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漸漸向曉組織靠攏的青雉
loading...

馬林梵多。


一家溫泉湯浴池。


三個海軍本部大將坦誠以待,袒胸露背地泡在溫泉裏,三個人都忍不住慢慢眯上了自己的眼睛,享受著久違的放鬆。


尤其是赤犬和青雉…


這段時間,兩個人的心理壓力還挺大的。


馬林梵多那麽多海軍,一旦知道了他們兩個海軍本部大將是臥底的話,心裏到時候得多絕望啊…現在三個本部大將都是曉的臥底,心理上似乎也可以接受一下了吧?


“庫讚…”


黃猿笑著轉過頭看向了青雉,慢悠悠地開口問道:“周末的時候庫讚在做什麽呢?平時沒事的話,可以一起來這邊放鬆一下嘛…”


“唔,有時候會和鶴前輩出海打漁…”


青雉慢吞吞地撐起了自己的身體,靠在浴池的石頭上,輕聲道:“波魯薩利諾和薩卡斯基呢?”


“我們一般都是在這邊呢…”


黃猿看了一眼閉目假寐的赤犬,嘴角歪了歪,輕笑著開口道:“男人的生活嘛…總是需要一些不一樣的色彩啊…”


“喂,波魯薩利諾,別說這種會讓人誤會的話。”


赤犬冷聲打斷了黃猿的話,他的手臂也搭在了石頭上,肩膀上和手臂上的花紋紋身顯得有些猙獰:“好了,說正經事吧,現在曉的危險已經不容忽視了…”


“我倒是不覺得特別危險。”


青雉搖了搖頭,慢吞吞地開口道:“根據我這邊的情報,上原奈落是曉的第三代首領,實力是曉組織曆代首領之中最強的存在,據說上原奈落這一生隻失敗過一次…”


“哦?”


黃猿的嘴角咧了咧,頓時來了一點興趣:“看起來我們的那位首領也不是無敵呢!”


“波魯薩利諾,你可是海軍大將!”


赤犬的額頭忍不住跳了跳,他瞥了一眼黃猿,才開口說道:“不過你說的也沒錯,一個曾經失敗過的…”


“我覺得你們應該聽我說完。”


青雉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繼續道:“好像那一年,上原奈落才十二歲,敗給了宇智波佐助的哥哥宇智波鼬…


唔,還有些小道消息,據說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兄弟兩個,一直被他玩弄於股掌之中,被他操控著兄弟相殘什麽的。”


“這麽小氣的嗎?”


黃猿的臉色有些微妙。


赤犬的神色更是十分古怪。


青雉皺了皺自己的眉頭,輕聲繼續道:“這也稱不上吧…那家夥把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當作棋子。


可是他的心地也不算太壞,處理任何事的結果一般都不錯,隻是過程稍微有點兒殘忍…”


說到這裏的時候,青雉想了想,又開口補充道:“唔…可能,不止一點兒殘忍。”


這可真是夠謙虛了。


哪裏是殘忍,分明是殘酷…


聽起來上原奈落做的事,有點兒像是風雨之後的彩虹,可是沒有多少人的心理素質,能夠強到扛過上原奈落掀起的狂風暴雨…


青雉撓了撓自己的頭發,歎了一口氣道:“呼,那家夥肯定不如海軍的正義,可是也沒我們想象得那麽邪惡…”


“喂,庫讚…”


赤犬的眼皮抖了抖,冷哼了一聲道:“記住你的身份,你可是海軍本部大將,你這家夥不會真的成為了曉的說客吧?”


“薩卡斯基。”


青雉慢悠悠地搖了搖頭,起身要從浴池裏爬出來:“我可沒什麽必要在這裏和你聊天,與其在這裏浪費時間,不如再去想想辦法,怎麽讓曉不會進一步滲透海軍…”


“誒?別著急嘛…”


黃猿忽然開口攔下了青雉,笑嘻嘻地緩和著他們之間的氣氛:“庫讚,薩卡斯基,現在可不是針鋒相對的時候呢!我們三個人在的話,群策群力或許會有更好的主意吧!”


“……”


青雉和赤犬同時陷入了沉默。


黃猿站起身來坐在了石頭上,伸手為自己披上了一層浴袍,笑嘻嘻地開口道:“說起來,薩卡斯基有個猜測,我們的首領一直被其他人稱為神,會不會是他想要取代居住在聖地瑪麗喬亞的天龍人,就此改變世界的秩序…”


“這一點我倒是不清楚。”


青雉也坐了起來,圍上了一件浴袍,低頭看著浴池裏的水汽,輕聲開口道:“根據我這邊得到的情報,上原奈落被曉的成員稱為神明,哪怕是多弗朗明哥也不例外…


除了因為上原奈落的力量已經在這個世界上沒什麽對手了,還有一個有些奇怪卻又被人認可的原因。


據說他是千年之前的某位創世神的轉世之人,當然和天龍人那群渣宰沒什麽關係,這一點聽起來有些子虛烏有。


雖然上原奈落一直否認,可是千年之前那位創世神的母親,也就是神的始祖活在世上,是她親口承認的這一點。”


青雉攤開了自己的手臂,不疾不徐地繼續道:“如果按照你們的說法,上原奈落那家夥想要取代天龍人的話,也不算是什麽壞事。


現在曉組織占領和之國作為大本營,那個封閉落後國家裏的平民似乎比這個世界其他國家的平民生活得更好,哪怕是無家可歸的孤兒都有著收容的地方…”


這件事是真的。


因為和之國的平民和貴族都是平等的,至少在名義上來看是平等的,比如在平民和貴族都會在同等環境下接受教育。


或許他們因為貧富差距,享受的教育資源不同。


然而平民也真正有了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從而上進的機會,而不再是隻能依靠貴族或者國王的恩賜什麽的。


最重要的是…


即使曉麾下的忍者軍團,也不得隨意傷害無辜平民,任何人都必須遵守曉組織製訂的和平規則。


而且和之國平定下來之後,已經沒有孤兒凍死或者餓死的情況發生了,哪怕是妮可·羅賓都為之感到驚訝。


這個世界上…


任何一個國家都做不到吧!


這些…


才是青雉真正對曉組織開始轉變態度的原因。


而能夠做到這一步的曉組織,不管怎麽想都不可能是壞人吧,這些可是那群想要打倒世界政府的革命軍都沒做過的!


如果不是知道現在的妮可·羅賓不會欺騙自己,青雉其實都有點兒不相信了…


青雉絮絮叨叨地說了一堆之後,撓了撓自己的頭發,歎了一口氣道:“有機會的話,我們一起去和之國看看吧!”


“和之國可是很危險的。”


聽完了青雉的話,赤犬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沉聲道:“那裏以前是凱多的地盤吧?雖然被曉組織侵占了,可是也要跨過凱多的海域,要等到我們消滅了百獸海賊團和凱多之後,才能過去…”


“我們的話應該沒什麽問題。”


青雉搖了搖頭,仰頭繼續望天:“話說回來,百獸海賊團應該在曉的控製之下了吧?”


“是啊…”


一個聲音忽然落入了他們的耳中。


這句若有若無的歎息讓在場的三位大將臉色大變,他們的見聞色霸氣可沒有察覺到有什麽人在暗中窺視!


下一刻,一條大蛇陡然從浴池中竄了出來!


這條大蛇猛地張開了血盆大口,慢慢地吐出了藥師兜的身體,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抬起頭看著三位本部大將微笑著…


這一幕讓人看得不免有些心驚…


這個藥師兜…


到底是什麽能力者?


藥師兜攤開了自己的手掌,輕笑著開口道:“青雉大將猜得沒錯,百獸海賊團是曉的外圍武裝了…如果你們想去和之國的話,隻需要向奈落大人申請就好。”


藥師兜說完之後,目光慢慢停留在了青雉的身上,他的嘴角微微勾了起來:“話說回來,青雉大將竟然知道這麽多消息,應該都是羅賓女士私下裏告訴你的吧…”


“妮可·羅賓…”


赤犬的眉頭皺起,沉聲道:“那個當年從奧哈拉逃脫的惡魔之子麽?庫讚,當年是你放走她的吧!”


黃猿揉了揉自己的額頭,歎了一口氣道:“現在不是時候說起過去的那些麻煩事吧…何況我們也隻是執行世界政府的命令而已,何必這麽趕盡殺絕呢!”


黃猿的態度依舊模棱兩可。


有的事可以做,有的事可以不做。


現在的確不是追究青雉責任的時候,何況他們好像也找到妮可·羅賓的位置,據說她一直跟在上原奈落的身邊…


這麽算下來的話…


青雉一直能從妮可·羅賓的口中知道上原奈落的情報?


黃猿和赤犬忍不住看了一眼青雉,這個一直表現得十分懶散的學弟做事可以啊,居然也會使用間諜了!


隻不過…


青雉的間諜有點兒反效果。


不是策反敵人,而是策反了他自己。


在從妮可·羅賓的口中得知了足夠的信息之後,青雉可能要把自己搭進曉組織了。


藥師兜卻不在意這種效果,他的臉上閃過了一抹讓人心底發寒的微笑:“青雉大將,看起來,妮可·羅賓女士似乎比想象中更擅長收集情報呢,我都忍不住想要讓她加入cp組織了…”


“兜,別妨礙她的生活。”


青雉身上冒出了一股寒氣,他平靜地攤開了自己的手掌道:“這是我讓她幹的,曉的人應該都很清楚,羅賓不會拒絕我的請求,何況她也沒有真正做錯什麽吧?我也是曉的成員。”


我也是曉的成員。


這一句話顯然很有份量。


比起青雉說的其他話都更有份量。


哪怕是藥師兜也有點兒無奈,這一方麵應該怎麽說呢?青雉和妮可·羅賓還真沒做錯什麽,上原奈落也不會計較這些…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而且妮可·羅賓這個女人也很聰明。


哪怕是藥師兜想要把妮可·羅賓調出來,說起來也沒那麽容易…


因為妮可·羅賓最近無所事事,這段時間一直待在和之國閱讀曆史正文,她理所當然地選擇依附於和之國地位最高的人。


那就是上原奈落的老師小南。


因此妮可·羅賓倒是正經地聽說了不少關於上原的故事,也親眼見識了這對師徒之間的相處。


那位首領其實非常聽老師的話,實力強大其實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孩子(可能有誤),經常在嘴上喜歡說一個叫長門的人耳根子太軟…


其實上原自己的耳根子也很軟…


這事…


就挺讓人迷惑的。


妮可·羅賓對上原的警惕都消減了不少。


要不是妮可·羅賓跟隨過上原奈落一段時間,親眼見過上原奈落一直不怎麽幹人事,她真的都有點兒懷疑上原是個假的…


正是因為妮可·羅賓告訴青雉這些有趣的故事,讓青雉對上原奈落有了不少好感。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