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你這種廢物,接受好命運的安排就行了!
loading...

戰場徹底陷入了白熱化!


麵對完全體須佐能乎的攻擊,多弗朗明哥甚至連基本的抵抗都很難做到,整個德雷斯羅薩都在須佐能乎散發的霸氣中瑟瑟發抖!


“十六發神聖凶彈!”


多弗朗明哥操縱著地麵的白線匯聚成了一根根尖銳的粗壯白線,武裝色霸氣纏繞在白線之上,飛向了須佐能乎!


“真是個十足廢物啊…”


宇智波佐助站在須佐能乎的晶體之內,肆無忌憚地嘲諷著自己的對手:“多弗朗明哥,你的力量隻有這種程度麽?真是想不明白為什麽那個人會告訴你鼬的名字…”


話音未落,宇智波佐助操縱著須佐能乎揮舞著手中的巨大忍刀施展一招近乎於圓月的斬擊!


宇智波佐助的聲音回蕩在這片大地上,他的聲音冷漠得讓人心中發寒:“如果像你這樣的廢物都能在新世界立足的話…那這個新世界真的讓人沒什麽期待了!”


隨著佐助的話音落下…


一道接近於圓月的斬擊飛了出來!


這一道須佐能乎劈出的斬擊氣勢之強超出在場所有人都見過的斬擊,或許比起那位傳說中的世界第一大劍豪鷹眼米霍克的斬擊也毫不遜色吧!


這一道圓月斬擊之下!


十六發飛來的粗壯白線盡數斬斷!


整個德雷斯羅薩所有在這道圓月斬擊攻擊範圍內的山脈和高樓城堡,盡數被這道斬擊憑空斬斷,露出了整齊的切口!


多弗朗明哥似乎也預料到了自己的命運,他的嘴角依舊保持著那副笑容,隻是這幅笑容裏多了一分複雜和感歎…


現在多弗朗明哥唯一能做的就是拉起了一道強勁的蛛網擋在了自己的麵前,也被這道斬擊直接劈飛了出去!


“哼,竟然還敢抗衡宇智波的須佐能乎?”


宇智波佐助站在須佐能乎的晶體內,操縱著須佐能乎行走在大地上,地麵一陣震顫,嚇得德雷斯羅薩所有的國民驚惶地著這一幕,路上的房屋建築盡皆被踏碎!


堂吉訶德家族的海賊們爭相衝了上去,試圖阻止著須佐能乎走向多弗朗明哥的方向,卻被須佐能乎一刀直接劈飛了出去!


唯一看起來還能抗衡的人隻有琵卡!


這個聲音有些幼稚的石石果實能力者長得十分凶悍,他瞬間凝聚了德雷斯羅薩地下的石頭,化身為千米高的石巨人!


原本佐助還有些驚訝,隻是當他操縱著須佐能乎揮出了一刀斬擊之後,就直接將龐大的石巨人一分為二,麵對須佐能乎的堅硬,石巨人的力量根本無法抗衡,脆弱得像沙子一樣!


直到須佐能乎走到了多弗朗明哥的麵前之後,龐大的須佐能乎終於化為一團煙霧漸漸消散,露出了宇智波佐助的身影。


“真是難看…”


佐助滿臉輕蔑地看著多弗朗明哥。


這位王下七武海躺在地上,渾身都是鮮血顯得異常狼狽,隻能用自己的線線果實勉強縫合著致命傷。


“說吧。”


佐助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注視著多弗朗明哥開口道:“那家夥跟你說的原話是什麽?”


“咈咈咈咈咈…”


哪怕如此狼狽且危險的境地,多弗朗明哥的笑容依舊還掛在臉上:“他說,一個叫宇智波鼬的人,讓你留下我的性命。”


“看起來你並沒有按照他說的那麽做。”


宇智波佐助搖了搖頭,滿臉冷漠地繼續道:“即使你說了這句話,也無法改變你自己的命運,既然他想讓你作為棋子,以後你就學會乖乖地聽他的話吧!”


說完之後,宇智波佐助就要離開這裏。


“等等。”


多弗朗明哥掙紮著靠在旁邊的石頭上坐起來,看著宇智波佐助咧嘴繼續笑道:“宇智波佐助,至少也要告訴那個人到底是誰吧!”


多弗朗明哥臉上的笑容有些陰沉了起來:“那個人到底是誰,竟然連你這種怪物都會畏懼他的力量麽…”


宇智波佐助的確是個怪物…


一個能夠和新世界四皇比肩而立的怪物!


讓多弗朗明哥更為心驚的是,宇智波佐助竟然真的如約遵從了那家夥的話,這說明角都背後的那個人比想象中更可怕!


這一切都在那個人的掌控之內。


包括宇智波佐助這樣的強者也是棋子麽?


“我從來沒有畏懼過他!”


宇智波佐助反駁了一句,他的眼神中閃過一道厲芒,下一刻他又緩緩開口道:“算了,哪怕是和你解釋,也說不明白…


總之,當那個混蛋的目光關注到你的時候,就意味著你的命運已經落入了他的操控之中。”


宇智波佐助臉上的輕蔑又重新出現,低聲繼續道:“多弗朗明哥,雖然你這家夥是個廢物,但是那家夥要用宇智波鼬的名義威脅我的份上,顯然你也並非無用…”


“什麽意思?”


多弗朗明哥的臉色漸漸有些陰晴不定。


雖然宇智波佐助否認了他在畏懼著那個人,但是至少宇智波佐助也在忌憚著角都背後那個人!


一個能夠和新世界四皇那群怪物比肩的海賊超級新人,竟然在忌憚著那個在幕後操控著他們的人…


而且,這場戰鬥至少在那個人的操縱之下才發生的。


多弗朗明哥的笑容越來越陰沉了,那個人盯上了他這個王下七武海,想要讓他成為一個棋子了嗎?


可是…


現在連對方的身份都沒摸清呢!


哪怕是想要就此反抗,至少也要有一個可以反抗的對象啊!


多弗朗明哥望著佐助離開的背影,忽然開口道:“宇智波佐助,連你也不敢泄露他的身份嗎?難道你就沒有想著消滅掉那個家夥,解決掉那個暗中威脅你的人嗎?”


“……”


宇智波佐助的腳步停住了。


看到佐助的腳步停住,多弗朗明哥的笑容漸漸多了起來,他勉力攤開了自己的手掌,輕聲開口道:“我有著這個世界最靈通的消息渠道,你有著四皇那群怪物一般的力量…”


“別做夢了。”


宇智波佐助打斷了多弗朗明哥的話,聲音多了一絲輕蔑和嫌棄:“你連他是誰都不知道,竟然妄圖去消滅他麽?”


宇智波佐助的聲音陰冷著開口道:“在我們這些人的口中流傳著一句關於他的諺語,當你看到他的真正麵目和無法撼動的力量,那隻不過是他想讓你看到的一部分。”


“……”


多弗朗明哥額頭跳了跳。


這個一手有著官方背景,一手把持著黑暗世界的貿易的王下七武海,心中出現了一絲震撼。


佐助說的這句話真的挺符合一個地下王者的身份…可是現在黑暗地下世界的龍頭老大,是他多弗朗明哥啊!


竟然還有人隱藏得比他更深!


這一刻,多弗朗明哥陡然想起了他的代號是撲克牌裏的joker,看似是國王身份,其實不過是個小醜而已…


那個人…


到底是誰!


那家夥竟然把他這個真正的黑暗世界的王者當作一個棋子把玩,甚至連棋手的身份、樣貌統統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隻有角都和宇智波佐助這兩個人都十分忌憚他!


多弗朗明哥的神色陰翳,他慢慢握緊了自己的手掌,低聲道:“世界上竟然還有我不知道的秘密麽?”


“哼,真相可比你想象得殘酷。”


宇智波佐助不屑地看著還有些自信的多弗朗明哥,冷聲繼續道:“不,應該說,是其中一部分真相,就足夠讓你覺得殘酷了!”


說到這裏之後,宇智波佐助偏頭補充道:“但是當你真正站在了他的麵前,才有了一絲窺探那部分真相的資格。”


說完這些之後,宇智波佐助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佐助根本不在乎自己留給多弗朗明哥多大的陰影,而且佐助說的一切並非是吹捧那個人,他所講述的都是真實的。


多弗朗明哥注視著佐助離開的背影,忍不住咬了咬牙:“混蛋,還不是隻說了一堆沒用的廢話…等我自己查出來那個人是誰的時候,我會查出來他的一切!”


多弗朗明哥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個電話蟲,接通了其中一個家族幹部:“紫羅蘭…你能看清宇智波佐助的內心嗎?”


這是堂吉訶德一個並未現身家族幹部。


這個家族幹部身份不太一般,擁有著超人係·瞪瞪果實,可以憑借自己的眼睛看穿敵人內心的想法。


“沒有辦法。”


電話蟲的另一端傳來了一個冷漠的女聲,她低聲繼續道:“但是…多弗,我看到了你的失敗,也看到了你心裏的恐懼和不安…”


“咈咈咈咈咈…真是靠不住的人呢…”


多弗朗明哥臉上的笑容依舊未減,笑著開口問道:“那麽…紫羅蘭,你現在想要背叛我了嗎?”


“……”


電話蟲的另一端陷入了沉默。


良久過後,紫羅蘭才低聲開口道:“多弗,現在的你也隻不過是別人把玩的棋子了…”


“咈咈咈咈咈…”


多弗朗明哥的笑聲漸漸大了起來,下一刻他的聲音又陡然變得陰森起來:“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總是要被其他人利用的!我逃不掉的話,你又能例外嗎?”


多弗朗明哥滿臉陰沉地繼續問道:“告訴我…你到底有沒有從宇智波佐助的心裏看到什麽東西!”


“我沒有辦法看穿他的內心。”


紫羅蘭的聲音裏多了一絲驚恐:“多弗,那個人…比你想象中的更可怕!他的眼睛…”


下一刻,電話蟲的聲音頓時斷了。


良久過後,一個人的聲音出現在了電話蟲裏。


“我還以為會有人想要對我施加幻術…一群無知的蠢貨,竟然想要憑借區區一雙古怪的果實能力抗衡宇智波的寫輪眼麽?”


這個聲音是宇智波佐助的聲音。


顯然,電話蟲的另一端,那個想要窺探著宇智波佐助內心的紫羅蘭被佐助發現了。


宇智波佐助站在紫羅蘭的身邊,手中的刀落在了紫羅蘭的脖頸上,這個頗有風韻的女人如今滿頭大汗,雙目呆滯地癱坐著。


一個瞪瞪果實能力者…


在窺探佐助的時候,直接被寫輪眼的幻術命中了。


“是多弗朗明哥麽?”


宇智波佐助拿起了地上的電話蟲,漫不經心地開口道:“我以為一個廢物會稍微知道畏懼,沒想到你竟然安排人來窺探我麽?”


“咈咈咈咈咈…”


多弗朗明哥強忍著自己的疼痛,在電話蟲裏開口道:“我隻是想多知道一些那個人的情報…”


“你不需要知道。”


宇智波佐助打斷了他的話,不屑地開口道:“你不過是一隻隨時可以碾死的蟲子,像你這種弱小的廢物,接受命運的安排就行了,真以為自己還有資格抗爭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