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自從加入了曉以後,感覺生活還是老樣子,曉真的需要我嗎?
loading...

大海上新聞鳥到處亂飛。


新聞從前幾天報道宇智波佐助和漩渦鳴人這兩個超級新星的對決,又開始吹噓海軍驅逐了百獸海賊團。


整個報紙以一個超大版麵,重新誇讚海軍新生代智將藥師兜的算無遺策和海軍本部大將黃猿的強大戰力。


真是…


這些新聞報紙不膩的麽?


偉大航路新世界。


g1支部海軍基地。


曉組織的大行動結束以後,大家各回各家,藥師兜選擇回到了馬林梵多,黃猿則趕到了g1支部基地和赤犬對質。


黃猿趕到這裏的時候,甚至不需要對赤犬說什麽,他們兩個人就彼此感知到了對方體內的尾獸查克拉。


果然…


走到哪裏…


大家還是自己人啊!


赤犬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裏,嘴角叼著雪茄,翻看著手中的報紙,慢吞吞地吐出了一股濃煙:“哼,看來不論是百獸凱多,還是我們這些海軍大將,都已經被那家夥操控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嘛…”


黃猿坐在赤犬旁邊的沙發上,慢悠悠地吹了吹茶杯上的熱氣:“反正我們兩個現在都加入了曉…”


黃猿說到這裏之後,忽然抬頭看向了赤犬,笑嘻嘻地開口道:“真是沒想到,看起來海軍的未來大概就會落在我們那位懶散的小學弟身上了呢…”


黃猿自然指的是青雉。


赤犬聽到了黃猿的話,臉上瞬間漲出了一層怒氣:“庫讚那家夥…比我們更早加入曉!”


“啊嘞?”


黃猿的動作刹那間有些僵硬,他又緩緩低下頭喝著茶水:“哦謔謔…這麽看起來的話,我們還是同事呢!”


“你這家夥稍微正經點啊!”


赤犬看著黃猿得過且過的態度,怒意更多了一層:“我本來想要提醒你不要和藥師兜那個混蛋一起行動…沒想到你忘記帶電話蟲還是沒改掉啊!”


“別這麽說嘛…”


黃猿幽幽地歎了一口氣:“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大家都不想的…接下來我們該怎麽辦呢?”


黃猿繼續低頭喝了一口茶水,又歎了一口氣道:“現在既然已經這樣了,以後做事似乎也不用那麽認真了…”


既然海軍本部三大將都是曉的臥底,他們以後的日子是不是就老老實實地在海軍裏摸魚,免得給海軍帶來什麽危害…


這好像和黃猿過去的生活沒什麽不同…


感覺生活還是老樣子,加入曉好像也沒什麽意思,因為同事一樣也是曉的臥底,甚至都沒有一點兒臥底的刺激感!


“喂,稍微給我清醒一點啊!”


赤犬臉上的怒意忍不住更上了一層:“你這家夥不要再找這種奇奇怪怪的理由,以後認真一點吧!


在我們是曉的臥底身份暴露之前,至少也要為這片大海的和平多做一點事吧!”


赤犬的態度和黃猿不一樣。


原本赤犬也想學著黃猿摸魚,可是現在情況不同了。


既然海軍本部已經徹底被曉組織滲透,那他就趁著自己還能以海軍大將的身份辦事,那就務必要更加勤奮一些!


要在身份暴露之前,為這片大海的安寧抓捕更多的海賊,怎麽能得過且過呢!


媽的…


現在海軍的局勢都已經嚴重到了這個程度,海軍本部三大將和新生代智將以及情報部門都在曉的控製之下!


為什麽黃猿的心態還是老樣子!


不對…


赤犬忽然感覺自己的心態似乎也沒什麽變化。


除了多了一層曉的身份,其他的根本沒什麽變化,該勤奮的人還是那個勤奮的人,懶散的家夥還是那個懶散的家夥,摸魚的大將還是那個摸魚的大將。


“說起來,你不覺得奇怪麽?”


黃猿慢慢豎起了自己的手指,提出了一個問題:“藥師兜那個家夥,對海軍的貢獻遠遠大於他的危害呢…在他成為海軍參謀之後,戰損至少降低了一半以上。”


“哼,隻是現在看起來而已…”


赤犬冷哼了一聲,伸手拿過了桌子上的一份文件:“那家夥潛伏在馬林梵多,一定是有著更大的陰謀!”


“雖然我也是這麽猜測…”


黃猿慢慢地搖了搖頭,忽然開口道:“薩卡斯基,你認為曉掌控了海軍的話,他們會任由海賊泛濫嗎?”


“……”


赤犬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又放下了手中的文件。


這位海軍大將抬起頭看著黃猿,沉聲開口道:“波魯薩利諾,不能把希望寄托在…”


說到這裏的時候,赤犬忽然打斷了自己的話,慢慢合攏了自己的手掌,眉頭微微皺了起來:“說起來,這段時間我和四尾孫悟空的相處還可以…


從孫悟空那裏,我倒是知道了一點兒詳細的情報,關於曉和曉的首領,這些都是庫讚那家夥沒有搜集的情報,不,或者說那家夥的性子,他根本沒有搜集過曉的情報…”


原本赤犬說得好好的…


結果說到青雉的時候,怒氣又忍不住上揚了起來!


媽的,青雉那家夥真是懶到了一定境界吧!


明明那個家夥是他們三個裏麵最先加入曉的大將,竟然沒有去好好了解這個組織!


“我體內的孫悟空或許沒有欺騙我…”


赤犬慢慢合攏了自己的手掌,托著自己的下巴,沉聲道:“它們這些尾獸也和曉那群家夥一樣,這些尾獸更喜歡稱呼上原奈落為行走在人間的神…”


“神麽?”


黃猿的嘴角咧了咧,想起了自己和上原奈落的戰鬥,他忍不住低笑了一聲道:“說起來的話,依照他能夠輕鬆碾壓我的力量,那個人似乎真的可以稱為神呢!”


“我不是在討論實力的問題。”


赤犬打斷了黃猿的話,冷聲繼續道:“還記得天龍人在世界上的稱謂麽…他們自稱是神的後裔!因為當初成立了世界政府的二十位國王也被稱為神…”


赤犬看著黃猿,沉聲繼續道:“神這個稱謂可不是隨便使用的,那位曉的首領,他的心思或許也是想要和曾經的二十王一樣,重建這個世界的秩序!”


這件事…


赤犬從來沒有對外說過。


現在赤犬第一次對黃猿談起,正是因為他們多年以來的友誼,以及相同的命運。


如果曉組織真的想要推翻世界政府的秩序…


一股窺探著世界秩序的力量,試圖顛覆這個世界的話,可是會引起大變動的!


而他們這些身在海軍心懷正義卻又不得不受製於曉的海軍大將,會處在一個非常尷尬的境地。


或許正是因為這樣…


藥師兜一點點地掌握了海軍的權力,不斷積攢著海軍的威望,曉組織也是刻意收編他們這些海軍大將?


“啊嘞,如果你說的是對的…”


黃猿的嘴角忽然咧出了一抹笑容,轉頭看了赤犬一眼:“薩卡斯基,這和我們又有什麽關係嗎?”


黃猿微笑著搖了搖頭,重新端起了自己的杯子:“嘛嘛嘛嘛…我們隻是海軍呢…繼續捕捉海賊就好了嘛…”


黃猿慢慢地喝著茶水,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輕笑著繼續道:“薩卡斯基,隻要貫徹好自己內心的正義就夠了嘛…何況,現在的我們也做不到更多了吧!”


“你說的對!”


赤犬慢慢抱緊了自己的手臂,沉聲道:“現在新世界這邊沒什麽問題,明天我和你一起回本部基地馬林梵多!”


“誒?”


“叫上庫讚一起,問問藥師兜那家夥!”


赤犬的手上冒起了岩漿的黑煙,他的聲音陰沉著繼續道:“如果曉真的想要改變世界的秩序,統治這個世界的話…他們想把海軍的正義置於何地!”


赤犬的拳頭重重砸在了桌子上,岩漿一點點地燒透了桌子:“不,幹脆現在就走,免得耽誤時間了!”


說走就走。


赤犬和黃猿直接登上了軍艦,通過赤土大陸的聖地瑪麗喬亞,趕回了海軍本部馬林梵多。


剛好,海軍本部大將齊聚馬林梵多。


青雉見到赤犬和黃猿回來的時候,他也知道了黃猿加入了曉,大家又處在了同一條線上,他們三大將的相處模式,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從前的狀態。


或許是因為大家都有著另一層身份…


赤犬見到青雉的時候,並沒有冷漠地離開,反而甕聲開口叫住了他:“庫讚,我們有事要談,一起來吧!”


“唔,沒這個必要吧…”


青雉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慢吞吞地開口道:“剛好你們回來坐鎮馬林梵多,我出去巡視…”


“庫讚!”


赤犬打斷了青雉的話,冷冷地開口道:“現在的局勢可是很危險的,我有非常重要的事!”


“……”


青雉撓了撓自己的腦袋。


赤犬這家夥,怎麽還是那麽多事!


依照青雉的態度,現在海軍本部三大將都是曉的臥底,大家就老老實實地在海軍裏麵,繼續摸魚不就好了嗎?


其實…


曉組織也不會要求大將做什麽壞事。


而且曉組織也不會對海軍做出什麽危害。


因為青雉有一個私下聯絡的人選,他可以通過妮可·羅賓知道曉的情況和上原奈落的態度…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這段時間,青雉了解的事比赤犬更多。


根據遠在和之國的妮可·羅賓談及,曉如今有著更多強大的成員,有著數萬強悍的外圍武裝。


而且說起曉在和之國的政策,曉並非是什麽邪惡的,甚至對於平民更加友好,或許將來是能夠為世界帶來秩序和安寧的組織。


當然…


青雉認為即便他這麽說,估計赤犬和黃猿也不會相信,他幹脆就直接窩在馬林梵多悠閑度日。


“好吧…”


青雉看著依舊倔強的赤犬,又看了一眼表情無奈的黃猿,隻能點了點頭道:“那我們找個地方喝一杯?”


說起來…


他們三大將似乎從來沒有聚過!


或者說,青雉自己是單方麵不喜歡,因為他和赤犬彼此看不慣對方…


現在因為曉組織的事,赤犬和青雉現在的關係,也不知道是在漸漸變得好轉,還是變得更加糟糕了…


這個世界真是離譜。


海軍本部三位大將第一次聚會,不是因為他們都是世界政府最高戰力,而是因為他們都是曉的臥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