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驕傲自大,就是宇智波佐助最大的弱點!
loading...

和之國。


花之都的戰場上有些寂靜。


一片片粉紅色的花瓣從空中灑落了下來。


這些粉紅色的花瓣上沾染著塵土,它們如同和之國一樣,隻能等待著別人加諸在它們身上的命運。


凱多的目光落在了自己麵前的宇智波帶土身上,他的眼眸微微閃了閃,聽著剛才的話,這個宇智波帶土似乎真的很可怕?


居然連宇智波佐助都畏懼著他麽?


這兩個宇智波之間到底有什麽秘密?


凱多扶著自己的狼牙棒站了了起來,甕聲開口道:“看起來我還真是找對了盟友呢!”


“…不,應該說是你站對了位置。”


宇智波帶土看著完全體須佐能乎之中的宇智波佐助,平靜地開口繼續道:“雖然我的力量或許奈何不了宇智波佐助,但是他自己知道我們之間的戰鬥是不可能有勝負的。”


“……”


宇智波佐助站在須佐能乎的晶體之內,注視著那個戴著麵具的宇智波帶土,臉上的表情漸漸微妙起來。


宇智波帶土和凱多談判成功還能意味著什麽…意味著他來和之國威懾凱多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所以帶土這意思是讓他滾蛋麽?


真是扯淡啊…


宇智波佐助有點兒無奈。


他辛辛苦苦打了大將、打了四皇紅發的副船長、打了凱多積累下來的威名,結果卻要成為曉的成員們執行任務的墊腳石。


而這些家夥的實力其實也就那個樣子,背後除了有個上原奈落給他們撐腰,他們還能幹點兒什麽?


但是依照上原奈落那家夥的惡劣…


一個上原奈落站在他們身後已經夠了,那家夥現在就已經把世界折騰得不輕了。


宇智波佐助歎了一口氣,操縱著須佐能乎拔出了忍刀,直接劈出了一道斬擊,將火炎陣的結界一分為二!


那道斬擊氣勢之盛,在劈開了斬擊之後又落在了宇智波帶土的身上,卻隻是穿透了他的身體,直接劈落在了地上!


大地瞬間被斬出了一道長長的溝壑!


這也隻能算是佐助在泄憤了。


“不用白費力氣了。”


宇智波帶土看著紫色的須佐能乎,平靜地攤開了自己的手掌,繼續道:“你應該很清楚,隻要我不會露出任何破綻,我們兩個現在是奈何不了彼此的…”


“哼…”


宇智波佐助的眸色閃了閃,冷哼了一聲道:“不過是依仗著萬花筒寫輪眼的詭異而已…你隻是有一隻不錯的眼睛罷了!”


“這不正是我們宇智波的戰鬥方式麽?”


宇智波帶土不以為意,隻是自顧自地繼續道:“雖然我們兩個人的選擇不同,但是我們兩個人的力量都同樣來自於那個人的恩賜,畢竟我們是來源於同一個血脈…”


“背棄了宇智波的叛徒…


宇智波佐助猛地捏緊了自己的拳頭,高大的須佐能乎揮舞著忍刀對準了宇智波帶土:“聽到你說起宇智波的血脈,還真是讓我覺得你厚顏無恥啊!”


宇智波佐助看著宇智波帶土依舊古井無波,忍不住咬了咬牙道:“算了,雖然我沒辦法把你怎麽樣…但是凱多這家夥可未必!”


“……”


原本看到兩個宇智波對立還看得有滋有味的凱多,額頭上忽然冒出了一頭問號,這個宇智波佐助幾個意思?


想著想著…


凱多的臉色慢慢黑了下來。


如果剛才沒聽錯的話,宇智波佐助應該是拿宇智波帶土沒辦法,居然想要拿他來當個出氣筒?


這他媽說的是人話?


他可是四皇凱多,不是什麽奎因那個白癡!


宇智波佐助絲毫不在意凱多的想法,竟然真的操縱著身下的須佐能乎朝著凱多劈出了一道巨大的斬擊!


“混蛋…不要小看人啊!雷鳴八卦!”


凱多臉上閃過了一抹暴怒,揮舞著手中的狼牙棒硬生生地將這道斬擊接了下來,凱多瞬間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力量!


然而凱多憑借著自己的霸氣,終究還是將這道斬擊打散,他的目光落在了宇智波帶土的身上,甕聲道:“喂,你不是答應老子,解決掉宇智波佐助嗎?”


“放心。”


宇智波帶土無所謂地攤了攤手道:“佐助已經是無計可施了,他現在隻是想發泄自己無可奈何的憤怒…等到他發泄完之後,自然就會離開這裏。”


宇智波帶土慢慢仰起頭,看著凱多繼續道:“何況,上一次你被他擊敗之後,難道就失去了四皇的銳氣嗎?這樣的話,你的價值或許我需要重新考量了啊…凱多…”


“不用你來操心!”


凱多抬頭看著數百米高的須佐能乎,拎起了自己的狼牙棒,朝著須佐能乎的方向騰空躍了上去,滿臉慍怒地嘶吼道:“區區一個小鬼而已…老子可是凱多啊!”


霸王色霸氣從凱多的體內四溢而出…


雄厚的武裝色霸氣流淌在他的身上,這位新世界的大海上最強的四位皇帝之一,揮舞著手中的狼牙棒衝向了高大的須佐能乎!


整個和之國瞬間一片地動山搖!


一場曾經未能完成的大戰再度開啟!


天色越來越晚,可是整個花之都卻依舊恍如白晝,一陣陣因為凱多和宇智波佐助的戰鬥造成火光閃爍!


爆炸聲更是綿延不絕!


這樣的戰鬥,花之都沒什麽人敢去插手。


疫災奎因滿臉不安地看著他們的戰鬥,哆哆嗦嗦地抬頭看著被徹底撕裂的天空,又看了一眼被他們直接擊毀的大地。


“燼那個家夥怎麽還沒過來…”


“這種級別的戰鬥…”


黑色瑪利亞眼神凝重地看著凱多和宇智波佐助的交手,搖了搖頭道:“即使是他過來,也插不上手吧?”


“可是至少讓我多一點安全感啊…”


疫災奎因的話剛剛說完之後,才陡然意識到了自己說出了什麽,他匆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不小心就說出心裏話了啊!


黑色瑪利亞忍不住捂唇笑了笑,看著疫災奎因微笑道:“奎因大人還是那麽草率呢…你覺得總督大人會贏嗎?”


“我當然更看好凱多大哥了!”


疫災奎因捏著自己的拳頭匆匆開口,隻是他看著一直壓製著凱多的須佐能乎,又壓低了自己的聲音:“雖然我們知道凱多大哥的身體有多強…但是對麵可是宇智波佐助!”


疫災奎因的額頭上漸漸冒出了一層冷汗,他繼續道:“說句實話,宇智波佐助帶來的壓力,比當年的光月禦田更勝…我有點好奇,這家夥到底是什麽能力者?”


“他不是惡魔果實能力者。”


宇智波帶土的聲音出現在了疫災奎因耳邊,慢悠悠地開口道:“佐助的能力是宇智波一族最精通於瞳術之人,才能得到的力量…


宇智波一族千年以來,所有家族成員之中,細算下來的話,能開啟這種形態須佐能乎的人也不超過五個。”


能夠開啟完全體須佐能乎的,確實不超過五個人。


除了開創宇智波一族的先祖因陀羅以外,千年以來,也的確隻有宇智波斑和宇智波佐助這兩個人擁有。


還有就是上原奈落和六道仙人這兩個真正的先祖。


當然,上原奈落和六道仙人的須佐能乎更勝一籌,上千米高的須佐能乎,那是真正屬於神的力量!


“你怎麽也躲在這裏!”


疫災奎因不滿地怒視著宇智波帶土。


宇智波帶土看了他一眼,又轉頭看向了宇智波佐助和凱多的大戰,沉聲道:“這可是世界上最頂尖的戰鬥了,哪怕是上一次我曾經見過,現在再見一次,也依舊覺得精彩…”


“……”


疫災奎因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忽然湊到了宇智波帶土的身體,腦袋緊緊地挨著帶土,小聲問道:“話說,帶土先生…你和凱多大哥談成了什麽協議嗎?”


疫災奎因是知道宇智波帶土的。


畢竟凱多自己解決不了宇智波帶土,也想讓自己的手下們幫忙分析一下,隻有疫災奎因和炎災燼兩個人知道宇智波帶土和凱多的秘密爭鬥。


“這是機密。”


宇智波帶土拒絕了泄露秘密,他摸了摸自己的麵具,忽然道:“不過…以後的話,我是你們的副船長了。”


“那我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啊哈哈哈!”


疫災奎因的臉上擠出了一抹笑容,小聲繼續問道:“那…帶土先生,佐助的身上有什麽缺點嗎?”


“有。”


宇智波帶土點了點頭之後,在疫災奎因期待的目光中,平靜地回答道:“這個小鬼太過驕傲自大…這就是他最大的缺點!”


其實這是整個宇智波的通病。


每個宇智波的身上都有這個毛病。


“……”


疫災奎因無語地看著帶土,感覺自己被耍了,如果他要是有佐助這樣的實力,他比宇智波佐助還驕傲。


一個今年才十七八歲的小青年就有了這麽強的實力,驕傲自大一點兒不是挺正常的麽?


問題是…


這場戰鬥要打到什麽時候!


再打下去的話,整個和之國都可能會被摧毀啊!


天色越來越黑了。


整個花之都的城鎮已經被徹底打成了廢墟,花之都外的平民和海賊也在恐懼地朝著九裏等其他區域撤離。


直到他們戰鬥的第二天天晴之後,宇智波佐助暴打了一夜凱多,宇智波帶土終於再次出聲製止了他。


“到此為止吧!”


宇智波帶土的身影從時空間漩渦中出現,他的身影站在地麵上,就像是一隻螞蟻一樣仰頭望著高大的須佐能乎!


下一刻,宇智波帶土的聲音慢慢變了一個音調,他的聲音多了一絲陰沉:“宇智波佐助,我可是已經給夠了你機會,不要做得太過分了啊…”


“…是你!”


聽到了宇智波帶土的身體內傳來的陰森聲音,宇智波佐助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已經聽出來了帶土體內傳來的聲音代表著誰。


下一刻,宇智波佐助看了一眼被他打了一夜依舊生龍活虎的凱多,冷哼了一聲:“算你這混蛋運氣好…找到了一個連我都不敢輕易招惹的家夥…”


宇智波佐助的目光微微有些冰冷,說完這句話之後,他就直接駕馭著須佐能乎離開了花之都。


“混蛋,把老子打成這樣,別想就這麽離開…”


凱多刹那間化為了神龍之軀就要追趕過去,他的口中蓄積著一團高溫龍息,就要朝著須佐能乎噴吐而出!


宇智波佐助絲毫不在意,隻是操縱著高大的須佐能乎回身射出了一柄黑色巨箭,直接射中了凱多的龍軀,力量之大幾乎要將凱多的身體釘在地上!


“那個混蛋…”


凱多咬牙切齒地化為人形,看著自己身上的黑色巨箭漸漸消散,隻是依舊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個巨大的箭傷!


這他媽的…


第二次了吧?


凱多在遇到佐助之前留下的傷口,都不如宇智波佐助留給他的傷口更多!


“不用擔心…”


宇智波帶土拍了拍自己的麵具,看著滿臉憤怒的凱多,歎了一口氣道:“以後我在這裏的話,他不可能再來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