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這座小島不是為克洛克達爾準備的
loading...

司法島上。


青雉帶著上原奈落站在港口,看著一艘軍艦緩緩停在了港口邊上,注視著軍艦船頭上那個高大的男人。


海軍本部大將,薩卡斯基,代號赤犬。


這位奉戰國元帥命令前來和青雉大將一同伏擊克洛克達爾的海軍本部大將,終於也趕到了司法島。


這位海軍本部大將身上披著海軍正義披風,穿著一身暗紅色西裝,胸口戴著一朵薔薇胸花,看起來像是來相親的。


赤犬抵達了司法島之後,低頭看著港口的青雉,忍不住皺了皺自己的眉頭,冷聲開口道:“哼,一個克洛克達爾都拿不下,還需要老夫過來一起行動…”


“……”


青雉無奈地撓了撓頭。


如果阿拉巴斯坦討伐克洛克達爾之戰,不是因為上原奈落的操控,青雉早就把那家夥抓緊海底大監獄了!


那種情況下,阿拉巴斯坦的一切都在上原奈落的掌控之中,別說是他了,哪怕是海軍本部三大將齊聚也沒什麽辦法。


青雉懶得理會赤犬的挑釁,甚至非常好心地開口提醒了一句:“唔…那你可以馬上回去。”


最好馬上走。


如果走得晚了,就來不及了。


“赤犬大將…”


旁邊的上原奈落卻打斷了青雉的話,他的臉上立刻露出了一抹激動之色,仿佛是赤犬的一個小粉絲:“如果當時是赤犬大將出手的話,一定能將克洛克達爾抓起來的!”


“嗯?”


赤犬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看著上原奈落的時候臉上明顯有些不悅,絲毫沒有半點兒聽到上原吹捧的開心。


赤犬看了一眼上原奈落,他並沒有理會上原奈落。


赤犬又看向了青雉,冷冷地開口道:“這個小家夥就是在克洛克達爾身邊潛伏的臥底,這次我們伏擊克洛克達爾的誘餌嗎?”


“唔…大概…就是這樣吧…”


青雉的臉色微微變得有些複雜。


說實話,感覺赤犬這家夥真的要完,這個上原奈落心眼簡直比針還小,他剛才主動和赤犬搭話,結果赤犬還不理他…


這個仇…


才剛見麵就結下了。


赤犬的目光依舊冷漠,看向了上原奈落,總算是願意和上原奈落說上一句話,他冷聲開口:“嗯,海軍少校上原奈落,你有為正義犧牲的決心嗎?”


“當然!”


上原奈落臉上有些嚴肅,沉聲道:“貫徹海軍徹底的正義,根絕這個世界上的邪惡,不惜一切代價!”


這肯定是赤犬最愛聽的。


雖然上原嘴上這麽說…


其實心裏肯定是要悄悄記下來一筆的。


第一件事,赤犬見了他之後居然沒有主動問話;第二件事,他都主動搭話,赤犬居然沒有回話;第三件事,他們才剛見麵,赤犬這狗崽子居然想在圍剿克洛克達爾的戰鬥中犧牲他…


真是…


活得太舒坦了啊!


這些海軍本部大將,真是一個比一個舒坦!


這可是大海之上,危機四伏,這些海軍本部大將怎麽能就這麽放鬆警惕呢?


赤犬不知道上原奈落對他的腹誹,隻是聽到上原奈落的話之後,他的臉上微微露出了些許滿意。


這位海軍大將注視著上原奈落臉上的激動,慢慢點了點頭,算是對上原奈落這位海軍少校的褒獎。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不錯。”


對於赤犬來說,這已經是難得的誇獎。


雖然赤犬是自然係·岩漿果實能力者,可是他的心卻比青雉這家夥冷多了,能開口誇讚一句實屬不易。


當然,這也算是最後的安撫。


因為圍剿同為自然係果實能力的克洛克達爾,上原奈落擁有的這點兒實力,在戰場上犧牲的可能性非常大。


赤犬已經做好了犧牲上原奈落的準備。


“……”


上原奈落有些不好意思地漲紅了臉。


這一刻的上原奈落,仿佛根本不知道眼前的海軍大將要犧牲他,他隻是一個對赤犬十分崇拜的小粉絲。


青雉無語地看著這一幕。


這家夥的演技真好啊,要不是青雉了解上原奈落的部分底細,知道上原奈落接下來要對赤犬做什麽,估計他現在都信了!


赤犬這家夥還真當上原奈落是個海軍少校啊!


“我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等待嗎?”


赤犬大將低頭看著青雉和上原奈落,沉聲道:“老夫不能在這裏耽誤太多時間,新世界最近湧入了很多海賊…”


“不會。”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沉聲開口道:“根據我們的情報,克洛克達爾應該就在司法島北部附近的一座荒島,那裏是最合適的地點,隨時可以轉道司法島或者香波地群島…”


青雉慢悠悠地開口道:“其實我們可以就待在這裏,等著克洛克達爾上門攻打司法島…”


“這樣置海軍和世界政府的威嚴於何地!”


赤犬的聲音陰沉著打斷了青雉的話,他的神色難看道:“既然知道了他的情報,那就迅速趕過去,將克洛克達爾抓捕歸案!”


青雉:“……”


這真是想死的人…


不管怎麽攔都攔不住啊!


而且上原奈落的眼神也漸漸變得危險了起來,青雉感覺自己再繼續說下去的話,有可能會出事…


算了,赤犬自己找死。


這個時候,受邀而來的王下七武海角都還未趕到司法島,隻不過青雉提議不與這位王下七武海聯合行動。


恰好赤犬也不太喜歡王下七武海摻和海軍抓捕海賊的事。


尤其是角都這家夥剛剛得到王下七武海之位就開始暗殺那些被黑暗世界通緝的貴族國王。


兩位海軍大將…


不管怎麽算,都絕對能夠抓住克洛克達爾了!


既然定下了人員之後,青雉幹脆坐上了赤犬的軍艦,在他的軍艦上商量伏擊克洛克達爾的事。


為了擔心打草驚蛇,青雉提議他們不帶過多地普通海軍士兵,避免引起克洛克達爾的警惕。


赤犬自然沒有理由反駁,何況這場是強者之戰,帶著普通海軍士兵也沒什麽用處,雖然赤犬不在乎犧牲,可是也不意味著他會憑白浪費海軍的生命…


“上原奈落少校。”


赤犬坐在港口附近的會議室裏,看了一眼坐在角落裏的上原奈落,冷聲開口道:“如果可以確定克洛克達爾的位置,他也可以待在司法島,免得遇到危險…”


“……”


青雉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搖了搖頭開口道:“我覺得還是帶上他一起行動比較好,他的安危才是重中之重,cp部門可是還在盯著他…”


“嗯…”


赤犬的手指敲了敲桌子,慢慢地點了點頭,高聲道:“副官,速度去準備!我們馬上出發趕過去,我隻有三天的時間,絕對不能浪費!”


“是!”


司法島的港口。


赤犬和青雉兩位海軍大將坐上了同一艘軍艦,除了上百名必備的海軍士兵以外,隻有青雉、赤犬和上原奈落這個添頭。


現在他們要選擇對克洛克達爾主動出擊。


這一路上。


赤犬和青雉兩個人有點兒不太對付。


隻要他們在一艘船上,都有點兒看對方不太順眼。


赤犬的心情有些糟糕,幸好還有一個上原奈落,這個海軍少校似乎很懂他的意思。


赤犬想要把上原奈落收為自己的部下,這個小家夥讚成他的正義處理方式,值得送到海軍學校培養。


順著洋流前進的速度要比逆著洋流前進的速度更快,克洛克達爾還沒有從香波地群島返航趕到那座荒島的時候,上原奈落他們已經順著偉大航路的洋流趕到了荒島。


顯然…


這裏還沒有克洛克達爾的蹤跡。


甚至這座荒島周圍都看不到有什麽船隻停留的痕跡。


“喂,情報差得也太多了吧!”


赤犬的嘴裏咬著一根雪茄,忍不住開口道:“你們的情報和推測完全都是失誤,白白浪費我的時間!”


赤犬的目光注視著上原奈落,沉聲怒罵道:“原本我還以為你是一個可造之才,現在居然連基本的情報都搞錯,你知道浪費兩位海軍本部大將的時間意味著什麽嗎?”


“…對…對不起…”


上原奈落瑟瑟縮縮地退到了船的圍欄上,他的目光慢慢落在了站在赤犬身邊的青雉臉上:“青雉大將,我不小心浪費了你的時間,你應該怎麽辦呢?”


“唔…”


青雉忍不住撓了撓頭,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道:“除了原諒你這家夥,我還能怎麽辦?”


“嗯?”


赤犬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個海軍少校怎麽回事,居然這麽對青雉說話?


雖然赤犬的確看不過眼青雉的懶散,但是青雉這家夥可是海軍本部大將,海軍大將代表著海軍的威嚴!


而且,上原奈落這家夥的聲音有點兒懶散啊!這可絲毫不是一個要道歉的態度!


青雉這家夥的態度就更有問題了啊!


“……”


赤犬的臉上滿滿露出了一頭黑線,他猛地捏緊了自己的拳頭:“青雉,上原奈落,你們兩個稍微給我認真一點!”


“好吧…赤犬大將,有件事我想告訴你。”


上原奈落轉頭看向了小島,慢慢攤開了自己的手掌,平靜地開口道:“其實這座小島從來不是為克洛克達爾準備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