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十五歲的日向花火,十七歲的蒙奇·D·路飛
loading...
司法島的港口上。

一群海軍士兵蜂擁而退,當cp特工們出麵以後,這裏就已經不再需要他們這些普通海軍了。

草帽海賊團的成員警惕地注視著撤退的海軍士兵,也時不時地看一眼攔在他們麵前天藏和日向花火兩個人。

隻有兩個人麽?

這群家夥自信到隻用兩個人就可以拿下他們嗎?

“那個小姑娘…”

娜美看著日向花火的開啟白眼後臉上筋脈畢露的模樣,微微有些錯愕:“她的眼睛看起來很奇怪啊…”

被日向花火一掌擊落在地上的路飛翻身爬了起來,看著日向花火歪了歪自己的腦袋:“嗯,她的眼睛是瞎掉了嗎?”

“混蛋,不要太失禮了啊!”

山治滿臉不悅地罵了一句路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才看向了日向花火,溫情款款地開口道:“這位小姐長得很可愛呢,不要在意我們白癡船長說的話,那雙眼睛其實很漂亮…”

“喂,白癡卷眉毛,那是敵人!”

聽到山治的話,索隆忍不住罵了一句山治。

正當索隆還想繼續痛罵山治的時候,日向花火飛身朝著他們衝了上來,這個十五歲的少女主動向他們發起了進攻!

日向花火的腳尖輕點踏在地麵,飛身衝向了山治,白眼在刹那間看透了山治身上的穴位,嬌小的手掌拍向了山治!

“啊啊啊啊,好可愛…”

山治的臉上閃過了一抹紅暈。

“小心!”

索隆忍不住高聲提醒了一句,揮舞著自己的快刀朝著日向花火衝了上來,他可是知道自己同伴的弱點!

山治這家夥根本不可能對女人動手…

與其讓山治和女人戰鬥的話,還不如直接殺了他!

而索隆的心裏就沒有這種顧慮,作為一個立誌成為世界第一大劍豪的人物,女人隻會影響他拔劍的速度!

更何況…

索隆曾經被古伊娜毆打過2001次。

因此和強悍的女人戰鬥,索隆的心裏還真沒什麽壓力,反正不過是揮刀而已!

有人比索隆的動作更快一步。

路飛的手掌驟然伸出,抓住了山治將他拖了回去!

日向花火看著自己的手掌落在空處,微微皺起了自己的眉頭,朝著山治的身體探出了兩根手指,清冷的聲音回蕩在碼頭上!

“飛指槍!”

一道空氣波如同子彈一般擊中了山治的身體!

刹那間剛剛被路飛救回去的山治被直接擊中,整個人倒飛了出去落在了地上,甚至根本無法站起來!

“喂,山治你沒事吧?”

烏索普匆匆上前,想要扶著山治起來。

山治的眼睛忍不住轉了轉,隻是看著天空,身體各處傳來的疼痛讓他有些無力動彈,甚至隻能通過喉嚨裏發出一陣聲音。

“怎麽回事…動不了了…”

“開什麽玩笑,明明沒有受什麽傷啊!”

烏索普扯開了山治的胸口,隻在胸口上找到了一道青紫色的淤傷,看起來不應該有什麽大礙。

“…不知道…”

山治的喉嚨裏傳來了一陣沙啞聲,臉上抽搐式地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不過…能死在那麽可愛的小姐手下,也很滿足了…”

日向花火打傷山治使用的正是海軍六式之中的指槍延伸技,作為從小修煉體術的忍者,日向花火修煉起海軍六式簡直進步飛速,甚至現在就能用出延伸技飛指槍。

幸好日向花火獨自研究出飛指槍的時間不久,也隻能勉強用飛指槍的空氣彈打中敵人的穴位,否則的話,山治的胸膛應該會直接被貫穿出一個血洞!

而在另一邊。

索隆揮刀斬向了日向花火,三柄刀在他的手中宛如旋風一般,不斷地逼退著日向花火的腳步!

日向花火的眉頭微微蹙起,片刻後又迅速舒展開來。

這個十五歲的白眼少女,步步後退避讓著索隆的快刀,聲音卻依舊清冷:“你的劍術,我已經全部看穿了。”

說著話的時候,日向花火閃身避過一道刀芒!

長發在空中微微搖動,顯得少女的身姿異常飄逸!

下一刻,日向花火的白皙手掌驟然穿過了三柄快刀的縫隙之中,附著了查克拉的手掌,柔柔地拍在了索隆的肩上!

鏘啷…

一柄刀驟然從索隆的手中脫落掉在了地上…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不由得有些驚訝,甚至索隆也有些驚愕於自己手臂上驟然傳來的無力感!

“這是…怎麽回事?”

索隆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手中掉落的刀,臉色漸漸難看了起來:“手臂完全沒有力氣…一個劍士,怎麽能放下他的刀…”

隻是下一刻,索隆的目光又陡然堅毅了起來!

即便現在一隻手臂出了問題,他依舊可以一隻手握著一柄刀,嘴裏咬著一柄刀,使用雙刀流能夠繼續戰鬥!

日向花火絲毫不在意索隆的動作,隻是麵無表情地閃過了索隆的攻擊,揮舞著自己的手掌接連不斷地拍在了索隆的身上!

每一掌落在索隆身上的刹那…

就讓索隆感覺自己的身體失去了一部分行動能力!

“柔拳·八卦三十二掌!”

直到日向花火一聲輕喝之後,附著了查克拉的掌心就要拍在索隆的胸口之上,徹底擊敗這位草帽海賊團的劍士!

一枚彈丸忽然飛了過來!

雖然這枚彈丸或許並不致命,可是對於追求能夠避過一切攻擊的日向族人來說,倘若躲不過去的話,應該是一種恥辱。

尤其是,日向花火還是宗家成員。

日向宗家的白眼,能夠看到三百六十度內所有攻擊,毫無任何死角的完美白眼!

射出彈丸的人…

正是草帽海賊團的狙擊手烏索普!

在索隆即將失去反抗能力的時候,烏索普咬了咬牙,猛地舉起了自己彈弓,朝著日向花火的背影射出了一枚彈丸!

日向花火歪了歪頭,避過了身後襲來的那枚那枚彈丸,才在索隆的身上補上了八卦掌的最後一掌!

鏘啷…

鏘啷…

兩柄刀落在地上的聲音有些刺耳。

索隆落在了地上,他周身經絡穴位全部被命中,徹底失去了行動能力,隻能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望著天空…

短短一會兒時間…

草帽海賊團的兩大戰力就敗在了白眼少女的手中!

如果說山治的失敗還情有可原,可是索隆的戰敗顯然就有些不可思議了,他的劍術怎麽可能會這麽容易被人看出破綻…

“怎麽可能…”

烏索普更驚訝於日向花火避過彈丸的那一幕:“那個女孩兒,怎麽知道背後有人攻擊她…”

“應該是她的眼睛吧!”

娜美注視著日向花火臉上的筋脈和那雙詭異的白眼,沉聲開口道:“那雙長得奇怪的眼睛或許就是她的能力了…

雖然我不知道到底是怎麽回事,但是正常人肯定不會長那麽奇怪的眼睛,那雙眼睛肯定是有著什麽奇奇怪怪的能力。”

按照娜美的理論…

好像也的確是這樣。

一般正常人肯定不會長那麽奇怪的白眼,所以那雙白眼一定是有著特殊的能力,畢竟那些長得奇怪的東西…肯定都不是莫名其妙長成那個樣子的。

日向花火慢慢走向了剩下的草帽海賊團成員,她的白眼注視著包括草帽路飛在內的所有人,擺出了一個戰鬥的姿態。

在場其他人的臉色微微緊張了起來。

尤其是娜美和烏索普臉色隱隱有些恐懼,因為這個少女的下手非常之狠,不論是索隆還是山治都被她打成了殘廢!

至於妮可·羅賓的表情有些平靜,因為羅賓曾經在司法島工作的時候見過日向花火,對於日向花火表現出來的戰力絲毫不意外。

羅賓也非常清楚日向花火這個小姑娘的身份很不一般,一定也與和之國的大筒木輝夜有著血脈關係…

“草帽路飛。”

少女說話的聲音依舊冷漠,臉上也仿佛毫無半分感情:“我不會因為你的爺爺蒙奇·d·卡普在這座島上,就會刻意對你手下留情,命運從來不會眷顧弱者…”

“啊,不需要。”

路飛伸出自己的手掌,壓低了自己的帽簷,冷聲開口道:“我會打敗你…打倒這座島上的所有人,救出艾斯!”

下一刻,路飛抬頭看向了日向花火,他的手掌驟然攥成了拳頭,朝著白眼少女的方向砸了下去!

“橡膠·機關槍!”

一隻接一隻的拳頭接連不斷地砸向了白眼少女!

然而不論如何,路飛的拳頭都無法觸及到日向花火的身體,這位白眼少女隻是輕飄飄地踏著自己的腳步,仿佛翩翩起舞一般,輕鬆躲過了路飛的所有攻擊。

“好像完全無法命中…”

娜美滿臉驚愕地望著躲避著攻擊的白眼少女,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幕:“路飛的攻擊…全部失效了嗎?”

“是這樣…”

烏索普咬了咬牙,忽然高聲道:“喂,路飛,那個小女孩兒的眼睛長得很奇怪,好像能夠看到所有的攻擊,你的拳頭根本是不可能打中她的!”

“我知道了!”

路飛的拳頭驟然收回,腳下猛地踏在地麵上!

隨著他的小腿包裹著氣息漸漸向上翻湧,路飛的皮膚漸漸變得發紅,身上緩緩冒出了一縷縷灼熱的蒸汽,這是他的身體強化,讓血液加速沸騰造成的!

這樣的話…

能提高身體的速度和力量!

路飛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的目光注視著不遠處的日向花火,聲音變得異常堅毅:“如果敵人躲過了一拳,那就讓拳頭的力量強大到讓她不可能躲過!二檔!”

二檔狀態…

這是路飛最近研究出來!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這個狀態極為消耗他的體力,甚至在極限狀態下如果身體無法維持的話,或許還會降低他的壽命…

然而為了盡快解決戰鬥…

這個時候,就是拚命的時候了!

下一刻,路飛咬了咬牙,猛地朝著天空騰空而起,他的拳頭從天而降,重重地就要落在地上!

這一拳,足以震碎周圍的一切!

不論如何,即便日向花火能夠躲過這一拳,也不可能躲過這一拳帶來的餘威衝擊!

“躲不過了麽?”

日向花火的眉頭皺了皺,她的身體驟然矮下,一道道查克拉氣流從她的身上釋放了出來,一聲輕喝傳遍了周圍!

“八卦·回天!”

一道圓球狀的氣流驟然出現,這是足以抵擋住一切攻擊的回天,也是日向一族宗家的家傳秘技!

路飛的拳頭卻帶動著無與倫比地氣勢直接砸了下來,衝擊波在刹那間就消散了回天的查克拉氣流,砸向了日向花火的身體!

這也是他的最強一擊!

正當日向花火感覺到回天直接被路飛的拳頭暴力破解,匆匆就要後退幾步,嚐試著躲過路飛二檔狀態下的最強一擊!

一個健壯的身影速度極快,驟然出現在日向花火的身邊,這個健壯的身影揮舞著碩大的拳頭猛地砸在了路飛的身上,以更暴力的方式直接將路飛打落在地!

這一拳的力量如此之強,竟是直接打破了路飛的防禦,路飛二檔狀態下的身體仿佛如同漏氣了一樣,瞬間就萎靡了下去,甚至他整個人都被直接打得昏迷了過去!

在場每個人看到出手打敗路飛之人的時候,他們的臉上都忍不住有些驚訝:“怎麽會,卡普中將…”

“哼…”

蒙奇·d·卡普冷冷地看著昏迷過去的路飛,冷聲道:“真是不自量力,以為用自己的生命作為代價就能救走艾斯嗎?”

“卡普先生…”

正當這個時候,一個男人感歎的聲音從海上傳了進來,他輕聲繼續道:“可是路飛已經很努力了啊,麵對一個這麽努力的人,至少也要讓他得到獎賞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