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草帽海賊團和不死二人組的相遇
loading...
魔穀鎮的酒館。

飛段和草帽海賊團的三人進來的時候,酒館裏的海賊們看到飛段的時候,臉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一抹恐懼。

“又是飛段那家夥…”

“不會又想要對我們傳教吧!”

“角都大人在哪裏,不是說他會承諾管好飛段的嗎?為什麽這家夥又出來了!”

“好像是要對那三個新人傳教?”

一群海賊們抱著自己的酒瓶子,匆匆忙忙地躲到了旁邊,生怕引起飛段的注意,他們小心翼翼地打量著飛段和走進來的草帽一夥。

這些海賊實力並不強,隻是在魔穀鎮這片安全的小鎮生活的海賊,自從見識過角都的力量和飛段的詭異恐怖手段以後,這些人就再也沒有想過挑戰角都和飛段的權威了。

娜美微微有些側目,看著眾多驚恐不安的海賊,忍不住皺起了自己的眉頭:“喂,索隆,你有沒有感覺哪裏不太對勁?”

“有嗎?”

索隆轉頭掃了一眼周圍的人,滿不在乎地搖了搖頭道:“感覺沒什麽不對勁的地方…”

索隆隻是感覺到了周圍的海賊們或許是出於對飛段的敬畏,可是他並不在乎這一點。

不論走到哪裏。

弱者敬畏強者是理所當然的。

娜美慢慢轉過頭,看了一眼依舊滿臉熱情地招呼著路飛的飛段,心裏的警惕越來越多了。

這家夥在這裏身份看起來很不一般啊!至少在這座海賊盤踞的小鎮好像沒什麽人敢招惹他…

“我叫飛段,是邪神大人忠實的信徒。”

飛段伸手接過了酒館老板遞給他的果汁,微笑著開口道:“哈,你們來魔穀鎮,既然不是來交保護費的,一定是想要成為邪神大人的信徒,對吧?”

“啊?不是…”

路飛撓了撓頭,疑惑地目光看著飛段,直爽地開口道:“我們隻是來這裏想要打聽一下關於空島的消息,什麽邪神大人,我其實一點也不感興趣…”

“不不不!”

看到飛段的臉色漸漸變得陰森,娜美匆忙伸艘捂住了路飛的嘴巴,笑著對飛段點了點頭道:“對對對,其實我們是想先了解一下這座小鎮的保護費和邪神大人的事…”

娜美一邊對飛段說完以後,一邊猛地轉頭死死地望著路飛:“白癡,先穩住這家夥啊!”

“這樣啊…”

飛段的笑容重新恢複在了臉上,他慢悠悠地吸著果汁,攤開了自己的手掌輕笑道:“邪神大人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神靈,他會庇護這個世界的每一個信徒,讓他們不會承受任何傷害…”

飛段俯身靠近了路飛,猛地握緊了自己的手掌道:“喂,隻要你現在願意信奉邪神大人,為邪神大人獻上自己的忠誠,就可以獲得真正的不死之身!”

“……”

娜美和索隆的神色古怪。

這麽簡單就能獲得不死之身?

怎麽聽起來簡直跟鬧著玩兒一樣!

這他媽還真是一個邪神教,難怪這家夥在路邊也在拉攏其他人入教,很顯然是在騙人的吧!

如果會有人願意相信才見鬼了吧!

“真的嗎?”

路飛的臉上異常驚訝,他扭了扭自己的腦袋,好奇地繼續問道:“就像巴基那家夥一樣,怎麽樣都殺不死?”

“巴基是誰?”

飛段學著路飛的樣子歪了歪頭,眼神中明顯多了一些好奇:“還有和我一樣的人,那個人也是邪神大人的信徒吧?”

“不知道…”

路飛扭正了自己的腦袋,搖了搖頭道:“算了,等你將來見到他就知道了…”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路飛晃了晃自己的腦袋,說起了正事,臉上明顯充滿了好奇和向往:“話說起來,飛段,你知道怎麽去空島嗎?”

“嗯…嗯?你們想去空島嗎?”

飛段剛剛記下來了巴基這個名字,正當他想要繼續傳教的時候卻聽到了路飛的問話,忍不住想起了一件事。

飛段豎起了一根手指,指向了上方:“隻要飛上去就可以了啊,我記得空島的位置大概是在一萬米左右的天上…”

飛段揉了揉自己的額頭,掏出了一隻電話蟲,嘴裏嘟囔道:“你先等等,我打個電話蟲讓角都過來,他之前好像去過一次空島,從那個地方帶回來了很多黃金…”

“嗯嗯嗯…拜托了!”

路飛合攏了自己的手掌道謝。

正當飛段和自己的同伴打電話蟲的時候,娜美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喂,明顯是假的吧?人怎麽可能會飛,為什麽我總感覺這個人好像不太靠譜的樣子…”

“不,是真的。”

酒館老板在旁邊小心翼翼地開口道:“這座魔穀鎮的主人角都大人曾經親自登上過空島,並且從上麵帶下來了很多黃金,你們聽說過大騙子羅蘭度的故事吧?”

“大騙子羅蘭度?”

“沒錯。”

酒館老板點了點頭,沉聲道:“北海家喻戶曉的童話大騙子羅蘭度,據說他第一次來加雅島的時候,在島上發現了山一樣的黃金,可是第二次來的時候卻沒有找到黃金鄉而被他的國王處死,也被冠以了大騙子羅蘭度的名字…

但是,黃金鄉卻是真實存在的。

那座滿是黃金的地方被上升海流衝上了天空,因此也成為了一座漂浮在空中的空島,一些海船在加雅島附近的海域航行的時候,航海指針會因此而指向天空。

這件事還是角都大人發現的真相。”

酒館老板說到這裏的時候,聲音慢慢壓低了下來:“去年,角都大人飛到了天上,在上萬米高空的空島上找到了當年被上升海流衝到天上的黃金鄉,從那裏回來以後受了重傷,卻也帶回了許多黃金。”

“角都…”

娜美蹙起了自己的眉心思索著這個名字,下一刻她的表情驟然變了變:“等等…是那個王下七武海角都嗎?”

“你們不知道嗎?”

酒館老板的表情頓時無比古怪,他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道:“算了,不過也無所謂,你們這些小家夥們應該沒有什麽懸賞,也不用交什麽保護費…這個草帽…”

“不,這個草帽是別人送給他的,沒什麽出奇的。”

娜美匆匆擺了擺手,微笑地看著酒館老板開口問道:“話說,那個能告訴我們…保護費是什麽情況嗎?是有人在這裏收保護費嗎?”

“你們…不知道保護費嗎?”

酒館老板的表情更加古怪,仿佛是在看另一個世界的人:“在偉大航路前半段航行的海賊,怎麽可能不知道魔穀鎮保護費…好吧,估計是哪個小地方來的小海賊吧?”

“對對對…”

娜美拚命地點著腦袋。

酒館老板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道:“魔穀鎮保護費,是所有在偉大航路前半段身上存在懸賞的海賊必須向王下七武海角都上供的費用。

魔穀鎮保護費每一個月必須來魔穀鎮上供一次,每次費用為自身的懸賞額,如果有人沒有上供的話,除非逃進偉大航路後半段的新世界,否則的話,他會被角都大人盯上,直至將其捕殺換取賞金…”

說到這裏之後,酒館老板又慢悠悠地開口道:“不過上供保護費還是值得的,可以繼續在前半段活動,也可以在魔穀鎮享受平靜的生活,角都大人也不會想要抓到你換取賞金了。”

“那…”

娜美看了一眼路飛,開口繼續問道:“如果海賊的懸賞太高,沒有錢上供足夠的保護費呢?”

即使有錢…

也不能浪費到這種程度啊!

酒館老板搖了搖頭,沉聲道:“那他一定會被角都大人抓住換取賞金,許多海賊都是因為自己的懸賞越來越高而沒有足夠的金錢上供,卻還僥幸地在前半段航行,最終都被角都大人殺死或者送進了大監獄因佩爾頓…”

“……”

娜美沉默了一秒以後,又追問了一句:“即使這些海賊沒有停留在魔穀鎮,也會被角都抓住或者殺掉嗎?”

“是的。”

酒館老板認真地點了點頭,沉聲繼續道:“永遠不要小看角都大人的能量,據說隻要他願意的話,可以在一天的時間內,從加雅島抵達偉大航路前半段的任意一座小島,沒有人能逃得過他的追殺…”

酒館老板似乎是感覺這個說服力不夠,又開口補充了一句:“真相或許比你想象得還要誇張一些,角都大人的行蹤捉摸不定,他可以出現在偉大航路的任何地方…”

“……”

娜美又一次沉默了。

下一刻,娜美猛地揪住了路飛和索隆的肩膀,小聲地開口道:“路飛,索隆,你們兩個人的懸賞是多少?”

如果沒記錯的話…

草帽海賊團隻有路飛和索隆兩個人是有懸賞的,可是這兩個人的懸賞似乎都並不低!

不,不對!

還有妮可·羅賓!

羅賓的懸賞2億9千萬貝利!

這就意味著他們隨時可能會麵臨一個王下七武海的攻擊,尤其是他們還在角都這個王下七武海的地盤上!

“1億3千萬貝利。”

路飛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

“6千萬貝利。”

索隆漫不經心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讓我算算…”

娜美的臉色變得一片慘白,刹那間情緒就幾乎崩潰:“如果不想麵對一個王下七武海的敵人,就要上供4億8千萬貝利…”

這筆錢也太多了吧!

不論如何都不能上供啊!

與其浪費這筆錢,還不如讓路飛他們幾個拚命打倒角都這個王下七武海呢,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根本湊不齊!

如果隻是五十或者一百貝利的話,或許娜美還覺得可以考慮一下…這可是4億8千萬貝利,哪怕是把整個草帽海賊團的家當全部賣了也湊不齊這筆錢!

尤其是他們在羅格鎮還被上原奈落搶劫了一次,說句委婉點兒話,最近草帽海賊團補充物資基本上全靠自力更生…

然而想要戰勝一個王下七武海…

單單隻是想想,就讓娜美忍不住覺得頭皮發麻!

正當這個時候,飛段掛斷了電話,嘴裏絮絮叨叨地開口道:“說什麽馬上回來,我最討厭的就是等人了…”

吱呀…

酒館大門忽然被打開了。

一個男人在陰影的籠罩下慢慢走了進來,他的手裏握著一疊懸賞令,抬起頭打量著在場的所有海賊,目光慢慢落在了草帽海賊團的身上,讓路飛和索隆的神色瞬間緊張了起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