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救人的代價,你知道吧?
loading...

月色明亮。


黑夜降臨在了大海上。


白胡子海賊團為了慶祝勝利和慶祝得到暗暗果實,開了一場盛大的宴會,直到深夜以後才潦草地結束。


整個莫比迪克號到處都是宿醉的海賊。


即便是新近趕回來的馬爾科和其他隊長們,聽說了他們得到了暗暗果實的事之後,也開心地喝了幾杯,甚至連白胡子都放下了果汁,破天荒地地被允許喝了幾碗酒。


可惜的是…


宇智波佐助依舊不肯飲酒。


哪怕他已經過了二十歲的門檻,是一個在忍界也可以喝酒的年齡,卻依舊還在堅持喝著自己的果汁。


宇智波佐助站在莫比迪克號的船頭上,慢慢地吸著自己手中的果汁,他的耳邊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是蒂奇嗎?”


宇智波佐助依舊望著海麵上倒映的月光,輕聲開口道:“今天晚上去休息一會兒吧,我來幫你值夜…”


“賊哈哈哈哈,沒關係…”


馬歇爾·d·蒂奇走到了佐助的身邊,咧嘴露出了一抹憨厚的笑容:“今天佐助戰鬥很辛苦的…反正我晚上也是不需要睡覺的,在莫比迪克號守夜站崗,我可是做了二十多年了!”


馬歇爾·d·蒂奇從來不需要睡覺。


這件事在整個白胡子海賊團上不是什麽秘密。


二十多年來,馬歇爾·d·蒂奇一直任勞任怨,在莫比迪克號上做著守夜的工作,在白胡子海賊團的人緣向來不錯,哪怕是白胡子也對蒂奇不吝誇獎。


實質上…


馬歇爾·d·蒂奇其實是生怕自己做夢的時候說出自己的心裏話話,引起白胡子海賊團的懷疑。


這家夥小心謹慎到了極點。


“賊哈哈哈哈…”


馬歇爾·d·蒂奇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臉上有些好奇地開口問道:“因為今天找到了暗暗果實,鼬先生馬上就要團聚,所以佐助今天晚上睡不著嗎?”


“不…”


宇智波佐助搖了搖頭,慢慢用力捏緊了手中的果汁杯子,低聲道:“我隻是還有點兒想不明白那個人為什麽要暗暗果實…


那個人從來不做無用功,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在想方設法讓他自己受益,可惜的是,我感覺他似乎也不需要暗暗果實的力量,那他能用那顆果實做什麽呢?”


“誰知道呢…”


馬歇爾·d·蒂奇撓了撓自己的頭發,咬了一口櫻桃派,嘻嘻哈哈地開口道:“說不定隻是覺得好奇吧!”


“的確有這個可能…”


宇智波佐助點了點頭,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那家夥好像的確有著古怪的收集癖,總是喜歡收藏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上原奈落這個人確實非常喜歡收集東西。


隻不過他收集的東西往往都有些嚇人,比如木葉的先代四影,比如霧隱村忍刀七人眾,比如海軍本部三大將,比如他們宇智波一族的宇智波鼬、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斑…


宇智波佐助隱隱有著感覺,倘若自己壽命耗盡的話,上原奈落大概也會把他穢土轉生複活,做成一件收藏品…


麻煩的是…


哪怕宇智波佐助死掉之後屍體火化也沒用,說不定上原奈落的手中現在已經收集好了足夠的材料。


真是讓人無法理解的癖好。


馬歇爾·d·蒂奇順著宇智波佐助的話點了點頭之後,笑嘻嘻地開口道:“反正不管怎麽說,薩奇那家夥肯定會把暗暗果實交換鼬先生的,我們2番隊馬上又要多了一個新的成員了呢!”


“我會阻止他的。”


宇智波佐助皺起了自己的眉頭之後,又歎了一口氣道:“算了,我先去休息了,蒂奇,麻煩你了。”


“賊哈哈哈哈,沒有關係呢!”


馬歇爾·d·蒂奇搖了搖頭,嘻嘻哈哈地道:“佐助早點休息吧!看大家這麽開心的話,或許明天還會繼續開宴會呢!”


“……”


宇智波佐助似乎有些無語。


隻不過宇智波佐助也並沒有和以前一樣罵幾句白癡什麽的,自顧自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休息。


等到宇智波佐助離開之後。


馬歇爾·d·蒂奇握緊了自己的拳頭,眼神中露出了一絲凶芒,他的笑容幾乎有些壓抑不住:“暗暗果實…曉的首領想要拿到暗暗果實,當然是為了暗暗果實的力量了!”


這是理所當然的!


暗暗果實是這個世界上最凶惡的果實!


馬歇爾·d·蒂奇在白胡子海賊團隱藏了那麽多年,就是為了暗暗果實的力量,他對於暗暗果實有著超乎想象的推崇和執著!


馬歇爾·d·蒂奇非常理解曉組織的首領想要拿到暗暗果實的心情,因為他也是這麽想的!


天色越來越晚。


月光依舊落在莫比迪克號上。


馬歇爾·d·蒂奇的身影出現在薩奇的房間門口,他的臉上帶著一股猙獰的笑意,他的腳下是一道黑暗的影子。


蒂奇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抬眼就看到了薩奇放在桌子上的暗暗果實,顯然這位第4番隊隊長十分信任自己的同伴


可惜…


這艘船上有著一個野心家。


馬歇爾·d·蒂奇幾乎是迫不及待地抓向了那個箱子,他的臉上帶著一股讓人心驚的貪婪和瘋狂!


正當蒂奇抓住那個箱子離開的時候,一個聲音驚到了蒂奇:“有什麽事嗎?如果餓了的話,廚房裏給你們準備好了夜宵…”


躺在床上的薩奇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


這位第4番隊的隊長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眶,看著自己的房間忽然出現的人影,臉上閃過了一抹詫異:“嗯?蒂奇?”


這不是第2番隊那個老實家夥嗎?


下一刻,薩奇就看到了馬歇爾·d·蒂奇手中抱著的那顆暗暗果實的箱子,他的臉上閃過了一抹驚愕。


“等等…蒂奇,你要幹什麽!”


“……”


蒂奇的表情陷入了僵硬。


這個潛藏了二十多年的男人非常清楚,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薩奇驚動這艘船上的所有人,否則的話他逃不過白胡子海賊團的追殺!


尤其是宇智波佐助!


迎接薩奇的…


是一道淩厲的刀光!


馬歇爾·d·蒂奇的手掌猛地捂住了薩奇的嘴巴,抄起了一把刀插進了薩奇的胸膛,他的手臂一點點地發抖!


“賊哈哈哈哈…哈哈…”


馬歇爾·d·蒂奇甚至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做下的事,他的臉上閃過了一抹驚懼和不安,強自用笑容掩飾著自己的震驚:“賊哈哈哈…哈哈…薩奇…真是抱歉了啊…我不是有意的…”


白胡子海賊團的鐵律…


就是絕對不能傷害自己船上的同伴!


哪怕是叛逃離開白胡子海賊團也無所謂,可是唯獨傷害同伴這一條鐵律絕對不能觸犯!


馬歇爾·d·蒂奇咬了咬牙,鬆開了薩奇的喉嚨,他的手掌抓著暗暗果實的匣子離開了這裏。


蒂奇有些不敢相信…


傷害薩奇的人竟然是他!


趁夜。


馬歇爾·d·蒂奇放下了一艘小船,匆匆逃離了現場,因為整個莫比迪克號開了一場盛大的宴會,許多海賊喝得醉醺醺的,還沒有人察覺到他的逃走。


唯獨有一個人不一樣。


宇智波佐助並沒有睡得很死。


宇智波佐助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睜開,查克拉感知和見聞色霸氣無聲無息地張開,迅速籠罩了整個莫比迪克號。


下一刻,宇智波佐助飛快地船上竄了出來!


宇智波佐助的身影迅速出現在了薩奇的房間,他也看到了鮮血淋漓幾近彌留的薩奇,他的眼神中閃過了一抹驚愕…


“馬爾科!”


一個厲喝聲響徹在了整個莫比迪克號上!


整個莫比迪克號上的人瞬間驚醒了過來,一群聽到了聲音的海賊爭相朝著薩奇的房間走了過來。


深夜時分。


船醫馬爾科為薩奇上了一次藥,慢慢扶住了自己的額頭:“薩奇的傷勢太重,已經沒什麽辦法了…佐助,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我還不知道。”


宇智波佐助皺緊了自己的眉頭,忽然轉頭看了一眼其他人:“嗯?蒂奇呢?不是今晚他在守夜嗎?”


“蒂奇…不見了…”


一個海賊臉色難看地擠了進來,低聲道:“馬爾科,佐助,我們的救生船也少了一艘…”


“是蒂奇!”


薩奇虛弱地睜開了自己的眼睛,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慘笑,血液從嘴角不自覺地流了出來:“蒂奇…他搶走了暗暗果實…佐助,一定把他追回來,那顆暗暗果實是要換回鼬先生的自由的!”


“開什麽玩笑!”


艾斯忍不住露出了一抹驚訝。


宇智波佐助都有些不敢置信,在場的所有海賊臉上都閃過了一抹疑惑,他們也都不相信蒂奇會做這種事。


馬歇爾·d·蒂奇那個一直在第2番隊老實巴交的家夥,怎麽可能會搶走暗暗果實,甚至還有膽量傷害薩奇呢?


那可是白胡子海賊團的老成員了!


而且馬歇爾·d·蒂奇可是連曾經成為隊長的機會都放棄了,他怎麽可能會傷害薩奇,並且搶走暗暗果實呢!


“那家夥…”


宇智波佐助的大腦裏一片頭皮發麻,這一刻馬歇爾·d·蒂奇帶著暗暗果實逃走的事,讓他忍不住隱隱有些不好的預感。


如果沒有暗暗果實的話…


宇智波佐助倒是覺得蒂奇會想要另尋出路。


白胡子愛德華·紐蓋特也很快知道了船上發生的事,這位陳年遲暮的老人看了看薩奇的傷勢之後,他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抹痛苦。


真是沒想到…


白胡子海賊團過了這麽多年,還是出現了一個違背了船上鐵律的叛徒,讓白胡子有些難過。


更讓這位老人難過的是…


薩奇這個一直跟隨在他身邊那麽多年的孩子,竟然會在今晚死在一個叛徒的手裏。


“馬爾科,你先穩住薩奇的傷勢…”


宇智波佐助看了一眼滿臉痛苦的白胡子和周圍氣氛漸漸悲傷的眾人,沉聲道:“我們想想辦法,至少也要把薩奇先救回來!”


“佐助…”


馬爾科的眼神露出了些許疑惑。


一群人都忍不住疑惑地看向了佐助。


“馬爾科,薩奇還能撐多久…”


宇智波佐助咬了咬牙,沉聲道:“現在我們馬上趕往和之國,曉組織的醫療忍者們一定能把薩奇救回來!”


即使醫療忍者們救不回來…


上原奈落也一定能夠救回來!


在上原奈落的手中,人的生與死早就已經成為了他的玩具,隻要上原奈落願意出手,肯定能把薩奇救回來。


“……”


每個人的臉上都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疑惑和詫異。


和之國可是位於百獸凱多的海域,倘若他們過去的話,一定會引起和百獸海賊團的戰爭,而且盤踞在和之國的曉組織和他們白胡子海賊團的關係可是非常微妙…


然而等到宇智波佐助連夜撥通了他的哥哥宇智波鼬的電話蟲,告訴他這裏有人重傷,需要醫療忍者的幫忙。


“誰受傷了?”


宇智波鼬忍不住有些詫異。


宇智波佐助壓抑著自己聲音中的情緒,低聲道:“是我們船上的廚師,薩奇,我覺得隻有醫療忍者能救他,最好是綱手閣下或者那個人出手…”


“這樣麽…”


宇智波鼬的聲音中多了一抹遲疑,他的聲音平靜地開口問道:“佐助,你應該救人的代價吧?”


“尼桑。”


宇智波佐助握緊了自己的電話蟲,沉聲道:“麻煩你轉告他,萬一薩奇傷勢過重死掉的話,我也可以用輪回天生複活他!”


“佐助,不要做傻事。”


宇智波鼬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才出聲道:“那個人可以出手讓薩奇活下來,但是你們要把暗暗果實給他…”


“我們答應了。”


宇智波佐助緩緩鬆了一口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