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另一場即將開始的戰爭!
loading...
馬林梵多的會議室。

一群王下七武海坐在了這裏。

多弗朗明哥百無聊賴地挑動著自己的手指,操縱著兩個海軍揮刀廝殺,一邊笑嘻嘻地轉頭問道:“幾位,要不要來一場賭約,看看他們誰會活下來呢?”

“我奉勸你最後不要這麽做。”

幹柿鬼鮫咧嘴露出了滿口猙獰的尖銳牙齒,輕笑著開口道:“多弗朗明哥先生,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一場改變世界的大戰就要開始了,在那之前最好戒掉你的賭癮…”

“這是勸告還是警告呢?”

多弗朗明哥笑眯眯地看了一眼幹柿鬼鮫,嬉笑著繼續道:“咈咈咈咈咈,我還以為鬼鮫先生是想要讓他們活下來呢…”

“最好讓他們活下來。”

一個聲音落入了在場所有人的耳中,藥師兜慢悠悠地走了過來,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微笑著開口道:“我可是特意為了迎接你們,才把他們派到這裏的,這兩位海軍上校是我的得力幫手…”

“這樣啊…”

多弗朗明哥點了點頭,收起了自己的傀儡線,饒有興致地抱著自己的手臂,看向了藥師兜:“話說起來,我們在路上見到了橘子軍艦,軍艦上的那位中將閣下似乎不是很開心啊…”

在軍艦上養橘子…

隻有上原奈落才會那麽奇葩。

這群王下七武海在來的路上遇到了上原奈落,看得出來他們的上司心情不太好,也不知道誰會成為他的出氣筒…

“嗯。”

藥師兜坐在了王下七武海的對麵,輕聲道:“或許是因為奈落中將被調往了香波地群島吧!希望他抵達香波地群島以後,能夠過得開心一點…”

“咈咈咈咈咈…”

多弗朗明哥扶著自己的臉頰,歪了歪腦袋咧嘴輕笑:“我在香波地剛好有一些產業,一定會讓那位中將大人過得開心…”

“希望如此吧。”

藥師兜隱晦地看了一眼多弗朗明哥。

正當他們交流完畢以後,佛之戰國抱著一份文件走了進來,臉上依舊還有些餘怒未消的意思。

戰國打量了一眼會議室,慢慢坐了下來,冷聲道:“真是讓人意外,王下七武海之中的四位竟然提前抵達了馬林梵多…”

鷹眼米霍克慢慢閉上了自己的眼睛,沉聲道:“我隻是想要去司法島探望香克斯一麵,順便來馬林梵多看看。”

“隨時可以。”

藥師兜輕笑著應允了下來。

“咈咈咈咈咈…我隻是來馬林梵多旅行的。”

多弗朗明哥笑嘻嘻地開口道:“紅發香克斯被抓了,另外兩位四皇還在新世界開戰,現在已經沒什麽是需要我來擔心的麻煩了,所以我最近愛上了旅行呢…”

“…馬林梵多不是一個旅遊勝地。”

戰國冷冷地打量了一眼多弗朗明哥:“如果你想旅行的話,我可以推薦你去因佩爾頓。”

戰國看著多弗朗明哥臉上的笑容,臉色又難看了幾分,他慢慢拿起了自己的文件,沉聲道:“算了,不和你們這些海上的渣宰們說這些了,來說點正事吧!

今天召集你們開會的目的,是要宣布廢除不肯和世界政府繼續合作的巴索羅米·熊,招攬藝術海賊團的迪達拉成為新的七武海…”

“我沒什麽意見。”

鷹眼米霍克漫不經心地繼續假寐。

“這個人選還不錯嘛!”

幹柿鬼鮫咧嘴輕笑著點了點頭道:“這不是我當初在巴洛克工作社的同事嗎?看起來我們還真是有緣分呢!”

“這件事,我也沒什麽意見…”

角都點了點頭以後,忽然開口道:“不過我一直在盯著迪達拉的懸賞,海軍這樣做可是讓我損失了一大筆錢啊…”

“咈咈咈咈咈…”

多弗朗明哥也不去看眾人,隻是笑著繼續道:“算了,既然大家都沒什麽意見,我提意見似乎有些不太合群呢…”

四個王下七武海對於迪達拉就任沒有什麽反對意見,已經是世界政府和海軍最滿意的結果了。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佛之戰國心裏總算有一點兒滿意,至少在大戰之前,海軍不必擔心王下七武海這邊的麻煩了。

隨著世界政府以巴索羅米·熊不肯合作為由,宣布廢除了熊的王下七武海之位,並將其逮捕入獄,這件事也的確震懾到了另一位王下七武海,亞馬遜·百合的國王波雅·漢庫克。

至少震懾到了亞馬遜·百合的前前任皇帝古羅莉歐薩,嚇得這位前前任皇帝手段頻出,逼迫懇求波雅·漢庫克接受海軍的征召命令。

或許是被逼的沒辦法了…

這位世界第一美女選擇了接受征召。

有些詭異的是,白胡子海賊團還是沒什麽動靜,甚至仿佛根本不在意大海上發生的一切,他們甚至拒絕了其他來客。

比如革命軍的首領蒙奇·d·多拉格。

讓人忍不住感覺,白胡子海賊團好像是想要放棄白胡子第2番隊的隊長,放棄即將到來的這場戰爭一樣。

更讓人覺得詭異的是…

百獸海賊團和big·mom海賊團仿佛是在靜坐戰。

雙方至今為止還沒有任何接觸,甚至百獸海賊團的成員很久沒有出現在這片大海上了,即使是big·mom海賊團的人也覺得有點兒奇怪,按照凱多那家夥的性子不太應該…

萬國。

托特蘭島。

天氣,晴,萬裏無雲。

“媽媽…”

big·mom海賊團的四將星之一的斯慕吉神色間有些古怪:“自從凱多海賊團和曉組織對我們宣戰已經過了一個星期,可是海蛞蝓一直沒有發現有人入侵的蹤跡…”

這場戰爭至今還未正式爆發。

這一點不符合凱多一貫莽撞的作風。

說句實話,big·mom海賊團都以為百獸凱多和曉組織是不是放棄了這場戰爭,故意營造什麽開戰的聲勢…

“嘻嘻嘻嘻嘻…繼續保持警惕就好…”

big·mom慢吞吞地咬著一塊蛋糕,笑嘻嘻地開口道:“凱多那家夥可是很聰明的,他沒有貿貿然來找我們,這也恰恰說明了他的危險啊!”

因為big·mom和凱多曾經是一條船上的夥伴,這位唯一的女性四皇對於自己曾經的同伴非常了解。

big·mom從來都不認為凱多是個沒腦子的家夥…那個家夥頭一次這麽慎重,顯然是真的想要和她來一場大戰!

如果凱多隻是想宣泄怒火的話,自己拿著狼牙棒衝到萬國大鬧一場就夠了,可是一直沒什麽動靜,反而更像是有著陰謀…

那家夥…

估計真的是要發起一場你死我活的大戰!

“真是意想不到呢…”

big·mom咬了幾口蛋糕吞了下去,拿起桌子上的熱朱古力,連同杯子一起塞進了自己的嘴巴,杯子被牙齒嚼碎的喀嚓聲讓人忍不住有些牙酸。

這一幕…

還真是嚇人。

然而更嚇人的是big·mom的臉色,陰翳浮在這位四皇的臉上,她的牙齒一點點地嚼著杯子,陰森地開口道:“凱多啊,說不定是真的想要和我們拚個你死無活呢!”

“媽媽…”

斯慕吉忍不住後退了半步,低聲道:“我…我先去見卡塔庫栗哥哥…他一直在等著海蛞蝓的消息…”

“去吧!”

big·mom滿臉陰森地點了點頭,露出了自己巨大的牙齒,笑嘻嘻道:“這段時間卡塔庫栗很辛苦呢,一定要代替媽媽好好慰問他,明白了嗎?”

“是…”

斯慕吉的額頭上滴落了一滴冷汗。

這位四將星慢慢退出了big·mom的城堡。

雖然big·mom的所有子女都是依托著big·mom這位四皇在大海上生存,可是big·mom也是一個危險根源,不止有一位子女被big·mom肆意奪取壽命。

而且…

一旦big·mom看某些子女不順眼,就會直接將他們趕出萬國,與其說他們是母子或者母女關係,不如說他們隻是big·mom隨時可以舍棄的工具而已…

說句實話。

big·mom海賊團的關係還不如白胡子海賊團和諧一些,這裏沒有所謂的母愛,有的隻是利用和敬畏…

正當斯慕吉的心髒顫抖著離開了萬國,匆匆趕向了卡塔庫栗所在的外圍小島,隻有卡塔庫栗那個哥哥才能幫他們驅散心中的畏懼…

萬國海域外圍。

這裏是big·mom海賊團的第一道防線,也是其中最重要的防線,卡塔庫栗最近一直待在這座小島。

除了卡塔庫栗以外,還有他的好朋友宇智波鼬。

卡塔庫栗站在一座礁石上,凝視著平靜的大海,神色間有些警惕:“鼬,曉的人什麽時候才會抵達這裏?你真的可以確定,有人能夠打敗媽媽麽?”

“不用擔心這種問題。”

宇智波鼬搖了搖頭,輕聲道:“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等待著打敗big·mom,然後按照曉組織提供的名額,甄選出合適的人成為曉的正式成員…”

宇智波鼬說到這裏的時候,看了一眼卡塔庫栗,平靜地繼續道:“曉的成員意味著未來支配世界的話語權,所以…”

“沒有這種必要。”

卡塔庫栗的眼眸微微閃了閃,低聲道:“我隻是想要驅散一直壓在我們頭頂的恐懼,隻要讓布蕾他們再也不會隨時都麵臨著被媽媽奪取壽命的噩夢…”

“你想要的,我已經聽到了。”

正當這個時候,一個女人幽幽地歎息出現在卡塔庫栗和宇智波鼬的耳邊:“聽起來還真是可憐的孩子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