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希望克洛克達爾人沒事(第四更!)
loading...
司法島。

斯潘達姆的辦公室裏。

這個辦公室暫時歸了上原奈落。

原本應該是被審訊的上原奈落悠閑地坐在椅子上,慢悠悠地喝著青雉幫忙準備的冰鎮橙汁,仿佛司法島成了他的地盤。

一群cp9的特工站在辦公室裏。

青雉坐在上原奈落的對麵,看了一眼旁邊站成一排的cp9特工,撓了撓頭道:“以你的力量不需要cp9這群家夥吧?”

這群cp9的特工奉命找他報道,意味著他要幫忙處理掉cp9接下來的麻煩,青雉可是最討厭麻煩了。

cp9的特工們紛紛對青雉投去了費解的目光,如果上原奈落不需要他們的話,豈不是要殺了他們滅口嗎?

這個海軍本部大將…

性格怎麽有點兒歹毒呢?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笑著開口道:“我隻是隨意地丟一步棋而已,萬一將來用得著呢?”

不管別的,至少他的任務獎勵到手了!

支線任務:殺死斯潘達姆(1/1),任務已完成,獎勵生命能量30000點,武裝色霸氣30000點,見聞色霸氣30000點。

殺死斯潘達姆的獎勵真是來得爽快!

雖然斯潘達姆這家夥挺人渣的,可是殺掉他給的獎勵是真的挺豐厚的,要是多殺他幾次還能給獎勵就好了…

支線任務:擊敗cp9全員(8/7),任務已完成,獎勵技能海軍六式(極)。

海軍六式(極):將原本海軍六式剃、指槍、嵐腳、鐵塊、紙繪、月步全部強化到了極致地應用,自由延伸出了千奇百怪的各式能力,足以控製身體的任何部位發動海軍六式!

海軍六式的獎勵還算可以。

畢竟讓上原奈落正經去做的話,他隻能憑借自己強大的身體模仿出來,這可是真正的海軍六式!

感覺沒什麽太大用處…

除了嵐腳和指槍有點帥氣。

“好了,你們先回去吧!”

上原奈落揮手示意cp9特工離開,又抬頭看向了青雉,輕聲開口道:“赤犬大將什麽時候過來?我都快等不及了。”

“還要再等一會兒吧!”

青雉拍了拍自己的額頭,輕聲道:“薩卡斯基那家夥性格比較敏感,崇尚的是絕對的正義,別讓他發現你體內的邪惡…”

“胡說什麽呢!我可是善良的人!”

上原奈落慢悠悠地開口繼續道:“話說,赤犬大將到來的話,是不是意味著我的船長克洛克達爾要來司法島救我?”

“唔,怎麽說呢…”

青雉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忍不住開口道:“根據羅賓向我提供的情報,克洛克達爾那家夥擔心司法島會是海軍設下的陷阱,那家夥已經決定放棄你了…”

“媽的,他還是人嗎?”

上原奈落的表情陡然變得有些難堪,他慢慢握緊了自己的拳頭,忍不住罵道:“克洛克達爾那家夥怎麽能這樣?我可是曾經救過他的,忘恩負義的小人!”

克洛克達爾這家夥也太過分了吧!

這家夥就這麽拋棄自己的夥伴,注定做不了海賊王的啊,尤其是他還拋棄了一個非常強大的夥伴!

就這還想做海賊王?

就這還想進入新世界?

“喂喂喂…”

青雉大將看著有些激動的上原奈落,忍不住扶了扶自己的額頭,無語地看著上原奈落,嘴裏嘟囔道:“可是克洛克達爾逼到這種境地的,不是你這家夥嗎?”

“……”

上原奈落詭異地沉默了下來。

青雉這個人說的好像也沒錯啊…

如果不是他在幕後暗中策劃的話,克洛克達爾這家夥也許不會這麽慘,或許現在還在阿拉巴斯坦做他的英雄呢!

“這是克洛克達爾的命運!”

上原奈落的臉上勃然大怒,猛地握緊了自己的拳頭砸在了桌子上,將麵前的辦公桌砸成了碎片:“克洛克達爾…竟然敢違抗我加諸在他身上的命運!”

“……”

青雉的額頭跳了跳。

上原奈落這家夥的脾氣也太差了吧!

這個人的性格和行事作風簡直比赤犬那個人還要惡劣。

赤犬那家夥奉行絕對的正義,不論做什麽事都喜歡打著正義的名號,上原奈落這家夥更幹脆了…

直接打著命運的名義…

什麽時候,命運這個詞匯,也能成為操控別人命運的理由了?

“遲早要把克洛克達爾那家夥送進海底大監獄!”

上原奈落才抬起頭看向了麵前的青雉,沉聲開口道:“喂,青雉,想辦法先把我送進海底大監獄因佩爾頓吧!”

“你去那兒做什麽?”

青雉的表情微微有些詭異。

如果這家夥被放進了海底大監獄的話,估計那座大監獄要出大亂子啊,這個要求絕對不能答應!

青雉看著上原奈落,撓了撓自己的額頭道:“你是直屬於sword部隊的海軍本部少校,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被送進海底大監獄的,戰國元帥特地讓我來保護你的…”

“你是讓我自己去…還是你送我過去?”

上原奈落攤開了自己的手掌,海底大監獄那種地方肯定是要提前去一趟的,最起碼也要去做個獄霸。

甚至可以徹底掌握海底大監獄。

現在克洛克達爾這個老板明顯有點兒不是人,那就隻能盡可能地向他的第二位老板靠攏了啊!

期待…

非常期待…

青雉沉默了一秒鍾,他看著眼前的上原奈落,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道:“唔,這可不是什麽容易操縱的事…除非你這家夥背叛海軍…”

“我怎麽可能背叛海軍…”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微笑著開口道:“我的身上背負的可是純粹的正義啊!”

“……”

青雉覺得自己眼拙。

因為不管從哪個方麵來看,青雉覺得上原奈落這家夥都是潛入海軍的敗類,無法阻止這家夥滲透海軍是他的一大失職……

“算了。”

上原奈落忽然又展顏一笑,輕聲道:“我們暫時先把這件事放到一邊去吧!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等待赤犬大將…唔,你有什麽人煙荒蕪適合戰鬥的地方嗎?”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戰鬥什麽的也太麻煩了…”

青雉搖了搖頭,嘴裏嘟囔道:“唔,既然克洛克達爾已經確定不來了,赤犬估計在司法島待一會兒就會離開了…”

“不,我隻是想給赤犬大將一個驚喜。”

上原奈落攤開了自己的手掌,輕笑著開口道:“你說,我們能把赤犬大將打一頓,能把他拉到我們的陣營裏麵嗎?”

“……”

青雉的第一個念頭是…上原奈落瘋了吧?

仔細一想,上原奈落這家夥什麽時候正常過?

這個家夥不會是真的想要逼降赤犬吧!那可是奉行著絕對正義之名的大將,怎麽可能會服從於他這個邪惡組織!

青雉忍不住幽幽感歎。

也隻有他這個奉行著慵懶正義的人,才會不介意加入上原奈落的陣營,目的也是為了勸說這家夥減少所犯下的惡…

“哼,我想試試…”

上原奈落的眼眸中閃過一道亮光,聲音漸漸變得有些陰森道:“說不定可以一箭雙雕,解決掉克洛克達爾和赤犬這兩個家夥…

既然克洛克達爾那家夥不肯接受我賦予他的命運,那他就直接準備接受命運的懲罰吧!”

“你想做什麽?”

青雉詫異地看了一眼上原奈落。

上原奈落摸出了自己的電話蟲,漫不經心地開口問道:“問清羅賓了嗎?克洛克達爾那家夥的下一站是哪兒?”

“香波地群島。”

青雉慢悠悠地開口道:“克洛克達爾那家夥估計早就做好了前往新世界的準備…”

“非常好。”

上原奈落注視著青雉,忽然出聲道:“青雉先生,你會懷疑自己的身體嗎?”

“什麽意思?”

“比如直覺之類的東西…”

上原奈落的嘴角慢慢露出了一抹笑容,他輕笑著繼續道:“你相信有人能把間諜安排進你們的身體裏嗎?”

“……”

青雉的目光微微變了變。

偉大航路的前半段。

沙鱷魚海賊團的船朝著香波地群島前進著。

克洛克達爾壓根沒有半點兒去司法島救援上原奈落的心思,那可是司法島啊,距離海軍本部馬林梵多非常之近…

最重要的是,上原那家夥竟然被幾個海軍新兵抓住,實實在在是一個拖累,帶著上原奈落進入新世界之後,那家夥估計也活不長,克洛克達爾幹脆也懶得去救他了。

而且…

因為上原奈落被幾個海軍新兵抓住的事登上了報紙,整個大海都在嘲笑克洛克達爾手下的這個六千萬懸賞的海賊!

讓他這條沙鱷魚在大海上這麽丟臉,克洛克達爾不去找上原奈落的麻煩就不錯了!

克洛克達爾真的有一萬個理由不去救上原奈落。

現在克洛克達爾和妮可·羅賓馬上就要抵達香波地群島,通過對船體鍍膜後,就下潛到魚人島之後,再從魚人島進入新世界…

唯一比較麻煩的是…

現在魚人島的地盤歸屬於王下七武海幹柿鬼鮫。

這個人絕對不好應付,克洛克達爾和幹柿鬼鮫也有仇怨,因此還得想辦法避免被幹柿鬼鮫發現。

克洛克達爾叼著自己的雪茄,幽幽地歎了一口氣,他現在怎麽就莫名其妙地多了那麽多仇家呢…

恰好就在克洛克達爾想要重新燃起雄心壯誌的時候,一個聲音從他的體內響了起來,那是他體內的一尾守鶴!

“喂,沙鱷魚小鬼!”

一尾守鶴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焦急:“不要靠近前麵那些島,上麵隱藏著三個非常強悍的人物,其中一個人就是我們在阿拉巴斯坦遇到的那個使用冰凍果實能力的家夥!”

“嗯?”

克洛克達爾的表情變了變,現在守鶴是在提醒危險,他也沒有理由懷疑一尾守鶴騙他,因為他知道一尾守鶴和他共生。

現在守鶴忽然提醒…

說明香波地群島上的確隱藏著危險!

三個非常強悍的人物,其中一個是冰凍果實能力者青雉,那剩下的兩個人似乎不言而喻了啊!

“海軍本部三大將!”

克洛克達爾的神色隱隱有些不太好看,他叼著雪茄吞了一口雲霧,沉聲道:“我沒聽說過海軍三大將出現在香波地的新聞,那群家夥埋伏在這裏,不會是為了埋伏老子吧!”

“不知道…”

一尾守鶴慢吞吞地開口道:“要闖進去嗎?除了那三個家夥以外,其他的人實力都不怎麽樣…”

“不,先找個安全的地方!”

克洛克達爾搖了搖頭,立刻操縱著船舵調轉了航向,瞬間遠離了香波地群島的方位,打算先找個合適的地方休息。

妮可·羅賓注意到了這裏,微笑著開口道:“克洛克達爾先生,出什麽事了嗎?”

“海軍本部三大將在香波地群島埋伏…”

克洛克達爾叼著雪茄,冷哼了一聲道:“幸好守鶴提醒老子躲開了,我們先找個合適的地方休息一下吧!”

“海軍本部三大將!”

妮可·羅賓臉上露出了一抹驚色,他皺了皺眉頭,煞有介事地開口道:“如果他們真的是埋伏我們,我們距離香波地太近的話,萬一被海軍發現了,三大將也很有可能會追過來的!”

“除了老子,還有誰有資格值得這麽大的陣仗嗎?”

克洛克達爾吞雲吐霧了一陣之後,沉聲道:“莫利亞那家夥的地盤也不能去,我記得司法島附近有座人煙很少的小島,是七條航線中另外一條航線上的,那就去那裏看看吧!”

克洛克達爾說完之後,又繼續道:“哼,順便也看看,有機會的話,老子就趁著三大將不在海軍本部,直接攻上司法島救出來上原奈落那個廢物,算是對海軍埋伏老子的回敬!”

“……”

妮可·羅賓慢慢地點了點頭。

唉,早點兒乖乖去救上原奈落不就行了嗎?

真是不知道克洛克達爾這家夥抵達了那座荒島之後,見到真正埋伏在那裏的大將,他究竟會露出什麽表情啊!

如果克洛克達爾知道,這艘船上一直以來除了他自己以外,其他的都是臥底,包括他身體裏的守鶴也是臥底,也不知道這家夥到時候會露出什麽表情啊!

隻能說…

希望克洛克達爾的精神沒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