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我問的是誰是曉的成員…而不是誰不是曉的成員!
loading...
藥師兜這句話有問題。

一個想要摧毀世界政府的勢力,甚至還拉上了兩支世界上頂尖的海賊團,能稱得上是一個沒什麽壞心思的和平組織麽?

“藥師兜。”

戰國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死死地盯著眼前的藥師兜:“你和曉組織有著勾結吧,或者你是曉在海軍的臥底,隻是老夫想不到,你竟然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這位海軍元帥心情越來越複雜了。

曾經他們這些海軍老兵對藥師兜寄予厚望,卻又親眼看著藥師兜冷酷麻木地爭權奪利,讓他們又大為失望。

即便如此…

佛之戰國依然在盡可能地克製,算是為了海軍的未來騰開道路,因為他知道藥師兜的存在對於海軍大有幫助,現在藥師兜卻變本加厲,直接和曉組織牽扯在了一起。

“算了,你的事等到戰爭之後再查。”

戰國揮了揮手製止了想要開口回應的藥師兜,轉頭看了一眼還站在原地的黃猿,皺起了自己的眉頭:“波魯薩利諾,你怎麽還在這裏,勢態緊急,現在立刻去支援瑪麗喬亞,老夫會馬上派薩卡斯基趕過去協助你,務必保護世界政府所有人的安危!”

黃猿依舊站著沒動。

這位海軍本部大將隻是抿嘴笑笑。

即便黃猿什麽都沒有說,可是他什麽都沒做,就讓戰國明白了一切,他的大腦裏仿佛有一道閃電般劃過…

藥師兜做事想要喜歡謀定而後動。

這個家夥怎麽可能會不考慮大將帶來的威脅呢?

問題是…

這家夥到底怎麽搞得定大將的!

不論是佛之戰國還是卡普中將,兩個人的目光幾乎同時落在了黃猿的身上,看得這位海軍大將有點兒不太好意思…

戰國注視著曾經擔任自己副官的黃猿,身上氣勢陡然變得厚重起來,甚至一抹金光也在他的身上熠熠生輝:“波魯薩利諾,讓老夫更沒想到的是…作為海軍大將的你,也和曉有著勾結…”

“這件事還是不要問波魯薩利諾大將了吧?”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微笑著開口解釋道:“因為不管怎麽說,當初是我主動邀請波魯薩利諾大將加入曉的…”

“……”

既然黃猿都加入了曉…

那麽剩下的青雉和赤犬呢?

戰國深吸了一口氣,目光落在了遠處坐在處刑台下方的青雉和赤犬兩個人,他有點兒不太想問接下來的問題了…

說句實話…

根據戰國的揣測,這兩個人都有可能加入曉組織,這兩個人也都有可能不會加入曉組織。

青雉對於世界政府一度不太滿意,甚至無視五老星的命令,說起來最有可能加入曉的人就是青雉…

當然,赤犬對於海軍的現狀不太滿意,尤其是這兩年來,赤犬認為海軍應該更強硬一點,不論付出多少代價,也一定要盡快剿滅新世界的海賊…

卡普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下意識地撓了撓頭:“唔…庫讚和薩卡斯基應該不會加入曉吧?”

“不。”

戰國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他慢慢地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道:“卡普,你這家夥就沒有發現他們幾個經常聚在一起,以往很不對付的庫讚和薩卡斯基之間的關係變得越來越好了…”

不需要去問了。

隻要稍微想想就知道了。

青雉和赤犬兩個人超過二十年沒怎麽說過話。

這幾年來,三個海軍本部大將卻頻頻聚會,除了他們心裏有著共同的秘密,還能有什麽其他事呢?

真是悲哀啊…

海軍本部三大將全都是曉組織的成員…

直到戰爭即將發起的今天,作為海軍元帥的戰國才發現他一直以來麾下引以為戰爭底牌的海軍大將已經叛變…

那麽…

這場戰爭已經沒有必要繼續下去了吧?

作為本部最高戰力的大將全部叛變的話,世界政府和海軍已經沒有獲勝的希望,再加上整個馬林梵多還不知道有多少人願意聽從藥師兜的命令,現在他們隻能剩下了等待敵人的宰割…

而且…

還有cp部門!

如果沒記錯的話,因為前幾年cp部門的損失太大,不得不被藥師兜換了一批血,這麽想起來,分明是藥師兜在清除異己…

“cp部門也是曉的人?”

“是。”

藥師兜並沒有否認。

這個時候,否認已經沒有意義了。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戰國慢慢點了點頭,這件事他心裏早就有了準備,他的目光落在了王下七武海的身上,除了女帝波雅·漢庫克,其他幾個七武海之間的相處似乎非常熟稔…

王下七武海!

至今以來,王下七武海也被換了一批!

戰國注視著王下七武海,沉聲道:“這幾年來,你一直在推動著廢除更換王下七武海的人選,這麽想起來的話,王下七武海之中,應該也有曉的成員吧?”

“在場的嗎?”

藥師兜打量了一眼王下七武海,笑眯眯地開口道:“除了波雅·漢庫克那個油鹽不進的女人,其他人都是我們的同伴呢…”

“……”

戰國一噎,有點兒想罵人。

哪怕是卡普聽了也有點兒無語。

這也太囂張了吧?明明佛之戰國提問的是,王下七武海之中到底誰是曉的成員;結果藥師兜回答他的,卻是誰不是曉的成員…

嗬嗬…

馬林梵多可真像一個篩子。

這些事…

真是越想越讓人絕望!

這位海軍元帥的心情陡然變得悲涼了起來!

藥師兜信誓旦旦地表示除了卡普和鶴中將,其他的任何人他這位海軍元帥都無法調動,這話真不算特別誇張…

戰國的胸腔裏隱隱有些作痛,他卻堅持著沉聲繼續道:“這麽說起來的話,你早就計劃好了,你在瑪麗喬亞也布置了人手吧?”

“稱不上吧…”

藥師兜搖了搖頭,微笑著開口道:“隻是用了一點小手段而已,如果我的計劃沒有出現差錯的話,現在整個瑪麗喬亞的守軍,其實應該隻剩下我們的世界總帥了…”

瑪麗喬亞。

這座聖地被包圍得水泄不通。

一群海賊嘻嘻哈哈地帶著大炮不斷轟擊著瑪麗喬亞的城牆,即使他們麵前的聖地其實已經不再設防。

因為所有守軍的將官全部都被cp部門把控,在曉組織的大軍抵達之前,cp部門裹挾著軍隊成建製地撤離了瑪麗喬亞。

現在的聖地…

應該是世界政府成立以來最屈辱的時刻。

一群海賊肆無忌憚地在城外叫囂辱罵著,讓世界貴族天龍人馬上滾出來瑪麗喬亞受死,這應該是他們的人生巔峰了。

唯一還在抵抗的人…

正是即將要退休為藥師兜讓位的鋼骨空。

藥師兜的計劃沒出什麽意外,這位世界總帥其實相當於是光杆司令,隻能糾結出了一批天龍人的奴隸…

如今,這就是瑪麗喬亞僅剩的武裝力量。

這場戰爭甚至還不需要開戰,鋼骨空就知道他們現在已經輸定了,這讓鋼骨空拿什麽去打?

真要拿自己的頭蓋骨去打嗎?

瑪麗喬亞,盤古城內。

五老星每個人的臉色都很難看。

事實已經非常明朗,藥師兜這家夥擺了他們一道,放棄了登頂成為世界總帥的前程,勾結了曉組織和兩個四皇海賊團…

那家夥…

到底為什麽要這麽做!

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比他們給藥師兜更多的嗎?

正當五老星和鋼骨空在思考著這支實力龐大的聯軍到底從何而來,以及等待著他們命運降臨的時刻還有多久的時候,整個瑪麗喬亞忽然響起了一陣廣播聲。

“海圓曆1513年,天龍人德莫爾德槍殺格納王國王族,強掠格娜王國王妃及王女,沿途殺害男女老幼一百七十五人…”

“海圓曆1513年,天龍人科科利爾強掠十一名女子為妻,槍殺其丈夫及家人,殺害一十五人,踢死一名三歲的孩子…”

“海圓曆1513年,天龍人多斯庫德於德羅島槍殺九人,指使原cp0特工虐殺三十一人…”

“海圓曆1513年,天龍人羅斯維因於香波地群島槍殺十一人,強掠七人成為奴隸…”

“……”

“海圓曆1518年,天龍人斯奈因普於笆卡島殺害三人…”

“海圓曆1518年,天龍人查爾羅斯於香波地群島槍殺平民七人,搶奪三名女子為妻…”

整個瑪麗喬亞的廣播聲綿延不絕。

天龍人的名字一個接一個的被念了出來,每個曾經外出的天龍人似乎都曾經犯下了罪孽,依仗著世界貴族的身份肆意燒殺搶奪。

因為天龍人想要毀滅一個國家非常容易,這些以造物主後裔自居的世界貴族,對於這個大海上的一切都予取予奪。

許多天龍人做過的惡事罄竹難書。

隻不過…

還有人記得這些。

瑪麗喬亞的廣播聲不斷地播報著這些新聞,讓這座城市裏的天龍人和五老星們終於感覺到了一股荒謬感…

這群人…

竟然想要審判他們嗎?

一群海賊想要審判世界貴族嗎?

隨著瑪麗喬亞的天龍人和五老星的神色越來越難看的時候,瑪麗喬亞的廣播聲終於播到了尾聲。

“海圓曆1520年,天龍人查爾多洛、多斯伍爾德…潘德爾姆等八人,於瑪麗喬亞冒犯曉組織首領…”

“……”

所有人的表情都漸漸微妙了起來。

非但是瑪麗喬亞內部的天龍人們,甚至連海賊和忍者聯軍們都感覺這個理由才應該是他們攻打瑪麗喬亞的真正原因。

他們…

其實也不是什麽好人啊!

正當大家紛紛交頭接耳的時候,一道道紅色結界從周圍拉開,將整個瑪麗喬亞徹底封鎖了起來。

正是四赤陽陣。

伴隨著四赤陽陣結界的張開,聯軍總參謀奈良鹿久的聲音落入了眾人的耳中:“那麽就請各位開始吧…抹去這座城市的一切!”

下一刻…

一聲嘶吼回蕩在空中!

百獸凱多化為龍軀騰空而起,率先朝著瑪麗喬亞的城區噴吐出了一口灼熱的龍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