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克洛克達爾…他一定得到了冥王!
loading...

終於還是走到了這一步嗎?


人性的光輝終究是難以完全掩蓋的。


原本上原奈落還是打算互相認識一下,為自己留下一個好人的印象,結果現在聽起來多拉格的意思…


這個家夥是想要拉攏他加入革命軍嗎?


這個時候當然是要拒絕的。


根據上原奈落的經驗,輕易得到的反而不會珍惜。


當然在拒絕的時候,要展示出來自己擁有著高尚且願意保護弱小的品格,要展示出來自己對人生的無奈。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看著多拉格開口道:“抱歉,閣下猜錯了,我並不是什麽善良的人,否則的話也不會加入巴洛克工作社,隻是尋求一個可以生存下去的地方。”


說到這裏之後,上原又開口道:“至於救下一些像達旦女士這樣無辜的人,我也隻是因為自己有了能力,才做的一點力所能及的事,我也隻不過是個膽小鬼罷了。”


這個時候隻要自謙就好了。


等到多拉格和薩博他們帶著達旦回到風車村的時候,倘若薩博和路飛、瑪琪諾聊天的話,肯定不可避免地會聊起上原奈落的。


那個時候,他們就會從路飛和瑪琪諾的口中,得知上原奈落的掙紮和善良。


畢竟一個人主動去告訴別人的事,不如別人悄悄從其他渠道搜集的情報更為可信。


蒙奇·d·多拉格聽到上原奈落的話之後,臉上的笑容反而變得越來越有深意:“哦…隻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麽?”


多拉格笑了笑之後,又繼續問道:“不過上原先生有沒有想過另一個問題,如果你的身邊不是巴洛克工作社的邪惡成員,而是一群和你一樣有著相同思想的人呢?”


多拉格的聲音頓時漸漸低了下來,他悄然繼續道:“不論一個人能夠變得多麽強大,他的力量終究是有極限,可是如果和更多誌同道合的人團結起來,可以拯救世界上更多弱小的人…”


“我知道。”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打斷了多拉格的話,他握緊了自己的拳頭,輕聲開口道:“我想成為一個海軍…和許多海軍士兵一起…保護那些被海賊侵犯的村莊小鎮…”


“……”


多拉格的眼睛忍不住抖了抖。


這也實屬正常,一旦提及誌同道合的夥伴和正義陣營,這個世界的人總會想起海軍的,他們革命軍存在感確實很低。


而在許多人看來,革命軍就是一群罪犯。


“可是上原先生陰差陽錯無法加入海軍了吧?”


蒙奇·d·多拉格的聲音多了一抹遺憾,他似乎感同身受一般:“何況海軍長期以來受到世界政府的管轄,並非是真正的正義所在,他們維護的隻是世界政府的權威…”


“我知道。”


上原奈落看著多拉格,輕聲開口道:“因為我們巴洛克工作社的副社長妮可·羅賓小姐就是奧哈拉事件幸存下來的人,整個奧哈拉所有無辜的人都被海軍殺害了。”


說到這裏之後,上原奈落繼續道:“可是那又能怎麽樣呢?我的力量隻有這麽一點…我也隻是想做點自己可以做的事…其他的我沒有資格去想的。”


“不。”


蒙奇·d·多拉格搖了搖頭,笑著繼續道:“能夠擁有如此覺悟和思想的上原先生,已經比大海上的許多人都優秀了!”


說完之後,多拉格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摘下了自己的兜帽,微笑著開口道:“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多拉格,一個正在尋找誌同道合之人的革命家。”


“多拉格?”


上原奈落疑惑了一秒之後,臉上露出一抹驚慌:“等等…你是那個世界上最凶惡的罪犯!你們是革命軍!”


說完之後,上原奈落甚至還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幾步,他的額頭上緊緊繃起,沉聲道:“抱歉,我們就此別過!”


這個多拉格,怎麽就攤牌了呢!


大家就不能繼續隱藏身份好好聊一聊嗎!多拉格這樣直接攤牌的話,讓上原奈落接下來很難繼續去表演啊!


這個時候要是再說什麽就會引起懷疑了!


“等等…”


多拉格匆匆伸手攔住了上原奈落,輕聲開口解釋道:“上原先生,革命軍不會威脅任何同伴,我們不會傷害你的…”


“不。”


上原奈落匆匆地搖了搖頭,低聲道:“你們革命軍的事,我這種的人是摻和不起的…而且革命軍也是巴洛克工作社要消滅的敵人,我絕對不能被他們發現和你們待在一起!”


他們之間的平靜瞬間被打破。


甚至連達旦和薩博都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他們。


“上原先生。”


多拉格慢慢地搖了搖頭,輕聲開口解釋道:“我隻是希望你能多了解一下革命軍,而且你在巴洛克工作社那樣的犯罪公司也見識過足夠的黑暗了吧?”


說到這裏的時候,多拉格慢慢放下了自己的手臂,低聲繼續道:“這個世界最理解上原先生的人一定是我們,如果有一天上原先生能夠想明白了,歡迎你隨時來加入到我們的隊伍。”


“我知道了。”


上原奈落匆匆點了點頭。


說完之後,他就不再停留,迅速離開了這裏。


蒙奇·d·多拉格看著他離開之後,嘴角微微勾了起來:“薩博,將來有機會的話,你可以和這位上原先生多聊一聊,我相信他注定會成為我們的同伴。”


“是,多拉格先生。”


薩博認真地點了點頭。


當他們趕到港口的時候,革命軍的龍頭大船損失慘重,船上的物資也被巴洛克工作社掠奪了一部分。


多拉格並不在意被巴洛克工作社洗劫這件事,反正從上原奈落的口中得知,他們革命軍和巴洛克工作社已經是敵人了。


以後,要著重小心這家犯罪公司了。


這艘革命軍的龍頭大船在天黑之後,離開了霜月村趕往了風車村的方向,他們將會在這裏放下達旦。


他們也會從風車村知道一部分關於上原的事。


比如上原奈落在巴洛克工作社高層,冒險救下了路飛;比如上原奈落為了救一些無辜的商店老板,一直在用自己的積蓄冒充被劫掠的資金。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現在上原的一切都已經布局妥當。


剩下的時間就是等待收割的時刻。


“革命軍肯定會相信我是個好人了。”


上原奈落隨手翻看著王下七武海多弗朗明哥被宇智波佐助打倒的新聞,輕聲道:“走吧,我們走顛倒山回偉大航路…好好招待一下我們的老板克洛克達爾先生!”


“依照現在巴洛克工作社得罪的人…”


妮可·羅賓皺眉提出了一個疑問:“恐怕偉大航路會很難相信克洛克達爾是巴洛克工作社的幕後老板吧?”


畢竟克洛克達爾隻是一個王下七武海。


現在巴洛克工作社得罪死了海軍和世界政府,又得罪死了革命軍,如果貿然推黑鍋到克洛克達爾的頭上…


的確很難說會讓人相信。


“無所謂。”


上原奈落漫不經心地翻看著報紙:“克洛克達爾在阿拉巴斯坦的目的不是找那個什麽冥王麽?”


上原奈落抬起頭,看著妮可·羅賓笑著繼續道:“我們幹脆讓那些即將被海軍逮捕的人知道,克洛克達爾已經得到了冥王那件武器,這不就夠了麽?”


妮可·羅賓皺了皺眉頭道:“可是克洛克達爾和我還並沒有發現記載著冥王線索的曆史正文…”


“不關我們的事。”


上原奈落慢慢合攏了自己的手掌,輕笑道:“誰知道克洛克達爾先生有沒有得到呢?我們說他得到了…那他一定得到了!至於他到底把冥王藏在哪兒了,那就讓海軍去查吧!”


上原奈落臉上的笑容有些惡劣:“讓克洛克達爾自己去解釋啊!看看海軍元帥戰國和世界政府會不會相信…反正…他們都不知道冥王製造圖的下落!”


“……”


妮可·羅賓無語地看了上原奈落一眼。


這位可真是個好下屬啊!


原本克洛克達爾得罪了那麽多人就夠慘了,上原奈落還把冥王的事安排到了克洛克達爾的頭上。


一旦克洛克達爾被人知道他手裏有冥王這件戰爭兵器的話,那些在偉大航路後半段的怪物們說不定都會心動的!


“唯一可惜的是…”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感慨道:“這一趟我辛苦布局了那麽久,海軍竟然沒有想策反我,甚至還改了我的通緝令…


真希望自己是個海軍間諜啊,這樣我就能借著這個機會直接把克洛克達爾的事全部捅出去了!”


“……”


妮可·羅賓無語地看著上原奈落。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她才低聲開口道:“我們已經在海軍安插了青雉他作為我們在海軍的臥底,上原先生是否能夠和海軍牽上線也都無所謂了吧?”


“你不懂。”


上原奈落開口問道:“如果一個陌生人,忽然告訴你,他是這個世界的幕後操控者,你沒什麽感覺吧?”


上原奈落站在船頭上,迎著海風輕聲開口道:“如果在你眼中一直是一個可以信任的人,忽然告訴你,他是這個世界的幕後操控者,你的感覺會是什麽…”


“……”


妮可·羅賓陷入了沉默。


說來說去,就是不幹人事。


正當上原奈落還在惋惜自己沒有得到海軍招攬的時候,某個奉命前來招攬上原奈落的海軍少將也在頭疼。


x·德雷克少將。


這位少將長得有些粗狂。


德雷克少將來了東海好幾天了,至今都沒有發現巴洛克工作社的蹤跡,他終於明白為什麽海軍元帥戰國要讓他來招攬一個巴洛克工作社的成員成為sword秘密部隊第一個隊員了。


如果沒有一個臥底的話…


真的很難發現巴洛克工作社的成員!


“這群巴洛克工作社的人太擅長隱藏了…”


德雷克的表情十分難看,他站在東海的地圖上,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連巴洛克工作社的普通成員都找不到,更不要說在大海上尋找上原奈落那個人的蹤跡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