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開戰,隻有曉才能使用打招呼方式!
loading...
相比較白胡子這群海賊…

明顯革命軍這群人就理智多了。

上原奈落的橘子軍艦很快就找到了革命軍大船團,戰國和卡普現身以後一度引起了轟動,隻是隨著他們聊起來以後,蒙奇·d·多拉格思考了一會兒就直接答應了下來。

因為蒙奇·d·卡普就在戰國的身邊。

哪怕是多拉格不願意相信佛之戰國,可是對於自己的父親還是非常相信的。

隻是多拉格也沒想到…

這場戰爭的走向對於革命軍如此有利。

曉組織摧毀了世界政府,簡直是對革命軍的意外之喜,甚至他們革命軍還能參與組建新的世界政府。

這件事倒是要好好思考一下…

革命軍是一群屠龍者,不能成為惡龍…

而且多拉格還順便幫忙聯絡了本·貝克曼的紅發海賊團殘黨,邀請他們共同發起對曉組織的討伐之戰!

當然…

如今他們這支草草建立起聯係的盟友們,第一件事依舊是進攻海軍本部基地馬林梵多,救出被曉組織公開處刑的眾人。

一旦救出了革命軍的幹部和紅發香克斯…

意味著他們這支聯盟能夠實力大增!

隻不過這也有著相當的難度…

因為他們這支脆弱的聯盟要麵對的是坐擁著海軍本部、兩支四皇海賊團的超級組織!

曉!

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組織…

當初初露獠牙之後,就足以震驚整個世界!

現在這個組織終於揭開了他們臉上的麵紗,第一個被他們踩在腳下的就是統治了八百年之久的天龍人和世界政府!

這可真是…

不出手則已…

凡是出手,必定不會讓人失望!

如今,曉組織擁有著這片大海上最強的幾股實力,而且誰都無法預料他們內部還有著多少可怕的怪物!

但是…

已經沒有人有退路了!

即便是撤退也做不到了,他們唯有步步向前,至少在馬林梵多一舉殲滅曉組織現有的武裝,否則的話,隻能淪為曉組織蠶食世界時的魚肉!

多拉格站在龍頭戰艦上,慢慢伸開了自己的手掌,召喚著颶風催動著自己的大船一路飛速前行:“一場直接就能決定這個世界上所有人命運的戰爭,終於要開始了!”

馬林梵多。

一個接一個的囚犯被押上了處刑台。

藥師兜手裏握著話筒,臉上平靜地念著手裏的名單:“火拳艾斯,海賊王哥爾·d·羅傑之子,現白胡子海賊團第2番隊隊長;

薩博,哥亞王國貴族,現革命軍參謀總長;草帽路飛,革命軍首領蒙奇·d·多拉格之子,現草帽海賊團船長…”

火拳艾斯走在最前方,薩博走在中間,路飛走在最後,兄弟三個慢慢踏上了處刑台,隻是每個人的臉上似乎都有些笑意。

因為他們是結義兄弟。

如果可以的話,一起死在今天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藥師兜注視著他們兄弟三人跪在了處刑台上,拿起了自己手中的名單,繼續念著:“下麵是羅傑海賊團的餘孽,千兩小醜巴基,紅發香克斯,庫洛克斯,道格拉斯·巴雷特…”

cp部門的特工們押著一個接一個的人影走上了處刑台,將他們放在了處刑台上的一片區域。

藥師兜看著同樣滿臉笑容的紅發香克斯,再度拿起了自己手上的名單,低聲道:“下麵是革命軍的幹部,北軍…”

正當藥師兜要繼續念名單的時候,一個負責瞭望的傳令官似乎是發現了正義之門的詭異情況,忽然高聲開口提醒。

“藥師兜中將,有人在通過正義之門!”

正義之門內的海浪翻湧。

一艘艘海賊船緩緩通過了正義之門。

下一刻,這名傳令官拿著望遠鏡不斷地窺探著,他的臉色慢慢變了變,高聲道:“那些是白胡子旗下的海賊團…艾爾米,馬庫蓋伊,迪卡爾班兄弟…全部都是新世界鼎鼎大名的大海賊!”

四十艘海賊船浩浩蕩蕩地朝著馬林梵多行駛而來,每一艘海賊船上幾乎都是全副武裝!

這些船上載著將近兩萬名海賊!

這就是白胡子這些年來吸引著追隨他的海賊們!

如今這些海賊全部趕來了馬林梵多助陣!

海軍傳令官的神色變得越來越難看,因為在他的視野內一艘接一艘的船又駛入了馬林梵多:“還有…還有革命軍的艦隊!領頭的是…蒙奇·d·多拉格的龍頭戰艦!”

數十艘革命軍的戰船緊隨其後!

這些幾乎是革命軍的全部家底,原本多拉格是想要依靠這場戰爭打響一次與世界政府的會戰,結果事情似乎超乎想象地順利!

現在世界政府被摧毀了。

多拉格也不再需要為了推翻世界政府繼續積攢實力,隻需要和白胡子海賊團、紅發海賊團一並討伐曉組織就足夠了!

現在他們雙方…

誰贏得這場世界大戰…

誰就能擁有著主宰這個世界的權力!

一艘艘海賊船和革命軍的海船通過了正義之門,抵達了馬林梵多的外海,一群負責在外圍防禦的岸防火炮瞬間開始零零星星地和這些人交上了火。

藥師兜站在處刑台上,推了推自己的眼鏡,看著一群海賊船和革命軍的戰船,臉上絲毫沒有慌張,甚至嘴角還在輕笑著。

“真是不錯。”

藥師兜慢悠悠地點了點頭,笑眯眯地開口道:“這樣的話,就能在這裏把他們全部一網打盡了…”

說完之後,藥師兜轉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傳令副官,繼續道:“好了,把革命軍的幹部全部都帶上來,不要耽誤我們的公開處刑,現在可是全世界都在直播呢!”

的確…

全世界都在直播著今天的事!

從今天開始,這個世界將會發生著改變!

“白胡子呢…”

鶴中將站在藥師兜的身邊,臉上隱隱有些擔憂:“白胡子和戰國、卡普…沒有和他們一起出現嗎?”

如果他們沒有和這些人一起出現的話…這會不會意味著白胡子、卡普和戰國幾個人落入了曉組織的陷阱!

藥師兜搖了搖頭,他的手指慢慢並了起來,輕笑著開口道:“不用擔心,大人物的出場總是需要一些特別的方式…”

隨著藥師兜的話音剛落…

整個馬林梵多的內港翻湧出了一股股海流,每個擁有著見聞色霸氣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內港之內探測!

下一刻…

一艘艘包裹著鍍膜的大船昂然而出!

三艘白胡子海賊團的莫比迪克號,一艘紅發海賊團的新雷德·佛斯號,以及一艘橘子軍艦!

“那是…”

“莫比迪克號!”

“世界上最強的男人來了!”

“白胡子愛德華·紐蓋特!”

“竟然用鍍膜包裹船隻的方式從海底潛航過來!”

“還有紅發海賊團的餘黨…那艘軍艦是上原奈落中將的軍艦吧?那家夥又被海賊俘虜了嗎?”

“不對,那艘船上還有卡普中將和戰國元帥!”

馬林梵多的海軍臉上滿是驚色,這五艘忽然潛入內港的船實在是太過驚人,這些海軍不由自主地開始和身邊的同僚們議論了起來。

不論是白胡子海賊團的現身,還是紅發海賊團的參與…

亦或者是戰國和卡普兩個人為什麽會忽然從海底中鑽出來,這些都足夠讓這些海軍討論一段時間…

正當他們還在疑惑的時候,白胡子愛德華·紐蓋特握著自己的大刀走上了船頭,他的目光落在了處刑台上。

“艾斯,你沒事吧!”

下一刻,這位世界上最強的男人,嘴角咧出了一抹笑容:“咕啦啦啦啦…曉的一群小蟲子們…如果想要見老子的話,也不用來陷害老子的兒子吧!”

“什…什麽…曉…”

“他在說什麽?”

一群海軍們麵麵相覷。

正當他們還想要討論的時候,他們的將官開口道:“不要聽他胡言亂語,執行我們的命令,今天我們的命令就是消滅白胡子海賊團和革命軍以及紅發香克斯的殘黨!”

“所有海軍士兵!”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戰國站在橘子軍艦的船頭,望著處刑台高處的藥師兜高聲道:“藥師兜已經背叛了正義…”

“戰國元帥閣下!”

正當戰國剛剛開口,藥師兜握著自己的話筒,輕笑著開口道:“不要做這些無用功了,作為一個海軍服役了五十多年的人,你一定不希望有更多無辜的人送死吧?”

“……”

戰國陷入了沉默。

“算了,戰國。”

卡普拍了拍戰國的肩膀,看著處刑台上的藥師兜,捏了捏自己的拳頭,咧嘴大笑道:“小兜…你這小鬼還沒有嚐過老夫的拳頭吧!”

“當然。”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藥師兜的臉上依舊掛著笑容,隻是笑得有些滲人:“我非常樂意和叛出了海軍的卡普中將交手,或許今天我們大家就能知道,最強的海軍中將到底是誰了…”

“喂,藥師兜,別說那些!”

本·貝克曼站在新雷德·佛斯號的船頭上,叼著一根香煙慢悠悠地開口道:“我們的船長沒事吧!”

“貝克曼!”

紅發香克斯跪在處刑台上,臉上嘻嘻哈哈地笑道:“我在這裏過得很好,不用擔心!”

“白癡,閉嘴啊!”

本·貝克曼的臉上閃過了一抹暴怒。

這個白癡船長…

一句話讓本·貝克曼這個副船長直接破功!

相比較起來,冥王雷利這個曾經的副船長就比較慈祥了。

雷利的目光落在一群羅傑海賊團的船員身上:“巴基,香克斯,沒有牢裏打架吧!巴雷特,似乎長高了不少啊!庫洛卡斯,你的身體還不錯吧…”

直到最後,冥王雷利的目光終於落在了夏琪的身上,他扶著自己的眼鏡,沉聲道:“夏琪…我來救你了。”

“……”

羅傑海賊團的人表情頓時微妙了起來,每個人臉上的古怪表情顯然都有些讓人不敢直視。

正當這群人還在戰前喧鬧的時候…

天空陡然落下了一艘艘海船砸向了馬林梵多。

飄飄果實能力者金獅子史基囂張狂傲的聲音傳遍了這座海軍基地:“哈哈哈哈哈…老子沒有來遲吧!既然你們現在還沒有打起來,那就先讓老子幫你們開戰吧!”

“開什麽玩笑!”

“這是飄飄果實的能力嗎?”

“二十年前,就是他攻破了馬林梵多!”

一群海軍驚恐未定地望著空中落下來的海船,正當這些海軍滿臉驚懼不安的時候,一道道光環忽然從地麵飛射而出,在這道光環的作用下,海船落下的速度變得極為緩慢起來…

如果不注意看的話…

甚至會讓人認為這些海船已經停止了下落!

下一刻,又是一道道光環落在了這些海船上,將這些即將砸在馬林梵多的海船全部彈飛了出去!

甚至連金獅子史基也被彈飛了出去!

角都慢慢收回了自己的手掌,臉色有些不悅地抬起頭看向了被彈飛的金獅子史基,冷漠地開口道:“年輕人還是不要太囂張比較好…哼,記住了,以後隻有曉才能用這種打招呼的方式。”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