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你們木葉也在覬覦我們村兒的寶貝嗎?
loading...

旗木卡卡西眼神中的猶豫一閃即逝,先是開口勸說道:“不要做錯事!你想要得到帶土的情報,是因為畏懼帶土想要殺你,對吧?”


“……”


上原奈落勃然變色。


旗木卡卡西看到上原奈落的表情,情緒漸漸變得鎮定了下來,擺出了一副好整以暇的態度:“那我勸你放了花鈴,因為現在隻有我能幫你!”


說完之後,旗木卡卡西為了保證自己的談話質量,甚至還開始主動誇讚起了自己的老朋友:“帶土是木葉有史以來最天才的忍者,如果沒有我的幫助,你一定逃不過帶土的追殺!”


“……”


上原奈落臉上的表情又崩了,他看著旗木卡卡西很是有些一言難盡:“卡卡西先生,你看我長得像個傻子嗎?”


“別衝動!”


旗木卡卡西看到上原的手指微動,生怕他一個衝動殺掉花鈴,連聲開口勸道:“你先放開花鈴,我們可以慢慢商議…”


“……”


上原奈落遲疑了一會兒,卻還是緊緊地捏著花鈴的脖子,沉聲問道:“如果阿飛前輩是你們木葉隱村的帶土,他是木葉派來的間諜,是不是這樣?”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


旗木卡卡西猛地搖了搖頭,沉聲道:“不是這樣,帶土現在是村子裏的…叛忍,他十二年前就離開了村子。”


“我不相信你。”


上原奈落咬了咬牙,繼續道:“但是不論他是木葉的間諜也好,木葉叛忍也罷,木葉必須把他帶回去!”


“這也是我正要做的事。”


旗木卡卡西立刻答應了下來,出聲問道:“但是你總要告訴我,他最近活躍的地方吧?”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迷茫地開口道:“我不知道…帶土前輩隻是希望我來執行一個任務,引誘一個霧隱村的忍者叛變,我懷疑他可能一直活躍在水之國。”


旗木卡卡西循循善誘地開口探索情報:“那帶土為什麽要讓你引誘一個霧隱忍者叛變呢?是因為他仇視霧隱村嗎?為什麽會讓你來呢?你們是什麽關係?”


而且明明讓你引誘一個霧隱忍者叛變,但是你好像引誘了三個忍刀七人眾叛變啊!


“我是一個…小村子的人。”


上原奈落沉默了一會兒,罵了幾句卡卡西,輕聲說起了自己的故事:“因為我想要成為一個在村子裏身份比較高的人,就必須完成一件很難完成的任務。”


“……”


旗木卡卡西心裏有些恍然,聽著上原的話,他大概猜到了上原的身份,估計是哪個小忍村的下一任首領吧?


上原奈落檢查了一番自己的話中沒有漏洞,繼續道:“阿飛前輩向村子裏的首領推薦我來進行這種任務,我的老師,一位村子裏的長老不希望我陷入危險,但是首領卻同意了…”


“我明白了。”


旗木卡卡西點了點頭,輕聲繼續道:“為什麽你們村子裏的首領會同意帶土提出的這麽危險的意見呢?”


上原奈落咬了咬牙,臉上露出了一抹悲憤:“可能是因為村子裏的首領不希望我得到那個位置…而且阿飛前輩和首領的關係很好,他的話,首領句句都聽,我們一度懷疑首領被幻術控製了,但是卻看不出有什麽端倪。”


上原奈落緩緩垂下頭,神色傷感道:“其實在我之前,村子裏隻有阿飛前輩可以得到那個位置,但是後來我…”


這話說得十分隱晦。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沒算說錯。


畢竟曉組織內隻有上原奈落和宇智波帶土兩個實習生,而且他們兩個在表麵上都想要成為曉的正式成員。


而且就算旗木卡卡西將來找宇智波帶土對峙,難道帶土還會主動泄露曉的情報嗎?


“我已經大致理解你的意思了。”


旗木卡卡西心中歎了一口氣,在上原奈落遮遮掩掩以及糅雜的話語中,結合自己所知的信息,開始分析自己得到的情報。


十幾年前,神無毗橋之戰中,宇智波帶土並沒有戰死,不知是怎麽逃離困境;後來帶土親眼目睹了琳死在了自己的手中,又遷怒於霧忍的追捕,一直以來都在借機複仇。


後來,帶土為了藏身加入了一個小忍村,並且用幻術控製了那個忍村的首領。


這一點並不麻煩。


如果帶土的寫輪眼瞳力大增,控製一個小忍村的首領不是什麽困難的事,甚至連尾獸都能控製!


旗木卡卡西想起了他第一次見到帶土摘下麵具之後,親口承認殺死了波風水門夫婦的事…


或許,那件事是真的。


既然宇智波鼬為了力量能夠殺死他的父母和全族,那宇智波帶土為什麽不可能殺死自己的老師呢?


旗木卡卡西自認為剖析完了得到的情報,想要獲取最後一個消息:“那麽,閣下…是哪個忍村的忍者?”


由於上原奈落一直隱藏自己的身份,旗木卡卡西還有些不太甘心,他又從側麵補充道:“如果我想要帶他離開閣下的忍村,這件事還需要閣下的幫助。”


“卡卡西先生。”


上原奈落緩緩站起身來,望著旗木卡卡西冷聲道:“不必再問我這個問題了,我能告訴你這麽多已是極限…即使將來你再次見到我,我也不會承認向你泄露過阿飛前輩的事。”


說這話的時候,上原奈落的臉上閃過一抹輕蔑:“恕我直言,這件事還是讓木葉的三代目火影派其他人來處理吧,以卡卡西先生的力量,未免有些差勁…”


“……”


旗木卡卡西的眼眸閃了閃。


他們木葉的三代火影猿飛日斬還不知道宇智波帶土的事,至少現在卡卡西還不想告訴猿飛日斬;而且一旦猿飛日斬知曉,他也隻會選擇封鎖消息,派一位擅長處理黑暗麻煩的人物出來。


比如木葉根部首領誌村團藏。


前不久,那位根部的首領誌村團藏才被莫名其妙關了禁閉,現在如果泄露了帶土的事,豈不是讓誌村團藏重新出頭?


“你們走吧。”


上原奈落揮了揮手,轉身走向了大蛇丸和幹柿鬼鮫、鬼燈滿月等人的戰場:“剛好在這裏遇到了偷盜我們村子寶物的大蛇丸,我要把寶物從他手中奪回來。”


“等等…”


旗木卡卡西看了一眼大蛇丸,忽然開口道:“閣下,大蛇丸是木葉叛忍,我也可以幫…”


“旗木卡卡西!”


上原奈落猛地扭過頭,眼神冰冷地望著旗木卡卡西,一股殺氣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木葉的忍者還想要覬覦我們忍村的寶物嗎?滾!別逼我殺了你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