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輝夜君麻呂,要不要一起去撿垃圾啊!
loading...

霧隱村的廝殺聲消失了。


旗木卡卡西也沒來得及衝過去搜尋宇智波帶土的蹤跡,因為他和花鈴恰好遇到了另一個攔路人。


旗木卡卡西把花鈴護在自己的身後,握緊了自己的忍刀,警惕地望著攔住他們去路的忍者:“大蛇丸…”


“真巧呢,卡卡西君!”


大蛇丸的嘴角忍不住輕笑,自從他完成了自己的不屍轉生、叛逃了曉組織之後,就開始在忍界搜尋合適的容器。


因此他利用誌村團藏把藥師兜重新送回了木葉,讓藥師兜通過不斷參加中忍考試尋找一些年輕的天才忍者。


除此以外,大蛇丸自己也趕來了水之國,想要在這裏尋找一些擁有血繼限界的少年。


今天霧隱村的熱鬧,大蛇丸自然不會錯過。


恰好大蛇丸也遇到了一個適合做轉生容器的少年,因為那個少年的眼神讓人喜歡,他的身上也有著屍骨脈血繼。


如果這個擁有屍骨脈的少年能夠從霧隱村殺出來,活著回來的話,大蛇丸打算把他帶回自己的基地,作為一個備選容器。


結果大蛇丸在這裏翹首等待的時候,居然在霧隱村附近看到了冒頭的旗木卡卡西。


這事兒鬧的…


出門在外,難得見到一個來自家鄉的忍者,大蛇丸感覺不去打聲招呼似乎說不過去啊!


大蛇丸打量著旗木卡卡西和他背後的花鈴,想起了卡卡西在他麵前救過大和,他的眼神中閃過一抹笑意:“哦,卡卡西君,這是又救人了嗎?”


旗木卡卡西沒理會他,臉上流著汗水,緊張地問道:“大蛇丸…你這家夥為什麽現在會出現在水之國!”


“這句話應該我來問卡卡西君吧?”


大蛇丸攤了攤手,款款而談:“這裏是水之國,不應該是木葉忍者應該出現的地方啊!”


旗木卡卡西緊盯著他的動作,心下一沉,伸手推了推自己的忍者護額:“不論這裏是哪個國家,但是遇到了村子裏最危險的叛忍,我似乎不能再放過你了啊!”


這個男人簡直是他的心魔!


自從大蛇丸叛逃以來,旗木卡卡西一直都在追查著他的蹤跡,中間遇到了許多事,也讓卡卡西對大蛇丸更為厭惡。


“哈,村子裏最危險的叛忍不應該是鼬君嗎?”


大蛇丸卻失聲笑了出來,注視著旗木卡卡西道:“我們在這裏戰鬥的話,可是會引來霧忍的,我倒是無所謂,但是卡卡西君背後的那個小姑娘,會很難活下來吧?”


“……”


旗木卡卡西沉默了。


因為花鈴之前救了他的原因,他肯定不可能拋下花鈴不顧一切的戰鬥,隻能被動地投鼠忌器。


現在為了花鈴,卡卡西必須想辦法先逃了。


大蛇丸似乎察覺到了卡卡西的心思,麵帶微笑道:“放心吧,我不會在這裏對你動手的,在我想要的容器歸來之前,不如陪我在這裏聊聊天吧!”


旗木卡卡西:“……”


大蛇丸果然還是那個神經病啊!


他們一個是木葉忍者,一個是木葉叛忍,怎麽能在霧隱村附近這麽危險的地方和平聊天?


大蛇丸瞥了一眼卡卡西,繼續看向了底下漸漸趨於平靜的霧隱村,他想要帶走的那個少年似乎沒有回來的機會了。


大蛇丸並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容器在上原這裏。


上原奈落和幹柿鬼鮫先是接到了白,又在霧隱村外麵接應到了桃地再不斬和鬼燈滿月,然而他們也因此遇到了另一個趁亂逃離霧隱村的白發少年。


這個少年手中緊緊地握著一根骨刺,神色緊張地打量著這群人數眾多的隊伍。


上原奈落的眉頭一皺,看著麵前長得有些眼熟的少年,低聲問道:“剛才襲擊霧隱村的是輝夜一族麽?”


“沒錯。”


桃地再不斬點了點頭,冷笑地望著白發少年:“這個小鬼是輝夜一族的漏網之魚麽?讓我來殺掉他吧!”


“……”


白發少年聽到桃地再不斬的話,他的臉上勃然變色,反而握著手中的骨刺率先衝了上來!


隻是以他的力量想要戰勝桃地再不斬實在差了許多,更何況他才剛剛從霧隱村殺出來,體力和查克拉遠遠不足。


桃地再不斬很快用斬首大刀砍斷了白發少年的骨刺,揚手就要一刀將他梟首!


“等等…”


上原奈落製止了桃地再不斬,走到了白發少年的身邊,出聲問道:“你叫什麽名字?”


“輝夜…君麻呂。”


白發少年似乎很少說話,說起話來還有些緩慢。


上原奈落的眼神亮了亮,沒想到竟然在打算離開水之國的時候,遇到了輝夜君麻呂,他還以為君麻呂早就被大蛇丸帶走了呢!


上原奈落看著白發少年,輕聲道:“現在你的族人已經全部在霧隱村戰死,你打算去哪裏?”


“我…”


輝夜君麻呂低下了頭,遲疑了一會兒才低聲回答道:“我不知道,我現在…已經一無所有了。”


輝夜君麻呂原本就一直孤零零地活在自己的族中,被族人當作武器囚禁起來,然而君麻呂卻一直認為那個囚禁他的牢籠就是他的家,負責看守他的族人也是他的家人。


現在輝夜一族全部在霧隱村內戰死,輝夜君麻呂得到了自由,卻失去了一切,甚至包括活著的意義。


上原奈落想起了輝夜君麻呂短暫的一生和他身上的血繼病,下意識地開口道:“你不是一無所有,你的身上還有病吧?”


這話一開口,上原奈落自己就後悔了。


眾人聽到上原奈落的的話,紛紛對上原投去了疑惑的目光,這是什麽魔鬼言辭?


輝夜君麻呂和他們的反應不同,竟是驚愕地望著上原奈落:“你…你怎麽知道的?”


“那個…”


上原奈落的神色間微微尷尬。


幸好上原奈落身邊的白扯了扯他的手臂,生怕他又說出什麽不合適的話來。


作為水之國的流浪兒,白倒是有些理解輝夜君麻呂,他看著輝夜君麻呂出聲邀請道:“君麻呂,那你可以跟我和上原一起,我們可以一起去垃圾場撿吃的,可以一起去賺錢生活…”


輝夜君麻呂眼中的迷茫漸漸消退,望著白的目光漸漸有些熾熱道:“我可以…和你們待在一起嗎?”


長得頗為可愛的白,實在是很有些親和力。


至少君麻呂看到白的長相,就會對他生出信任感。


“當然…”


正想要回答的白停了下來,轉頭看向了上原奈落:“上原,我們離開這裏,可以帶上君麻呂嗎?”


幸好他還知道這個隊伍是誰在做主。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上原奈落沉默了一會兒,歎了一口氣道:“當然可以,但是以後務必不要說我們是在垃圾場生活的…”


————


求推薦票求打賞!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