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站著幹柿鬼鮫背後的人
loading...

甚平其實是偷偷回來的。


原本甚平匆匆趕回魚人島,就是想要自己來擊敗幹柿鬼鮫,免得讓白胡子海賊團出動招惹什麽麻煩。


隻是等到甚平趕回了魚人島之後,悄悄走訪了幾個地方,才發現了幹柿鬼鮫對魚人島做了不少事,解決了魚人島許多麻煩,讓甚平漸漸減少了對鬼鮫的敵意。


然而…


甚平依舊想用白胡子曾經庇護過魚人島這件事,希望能夠說服幹柿鬼鮫前往向白胡子海賊團請罪,獲取白胡子的原諒。


哪怕這件事結束以後,甚平也沒想過繼續和鬼鮫爭奪魚人島的位置,甚至還打算和鬼鮫聯合起來一起保衛魚人島。


說實話…


甚平這是講義氣的行為。


可惜的是,時代不一樣了。


幹柿鬼鮫可從來沒有接受過什麽白胡子的恩惠,他這一生最終的歸宿都在曉,什麽白胡子海賊團和魚人島,跟他有什麽關係!


真以為他是一個魚人麽…


鬼鮫可是一個忍者!


一個出身於忍界的水之國幹柿一族,餘生都將是曉組織的核心成員,代號南鬥的忍者!


“真是抱歉呢…”


聽完了甚平的話,幹柿鬼鮫的臉上掛著笑容,看起來絲毫沒有道歉的誠意,隻是看著甚平輕笑道:“我可是世界政府的王下七武海,怎麽能和白胡子那群海賊有什麽勾結呢?”


“什麽…”


甚平的眉頭皺了起來,忍不住注視著幹柿鬼鮫,臉上露出了些許疑惑,他仿佛在看一個沒腦子的白癡:“你這家夥…不會真的分不清王下七武海的位置和白胡子老爹…哪個更重要吧?”


幹柿鬼鮫臉上依舊掛著笑意,慢悠悠地道:“王下七武海更重要了…對我來說,可以讓我免於世界政府的追殺…”


“但是…”


甚平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沉聲道:“老爹的旗幟,曾經讓任何人都不敢覬覦魚人島!”


“我手中的鮫肌,也可以讓人不敢覬覦魚人島。”


幹柿鬼鮫的手中驟然握住了自己的鮫肌大刀,揮舞著鮫肌大刀對準了甚平的方向,他的嘴角慢慢咧了出來:“你要去請罪的話,自己去好了。”


幹柿鬼鮫的笑容隱隱露出了一抹殘忍,聲音有些冰冷:“戰爭而已,何況這座名為魚人島的國度,我從來都不會吝惜…你以為我應該為了這個小島,向另外的人低頭嗎?”


“……”


甚平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驚疑。


這一刻他有點兒不太相信幹柿鬼鮫。


這家夥明明是一個對魚人島十分關心的人,任何入侵魚人島的海賊和奴隸船他都不會放過,怎麽會說出這種話…


“抱歉了…”


甚平的目光猛地變了變,他的手掌一點點攤開,看著幹柿鬼鮫,聲音陡然變得鄭重起來:“既然你不肯去的話…在下就迫不得已要將你帶去向老爹請罪了!”


甚平驟然朝著幹柿鬼鮫衝了上去,一隻拳頭集聚著甚平全身力氣,砸向了幹柿鬼鮫的身體!


“鮫瓦正拳!”


“哈…想用拳頭對抗鮫肌?”


幹柿鬼鮫凜然不懼,輕笑了一聲,揮舞著手中的鮫肌大刀迎了上去,一道夾雜著水花的淩厲斬擊劈向了甚平!


這道斬擊直接逼得甚平不得不後撤一步!


退了一步之後,接下來就是要退無數步!


幹柿鬼鮫手中的鮫肌接連不斷地劈向了甚平的身體,一道接一道的斬擊幾乎瞬間逼得甚平進退不能!


這條街道兩邊的房屋瞬間被斬擊盡數摧毀了!


甚平飛快地平著手掌伸手超過一團水花,迅速聚集成一團水球,猛地朝著幹柿鬼鮫擲了上來!


“魚人空手道·武賴貫!”


然而迎接甚平的,卻是一模一樣的招式!


幹柿鬼鮫單手凝聚出了一團水球,嘴角輕笑著開口道:“魚人空手道這種力量…你覺得我會沒有掌握嗎?”


對於幹柿鬼鮫而言,他在魚人島上可以肆意尋找適合自己的力量,魚人空手道這門體術對他來說無比契合。


最重要的是…


鬼鮫的體內有著查克拉的存在,一些受限於地形的攻擊招式,他可以肆無忌憚地通過查克拉施展!


交流好書,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下一刻,兩個人的水球衝擊同時撞在了一起!


正當甚平有些驚異的時候,幹柿鬼鮫的身影從無數水滴中衝了過來,揮舞著鮫肌削向了他的肩膀!


“果然是一名劍豪…”


甚平眼神露出一抹驚訝,匆匆後仰避過了這一刀!


正當甚平心裏有些慶幸的時候,在他的視線之中,鮫肌大刀身上的布條驟然碎裂開來!


嘭!


鮫肌張口咬在了甚平的身上!


甚平滿臉驚愕地看著渾身長滿了利刺的鮫肌:“這是…擁有惡魔果實能力的刀嗎?”


下一秒,甚平陡然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他一把掙開鮫肌飛身後退開來:“不對…體力和霸氣竟然被它吸走了…”


甚平的目光死死地盯著幹柿鬼鮫,臉色漸漸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他們隻交手了幾招…


但是甚平一直沒有占到優勢!


現在看到了鮫肌這把能夠汲取霸氣和體力的刀,甚平的心裏漸漸有些沒底起來…


這場戰鬥根本沒有甚平想象得那麽容易,難怪幹柿鬼鮫能夠取代他的位置,因為這家夥的實力很強!


幹柿鬼鮫手中握著鮫肌的刀柄,感受著鮫肌傳來的霸氣,嘴角噙著笑意,輕笑道:“我的鮫肌很喜歡你呢…甚平…不,或者說它很喜歡你體內的霸氣…”


鮫肌的確更喜歡抽取魚人的霸氣。


隻可惜的是,魚人一族找不到幾個爭氣的,甚平這家夥毫無疑問是現在魚人一族最強的那個人。


“居然把一種古怪的魚做成了刀嗎?”


甚平看著幹柿鬼鮫手中的鮫肌全貌,捏緊了自己的拳頭:“看起來很難今天把這家夥帶走了…”


“為什麽要走呢?”


幹柿鬼鮫咧嘴輕笑,一腳踏在地上騰空而起,揮舞著鮫肌朝著甚平砸了下去:“既然來都來了…那就別想著離開了!”


水花在空中飛舞!


兩個同樣實力強悍的魚人,在這座深海之下的島上展開了一場體術間的廝殺!


他們戰鬥的動靜很快就驚動了魚人島國王尼普頓。


隻是當龍宮城的士兵趕來的時候,每個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其中一個人是幹柿鬼鮫,如今守護著他們的王下七武海;另一人是海俠甚平,曾經保護著他們的衛隊隊長…


這場戰鬥…


他們不知道該怎麽插手。


何況,這場戰鬥也不是他們能夠插手的。


“鬼鮫先生,甚平!”


尼普頓王從龍宮城趕來之後,看到兩人依舊在戰鬥,揮舞著自己的三叉戟格擋在他們的中間,將他們兩人一分為二,嚐試著打斷了他們之間的戰鬥!


甚平停下了自己的攻擊,微微喘息著看向了對麵的幹柿鬼鮫,在這場戰鬥中,他幾乎是完全地占盡劣勢!


幹柿鬼鮫的臉上依舊平靜,甚至還噙著戰鬥之前的那抹笑意,他慢條斯理地撫摸著鮫肌,仿佛什麽事都沒發生過。


這場戰鬥的結果雖未產生…


但是誰勝誰負高下立判!


“好了。”


幹柿鬼鮫抬頭看了一眼甚平,輕笑著開口道:“看在你曾經保護過魚人島的份上,勉強放你一次…如果下一次再敢異想天開的話,就不是今天的結果了。”


“鬼鮫,你真的不肯跟我去向老爹請罪嗎?”


甚平看著幹柿鬼鮫,臉上露出了一抹焦急:“鬼鮫,不要意氣用事,魚人島和老爹從來都不是敵人,我們…”


“你確定不需要這次機會嗎?”


幹柿鬼鮫的嘴角依舊掛著那抹笑意,他慢慢抽出了一根布條,輕輕地纏著鮫肌大刀,風輕雲淡地開口道:“如果你想死的話,我現在就可以成全你…”


“甚平!”


尼普頓國王匆匆矮下身來,打斷了想要繼續說話的甚平,又轉頭看向了幹柿鬼鮫:“鬼鮫先生,去休息吧…這裏後續的事,我會派士兵處理。”


“那就再好不過了。”


幹柿鬼鮫臉上還掛著笑容,他的目光落在了猶自有些憤憤的甚平身上,輕笑道:“希望下一次的時候,我們能分出勝負…”


“……”


甚平隻是咬了咬牙。


說實話,他是真的不想和鬼鮫戰鬥。


因為他們同為魚人中難得的強者,而且甚平對幹柿鬼鮫在魚人島的作為也隱隱有些佩服…再加上幹柿鬼鮫這家夥手中那柄奇怪的刀有些克製他的力量。


事實上,甚平也不清楚的是…


魚人空手道大成的他,其實也十分克製著幹柿鬼鮫的力量,他麵對的隻是一個使用體術和刀術的幹柿鬼鮫。


魚人空手道有些克製水遁忍術,能夠輕而易舉地引導水流,因此鬼鮫在這場戰鬥中也有些拘束。


總之…


這場戰鬥勉強算是結束了。


等到幹柿鬼鮫離開之後,尼普頓王才算是鬆了一口氣,他看著身邊的甚平歎了一口氣:“走吧,我們先回宮聊聊…”


“嗯。”


甚平慢慢點了點頭,看著幹柿鬼鮫的背影不做聲。


這家夥明明也一直在保護著魚人島,為什麽這家夥不願意和白胡子海賊團化解仇怨,明明這是一件兩全其美的事…


甚平的眉頭皺得越來越緊,他隱隱想起了白胡子海賊團的宇智波佐助曾經在莫比迪克號上提到過一件事…


幹柿鬼鮫這家夥的背後…


站著一個讓宇智波佐助都畏懼的人!


那個連白胡子愛德華·紐蓋特都不畏懼的青年男人,每當提起幹柿鬼鮫背後那個人的時候,卻不敢太過囂張。


甚至於波特卡斯·d·艾斯提起那個人的時候,宇智波佐助還會製止他,似乎是生怕艾斯說出什麽不該說的話…


因為那個人…


幹柿鬼鮫才不敢和白胡子海賊團接洽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