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這作戰會議沒眼看了
loading...

這一場討伐克洛克達爾之戰,除了多弗朗明哥和宇智波佐助、黑絕這幾個人以外,曉組織其他成員都會參加。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藥師兜,看著這位自己最相信的部下,輕聲開口問道:“兜,明天我要和德雷克少將正式會麵。


在這次會麵,我要泄露出巴洛克工作社所有情報,你有什麽辦法能讓我在他的邀請下,一定可以加入海軍,不會引起他的懷疑嗎?”


“當然。”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低笑著開口道:“剛好青雉大將送給了德雷克少將屠魔令的金色電話蟲,奈落大人看著我安排就好。”


上原奈落安排完了克洛克達爾的事,轉頭看著在場的眾人,目光慢慢流轉,停在了多弗朗明哥的身上:“多弗,你那邊隻要不惹出什麽亂子就行了…”


“咈咈咈咈咈…遵命!”


多弗朗明哥攤開了自己的手掌,笑容幾乎是壓抑不住:“我現在隻是一個在凱多那個怪物的壓力下瑟瑟發抖的小海賊呢…”


“那就這樣吧!”


上原奈落擺了擺手道:“凡是在阿拉巴斯坦的成員,明天等待我的下一步命令!”


“明白。”


藥師兜慢慢推了推自己的眼鏡,低聲道:“我馬上想辦法去安排德雷克少將邀請奈落大人加入海軍的事。”


青雉:“……”


你們當著一位大將的麵這麽張狂真的好嗎?


不過青雉還真是非常好奇藥師兜到底怎麽做,才會讓上原奈落加入海軍的事毫無破綻。


深夜。


青雉全程旁觀了藥師兜引誘德雷克少將的會議,整個人感覺不太好,他自己也成為了藥師兜的棋子。


第二天。


德雷克少將再次偶遇到了上原奈落。


這位海軍少將幹脆利落地要求和上原奈落仔細談談,沉悶地提出了自己的條件:“上原奈落,現在你有兩個選擇。”


“什麽?”


上原奈落忍不住詫異地抬起頭。


德雷克少將慢慢掏出了自己手中的金色電話蟲,神色嚴肅地開口道:“這是屠魔令的電話蟲,一旦撥通之後,海軍將會直接出動十艘強大的軍艦和精銳海軍戰力,抹去整個阿拉巴斯坦。”


德雷克少將說完之後,看著上原奈落的神色大變,繼續補充道:“屠魔令是在緊急關頭才能使用的,如果海軍沒有得到巴洛克工作社的精準情報,將會以整個阿拉巴斯坦為代價消滅巴洛克工作社。


我們已經查到了巴洛克工作社最活躍的地方就在阿拉巴斯坦,巴洛克工作社是整個大海上最危險的組織之一,想要消滅他就注定要付出代價,另外,海軍本部大將青雉也在趕來的路上。”


“……”


上原奈落的神色難看地看了一眼麵前的德雷克:“屠魔令就是毀滅副社長妮可·羅賓的…”


“沒錯。”


德雷克少將點了點頭,輕聲繼續道:“除了屠魔令以外,還有海軍本部大將的親自指揮,在沒有得到具體情報的情況下,海軍隻能做出這樣的選擇,這也是世界政府的命令!”


這話聽著可真夠假的。


隻不過德雷克少將認為,能夠用來嚇住眼前的人就夠了。


說完之後,德雷克少將慢慢收起了金色電話蟲,輕聲繼續道:“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別的辦法,那就是告訴我們巴洛克工作社的情報,配合我們直接摧毀巴洛克工作社,這樣才能讓阿拉巴斯坦的無辜國民幸存下來。”


“海軍這樣做…和海賊有什麽區別…”


上原奈落心如死灰地抬起頭看了一眼德雷克,隻是這位海軍少將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堅定。


顯然…


隻要上原奈落不肯答應,德雷克少將似乎真的會按下金色電話蟲,直接發動屠魔令。


上原奈落像是無計可施一樣點了點頭,低聲道:“你們猜得沒錯,巴洛克工作社的總部的確就在阿拉巴斯坦,為首的人就是王下七武海克洛克達爾…


克洛克達爾曾經和白胡子激戰落敗之後,這些年來就一直潛藏在阿拉巴斯坦,吸收著這個沙漠國家隱藏的力量…現在他的力量可以輕而易舉地摧毀一座城市!


我沒有見過海軍大將,我不知道海軍大將的強大,但是我知道克洛克達爾的恐怖,他隻是在沙漠中偷偷使用了一招,就讓猶巴那座阿拉巴斯坦的大城市毀於一旦。”


上原奈落一點點地講述著克洛克達爾的強大。


除了這一點以外,他還將巴洛克工作社一直以來的成員名單泄露給了眼前的德雷克少將,其中也包括巴洛克工作社的目的。


“巴洛克工作社一直盤踞在這裏。”


上原奈落扶著自己的額頭,輕聲繼續道:“克洛克達爾認為阿拉巴斯坦作為曾經創建世界政府的二十國之一,存在著無數的秘密可以讓他變得更強,現在他果然變得更強了…”


“……”


德雷克少將滿臉平靜地聽著一切。


雖然他的心情早已翻江倒海,可是臉上卻還是滿麵平靜,他隻是不斷地點點頭,示意自己在認真聽著。


這些情報,德雷克都一一記在了心裏。


現在德雷克更關心的是,藥師兜給他提出的下一個建議,那就是借著這個機會,邀請上原奈落加入海軍。


另一邊。


上原奈落講完了巴洛克工作社的秘密之後,忽然抓住了德雷克少將的手腕,沉聲勸說道:“我不認為屠魔令可以消滅克洛克達爾,隻會害死阿拉巴斯坦無辜的平民…”


“我知道。”


德雷克少將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慢慢對上原奈落行了一禮,衝著上原奈落低聲道歉。


“我隻是為了讓閣下願意為我們提供巴洛克工作社的情報,故意用屠魔令威脅你,如果要怪的話,就請責怪我吧!”


德雷克少將堅持擺著這個鞠躬的姿勢,沉聲繼續道:“還有一件事,這一次我不會使用屠魔令,但是這並不意味海軍不會繼續使用這種毀滅性的打擊…”


德雷克少將的頭越來越低,聲音中多了一些誠懇:“為了避免將來出現這種情況,我想邀請你加入海軍機密特殊部隊。


我希望我們能一起戰鬥,幫助海軍收集情報,改變海軍麵對強敵的戰鬥方式,未來能精確攻擊克洛克達爾這些隱藏著自己真麵目的邪惡海賊,而不是被迫使用屠魔令這種不分敵我的手段。”


“……”


上原奈落沉默了。


這個德雷克少將有一手啊!


昨天肯定聽藥師兜給他補課了吧!


一邊自己擺出一個低姿態,一邊擺出一個大義凜然的名聲,這還讓上原奈落這個心向海軍、心地善良的人怎麽好意思拒絕?


總算可以混進海軍了…


以後他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泄露情報給海軍,利用海軍的力量打擊其他海賊,引導海上的局勢。


上原奈落伸手扶起了德雷克少將,歎了一口氣道:“德雷克先生,你這樣說,讓我實在沒有辦法拒絕,我隻是一個能做一點微不足道的小事的人啊…”


“…我們都是一樣的。”


德雷克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其實德雷克本人似乎不怎麽愛笑,眼下他的這個笑容有些僵硬:“上原先生,歡迎你加入海軍,以後我們就是同僚了。”


下午。


由於情況緊急。


海軍sword部隊作戰會議就召開了。


德雷克少將率先宣讀了海軍元帥的任命:“提拔藥師兜為海軍本部上校,任命上原奈落為海軍本部少校。”


“……”


上原奈落和藥師兜表情各異。


藥師兜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上原奈落幽幽地歎了一口氣,外麵偷偷竊聽的青雉大將臉上浮出了一抹無語。


這個作戰會議還開什麽開…


sword部隊總共三個人,其中兩個人都是臥底,德雷克少將真的不能警醒一點嗎?


德雷克少將非但不會警醒,心裏還有點兒放鬆,至少眼下他們sword部隊已經走向了正軌,第一個主持剿滅巴洛克工作社的任務終於可以正式執行了。


海軍元帥戰國也對sword部隊寄予了厚望,甚至給了sword部隊調動阿拉巴斯坦周圍所有海軍部隊支援的權力。


“我們先來討論一下直接摧毀巴洛克工作社,抓捕現王下七武海克洛克達爾的事吧!”


德雷克少將看著自己的兩個部下,輕聲開口道:“戰國元帥已經下達了命令,我們可以直接對克洛克達爾進行抓捕,證據可以事後再補,因為海軍剛好籌備更換王下七武海的人選…”


“這就需要上原少校提供情報了。”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平靜地開口道:“為了避免被太多人知道這件事,我們先找個隱秘的地方捕捉克洛克達爾,也是免得為海軍帶來太大麻煩。”


“嗯。”


德雷克少將點了點頭,沉聲道:“這樣的話,就需要在阿拉巴斯坦找到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了…”


“這種地方…並不少。”


上原奈落的手指落在了阿拉巴斯坦地圖上的中心沙漠區域,他開口解釋道:“他一般都會待在雨地,偶爾會出現在港口殺死一些海賊做戲,隻不過最近一段時間經常會去沙漠中心…”


上原奈落的神色漸漸有些複雜道:“如果是在沙漠中心的話,絕對不可能有人是自然係沙沙果實能力者的對手…”


“陸地上的戰鬥,自然係果實並非能夠決定一切。”


藥師兜打斷了上原奈落的話,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攤開手掌開口介紹道:“上原少校,你知道德雷克少將為什麽會被戰國元帥寄予厚望嗎?”


藥師兜的表情漸漸變得認真了起來:“德雷克少將是罕見的動物係惡魔果實·古代種·異特龍形態能力者,在陸地上的戰鬥力量同樣非常驚人…”


“好了。”


德雷克少將打斷了藥師兜的話,慢慢合攏了自己的手掌放在了桌子上:“我們這幾天先尋找合適的區域,找到克洛克達爾的位置,這是我們sword部隊的第一次任務,絕對不能出現紕漏。”


“是。”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


德雷克少將的手指一點點握成了拳頭,平靜地繼續道:“我不會狂傲地認為自己可以戰勝克洛克達爾,但是麵對邪惡的海賊我也不會主動退縮…”


“……”


門外的青雉忍不住戴上了自己的眼罩。


這場作戰會議,實在是讓青雉沒眼去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