無所不能的上原大人是個大肥羊啊…
loading...

“喂,小鬼!”


綱手忽然打開了窗戶,看著旅店外的上原奈落高聲問道:“差點忘了問,你是哪個村子的忍者?叫什麽名字!”


“……”


上原奈落臉色又難看起來。


這女人難道還想逮住他薅羊毛?


綱手俯身趴在窗戶上,胸口被擠壓得有些變形,她饒有興致地笑道:“我隻是一個流浪忍者,又不會妨礙到你執行任務…”


上原奈落終於抬起頭,看著綱手輕聲道:“傳說中的三忍之一的綱手前輩也是流浪忍者麽…那木葉的三代目火影未免有點兒有眼無珠吧?”


綱手一點也不生氣,反倒頗為讚同地點了點頭道:“對啊,老頭子年紀大了,他不僅眼神不好,腦子也不行呢!”


綱手對三代火影向來沒什麽敬意。


要是三代火影猿飛日斬就在綱手的眼前,她還能說出幾句更難聽的話來。


“這麽說,木葉很快就會有新的火影了嗎?”


上原奈落仰頭望著綱手,露出了一個神秘莫測的微笑:“不如我們來賭一場吧,我很看好綱手前輩會成為木葉的下一任火影啊!”


“嗬…”


綱手呼出一口熱氣,俯視著上原奈落輕笑道:“小鬼,至少你也要猜個靠譜的人選啊,我怎麽可能對火影那種東西感興趣…而且你還有錢嗎?”


“……”


上原奈落臉上自信滿滿的笑容僵住,果然手裏沒有錢就是不能硬氣地說話啊!


“輸給你是命運的選擇。”


上原歎了一口氣,抬起頭望著春風滿麵的綱手道:“罷了,當命運來臨的時候,沒有人能夠反抗它的意誌。”


當然,除了掌握命運的上原自己。


說完這句話之後,上原奈落朝著綱手匆匆揮手告別,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窗邊的綱手臉色消沉了下來,她隻是望著窗外的黑夜,身體一點點地滑落在地上。


“…命運麽?”


綱手的眼角蓄積著淚水,用力捂著自己的胸口,她的臉上有些頹唐和悲傷:“靜音,收拾一下東西,我們明天離開這裏。”


“哎?綱手大人?”


靜音驚詫地走過來,看到癱坐在地上的綱手,上前就要扶她起來:“綱手大人,出什麽事了嗎?”


“沒有。”


綱手伸出自己的手掌,撫摸著靜音的臉頰,輕聲道:“我擔心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去收拾一下東西吧!”


從小學習賭博之後,綱手一直以來都是逢賭必輸,哪怕是麵對千手柱間那樣的爛賭鬼,她的運氣也差得驚人。


她偶爾也會贏一次。


每當她贏的時候,就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然而就在剛才的賭局之中,綱手幾乎是連戰連捷,贏得上原奈落懷疑一生。


誰知道她繼續待在湯忍村會發生什麽事?


上原並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話成功讓綱手的好心情消弭得無影無蹤,他隻知道命運是個很神奇的技能。


當他開啟了命運之後,一個個人影化作一張張小臉出現在他的大腦之中,方圓一百公裏內所有人的位置都盡在掌控。


上原很快就找到了幹柿鬼鮫和鬼燈滿月等人的位置,一張張卡牌出現在了他的腳下…


命運的傳送功能,啟動!


湯忍村最豪華的溫泉旅店。


幹柿鬼鮫坐在旅店的樓上修理著鮫肌,時不時地低頭看一眼在溫泉浴池裏的同伴,他的耳邊忽然傳來一陣切牌聲。


幹柿鬼鮫猛地抓住鮫肌轉過頭去,恰好看到了讓他的小眼睛險些驚掉下來的一幕!


房間的地板上憑空出現了一張張卡牌,每一張卡牌交替重疊著組成了一片半米左右的圓形區域。


下一秒,上原奈落出現在了卡牌之上。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這就是上原的新技能命運附帶的傳送功能,隻要幹柿鬼鮫就在命運覆蓋的範圍之內,他就可以直接傳送過來。


幹柿鬼鮫頓時鬆了一口氣,臉上多了一些好奇,輕笑著問道:“上原大人,這是一種時空間術式嗎?”


“嗯。”


上原奈落也不否認,甩手遞給了幹柿鬼鮫一張紙幣,那是綱手覺得他可憐施舍給他的:“這是你給我的那筆錢剩下的。”


“…隻有五百兩?”


幹柿鬼鮫臉上無比精彩。


即使鬼鮫沒有刻意計算過自己完成任務的委托金,也有個大致的數字,可是足足幾百萬兩的錢啊!


幹柿鬼鮫忍不住道:“上原大人今天輸掉了幾百萬兩嗎?聽起來更像是傳說中的肥羊呢…”


“閉嘴!”


聽到那個屬於綱手的稱號,上原奈落的臉色一黑,心情又有些陰鬱,悶聲問道:“哪個是我的房間?”


“隔壁那間最大的。”


幹柿鬼鮫連忙略過自己的金錢打水漂的話題,輕笑著開口道:“上原大人,不去溫泉裏待一會兒嗎?這可是湯忍村最豪華的溫泉旅館,普通上忍也不舍得輕易來這裏消費的!”


“不了,心情不好。”


上原奈落的身體宛如潛水一般沉入了牆壁。


等到鬼鮫臉上的訝異消退之後,上原早已利用蜉蝣之術穿越了厚重的牆壁,抵達了自己休息的房間。


命運傳送和蜉蝣之術的神奇,簡直顛覆幹柿鬼鮫對於忍術的認知,讓他心中的敬畏又添了幾分。


然而幹柿鬼鮫又想到上原奈落鬱悶的表情和輸掉了幾百萬兩,忍不住笑著自言自語道:“哈,看起來我們這位新上司並不是那麽完美無缺呢!”


幹柿鬼鮫沒有因為上原奈落輸光了他的錢而生氣,反倒是覺得上原多了幾分生活的氣息,不像他們原本相處的時候,讓人有些畏懼的生人莫近的神秘感。


一團浪花飛濺著落入了房間之中,鬼燈滿月看著滿臉笑意的幹柿鬼鮫,疑惑道:“我剛才聽到有人說話,大人回來了嗎?”


“嗯,剛去休息了。”


“唔…”


鬼燈滿月不由得皺起了自己的眉頭,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大人這麽早就去休息,是不是對我訂的旅館不滿意嗎?”


“不,隻是單純的心情不好。”


幹柿鬼鮫攤了攤手,看著鬼燈滿月輕笑道:“畢竟不論是誰,一天輸掉幾百萬兩,心情都不會好到哪兒去吧?”


鬼燈滿月:“……”


終於,幹柿鬼鮫和鬼燈滿月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各自壓抑著自己的笑聲,露出了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


媽的,果然還是想笑啊!


還以為忍界的一切盡在上原掌控之中…


沒想到上原自己還是一個行走的大肥羊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