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上原奈落這家夥…真不是人(第三更!)
loading...

上原奈落挺開心的。


因為克洛克達爾按照他的計劃,中途也沒有出現任何意外,直愣愣地就鑽進了他設定好的圈套之中。


現在…


終於到了算總賬的時候了!


“……”


克洛克達爾的表情顯然不太開心。


因為原本克洛克達爾來這座荒島,是打算給海軍一點兒顏色看看,讓他們知道沙鱷魚不是好招惹的…結果現在來到這座小島,好像是一頭紮進了一個陷阱裏麵啊!


克洛克達爾的表情漸漸變得陰森,他立刻開口詢問自己體內的一尾守鶴:“守鶴,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這個守鶴,怎麽提供假情報!


一尾守鶴的笑聲終於變得惡劣了起來:“嘻嘻嘻嘻嘻…克洛克達爾,我怎麽知道呢?你應該問的人就坐在你麵前啊!”


“……”


克洛克達爾慢慢抬起頭,看著木桌上的三個人,青雉和赤犬兩個海軍本部大將坐在兩側,上原奈落那家夥卻坐在主位上…


這個座次有點兒離譜。


“哼,不會是真的海軍大將吧!”


克洛克達爾的眼眸微微縮緊,他知道自己可能跑不掉了,隻是沉聲問著最熟悉的人道:“喂,上原奈落,這是怎麽回事?你和這兩個海軍大將怎麽會在這裏?”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我們在等你啊…”


上原奈落微笑地看著克洛克達爾,攤開了手掌道:“快點坐下來吧,船長大人,我有好多話要跟你說呢…現在羅賓應該把船開走了,無論如何你也跑不掉的!”


“……”


克洛克達爾的臉色有點兒不太好看,他一字一句地開口問道:“妮可·羅賓背叛了我,把我出賣給了你們嗎?”


“不,船長大人。”


上原奈落拍了拍桌子,歪了歪頭輕笑著開口道:“這其實是一個很長的故事,別著急,我們坐下來慢慢說…”


“哼…”


克洛克達爾冷哼了一聲,臉色難看地坐在了木桌的最後一個位置上,他的目光微微閃爍,打量了一下身邊的兩位海軍本部大將。


上原奈落看著克洛克達爾,眯起了自己的眼睛,輕笑著開口道:“首先,我來向船長大人自我介紹一下吧…我的身份比較多,應該從哪裏開始介紹呢…”


“身份…比較多…”


克洛克達爾死死地盯著上原奈落,陰沉著聲音道:“看來你和海軍也有著相應的聯係啊…原來你也是個叛徒!”


“這話說的…”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慢慢合攏了自己的手掌,嘴角微微勾了勾,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其實有一件事你猜錯了,所有背叛你的人…一直都是我的人!”


上原奈落輕笑著開口繼續道:“幹柿鬼鮫,迪達拉,蠍,妮可·羅賓,全部都是我的部下…至於巴洛克工作社中那些不肯忠於我的人,早就被我派人全部清理掉了!”


上原奈落看著克洛克達爾異常精彩的臉色,笑容卻越來越濃鬱:“當初的巴洛克工作社,早就被我掏空了!當然這對你來說無可厚非,因為你從來不在意巴洛克工作社…”


“混蛋…”


克洛克達爾忍不住咬了咬牙。


雖然他的確如上原奈落所說,並沒有在意過巴洛克工作社,可是這並不意味著克洛克達爾喜歡被人玩弄!


這個混蛋…


上原奈落慢悠悠地繼續道:“你以為自己在暗中掌控著一切,其實你所有的事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可惜的是,想要得到你的信任太難了,所以我隻能想個別的辦法。”


上原奈落伸出手指,指了指克洛克達爾,輕聲道:“那就是把一尾守鶴安插在你的身體裏,它是我的寵物…感覺怎麽樣,它的力量還不錯吧?”


“……”


克洛克達爾的臉色大變!


如今一尾守鶴是他最大的依仗,正是因為守鶴願意借給他力量,克洛克達爾才敢肆無忌憚!


克洛克達爾剛才就覺得守鶴有問題…


但是現在聽到上原奈落親口承認守鶴是他的安排,依舊讓克洛克達爾覺得滿滿地不可相信,這樣的話,他的性命豈不是一直都握在上原奈落的手裏!


克洛克達爾慢慢捏緊了自己的手指,沉聲開口道:“那你這家夥一直潛伏在我身邊的目的到底是什麽?”


“好玩兒。”


上原奈落一句話讓克洛克達爾額頭暴跳!


這他媽是什麽鬼理由!


單單隻是為了好玩兒,就來折騰他?


“其實我也不想的。”


上原奈落歎了一口氣,輕聲道:“原本我也隻是想待在巴洛克工作社,一心一意為克洛克達爾先生效力,閑來沒事幫你襲擊一下馬林梵多,攻打瑪麗喬亞,殺幾個天龍人什麽的…”


“……”


克洛克達爾的表情微妙。


這他媽的什麽鬼的效力!


世界上哪個老板敢讓你這麽為他效力!


他應該慶幸巴洛克工作社早早解散了麽?倘若上原奈落這個混蛋真的這麽幹的話,他估計要被海軍和世界政府滿世界追殺的!


上原奈落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道:“可惜啊…克洛克達爾船長…你竟然隻讓我做一個中級特工,一直不願意讓我升職…”


上原奈落看著克洛克達爾,滿臉幽怨道:“你知道不給一個勤勞的員工升職加薪會有多麽嚴重的後果嗎?這個勤勞的員工會直接摧毀你的公司的!”


“…閉嘴!”


克洛克達爾臉色難看,他死死地盯著上原奈落開口道:“你這樣的員工,誰把你招攬進來誰倒黴吧…”


“不不不,這你就說錯了…”


上原奈落擺了擺手,輕聲道:“我的上一任老板運氣就特別好,在他的公司破產後,就從我這裏得到了一份安穩長久的工作…”


“……”


在場的其他幾個人表情微妙,你的上一任老板破產了,結果成了你的員工,這特麽還叫運氣好麽?


那運氣差的老板…


得差勁到什麽地步啊!


青雉和赤犬的目光慢慢落在了克洛克達爾的身上,沙鱷魚應該就是那個運氣差的老板了吧?


“直說吧!”


克洛克達爾看著上原奈落,沉聲開口道:“上原奈落,你這家夥到底是什麽人,一直以來跟隨在我身邊的目的是什麽!”


“哎,我也隻是一個普通的神啊!”


上原奈落搖頭歎息了一聲,開口繼續道:“一直跟在你身邊的目的,其實隻是為了看看你現在的表情…”


“……”


克洛克達爾滿頭問號。


青雉和赤犬滿臉黑線。


這都是什麽魔鬼言辭啊!


上原奈落輕笑著開口解釋道:“克洛克達爾先生,其實你的運氣不錯,王下七武海一共有七個人,我挑來揀去最終選中了你,把你當作一個可以背鍋的人選…


可惜的是,你這家夥實在是太差勁了,竟然隻想窩在阿拉巴斯坦,這樣什麽時候才能成為海賊王?你可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怎麽能窩在阿拉巴斯坦隻做一個七武海呢!


所以我暗中操控了巴洛克工作社,讓其他人在大海上幹盡壞事,為巴洛克招惹了無數強大的敵人!


直到逼迫海軍徹底對巴洛克工作社動了決心,我就偷偷勾結了海軍,出賣了你的身份。”


“……”


克洛克達爾的表情越來越難看了。


媽的。


這家夥真好意思說啊!


巴洛克工作社一直以來都非常低調,自從招了上原奈落一夥人加入之後,整個巴洛克工作社畫風陡轉直上…


一副與整個世界不共戴天的樣子…


直接逼得他這位巴洛克工作社的幕後老板都不敢現身…


然而讓巴洛克工作社落入那種危險境地的上原奈落卻脫身勾結了海軍,直接出賣了他,讓他背了所有的黑鍋!


草…


迷迷茫茫直接背了一口口大黑鍋!


他媽的,上原奈落這個混蛋怎麽這麽狗啊!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額頭,衝著克洛克達爾笑了笑,繼續開口道:“可是我很快就意識到你的實力太過弱小。


哪怕是和青雉大將演給世界政府一個表麵勢均力敵的戰鬥都做不到,所以我把守鶴送給了你…”


上原奈落拿起了桌上的果汁,吸了一口繼續道:“從那一刻起,你的一切也握在了我的手裏…”


上原奈落的臉上漸漸露出了一抹遺憾:“我把你逼向大海,原本就是想要和你一起去新世界,讓你招惹新世界的四皇,一路登頂直到因佩爾頓或者直接下地獄,可惜的是中間出了一點意外…”


“……”


克洛克達爾已經不知道自己是什麽表情了…


媽的,因佩爾頓是海底大監獄啊!


這是哪門子的登頂,他這麽多年都沒聽說過還有登頂因佩爾頓的說法!


別人家的船長都說是登頂成為海賊王,這個王八蛋讓他登頂大監獄或者直接下地獄…


說這些話之前,就不能想想,自己說的是人話嗎?


上原奈落看著克洛克達爾,皺了皺眉頭道:“嗯?克洛克達爾船長,這個時候你不該問我出了什麽意外嗎?”


“……”


克洛克達爾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什麽意外?”


“不告訴你。”


上原奈落一句話又差點兒噎死克洛克達爾,他才開口繼續道:“如果你肯來救我的話,我依舊會是你的船醫…可惜的是,你這家夥竟然拋棄自己的同伴!”


“幸好老子沒來救你…”


克洛克達爾近乎於咬牙切齒地開口道:“如果老子救了你,還不知道被你這家夥當作提線木偶玩到什麽時候!”


“唉…”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歎息了一聲:“克洛克達爾先生,那不是挺好的嗎?其實無知也是一種福氣啊!”


“混蛋!”


克洛克達爾死死地握著手掌,滿臉陰沉道:“你這家夥,對老子做這一切的目的到底是什麽!”


“我說過了。”


上原奈落抬起頭,盯著克洛克達爾的臉,微笑著開口道:“現在我其實就是想看看,我破壞了你的計劃,把你的生活搞成了這幅鬼樣子,你會對我露出什麽表情…”


“混蛋!”


克洛克達爾感覺自己的大腦一片空白。


無窮無盡的怒火瞬間淹沒了他的理智,他隻想把眼前的上原奈落直接吸幹水分,直接變成一具木乃伊!


上原奈落看著克洛克達爾陰晴不定又略帶猙獰臉色,滿意地點了點頭道:“嗯,這個表情真是精彩,我覺得還挺滿意的…青雉先生,赤犬先生,你們兩個覺得呢?”


“……”


青雉和赤犬沉默了。


兩個性格不合的海軍本部大將,此時此刻的想法出奇的一致,他們隻有一個念頭。


上原奈落這家夥…真不是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