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佐助君,忘記曉組織和白胡子海賊團的差距了嗎?
loading...
在一座小島上。

莫比迪克號停了下來。

白胡子海賊團的成員見到了曉組織派來的醫療忍者,每個人見到那個醫療忍者的時候,臉上都露出了一絲詭異。

宇智波佐助在見到那個醫療忍者的時候,表情微微有些僵硬,他不自覺地開始整理一下自己有些潦草的衣服。

這幾年來,宇智波佐助漸漸習慣了海賊的不羈。

然而當佐助見到這個醫療忍者的時候,他還是回憶起了自己曾經在木葉的少年時期,這一瞬間宇智波佐助恍若隔世。

“佐助,認識她嗎?”

艾斯忍不住用肩膀擠了擠佐助,開口問道:“粉紅色的頭發…是個長得可愛的女生啊,她不會就是曉組織派來的醫療忍者吧?”

“嗯,就是她。”

宇智波佐助一步步走到了這個醫療忍者的麵前,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真是好久不見了,小櫻…沒想到他們會讓你來。”

春野櫻。

木葉第七班,曾經的同伴。

即便是宇智波佐助也沒想過,上原奈落居然會派春野櫻過來,那家夥是想要利用春野櫻來羞辱他麽?

“嗯,佐助君。”

春野櫻慢慢點了點頭,低聲道:“曉組織的情況,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沒有人能拒絕來自曉的命令…而且…”

說到這裏的時候,春野櫻抬起頭看著宇智波佐助,忽然開口道:“我也想要看看你在這片大海上過得怎麽樣…”

“還好。”

宇智波佐助平靜地點了點頭。

這片大海上有著上原奈落的威脅,還有著時刻出沒的曉組織成員,能活著就已經不容易了吧?

“那就好。”

春野櫻點了點頭之後,才輕聲開口繼續道:“病人在哪裏?我先去幫他治療吧!”

“嗯,薩奇的傷勢很重…”

宇智波佐助一邊引路,一邊開口道:“小櫻,我記得你是木葉五代目火影綱手的弟子…”

“嗯。”

春野櫻臉上頓時認真了起來:“醫療部最近也得到了很多新的醫療手段,如果救人及時的話,應該沒什麽問題的…”

莫比迪克號上。

春野櫻重新縫合了薩奇身上的傷口,又給薩奇打了幾針,最後用查克拉慢慢讓薩奇身上的傷口生出了肉芽。

“真是不可思議…”

馬爾科全程看著這一幕,在春野櫻的治療下,薩奇的傷勢漸漸好轉,他的臉上閃過了一抹讚歎。

醫療忍者的醫治方法的確出乎意料。

哪怕是馬爾科也沒有想到,還有這種能夠利用查克拉來刺激人體細胞再生從而對人進行治療的手段。

可惜的是,馬爾科身上沒有查克拉。

即便是忍界,也唯有大筒木輝夜的後裔,或者是曾經被六道仙人分享過查克拉的後代才能提煉查克拉。

春野櫻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看著呼吸漸漸平穩的薩奇,沉聲叮囑道:“他的傷勢已經穩定了,接下來的話,隻要他能保證好好休息,以後就沒什麽問題了。”

“真是神奇的醫療手段呢…”

艾斯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讚歎,他看了一眼身邊的佐助,忍不住開口道:“喂,佐助,感覺這個船醫比馬爾科要靠譜多了!”

“閉嘴!”

宇智波佐助皺眉打斷了艾斯的話,認真地看著春野櫻開口道謝:“多謝你了,小櫻,薩奇是我的同伴…”

這句話還未說完,宇智波佐助自己陷入了沉默,眼前的春野櫻曾經也是他的同伴…

宇智波佐助的心情越來越複雜了。

春野櫻的手指卻微微僵硬,她平靜地點了點頭之後,抓過了自己的醫療器具裝好,慢慢低下了頭:“沒關係,佐助君能找到新的同伴,大家都會為你開心的…”

啪嗒。

一滴淚水落了下來。

整個醫療室內所有海賊都有些不知所措,他們也不太明白為什麽這個粉紅色頭發的醫療女忍者會哭…

正當一群海賊們各自目視著彼此,打算讓誰去安慰這個女生的時候,春野櫻卻擦拭幹淨了自己的眼角。

“好了,我的任務已經結束。”

春野櫻慢慢站起身來,看著宇智波佐助沉聲開口道:“在我來之前,有人特意叮囑過我,按照我們的約定條件,白胡子海賊團必須在兩個月的時間內找到暗暗果實送往和之國…”

說到這裏的時候,春野櫻一字一句地重複道:“記住,必須是暗暗果實!否則的話…佐助君知道無法履行約定的後果。”

這句話是被著重交代的。

如果暗暗果實被馬歇爾·d·蒂奇吃掉的話,他們就必須殺掉蒂奇,在大海上馬上重新開始搜集暗暗果實了。

這可真是無異於大海撈針…

兩個月的時間找到暗暗果實,白胡子海賊團還不如指望馬歇爾·d·蒂奇沒有吃掉暗暗果實呢!

“唔…”

馬爾科撓了撓頭,忍不住開口想要還價道:“小姑娘,如果蒂奇或者什麽人吃掉了暗暗果實,我們把他送到和之國…”

“如果是這樣的話,曉也不需要白胡子海賊團了,我也不需要來這裏幫忙治療了。”

春野櫻搖了搖頭,聲音漸漸有些低沉了下來:“佐助君應該清楚,抓到一個果實能力者對於曉組織來說不是什麽困難的事…”

“嗯…”

宇智波佐助的表情微微有些凝重,他皺了皺自己的眉頭道:“看起來那家夥真是給我們出了一個天大的難題啊…現在我們也隻能看看運氣了吧?”

“咕啦啦啦啦…”

白胡子愛德華·紐蓋特忍不住笑了笑,低頭看了一眼床上的薩奇:“至少薩奇撿回來了一條命呢!這個人情老子就先記下了,不論有沒有找到那顆果實…”

“呃…”

春野櫻的臉色微微有些尷尬,她忍不住開口道:“按照我們的約定,不論世界上發生了什麽事,白胡子海賊團必須在兩個月內找到那顆暗暗果實送到和之國…”

“小櫻…”

宇智波佐助的眉頭皺得越來越緊,他沉聲問道:“那家夥的意思…是必須我們送給他暗暗果實,即使是他自己搶先得到了暗暗果實,那麽也會視為我們違約,對嗎?”

“…是。”

春野櫻慢慢點了點頭。

“喂,這是什麽道理!”

鑽石喬茲忍不住高聲指責道:“不是說隻要你們得到暗暗果實就夠了嗎?”

“是啊!”

花劍比斯塔的臉上也有些嚴肅:“如果這麽說的話,萬一你們阻撓我們解決蒂奇那個叛徒呢!”

“如果真的是這樣…”

以藏的臉色也有些難看,他對這些侵占了和之國的敵人沒什麽好感:“聽起來的話,這種手段還真是卑劣…”

“住口!”

白胡子瞪了一眼群情洶湧的隊長,又轉頭看向了春野櫻,咧了咧嘴角笑道:“咕啦啦啦啦…曉的首領還真是有意思啊!

如果他比我們更早得到暗暗果實的話,我們從他手裏搶過來,再重新送給他,也算是完成了約定,對吧?”

“……”

春野櫻忍不住退了半步。

宇智波佐助站在了白胡子的麵前,看著春野櫻繼續道:“小櫻,那家夥的條件苛刻到這種程度嗎?白胡子海賊團和曉組織合作尋找蒂奇和暗暗果實,這種事不可以嗎?”

“那個…”

春野櫻抓緊了自己的忍具包,低聲道:“佐助君,是你在這裏待得太久了嗎?曉什麽時候和其他人合作過…”

春野櫻說到這裏的時候,繼續道:“而且我來之前,有人特意叮囑過我,讓我轉告你一句,不要做傻事…你應該知道,白胡子海賊團和曉的差距吧?”

“喂,你們曉未免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我們可是世界最強海賊團!”

“區區一個藏頭露尾的組織…”

“隻是凱多的盟友而已…”

“……”

宇智波佐助的神色難看。

白胡子海賊團和曉組織的差距大嗎?

這還真的不是春野櫻可以侮辱人,認真地說,兩者之間的差距不是一般地大。

不論是從頂層戰力、中層戰力還是底層戰力來說,整個白胡子海賊團包括旗下所有海賊團絕對不是曉組織的對手。

曉組織的外圍力量百獸海賊團,和白胡子海賊團一樣同為四皇海賊團,這隻不過是曉旗下的武裝之一。

“話說起來…”

馬爾科揮手製止了一群隊長,好奇地看著春野櫻開口道:“你們那位曉的首領,聽起來還真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呢…他不擔心我們無法履行約定嗎?”

“哈哈哈哈哈…馬爾科真是惡劣呢!”

“不過馬爾科說的沒錯!”

“小姑娘,我們是海賊呢!”

“小姑娘,海賊可是未必會去履行什麽約定的,雖然我們白胡子海賊團都會履行約定,但是我們的刀也很鋒利呢!”

“不要說了!”

宇智波佐助的眼神陡然變得一片猩紅,他冷冷地打量著在場的隊長們,沉聲道:“比斯塔,小櫻是一個來幫忙救薩奇的醫療忍者…你們是什麽意思?”

這一刻…

宇智波佐助身上的霸氣暴露無疑!

不論是任何人都不免有些心驚!

白胡子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揉了揉佐助的頭發,輕聲安撫他的情緒:“佐助,收起你的霸氣,嚇到這群傻兒子無所謂,不要嚇到我們的客人了…”

說完之後,白胡子看向了春野櫻,咧了咧嘴笑道:“咕啦啦啦…真是抱歉啊,我的兒子們太失禮了!”

這個四皇真的像個父親一樣。

因為隻有白胡子愛德華·紐蓋特,在用父親的身份為自己這群不爭氣的兒子們,向春野櫻這個醫療忍者賠禮道歉。

就像其他的父親一模一樣…

“…沒關係。”

春野櫻咬了咬牙自己的嘴唇,搖了搖頭沉聲道:“那個人沒有告訴我他會怎麽做,佐助君應該會明白的。”

春野櫻說到這裏的時候,看著宇智波佐助的眼神裏隱隱有些擔憂:“佐助君,你是不是威脅那個人了?或者是…不小心對他說了什麽過份的話嗎?”

“…我當時著急薩奇的傷勢。”

宇智波佐助臉色忍不住更難看了。

根據他的猜測,上原奈落估計又小心眼犯了,刻意提出這個條件,針對他和白胡子海賊團了…也有可能,是上原奈落那個家夥在找理由,想要開始針對白胡子海賊團!

可是現在已經開始了!

不論如何都沒有回旋的餘地!

上原奈落從忍界調來了春野櫻,幫忙救回了薩奇,注定這場由他開始操控的人生遊戲就已經無法回頭了。

為了一個薩奇…

很有可能會搭上一個白胡子海賊團!

白胡子海賊團唯一的勝機…就是立刻馬上找到馬歇爾·d·蒂奇,祈禱他還沒有吃下果實,奪回他偷走的暗暗果實!

“小櫻。”

宇智波佐助看著春野櫻,滿臉嚴肅地開口道:“多謝你就幫忙救回薩奇,請你回去轉告那個人,我會認真履行好這場約定的!”

“不…”

白胡子伸手拍了拍佐助的肩膀:“是白胡子會履行約定的!”

白胡子轉頭看向了春野櫻,忍不住咧嘴笑道:“咕啦啦啦啦…既然那家夥不想要老子的人情,小姑娘,那麽這份人情就記在你身上了!”

“不不不…”

春野櫻匆匆擺了擺手,神色間微微有些尷尬:“其實沒有這種必要,我隻是奉命來執行一次任務…”

“無所謂!反正我們已經記下了。”

說到這裏的時候,白胡子笑著開口繼續道:“不論你想做什麽,我們都會幫你的,你想要從這艘船上挑一個丈夫,我都會同意的…咕啦啦啦啦…”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