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那個人的旨意,是我們絕對無法違抗的!
loading...

哪怕宇智波鼬臉色依舊平靜,但是那雙猩紅色的寫輪眼,隱隱散發著詭異,讓馬歇爾·d·蒂奇止不住想要心驚!


但是…


退無可退!


蒂奇辛苦隱忍了二十多年,就是為了得到暗暗果實,然而現在這個宇智波鼬也在尋找暗暗果實,他們之間隻能是敵人關係了!


馬歇爾·d·蒂奇在打聽清楚了曉組織的情況,認為宇智波鼬不可能說謊,宇智波鼬應該不會欺騙弟弟的朋友…


而蒂奇也一直在扮演宇智波佐助的朋友。


“賊哈哈哈哈…想不到…”


馬歇爾·d·蒂奇肆意狂笑了幾聲之後,他的聲音忽然頓住,臉上忽然閃過了一抹驚駭,他驚慌地低頭,看向了宇智波鼬心髒處的傷口!


那裏…是一片空洞!


宇智波鼬心髒的位置,哪裏有什麽紅色心髒,他的身體無比脆弱,體內不過是一堆紙屑而已!


這就是穢土轉生的不死之身!


馬歇爾·d·蒂奇目露驚駭地縮回了自己的手掌,看著他手心的紙屑一點點地消散,重新回到了宇智波鼬的體內…


“怎麽可能…”


蒂奇驚訝地注視著這一幕,他看著宇智波鼬的身體恢複成了原樣,臉色瞬間變得異常難看:“惡魔果實能力者…不對,不是惡魔果實能力者…”


蒂奇瞬間想起了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都曾經踩著海水,這對兄弟兩個都不是惡魔果實能力者!


“我已經…”


蒂奇立刻捏緊了自己的拳頭,伸手抓向了宇智波鼬的喉嚨,臉色猙獰地笑道:“沒有回頭的機會了啊!”


豈料當蒂奇抓到宇智波鼬的喉嚨時,卻隻感覺自己的手掌這一次落在了空處,宇智波鼬的身影變得飄忽不定,身體忽然化為無數烏鴉飛上了天空!


這一幕,讓人看得分外詭異!


不,或者說是陰森可怖!


馬歇爾·d·蒂奇抬起頭來,卻隻看到了宇智波鼬的身體仿佛是風箏一樣飄動著,顯得異常古怪。


更古怪的是…


現在明明還是白天,天空卻陡然出現了一團紅幕,在蒂奇的視野中,空中也慢慢浮現了一輪血月!


月讀…發動!


“這是…”


馬歇爾·d·蒂奇還在思考到底什麽情況的時候,他卻陡然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些不太對勁,因為他自己不知何時被捆在了一個十字架上,根本動彈不得!


整個世界陡然變成了黑白色!


這是一個陰森恐怖得仿佛是冥界一樣的地方!


馬歇爾·d·蒂奇滿臉驚疑不定地看著宇智波鼬出現在了他的身邊,不,應該說是無數個宇智波鼬圍攏了過來,每一個宇智波鼬的手中都握著一柄刀!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蒂奇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驚慌。


未知的事,才是最讓人覺得恐怖的!


直到此時此刻,馬歇爾·d·蒂奇也沒想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他不是在大海上和宇智波鼬戰鬥嗎?


為什麽現在他出現在了這裏!


馬歇爾·d·蒂奇看著一群手握忍刀的宇智波鼬靠近,臉上的驚色越來越濃:“我們怎麽會在這裏?這到底是怎麽回事!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到底是怎麽回事!”


“馬歇爾·d·蒂奇。”


宇智波鼬的聲音有些虛無縹緲,根本讓人聽不出無數個圍攏而來的宇智波鼬哪一個才是他的真身,但是卻又仿佛無處不在,他的聲音就像釘子一樣進入了蒂奇的大腦!


一群宇智波鼬走了過來,每個宇智波鼬的手中都握著一柄忍刀,宇智波鼬的聲音依舊有些縹緲。


“曉的首領認為你可能對暗暗果實感興趣,特意派我來試探一下,現在看起來你果然也在他的掌控之中…”


“……”


馬歇爾·d·蒂奇的臉色難看地開口道:“什麽意思?試探老子…你們知道老子想要暗暗果實,故意告訴老子你們也在找暗暗果實,就是想要激老子出手!”


完了!


這家夥是怎麽知道他的事!


為什麽他們也知道自己想要暗暗果實!


“不錯。”


無數個宇智波鼬抬起頭來,看著十字架上的蒂奇,一同點了點頭道:“我說的一切都是在騙你出手…隻是想要確定你也在覬覦著那顆最詭異的自然係惡魔果實。”


“所以…”


馬歇爾·d·蒂奇的臉上滿滿露出了一滴冷汗,他一點點地開口道:“這是一個針對老子的陷阱!”


“不錯。”


無數個宇智波鼬同時開口,每個人都慢慢地點著頭,讓人看著這一幕,心頭越來越覺得驚駭!


宇智波鼬看著蒂奇,平靜地開口繼續道:“神的雙眼注視著一切,也看到了你那顆充斥著邪惡野心的心髒…”


“……”


蒂奇的臉色又變了變。


這句話有些讓人覺得驚悚。


因為宇智波佐助也曾經在白胡子海賊團裏,無數次地提到過曉的首領就是真正的神!


這些稀奇古怪的,被人稱為神的人物,往往就與強大和詭異這種詞匯連接在一起,根本不敢讓人生出什麽反抗之心!


這個世界未免也太扯淡了吧!


宇智波佐助那個一直以來在莫迪比克號上肆意囂張妄為的家夥,他說的話往往讓人覺得他是在吹噓…結果現在,蒂奇陡然意識到了一個真相,那就是佐助沒有騙人!


那個曉的首領!


不論從哪個方麵來看,都真的非常恐怖!


那個未知的男人,竟然還能夠看破人心的麽?


現在蒂奇真的很想擺脫眼前的困境,逃得越遠越好,可是他整個人被困在十字架上,根本動彈不得!


他們現在到底在哪兒!


為什麽他的身體根本動不了!


“不用掙紮了。”


宇智波鼬的聲音仿佛魔咒般在蒂奇的大腦裏徘徊,揮之不去卻又無可奈何:“這裏是由我掌控的月讀幻境,在這個世界中,你的一切都會由我掌控,包括時間和空間…”


“……”


蒂奇的神色越來越難看了。


至今為止,他都沒有搞清楚到底是什麽情況,就被曉的首領算計,被宇智波鼬直接帶進了這個所謂的幻境…


今天他感覺自己可能真的要死在這裏了。


哪怕今天沒有死掉,也會被曉的成員戳穿他的心思,依照宇智波佐助和艾斯兩個人在白胡子海賊團的地位,他很難在白胡子海賊團繼續隱藏下去了!


或許是死到臨頭…


或許是覺得根本無法反抗。


馬歇爾·d·蒂奇的臉上忽然露出了一抹釋懷。


“賊哈哈哈哈哈…”


蒂奇的目光注視著底下的無數宇智波鼬,咧了咧嘴露出了一抹笑容:“宇智波鼬,你剛才說的一切是不是都在騙老子…曉組織並沒有老子想得那麽弱小,對吧?”


“不錯。”


無數個宇智波鼬同時點了點頭。


宇智波鼬的聲音響徹在這個空洞的月讀幻境之中:“曉是這個世界最強大和最神秘的組織,俯瞰著這個世界所有人的一舉一動。


不論你想做什麽,都無法逃脫曉的視線,不論你逃到什麽地方,都無法擺脫曉帶來的恐懼…”


“賊哈哈哈哈…”


聽到宇智波鼬的回答,蒂奇的笑容漸漸變得越來越囂張:“等等,你們既然知道這些,為什麽不早點兒殺了老子…說吧,你們這麽算計老子,到底想幹嘛?”


“……”


宇智波鼬陷入了沉默。


月讀幻境中的無數個宇智波鼬紛紛停了下來。


正當蒂奇心中立刻感受到了一點兒生的希望,倘若曉組織是想要利用他的話,或許他未必會出事!


可惜的是…


蒂奇心裏稍微有點兒慶幸的時候,無數個宇智波鼬握著手中的忍刀,慢慢地重新走向了他的十字架。


“抱歉。”


宇智波鼬的聲音中多了一絲歉意。


下一刻,無數個宇智波鼬一個接一個走了過來,伸出了自己手中的忍刀刺在了馬歇爾·d·蒂奇的身上!


“啊!啊啊啊啊!”


蒂奇幾乎瘋狂地嘶吼著!


無數個宇智波鼬一邊排隊,將手中的忍刀挨個刺入了馬歇爾·d·蒂奇的身上,一邊開口解釋道:“因為你剛才的出言不遜,惹怒了那個人…他命令我懲罰過你之後,才能繼續和我們對話。”


“啊啊啊啊啊啊啊混蛋!”


蒂奇咬牙切齒地看著一柄柄忍刀接連刺在了自己的身上,他的臉上閃過一抹絕望,眼淚幾乎瞬間就流了下來:“想要殺了老子,就給老子一個痛快啊!”


明明那些忍刀刺在了他的身上,卻仿佛也刺在了他的大腦之中,讓他根本無法承受這種痛苦!


這還不夠折磨人…


更讓蒂奇心慌的是,這個宇智波鼬折磨他的時候,仿佛沒有絲毫感情,就像是一個冰冷的工具一樣!


明明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相處的時候,根本讓人感覺不到他的血腥和冷酷,就仿佛是一個溫暖善良的兄長…現在的宇智波鼬是露出了真麵目麽?


現在這樣折磨他…


聲音裏麵竟然沒有一絲波動!


良久過後。


蒂奇的呻吟聲漸漸停了下來。


月讀幻境中的無數宇智波鼬也慢慢停下了他們手中的忍刀,一字一句地繼續道:“在這個世界裏,一切都會受我掌控…剛才你所承受的一切,你會在這裏繼續承受七十二小時。”


“…七十二小時麽?”


蒂奇的臉上閃過了一抹虛脫,他的額頭上慢慢露出了一滴滴冷汗,雖然他被刺了無數刀,可是卻依然還活著…


這就是最大的幸運!


七十二個小時而已,很快就能承受過去…


正當蒂奇咬了咬牙,打算繼續受刑的時候,宇智波鼬忽然又開口道:“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一秒鍾,你還有七十一個小時五十九分五十九秒的懲罰時間…”


“開什麽玩笑!”


馬歇爾·d·蒂奇閃過一抹憤怒,他竟然有些憤憤地開口道:“剛才至少也過了十幾個小時了吧!”


“不,其實隻過了一秒鍾。”


無數個宇智波鼬平靜地回應著。


“開什麽玩笑!”


蒂奇的臉上閃過了一抹驚懼,他滿臉憤憤地開口道:“怎麽可能…剛才至少也有十幾個小時了吧!”


“不,隻過了一秒鍾。”


無數個宇智波鼬再度圍了上來,他們的聲音越來越大,灌入了蒂奇的耳朵裏:“在這個世界,時間也在受我掌控著,剛才你所經曆的時間,隻有短短一秒鍾。”


每個宇智波鼬各自舉起了他們手中的忍刀,一個接一個地刺進了馬歇爾·d·蒂奇的身上!


馬歇爾·d·蒂奇的眼神中露出了一抹畏懼,他的身上瞬間感受到了無窮無盡地痛苦,血液從身體中飛濺出來,顯得分外詭異!


如果剛才那十幾個小時隻算一秒鍾的話…


蒂奇根本不認為自己能夠再撐下去,他一定會死的!


“啊啊啊啊啊啊…我認輸了!”


馬歇爾·d·蒂奇痛苦地嘶吼著,他的臉上涕淚橫流地向宇智波鼬開口服輸:“不論你們想要做什麽,想從我這裏得到什麽,我都可以告訴你們!”


“抱歉,懲罰你,是那個人的旨意。”


宇智波鼬的聲音依舊是那麽虛幻,他的聲音卻讓蒂奇感受到了深深地恐懼:“而那個人的旨意,是我們絕對無法違抗的。”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