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都是上原的錯(第一更!求月票!)
loading...
黑胡子海賊團真的想要利用到藥師兜,希望他能插手解決掉宇智波佐助和艾斯這兩個追殺他們的人。

可是藥師兜肯定看不上他們…

整個大海幾乎沒有人不知道藥師兜的名頭。

這位曾經的海軍新生代智將,如今已然成為了世界政府手握大權的高官,麾下的cp部門遍及整個大海,他的陰影在大海上也無處不在,許多海賊對藥師兜的恐懼甚至還在大將之上。

當年藥師兜剛剛上位的時候,一直在抓捕革命軍幹部和海賊,來鞏固自己在世界政府的地位。

大海上的一些國家也對藥師兜戰戰兢兢不敢得罪,而在藥師兜加入世界政府以後,世界政府的加盟國這幾年也增加了三十多個…

毫不客氣的說…

藥師兜是一個真正大權在握的男人。

黑胡子海賊團比起藥師兜來說,其實隻不過相當於是一個小偷而已,怎麽才能有機會搭上藥師兜的線呢?

“那就必須展示出來我們的價值了…”

黑絕身體浮在馬歇爾·d·蒂奇的身上,陰惻惻地開口道:“恰好我們的人探查到了情報,藥師兜這位新上任的海軍本部大督查,似乎想要對一支四皇海賊團開刀…”

“賊哈哈哈哈…開玩笑的吧?”

馬歇爾·d·蒂奇忍不住捏住了自己的拳頭,嘻嘻哈哈地開口道:“那家夥的膽量還是一如既往的大啊!”

“是啊…”

黑絕的笑容漸漸變得詭異了起來:“藥師兜那家夥想要抓到一個重要人物進行公開處刑,逼迫四皇海賊團和海軍主動開戰,想要用海賊的血染紅他的官位…”

從名義上說法來看,這是白絕傳來的情報。

實際上真正的情報來源,是藥師兜親口告訴白絕的。

反正馬歇爾·d·蒂奇也找不到什麽漏洞,自從這家夥得到了黑絕和白絕以後,整個人都陷入了莫名的自信。

這家夥還真以為是命運選擇了他啊!

“藥師兜的想法和我們之前商議的計劃簡直不謀而合啊…”

馬歇爾·d·蒂奇握緊了自己的拳頭,嘻嘻哈哈地開口道:“我們可以跟他合作一把,給他送去一個和白胡子海賊團開戰的理由!

不論是抓到艾斯還是佐助,老爹都絕對不會置之不理的,賊哈哈哈,明明身體已經撐不住了,卻還在抱著天真的想法…”

“對我們來說,這個機會真是再好不過了…”

黑絕看著蒂奇,陰惻惻地笑道:“剛好我們利用自己被宇智波佐助和艾斯追殺的事,和藥師兜一起設下陷阱,聯手抓住他們…”

這件事說白了…

其實就是讓蒂奇去當做釣魚的誘餌。

不過現在至少還有成為誘餌的資格,要是被宇智波佐助追上的話,他們連活下去的可能都微乎其微了。

簡單來說…

這是要在絕境中找到一條生路。

因此黑胡子海賊團商議了一下之後,派遣了拉非特偷偷趕往馬林梵多,希望他們能和藥師兜達成一次合作。

而在這個時候。

宇智波佐助和波特卡斯·d·艾斯還在追查著馬歇爾·d·蒂奇蹤跡的路上,他們兩個幾乎把偉大航路前半段掀了個底朝天。

因為曉組織給的期限隻有兩個月…

現在馬上就要過去一個月了,他們還沒有殺死蒂奇,而且他們也知道蒂奇吃下暗暗果實的事…

最重要的是…

宇智波佐助發現了黑絕潛伏在馬歇爾·d·蒂奇的身邊,這就意味著蒂奇已經成為了曉的棋子,白胡子海賊團已經沒有辦法把暗暗果實交給曉組織了!

什麽暗暗果實的約定,上原奈落根本就沒在意這個所謂的約定,隻是一直在耍他們!

這才是大麻煩…

或許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波特卡斯·d·艾斯也看到了路飛大鬧太古之島的新聞,恰好草帽海賊團也和他們的行動路線在同一條航線上,說不定下一站就能碰到…

“路飛那家夥的懸賞提升得很快啊…”

艾斯看著自己手中的懸賞令,那是草帽路飛已經過億的最新懸賞,艾斯炫耀般地把懸賞遞給了自己的同伴。

“喂,佐助,快看看路飛的新懸賞,他肯定會成為今年的超新星呢,和我們過去的時候一樣!”

“……”

宇智波佐助無語地搖了搖頭。

這個艾斯的腦子真的沒什麽問題嗎?偉大航路前半段王下七武海角都,最喜歡這些懸賞飆升的小海賊了。

懸賞提高了…

肯定會被角都盯上啊!

昨天宇智波佐助和角都通了電話蟲,角都那家夥還在一門心思撈錢,詢問佐助要不要合作一把…

這他媽都什麽時候了!

曉組織馬上要在這個大海上掀起滔天巨浪的時候,角都這個人怎麽還想著掙錢呢?

現在的角都體內擁有著四顆精挑細選的惡魔果實能力,其中甚至包括一顆自然係果實能力,其他的能力暫時未知…

依照角都的個性,他奪走的一定不是一般的能力。

一旦草帽海賊團被角都盯上的話,麵對角都和飛段的組合,草帽海賊團的小家夥們肯定會被打包起來換取賞金…

如果草帽海賊團沒有被角都盯上的話…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那才是真正的危險!

因為能夠讓角都這個愛掙錢的家夥,對草帽路飛的賞金視而不見,一定是有人向他特意交代過草帽路飛還有著更大的用處…

或許也有可能是角都最近盯上了他們兩個…

宇智波佐助知道自己和艾斯的賞金有多高,倘若能夠抓到他們兩個的話,角都簡直是開張吃三年…

現在宇智波佐助和艾斯兩個人的賞金加起來,比白胡子的懸賞還要高一些。

卟嚕卟嚕…

卟嚕卟嚕卟嚕…

正當宇智波佐助還在想著角都的時候,角都的例行電話蟲問候已經來了,自從佐助和艾斯進入偉大航路前半段以後,角都幾乎每天都會打電話蟲詢問他的位置。

這他媽的…

讓佐助真是想打人。

“佐助。”

角都的電話蟲撥通以後,直奔主題:“你們現在在哪裏,難得來一趟前半段的樂園,不讓我盡一下地主之誼嗎?”

“沒那個必要。”

宇智波佐助揉了揉自己的額頭,臉色明顯多了一些不耐煩:“艾斯這個白癡喜歡吃霸王餐。”

“真是惡劣的性格啊…”

電話蟲裏的角都聲音有些不悅:“霸王餐這種事是不可被原諒的,讓我把他送進因佩爾頓反省一下吧…”

“我會好好管管他的。”

宇智波佐助翻看著手中的懸賞令,忽然開口道:“話說回來,偉大航路多了一個新人吧…草帽路飛,懸賞才剛剛進入偉大航路沒多久就已經超過了1億貝利,你沒有盯上他的腦袋嗎?”

“1億貝利的確也是一筆不少的懸賞了。”

電話蟲裏的角都聲音有些沙啞,他慢吞吞地繼續道:“但是那筆錢我可是一點兒也拿不到…因為追捕草帽海賊團那群家夥的人是一個名叫上原奈落的海軍中將。”

當蒙奇·d·路飛進入偉大航路以後,尤其是大鬧太古之島決鬥場的新聞傳出來之後,角都其實就盯上了路飛的腦袋。

可惜的是…

角都通過世界政府的渠道也知道了上原奈落追捕草帽海賊團的事,他聯係了一次上原奈落以後,隻能放棄了路飛的腦袋。

“那家夥!”

宇智波佐助忍不住握緊了自己的電話蟲,難怪角都沒有去抓路飛,果然是上原奈落那家夥親自出麵折騰草帽海賊團了麽?

被上原奈落盯上的話…

路飛還不如被角都抓了換賞金呢!

磁鼓島上。

草帽海賊團還不知道這一切,他們在多爾頓的帶領下趕到了庫蕾哈醫生的家中,卻在這裏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妮可·羅賓小姐!”

山治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妮可·羅賓,因為他記得妮可·羅賓三年前還是巴洛克工作社的副社長。

作為巴洛克工作社的老相識,娜美見到妮可·羅賓的時候,臉上也滿是驚訝:“羅賓姐姐怎麽會在這裏?”

“山治先生,娜美,還有路飛?”

妮可·羅賓的手掌撫摸著自己身邊的一頭小馴鹿,笑眯眯地開口道:“真是好久不見了呢!你們怎麽會來這裏呢?”

“呃,路飛這家夥受了重傷…”

山治忍不住掏出了一根煙,慢吞吞地開口解釋道:“我們從太古之島趕過來的…羅賓小姐呢?我聽說巴洛克工作社已經解散了…”

“是啊…”

妮可·羅賓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一抹悵然:“巴洛克工作社解散以後,克洛克達爾也被關進了監獄…後來我重新開始回歸了流浪的日子,最近想看櫻花就打算在磁鼓島待一段時間,也想彌補一下巴洛克工作社曾經傷害過的人…”

“才不是羅賓的錯呢!”

妮可·羅賓腳下的馴鹿卻猛地仰起頭,撅起嘴巴開口道:“明明都是上原奈落那個混蛋的錯嘛!”

“喬巴,不要亂說話哦…”

妮可·羅賓微笑著揉了揉馴鹿的小腦袋。

山治的臉上也露出了一抹微笑,慢悠悠地開口道:“這隻狸貓說得也沒錯嘛…本來就是那家夥的錯…”

“我是馴鹿,有角的!”

正當他們幾個在寒暄的時候,烏索普慢慢靠近了娜美,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喂,這個女人是誰啊!看起來很和藹呢…”

“曾經巴洛克工作社的副社長…”

娜美看了一眼妮可·羅賓,小聲地對烏索普說著話:“總之,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人,千萬不要得罪她!我記得最後一次看到她的懸賞,好像已經升到了2億9千萬貝利的樣子…”

“…嘶…”

烏索普嚇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妮可·羅賓這個女人比路飛的懸賞高太多了,2億9千萬貝利的懸賞,這個女人到底是要多恐怖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