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紅發香克斯,被捕
loading...

司法島上。


碎裂的港口區域。


宇智波斑率領著自己的木分身們朝著整個紅發海賊團發起了衝鋒,悍然以一己之力挑戰這個四皇海賊團!


“來得剛好…”


香克斯倒提著西洋劍昂然向前,無視了數十個木分身的數量和每個木分身上散發出來的強悍氣勢!


一群其實不堪一擊的分身而已!


紅發海賊團曾經遭遇過漩渦鳴人單槍匹馬製造出來的人潮攻擊,那一戰整個紅發海賊團被漩渦鳴人的影分身大軍打得節節敗退。


隻不過因為那一戰的緣故,也讓紅發海賊團的成員們從那場戰爭中了解了影分身的弱點…


然而下一刻…


數十個木分身同時化作了須佐巨人!


這一幕讓所有海賊的臉色驟然變了!


地麵在刹那間崩碎,一群藍色須佐巨人飛身而起,從空中揮舞著手中的巨劍朝著香克斯和紅發海賊團劈了上去!


刹那間這片戰場就化為了一片廢墟,所有人都滿臉驚訝地看著一群藍色須佐悍然殺入了紅發海賊團!


紅發香克斯神色難看地揮舞著西洋劍迎戰著宇智波斑的本體,眼神中閃過了一抹沉重:“又是一個…一人成軍的怪物麽?”


一個人…


就隻能直接化身為一支強大的軍隊!


整個紅發海賊團刹那間陷入了苦戰之中,往往一個須佐能乎就需要這些海賊同時應付,這些須佐能乎靈敏異常,明明都是一群巨人,卻擁有著人類一般的靈敏度!


“不用慌…”


本·貝克曼皺了皺自己的眉頭,閃身避過了一道巨劍的斬擊,舉起了自己的手槍,一枚漆黑色的子彈驟然射出,那枚子彈刹那間貫穿了須佐能乎的身體!


子彈直接射中了須佐能乎體內的木分身眉心!


龐大的須佐能乎瞬間崩解開來,木分身也化為了一塊木頭!


“掩護我!”


耶穌布飛身躲開了須佐能乎的斬擊,在旁邊一群海賊幫忙引走須佐能乎的刹那,拔出了自己的狙擊槍,瞄準須佐能乎體內的木分身一槍射出!


一枚附著了霸氣的子彈擊穿了須佐能乎,也擊穿了須佐能乎保護下的木分身!


然而他們的戰果也僅止於此了…


一群須佐能乎飛快地匯聚起來,揮舞著須佐之劍朝著紅發海賊團劈出了一道道斬擊,鋪天蓋地的氣浪刹那間掀翻了戰場!


整個紅發海賊團的陣型瞬間被瓦解開來!


本·貝克曼一邊率領著幹部們迎擊,一邊指揮海賊們撤到海上的救生船上:“不要戀戰,幹部們掩護,其他人撤退!”


第一個海賊終於回到海上,登上了雷德佛斯號最後放下來的救生船,然而一道須佐斬擊卻驟然將海賊和救生船直接劈碎!


鮮血瞬間染紅了大海…


宇智波斑要截斷他們的退路!


單單隻是木分身,就讓紅發海賊團有些無法承受,即便本·貝克曼和紅發海賊團的幹部們實力強悍,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擊敗所有的木分身須佐能乎…


“火遁·豪火滅卻!”


其中一個木分身站在須佐能乎體內,張口朝著海麵噴出了一股烈焰,鋪天蓋地的烈焰將海水蒸發,一團團霧氣開始彌漫開來…


所有救生船無一例外盡皆被火焰擊中…


甚至連原本停泊的軍艦也盡數被這道烈焰摧毀!


哪怕原本待在救生船負責接應的海賊們,也隻能帶著草帽海賊團的成員們倉皇躲入海中…直到火焰消散以後,他們帶著人慢慢從海上冒出頭來。


“這是…想要殺掉所有人嗎?”


妮可·羅賓渾身無力地泡在海中,找到了一個木板支撐著她漂浮起來,她的眉心忍不住皺了起來。


“現在你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宇智波斑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略顯猙獰的笑容,他身上的霸王色霸氣全力爆發開來:“那就統統留在這座島上,讓我享受一下久違的愉悅吧!”


“隻要還有一片木板…”


紅發香克斯皺緊了自己的眉頭,仿佛是搏命一般,貼身撞入了宇智波斑的身邊,挺劍刺向了宇智波斑的胸膛,他的眼神依舊堅定:“就沒有人能夠阻止一個男人踏入大海…”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是嗎?”


宇智波斑凜然不懼,偏身避過了紅發的西洋劍,順勢一腳側踢在了紅發的胸口,將這位四皇踢飛了出去!


香克斯的身影跌落在一片台階下,隻是刹那間就重新爬了起來,朝著宇智波斑劈出一道斬擊!


兩個人再度陷入了激戰!


而在另一邊。


紅發海賊團已經無路可退。


這群被逼得重返戰場的四皇海賊團爆發出了強悍的力量,在本·貝克曼的帶領下,激戰了幾個小時之後,徹底解決掉了其他木分身的須佐能乎!


本·貝克曼站在一個木分身的屍體前,甕聲開口吩咐道:“喂,去幾個人,把路飛他們也接到岸上來!其他人跟我衝上去,和我們的船長一起,攻占這座島!”


本·貝克曼接過了一根香煙叼在了嘴上,冷聲繼續道:“既然不想讓我們走,那就把司法島插上我們紅發的旗幟吧!”


“是!”


一群刀口舔血的海賊團們齊聲答應了下來,他們各自舔舐著自己嘴角的血跡,聚攏在了本·貝克曼的身邊!


話是這麽說…


可是想要這麽做的話,實在是異常艱難。


這場戰爭甚至比起他們當初在一群大海賊之中爭奪最後一個四皇的位置還要麻煩,如今他們要麵對是,這座司法島上數以千計對他們虎視眈眈的cp特工!


“貝克曼,有船來了!”


恰好就在這個時候,岸邊的海賊忽然指著海麵,高聲道:“有一艘海賊船,朝著司法島過來了!”


不知何時,海麵上忽然出現了一個羊頭小船。


這艘小船慢慢悠悠地朝著司法島遊了過來,小船的風帆上畫著一個草帽的海賊旗,隨著海風不斷地搖動著…


黃金梅麗號。


草帽海賊團的座駕。


雖然這艘船非常小,卻成了司法島的海外唯一的船,隻要他們能夠乘上這艘船,阻止住敵人的追擊,哪怕cp特工們也無法追擊他們!


問題的關鍵是…


黃金梅麗號太小了,根本撐不下太多人,哪怕是紅發海賊團剩下的兩三百個海賊,也根本不可能全部登上船去…


本·貝克曼當即立斷,高聲道:“耶穌布,拉基·路,你們兩個帶著你們的小隊和路飛他們一起上船…其他人跟我一起,留下來準備接應香克斯!”


“還是不用了吧!”


耶穌布的嘴角咧出了一抹爽朗的笑容,他把玩自己的狙擊槍,輕笑著開口道:“喂,貝克曼,我可是已經有兒子了,接應香克斯這種事還是讓我來吧!”


而且還不等本·貝克曼有什麽異議,耶穌布伸手製止了他想要說的話,輕聲解釋道:“別說什麽傻話,而且我也不是為了你這家夥,而是為了烏索普和路飛那些年輕的小家夥…”


耶穌布抬起頭看著大海,臉上的笑容有些懷念:“從烏索普出生以後,我可是還沒有為我的兒子做過什麽呢…”


這麽多年以來,耶穌布和烏索普這對父子相處的時間,其實還沒有他們父子兩個分別和路飛相處的時間多一些…


在耶穌布的視線中…


黃金梅麗號停在了海麵上,草帽海賊團和紅發海賊團的人登上了這艘小船,裏麵就有還處在昏迷狀態的烏索普…


或許這也是他們父子最後一次見麵吧?


“喂,貝克曼。”


拉基·路看了一眼本·貝克曼,咧了咧嘴笑道:“我也留下來接應老大吧!要是我被關進了大監獄或者司法島這種鬼地方,到時候別忘了找機會把我救出去!”


“呸!”


耶穌布拿著自己的狙擊槍,敲了敲拉基·路的腦袋,嘻嘻哈哈地開口笑道:“稍微對我們的老大有點信心啊!我們隻是留下來接應香克斯而已啊!”


“……”


本·貝克曼陷入了沉默。


片刻之後,這位紅發海賊團的副船長慢慢點起了自己手中的香煙,輕聲道:“該留下來的都留下來,不該留下來跟我走…”


紅發海賊團還真沒什麽矯情的海賊…


或許他們早就猜測過有一天整個海賊團會落入困境,海賊們井然有序地各自分成了兩個陣營。


其中一個陣營人數少一些,這些海賊明顯年輕一些,甚至身上受的傷也都很輕,體力保存得也算不錯;另一個陣營的海賊們年紀稍大一些,身上大都掛彩…


年紀稍大的海賊們拍了拍小青年的肩膀,嘻嘻哈哈地囑咐著他們跟隨本·貝克曼一起離開;青年海賊們也笑嘻嘻地回應著…


直到分別的那一刻,他們依舊在笑著。


除了本·貝克曼以外,整個紅發海賊團每個海賊臉上幾乎全部都在笑著,不論是要一起離開的,還是要留下來的…


明明他們都很清楚…


如果留下來的話,一定會更危險。


本·貝克曼帶人登上了黃金梅麗號,轉頭看了一眼還在和宇智波斑激戰的香克斯,扯過了耶穌布的肩膀,低聲道:“等我接應你們…我馬上會回來的!”


“貝克曼?”


耶穌布的臉上閃過了一抹疑惑。


“一個海賊怎麽可能拋棄自己的船長…”


貝克曼搖了搖頭,慢慢鬆開了耶穌布的肩膀以後,乘坐著黃金梅麗號,帶著紅發海賊團的殘黨和草帽海賊團離開了司法島。


原本想要追擊黃金梅麗號的cp特工們,在耶穌布等人的拚死阻攔下,也無法展開追擊,隻能望著黃金梅麗號漸漸消失。


一個小時後。


黃金梅麗號離開不久,海軍本部三大將抵達了司法島,激戰了三天三夜,終於徹底將司法島上剩餘的海賊盡數擒獲。


其中也包括四皇之一的紅發香克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