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我在嚇唬一個愛哭的小女孩兒!
loading...

海賊沒有什麽信仰和榮譽。


不,或許飄揚的海賊旗是他們的榮譽。


白胡子海賊團想要為了一麵海賊旗和一座魚人島向王下七武海幹柿鬼鮫發起新的戰爭,解決這個挑釁白胡子海賊團的家夥,順便也為宇智波佐助出一口氣。


因為幹柿鬼鮫也參與了圍剿宇智波佐助的戰鬥。


這種事宇智波佐助可以理解,但是真的沒有這個必要。


如果不去攻打幹柿鬼鮫,頂多隻是丟一次麵子;如果去攻打幹柿鬼鮫的話,以後估計要一直丟麵子了…


但是,宇智波佐助勸不動。


宇智波佐助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消息傳給幹柿鬼鮫…


真是大寫的尷尬。


明明這些同伴想著順便為佐助複仇,結果佐助卻要向仇人通風報信,免得到時候大家場麵上不太好看。


這個世界未免也太扯淡了!


魚人島。


這座海下的島嶼,成為了幹柿鬼鮫的地盤。


當初幹柿鬼鮫宣布占據了魚人島的時候,還曾經出現過反抗或者刺殺他的魚人,這些魚人盡皆被幹柿鬼鮫處死。


作為霧隱暗部和曉組織成員出身的幹柿鬼鮫,對於殺戮這種事一點兒也不在意,下起手來毫不手軟。


殘忍…


漸漸成為了幹柿鬼鮫的代名詞。


對於魚人島的國王尼普頓而言,幹柿鬼鮫這個人簡直是讓他又愛又恨,又是尊敬又是害怕。


畢竟…


這家夥的確將許多海賊和奴隸販子阻擋在了魚人島的外麵,任何侵犯魚人島的人都會被幹柿鬼鮫殺掉。


可是,幹柿鬼鮫對內也毫不手軟。


整個魚人島在幹柿鬼鮫進入的第一天,就被他殺得血流成河,在鬼鮫的手下從來都沒有囚犯,隻有鮮血淋漓的屍體…


魚人島,龍宮城內。


魚人島國王尼普頓今天卻在設宴款待幹柿鬼鮫,感謝幹柿鬼鮫清除了圍繞在魚人島的範德·戴肯九世及其麾下的飛翔海賊團。


因為範德·戴肯九世這些年來一直在騷擾尼普頓的女兒白星公主,妄圖娶她為妻,時不時就會襲擊白星公主居住的高塔。


現在範德·戴肯九世和飛翔海賊團被幹柿鬼鮫殺掉,從此以後,白星公主的危機終於解除。


如今,白星公主終於能夠離開高塔了。


這個從小被尼普頓保護在高塔的人魚公主,今年馬上就要十二歲了,長得非常可愛,粉紅色的長發披在她的身上,頭頂束著可愛的發髻,一雙大眼睛看起來非常靈動。


可是她的體型卻十分高大。


哪怕今天白星公主隻有十二歲,身高就已經超過十米了,這個世界真是說不出的離譜…將近兩米的幹柿鬼鮫,在尼普頓王一家人麵前顯得非常渺小。


白星公主飛快遊到了自己哥哥的身邊,好奇地低頭打量著幹柿鬼鮫這個正在喝果汁的客人,眼睛不由自主地眨了眨。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鬼鮫大人…喜歡喝果汁嗎?”


“是啊…”


幹柿鬼鮫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抬起頭看著白星公主,嘴角微微咧起露出了自己的滿口鯊齒:“公主殿下,難道不喜歡果汁嗎?”


明明隻是一個普通的笑容,幹柿鬼鮫卻硬生生地笑出了擇人而噬的感覺,立刻嚇得白星公主忍不住縮在了父親的身後!


這個表現,未免也對客人太失禮了!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這個高大的人魚小女孩兒才膽怯地探出頭來,小聲地回答道:“喜…喜歡…”


“是嗎?”


幹柿鬼鮫臉上的笑容更濃,慢吞吞地點了點頭道:“公主殿下喜歡就好,如果我們這些人喜歡的東西,世界上的其他人都不喜歡的話…會讓我覺得這個世界太奇怪了。”


“為什麽會覺得奇怪呢?”


白星公主想要探出頭偷偷看一眼鬼鮫,卻在看到他的笑容之後,身體忍不住嚇得顫了顫。


幹柿鬼鮫的臉上依舊微笑著,攤開了自己的手掌,臉上的笑容陡然有些恐怖起來:“因為這個世界和我們不相容的話,世界就不應該存在,而是應該被毀滅的啊…”


“啊!”


白星公主的眼眶中瞬間蓄滿了淚水,眼淚順著臉頰迅速流了下來,一邊哭著一邊喊著:“鬼鮫大人,我是喜歡果汁的!”


“……”


尼普頓王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卟嚕卟嚕…


卟嚕卟嚕卟嚕…


恰好就在這個時候,幹柿鬼鮫手中的電話蟲響了起來,他抬頭看了一眼尼普頓等人,慢悠悠地接通了自己的電話蟲,微笑著開口道:“我這裏有些不太方便呢…”


“你在幹什麽?”


電話蟲裏傳來了一個青年男人的聲音。


“嗯…”


幹柿鬼鮫抬起頭看了一眼躲在尼普頓王背後的白星公主,輕笑了一聲道:“現在魚人島在嚇唬一個似乎有點兒愛哭的小家夥…不,或者說是大家夥…”


“你們這群混蛋就不能做個人嗎?”


電話蟲裏的青年男人忍不住罵了一句,說起了正經事:“因為你之前拔掉了白胡子海賊團的旗幟,挑釁了整個白胡子海賊團,現在白胡子海賊團要找你去算賬了!”


說完之後,青年男人就直接掛掉了電話。


顯然,青年男人根本不在乎幹柿鬼鮫能不能應對,或者說他相信幹柿鬼鮫一定能應對這件事。


幹柿鬼鮫慢慢地收起了自己的電話蟲,絲毫不在意白胡子海賊團的麻煩,又重新拿起了桌子上的果汁。


這幅鎮定的模樣讓尼普頓王有些詫異。


隻不過為了大局考慮,尼普頓王還是他忍不住開口道:“鬼鮫先生,白胡子海賊團是世界上最強的海賊團,我們之前多虧了他們才能讓魚人島…”


“那跟我有什麽關係?”


幹柿鬼鮫忍不住笑了笑。


“鬼鮫先生不要衝動…”


尼普頓王輕聲安撫著鬼鮫的情緒,沉聲道:“這件事或許我可以去說和一下…而且甚平一定也會明白…”


“不用擔心。”


幹柿鬼鮫打斷了尼普頓王的話,伸手拿起了自己的鮫肌大刀背在了身上,轉身走向了龍宮城外。


幹柿鬼鮫走了幾步之後,似乎又想到了什麽,笑著開口道:“如果尼普頓王想去聯絡白胡子海賊團和甚平那家夥的話,現在盡管去好了…但是希望你能想清楚後果…”


這場戰爭…


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雖然白胡子海賊團實力強大來勢洶洶,可是鬼鮫並非沒有什麽反抗的力量,這裏可是深海下的魚人島!


隻要是在海中戰鬥的話…


整個世界也挑不出來幾個能和他抗衡的人,更何況作為上原奈落的部下,他的手中可是有著一件大殺器的!


哪怕是真的戰敗了…


他還可以繼續去做自己的曉成員嘛!


“鬼鮫大人…”


白星公主忽然從自己父親的身後閃了出來,努力地開口道:“甚平老大也是個好人呢!為什麽你們…”


“你太小了。”


幹柿鬼鮫的笑著看向了白星公主,轉身一步步離開,隻留下了他最後一個聲音:“等你將來長大之後,就明白了…”


等到你長大之後…


就會意識到這個世界的殘酷!


然而等到幹柿鬼鮫離開了龍宮城,回到自己住處的時候,卻詫異地見到了一個讓他非常意外的人。


海俠甚平。


按照常理來說,甚平應該呆在白胡子的船上等到戰爭爆發,此時此刻他卻莫名出現在了魚人島上。


甚至,還主動出現在鬼鮫的麵前。


“嗯?”


幹柿鬼鮫看到甚平的時候,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的手掌慢慢握緊了自己背後的鮫肌大刀:“這不是甚平先生麽?來這裏是要奪回你曾經的一切麽?”


“不,在下不是來與你為敵。”


甚平搖了搖頭,目光複雜地看著幹柿鬼鮫,沉聲道:“鬼鮫閣下,在下趕來這裏,是希望你能重新將白胡子老爹的海賊旗插在魚人島上,避免這場戰爭的爆發…”


甚平對幹柿鬼鮫的感官有些複雜。


雖然幹柿鬼鮫這家夥在他前往白胡子海域的時候,忽然來了一招釜底抽薪,占據了王下七武海的位置和魚人島…


雖然幹柿鬼鮫這段時間也殺掉了魚人街的許多魚人,甚至其中還包括甚平曾經的一些小弟,隻不過那些魚人也是咎由自取…


可是…


甚平也不得不承認,幹柿鬼鮫做得也不錯。


或者說,幹柿鬼鮫做得比他更好。


整個魚人島在幹柿鬼鮫的保護下,這段時間已經沒什麽海賊和奴隸販子趕來魚人島擄掠了。


不論是實力多強的海賊,都逃不過幹柿鬼鮫的海下追殺,就是這家夥殺起魚人或者人魚也是毫不手軟…


這就挺讓甚平覺得複雜的。


而且甚平也非常清楚,那些魚人也是讓魚人島和人類關係緊張的根源,隻是甚平卻一直下不了手…


這個幹柿鬼鮫比起他有魄力多了。


幹柿鬼鮫卻不在乎甚平在想什麽,隻是搖了搖頭,咧嘴輕笑道:“如果想要戰爭的話,那就來吧…他們擊敗了我,不是剛好能幫你拿回這些位子麽…”


“在下可不在乎那些!”


甚平迅速搖了搖頭,滿臉鄭重地開口繼續勸道:“你知道你和白胡子海賊團的戰爭,到底意味著什麽?


這一次可是白胡子老爹以及十六個番隊集體出動,也包括你前段時間協助海軍圍剿地宇智波佐助,幹柿鬼鮫,在下可不想看到你死在這場戰爭之中!”


“……”


幹柿鬼鮫的小眼睛忍不住眨了眨。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麽了?甚平這家夥是在提前趕過來,向他這個敵人通風報信嗎?


甚平看著幹柿鬼鮫,沉聲開口:“鬼鮫閣下,在下回到魚人島從來不是搶奪那些虛名,而是為了阻止戰爭…在下不想看到閣下走向歧路,請跟隨在下,與白胡子老爹請罪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