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也想要製服
loading...
小南打斷了他們的戰鬥。

淺藍色頭發的女人拎著上原奈落的衣領,把他放在了自己的身邊,冷聲開口道:“你在幹嘛?”

“呼…”

上原奈落鬆了一口氣,看到曉的成員們出來之後,指著麵具男和宇智波鼬,張嘴就扣一個大帽子:“小南大人,這兩個人想要殺了我…”

“不不不不…”

麵具男走上前來,搖晃著自己的雙手,極盡誇張地出聲解釋道:“我們隻是檢測一下組織實習生的戰力,沒想到他竟然擊敗了一個足以成為正式成員的人呢!”

雖說宇智波鼬沒有動用萬花筒寫輪眼瞳術,但是尋常狀態下,宇智波鼬的實力也不是一般忍者能夠戰勝的。

沒想到這個小鬼依靠他那些詭異的術式壓製了宇智波鼬,甚至還有機會趁著宇智波鼬還沒有動用底牌之前,險些殺掉他!

如果麵具男自認為沒有看錯的話,那個小鬼使用的最後一個術式很有可能是時空間類,他看到空間出現了扭曲。

這個小鬼,還真是了不得呢!

倒是可以把他當作一個能夠為曉組織收集尾獸的強大戰力,曉的成員一直在來回替換,各組一直處於空缺的階段,人手一直都不曾聚齊,偶爾還會有成員拿自己的隊友去換金錢。

至於上原奈落可能會帶來的威脅,麵具男隻是考慮了一秒鍾就選擇了放棄。

這個小鬼的身上好像沒什麽血繼,查克拉看起來也隻是稍微多一些,根本算不上什麽有前途的人物。

不過他的天資確實不錯,竟然能夠開發出一個印式就能釋放出來的忍術,但也隻能到此為止了。

他很清楚,隻有擁有強大的血繼,才能走得更遠。

至於上原奈落那種隻是扭曲空間的利用方式,還存在著一定的時間延遲,隻要了解他的情報,就能輕易躲過。

剛才宇智波鼬被指令衝擊波命中,因為太過突然。

如果宇智波鼬剛開始不惜耗費自己的瞳力,直接發動萬花筒瞳術的話,戰鬥可能早就結束了!

不過幸好他沒有這麽做。

否則的話,曉組織或許未來會丟掉一個強大的戰力,還有可能引起小南的反感。

“嗯?”

小南的目光微微有些疑惑,她低頭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上原奈落,摸了摸他的頭發,出聲問道:“這是真的嗎?”

有點不太相信,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還是流浪忍者,怎麽可能會有能夠和曉的正式成員一戰的力量?

然而剛才的會議上,絕提到了一個情報,上原似乎確實是個天資很高的孩子。

“有真有假。”

上原奈落的臉色異常嚴肅,緊緊地盯著站起身來的宇智波鼬,輕聲道:“我用自己研究的秘術和他打了一架,但是這家夥根本沒有認真,他的寫輪眼…很強!”

上原奈落想了想,繼續補充道:“他動用了寫輪眼之後,我立刻就陷入了幻術,根本無法掙脫…”

“我知道了。”

普通忍者麵對血繼忍者,的確很容易陷入劣勢。

尤其是宇智波一族,更是有著一對一無敵的傳言。

小南點了點頭,相信了他的話。

剛開始遇到上原奈落的時候,她有懷疑過上原奈落的身份,以及他到底是哪方派出來的間諜。

但是在會議上,絕向他們提供了關於上原奈落的情報,那個小家夥,他的父親的確是一個叫上原野初的忍者,家鄉在一個雨之國的小村莊。

上原野初的情報,也被絕打探到了。

那個人,是初代曉組織的一個普通成員。

上原奈落一直以來都生活在父親家鄉的小村子裏,偶爾會自稱是忍者接取一些村民的任務,直到他的母親在一個多月前過世之後,他才離開了那個小村莊。

既然身份不存在問題,那一切都不是問題。

小南輕輕地拍了拍上原奈落的肩膀,開口吩咐道:“奈落,你先去休息,我們和宇智波鼬先生還有一些事要談…”

不管怎麽說,十二歲未免也太小了。

當年他們十二歲的時候,是為了生存實在沒有辦法,如今曉組織既然有條件了,那就好好撫養組織的下一代。

“等等…”

絕出聲打斷了小南的話,陰笑著開口道:“小南,我認為這個小家夥完全可以成為組織的正式成員…”

上原奈落的父親,死在了當初保護小南的時候,凶手是木葉的根部,木葉火影輔佐誌村團藏帶的隊。

現在看來他的天賦也不錯,隻要稍加引導、讓他墮入黑暗的話,將會成為一個絕佳的戰力。

“他的年紀太小了,戰鬥力有些差勁吧?”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小南開口反駁,她對上原還有別的安排。

一個女人的感情先天性地比男人更為柔軟一些,曉組織的黑暗之事,小南還想要隱瞞一段時間。

“可是他的戰鬥力並不差勁。”

絕不同意她的意見,的笑容有些陰冷:“而且我沒記錯的話,今天我們迎來的這位新的成員,他的年紀應該也才十三歲吧?”

是的,宇智波鼬今年隻有十三歲。

不得不說,忍界的人都過於早熟了。

十二歲參加戰鬥算什麽?宇智波鼬四歲就跟隨父親觀看忍界大戰,在戰場上收掉了一個岩隱忍者的生命。

佩恩沉思了片刻後,出聲道:“小南,那就讓他加入進來吧!即使有了宇智波鼬的補充,組織內的人手還有一個空缺…”

小南忽然低下頭,小聲道:“佩恩,我們馬上要進攻雨隱村,為…他們複仇了…我想讓奈落也參與進來。”

“……”

佩恩的眉頭皺出了一個川字,雙目中的輪回眼有些遲疑,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接納了朋友的意見。

這些年來,他一直潛藏著開發輪回眼的瞳術,就是為了等待向雨隱村的首領山椒魚半藏複仇。

現在,佩恩六道已經製作完成,是時候去雨隱村,品嚐一下複仇的果實了。

原本複仇的人隻有他和小南兩個,現在多了一個,也好。

“那麽,絕負責繼續為角都尋找合適人手吧!”

佩恩掃視了一眼在場的眾人,目光停在了宇智波鼬的身上,他之前已經知道了關於宇智波鼬的情報。

在佩恩的認知中,這是一個手段殘忍的青年,一個殺死了自己的同族的人,他的痛苦,他的黑暗,一定有很多。

佩恩和宇智波鼬簡單的談了幾句之後,從袖子裏掏出了一枚戒指:“歡迎你加入曉,你的代號是朱雀,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曉的宇智波鼬了,以後…你將會背負著曉的名號行事!”

“……”

宇智波鼬緩緩點了點頭,伸手接過了戒指,摘下了自己的忍者護額,握著苦無在上麵劃了一道整齊的刻痕。

木葉的漩渦護額仿佛是一麵鏡子,映照出了宇智波鼬有些猙獰的臉頰,不知道他在注視著那麵護額的時候,到底想到了什麽。

上原奈落站在小南的身邊注視著這一切,他忽然抬起頭道:“一會兒給他製服的時候,能給我一件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